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苏媚熊老头《都市之天降女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都市之天降女神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苏媚

简介:一个漂亮女人,突然要求住进我家,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天大的好事,但越漂亮的女人,越危险

角色:苏媚熊老头

都市之天降女神

《都市之天降女神》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五章 不是我偷的钱

“当男朋友?你别和我开玩笑!”

“你觉得,我像开玩笑吗?”秦白薇淡然看着我,恢复平时的冰冷:

“你也看见了,我家里人对我虎视眈眈,我们秦家又遇见了些困难,家里人有意想要商业联姻,让我嫁给天府市尚家的公子尚峰远,我需要你帮我应付家里人。”

尚峰远的名字,我听说过,天府市有名的纨绔子弟,几年前把一个女大学生搞怀孕后甩掉,导致女大学生跳楼自杀,当时闹的沸沸扬扬。

看来她是想让我,当她的挡箭牌。

看我犹豫,秦白薇又说道:”你放心,我们谈恋爱,只是一场交易,你帮我应付家人,我也会给你一定程度的好处。”

“行!”我一番犹豫后,还点头同意,并不是想要好处,而是秦家不小的能量,苏媚的出现让我有很多疑惑,我需要渠道了解一些相关的事情,秦白薇或许能帮到我。

回到家,苏媚还没有回来。

我洗完澡,去晾衣服的时候,发现洗衣机卡了块东西,把卡住的东西抠出来,是熊老头给我的硬币。

原本满是污垢,现在被洗衣机洗干净,放在手心,我心中第一个念头,便是这玩意,绝非凡物。

差不多乒乓球直径大小的硬币,通体闪着耀眼银光,雕刻着密密麻麻的细腻精致小点,用手抚摸非常有质感。

刻着的小点,隐约能看出是字体,可由于太小也太密集,字的内容我肉眼根本看不出,但能把字刻到这么小,已经惊为天人。

外面开门声响起,知道苏媚回来,我忙将硬币收起。

“向北,你怎么还没有睡觉,难不成是在等我?”苏媚弯腰脱着高跟鞋,举止投足间风情万种,语气依旧娇媚。

“我刚刚洗完澡,这就去睡!”我这个位置,正好可以看见她弯腰时,刻意展露出的春色。

不过我却没心思多看,快步回到自己房间。

第二天上班,刚到酒吧,酒吧主管张大成,便面色阴沉将我叫到员工休息室。

我们属于两班倒,分早班和晚班,早班是下午,晚班则是晚上,今天我是早班,下午酒吧没有什么人,所以休息室里,很多同事都在,见我进来,目光都齐刷刷看向我。

“楚向北,你胆子够大啊,居然敢在酒吧偷钱!”关上门,张大成扭头便怒喝一声。

我一头雾水:”我什么事情偷钱了,我没有偷钱!”

“还敢狡辩,你没偷钱,那钱是谁偷的?”张大成指着我的鼻子:”昨天我就看见你在收银台鬼鬼祟祟,你还敢狡辩,你信不信,我现在就给老板打电话,让他报警,立马送你坐牢?”

张大成的眼神愤怒,但我却看出愤怒却是装出来的,愤怒的后面,更多是戏谑。

如果我没猜错,是周虎把他收买了,故意要整我。

怪不得周虎这几天都没有动静,原来他是想把我给送进监狱。

我心中冷笑,没有丝毫畏惧的看着张大成:”我再说一次,我没偷钱,你最好别诬陷我!”

听到我语气中的强势,在场的人都有些惊讶,以前我说话从来不会这样。

张大成感觉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衅,咆哮起来。

“你长本事了是吧?还敢向我顶嘴!”他抬手就想抽我脑门,这家伙肥头大耳,以前看我好欺负,没少抽我脑门,每次下手都不会留情面。

以前,我会忍,但现在我不会,一把便抓住张大成落下的手臂。

“楚向北,你要造反……啊!”

张大成叫嚣的话还没说完,便发出惨叫,因为我捏住他手臂的手,已经开始发力。

要知道,我现在力气可比以前大的多。

看张大成疼的都快要哭出来,感觉再捏会把这家伙手臂给捏断,我这才松开手。

他搓着手臂,看我的眼神满是恶毒:”好,楚向北,你有脾气,偷了钱还敢打人,昨天酒吧一共少了四万块钱,判你个三五年肯定不成问题,本来念及认识一场,我不想太为难你,结果你是给脸不要脸,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在场的同事,再次开始幸灾乐祸。

“楚向北这家伙真是找死,什么人都敢得罪!”

“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货色,前两天招惹客人,今天连主管都敢不放在眼里,偷了钱还耍横,牢看来是坐定了。”

所谓的同事,他们永远只会看热闹,对于他们来讲只要事情不发生在他们身上,那一切都无所谓。

张大成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告诉老板,结果房门正好被推开,我们酒吧的老板,钱满才夹着个文件袋,走了进来。

众人都没想到,一年也来不了酒吧几次的钱满才,居然会跑到酒吧里来。

不过在场的人,看我的表情是变得更加幸灾乐祸起来,钱满才是出了名的视财如命,敢偷他的钱,无异于是太岁头上动土。

大家都认为,我完蛋了。

“你们这是在干嘛呢?”钱满才出声询问。

张大成先向钱满才露出谄媚笑容,之后怒然指着我:”钱哥,你来的正好,我刚才还想向你汇报,昨天我们酒吧丢了四万块钱,就是楚向北偷的,我们把他给抓住,他不仅不知悔改,还动手打我,在场的人都可以作证!”

“你是楚向北?”钱满才听到我的名字之后,看我的眼神完全变了,那模样多少有点讨好的意味。

我也没想到,钱满才会对我露出讨好神情,一时间也是有些奇怪,不过还是点头:”对是我!”

我言语间没有一丝惧怕,因为我行的端、坐得正,没偷钱,我还就不相信,他们能把我怎么样。

张大成根本没有注意到,钱满才看我神情的变化,这个时候依旧叫嚣道:”钱哥,这家伙就是楚向北,也就是他偷了钱,要不要我现在就报警,把这个家伙给抓起来?”

“你给老子闭嘴!”

钱满才一反常态的呵斥,怒骂道:”你算什么东西,这里轮得到你指手画脚,向北兄弟怎么可能偷钱?”

向北兄弟?

钱满才的话让我莫名其妙。

他以前也不认识我啊,怎么突然和我称兄道弟了?

继续阅读《都市之天降女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