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妙医鸿途/妙医鸿途苏韬蔡妍,妙医鸿途/妙医鸿途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妙医鸿途/妙医鸿途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烟斗老哥

简介:年轻的中医苏韬,在接管祖传的医馆后,遇到了各种各样的病人,因而发生一个个妙趣横生的故事
起初只是想要守护身边的人,随后无法自拔地踏入世事洪流,小中医不得不运筹帷幄、野心勃勃地开始运营一座中医之城
惊才绝艳的人生鸿途徐徐展开画卷…

角色:苏韬蔡妍

妙医鸿途/妙医鸿途

《妙医鸿途/妙医鸿途》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0008章 蟒蛇终于出洞

“跟你一样,也是我的病人。
”苏韬说道。

蔡妍酸溜溜地盯着苏韬上下打量,似乎有所怀疑,突然又道:“你是不是就一身衣服?”

昨天、前天,苏韬都穿得一模一样,衬衣、休闲裤、运动鞋。

苏韬笑道:“我喜欢一套衣服买两件。

蔡妍对苏韬的穿衣品味似乎不满,摇头道:“我带你买衣服去吧,去去晦气。

从事古玩生意的人,难听点是封建迷信,好听点是相信运势,派出所属于血煞之地,出来之后,最好能冲个喜,除掉霉运,所以蔡妍提议给苏韬换身衣服。

蔡妍带着苏韬直奔商城,硬是让苏韬从上打下换了一身。

人靠衣装马靠鞍,苏韬穿上黑色西装,极其的合体,肩膀,领口,袖子,腰围,裤脚,全都分毫不差,简直就是专门为他量身定做的衣服。

黑西装和紫色衬衣,是最庸俗的搭配,也是最高雅的搭配,穿上这套衣服的苏韬,整个人透射出一股慑人的魅力,清秀英挺,而又不失儒雅睿智。

蔡妍和商城专卖店的几名女销售眼睛都看直了。

苏韬腼腆地笑了笑,道:“穿上这样的衣服,都不会走路了。

蔡妍让苏韬转了个圈,活动下手脚,满意地拿出银行卡,笑吟吟道:“先付完衣服的钱,还得找一双合脚的鞋。

苏韬连忙道:“怎么能让你破费呢?”

蔡妍笑眯眯地说道:“在以后的诊金里扣吧!”

苏韬想想也行,蔡妍的病,也不是三两天就能治愈的,每次付钱还得找零,不如让她一次性付了。

只是两人的关系,似乎经历很多事之后变得复杂,用“亲切”一词形容比较妥当。

销售员已经找来黑色的皮鞋,苏韬穿上之后,有点不跟脚,没好意思说,暗忖回去之后穿多应该就会好了。

等蔡妍和苏韬两人离开之后,销售员开始交流,其中略胖的那位道:“刚才那个男人真帅啊。

略瘦的答道:“若是不帅,会被人包养吗?”

略胖的撇嘴道:“我要努力赚钱,以后也要包养小白脸。

……

“老聂,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给我惹下大麻烦,刚才姚局长劈头盖脸对我一阵骂,你是想让我丢饭碗吗?”程龙拿着电话,不悦地说道。

聂伟霆叹了口气,道:“不好意思,让你费心了。
对此我表示遗憾,稍后会补偿你们的损失。

“补偿就不用了!”程龙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老巷,你不能拆,你继续强拆,只会把事情激化,我可没能力保你。

聂伟霆眼中闪过一道厉色,语气坚决道:“我投入了全部身家,如果不拆的话,就得破产了。

程龙停顿数秒,道:“我只能说到这里,剩下的事情,你自己去处理吧。

听着电话的忙音,聂伟霆眼中闪过怒色,程龙还真是个喂不饱的家伙,见风头不对,赶紧把自己摘出去。

聂伟霆很意外,他没有想到苏韬如此难缠,原本以为是个什么都没有的年轻人,怎么会有那么多人为他撑腰呢?

聂伟霆愤怒地用拳头砸了一下桌子,茶杯受到震动,跳得很高,因为过度用力,脸色红白一阵。

许久之后,聂伟霆平复心情,暗忖自己必须要出马,与苏韬亲自会面。

聂伟霆真的不愿意与苏韬见面,因为他当初答应过苏广胜,不会拆掉三味堂和老巷。

但现在情况有变。

聂伟霆拿下的地,不只是老巷,是以老巷为中心的八十多亩。
其余地方早已拆迁结束,但因为欠苏广胜人情,所以硬是将老巷给搁置下来。

自己原本打算将那条老巷保留,巧妙融入到项目中,但更改后的项目方案,政府一直不予批复,其他的合伙人也不同意。

现在很被动,老巷如果不动,其他几个合伙人就要撤资,自己的整个商业项目就会毁于一旦,损失数亿。
聂伟霆难以承受这样的损失。

……

磁铁黑梅赛德斯迈巴赫S级商务轿车拐入,停在三味堂的正门口,司机下车拉开后门,一个身穿米色长袖衬衫、黑色休闲裤的中年男人走出车内,他手里拿着文明杖,身边跟着一名黑衣保镖。

