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司徒鹏程乌尔《末日余生之新世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末日余生之新世界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褴褛行僧

简介:遥远的过去,世界是一片混沌,直到众神赋予了世界秩序,于是天是天,地是地,山是山,海是海,虫鱼鸟兽各自分别,一切都是众神的功劳,而众神只是默默地在天空之上看着万物的发展
有一天有一名天神认为是时候下凡看看了,这他是风与雷电之神!

角色:司徒鹏程乌尔

末日余生之新世界

《末日余生之新世界》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8章为了回到故乡1

在光芒附近,司徒鹏程与跳舞鸟再度下跪,因为司徒鹏程知道没允许不能离神灵过近,这是乌尔曾经教过他的礼节。

神灵的距离感有三种,其一是庇护的区域,其二是神圣的区域,其三便是神灵的神座,人类每向前一步都必须进一步获得相对应的同意才行。

“尊敬的神灵,我们在此等候您的命令。”

“让我瞧瞧,两个小东西,扮成跳舞鸟的人类与和人类共舞的跳舞鸟,这真是太有意思了,牛不会是羊,羊不会是马,马不会是牛,但人类竟然会是只跳舞鸟?让我看看你身上的东西是如何骗过那呆憨的迷雾。”

随着神灵的声音中断,司徒鹏程感到刺鼻的味道与人影渐渐靠近,他本想像上次一般低头不动,但这次却被人直接抬了起来。

有几名赤身的少女走上前来剥去司徒鹏程身上的伪装,见到这些人司徒鹏程感到疑惑,因为神灵并不喜欢人类,可在下一刻他却吓呆了。

原来这几名少女眼中没有眼球,嘴中没有牙齿与舌头,仔细看连身体内也没有肉与骨骼,他们能动完全是依靠身体后方的一条雾气从背部穿入,由这雾气来控制这些少女,人皮少女的行动。

“有鸟冠也有翅膀,连鸟爪一般的鞋也一应具全,更用这小小的木片来模仿鸟鸣。”

就在神灵观察着司徒鹏程身上的配件时,其中一名人皮少女已经穿上了司徒鹏程的行头,并且开始了不输司徒鹏程练习多日的表演。

“很有意思,真的很有意思,我热爱跳舞鸟的鸣叫与舞蹈,所以准许他们进入我的地盘,但他们只有在求偶期间才会表演,如今你让我在其他时间也能够享受他们的美,做得真的很不错。”

听到神灵喜爱自己的巧思,司徒鹏程的脑海中闪过了一道想法。

“尊敬的神灵,若是您真那么喜爱这东西自然是我的荣光,我也愿意为您做更多有趣的事物,可无奈战斗祭典就在眼前,这个村的村人们注定要用鲜血染红大地,而作为试图解开他们诅咒的一员我也必须与他们共进退,如此我便不久于世,是否可以请您停止战斗祭典?”

“狡猾的小东西,在找到人类的价值之前战斗祭典不能停止,纵使你们模仿了跳舞鸟依旧不能停止,因为那价值终究是跳舞鸟的价值,但你的行为却让我感到有趣,所以我给你们一个机会,让你们多一年的时间去找寻人类的意义,在这一年的时间内你们不必掀起战争。”

“尊敬的神灵啊!实在太感谢您的仁慈了!”

即使神灵只有些许的让步也让司徒鹏程十分开心,实际上这些小聪明不可能不被神灵所看破,可在正确的时间提出就会获得正确的功效,因为神灵并没有唱反调的兴趣,至少顺不顺人类的意从不在他