“我是宏盛集团的董事长,聂伟霆。
”中年男人目光凌厉地在苏韬脸上扫了扫。

苏韬刚换掉那身西装,穿着是很帅,就是天气太热,满身汗,一出门就发现来了个不速之客,摇头道:“这里并不欢迎你。

身后的保镖往前踏了一步,对苏韬的态度显然不满,聂伟霆冷笑着退了一步。

一言不合就出手,先给你个下马威,这是聂伟霆的风格。

那黑衣保镖直奔苏韬而去,手里多了把亮闪闪的军刺。

苏韬皱了皱眉,比起莫东,这保镖更加有威胁,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从地狱走出的煞气,应该上过战场,见惯死人。

若是被他近身,以格斗术缠住自己,会有不小的麻烦。

两人大约相距三四米,苏韬迎面就是轻轻一点。

保镖反应很快,诡异地在地上打了个滚,一根银针“笃”的一声刺入木门内。

聂伟霆往前走了一步,道:“萧冷,你让开吧,你不是他的对手!”

意料之中,苏广胜的孙子,有点门道。

萧冷面色惨白,往旁边挪了挪,右手捂住左臂,刚才金针已经穿透他的胳膊,左臂已经没有知觉,由此可见,苏韬手上有多大的劲道。

苏韬手下留情,若是对准萧冷的眉心,他现在就已经死了。

聂伟霆将文明杖在地上轻轻地敲打两下,旧时西方的绅士平时喜欢拿一根精致的文明手杖以示风度和身份,与他们笔挺的身姿和礼服相应,成为西方绅士的招牌形象。
现在社会,已经很少有人会拿文明杖了。

“很长时间没有来三味堂,我答应过苏大夫,只要他还活着,我就不拆掉三味堂,只可惜三年过去,他突然就这么离开了。

苏韬摇头道:“当初的承诺不是这样的吧?你答应我爷爷,永远不动这条老巷,而不仅限于他活着的时候。

聂伟霆微微一怔,意外地笑道:“当初若不是你爷爷治好了我的病,这里早就成为繁华的商业广场了。
只是现在,你爷爷已故,三味堂还占着黄金位置,有点太浪费。

苏韬淡淡道:“聂总,你行走江湖,讲的是义气。
我爷爷不仅是治好你,而是救了你的命,如今他去世,你就想毁掉他的心血,这似乎有失忠义。

治病和救命,有本质区别。

聂伟霆摆了摆手,仿佛在施舍,道:“年轻人,我安排人调查过三味堂的经营状况,你接手之后,根本没有生意,我在旁边是看着着急啊。
如果你愿意拆迁三味堂,我可以给你十万元每平米的补贴,保你下辈子锦衣玉食,这就是我对苏神医仅有的敬意了。

苏韬摇了摇头,道:“给我任何价格,我都不会拆掉三味堂,不仅是三味堂,老巷我也得守护下去。

聂伟霆叹道:“你的骨气让我钦佩,但社会很现实,你难道想以个人之力,来阻止我吗?”

苏韬淡淡地说道:“既然当年我爷爷阻止了你们,那么我现在也想试试。

聂伟霆暗忖苏韬真够固执,摇头道:“看来话不投机,咱们只能拳脚上见真章。

“虚伪!”苏韬冷笑一声,“来吧。

“既然敬酒不吃,那就请你吃罚酒吧。
”聂伟霆一改之前的儒雅绅士,眼中透出狠辣之色。

聂伟霆缓缓抬起手,文明杖末端突然炸开!

苏韬眼中亮光一闪,往旁边一挪,寸许长的飞钉打入药柜,炸裂,里面的药材四溅,往四周洒开。

文明杖藏着机关,随着聂伟霆的话音刚落,里面继续飞出三根飞钉。

聂伟霆想要苏韬的命,在他看来,苏韬的命很不值钱,既然他不要天价补偿,先要了他的命,到时候就拿这笔钱活动关系,绰绰有余。

虽然萧冷对付不了苏韬,但聂伟霆并没将苏韬放在眼里。

自己闯荡江湖的时候,苏韬还没出生呢。

萧冷是他的保镖,也是他的弟子。

聂伟霆自从几年前大病之后,就很少出手,但功夫一直没落下,甚至还有精进。

年轻的时候,聂伟霆为了抢货,独闯东北虎帮,连灭三十人,因此名声大振。

后来经商之后,他也没少用江湖手段,打击竞争对手。

苏韬看上去有点狼狈,他腾挪着步伐,躲避飞钉,同时寻找机会,一双眼睛清亮无比。

聂伟霆望着苏韬的那双眼睛,突然心里生出异样,这小子很冷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他能有如今的财富,都是在刀山火海中闯出来的。

有人现在拦住自己的财路,那就直接将他从世界上给抹掉。

聂伟霆决定一击致命,伸手按动文明杖第二个机关,末端再次炸裂,略小一号的飞钉,漫天飞来。

这有点类似于武侠小说中的“暴雨梨花针”,又像是散弹枪,轰出去,一个区域全部都是目标范围。

苏韬知道不能大意,手里多了数枚银针,银芒闪过,空中传来叮当的清脆声音,聂伟霆眼中闪过惊容,刚才的漫天飞刺,竟然全部被苏韬用小小的银针给击中打偏了。

又是一道眼睛难以发现的银光闪过。

文明杖啪嗒落在地上,聂伟霆手腕颤抖,上面一根银针入肉半截,他额头上的汗珠滚落,整个人瘫软在地上。

聂伟霆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就已经倒了!?

<a href="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wangyiw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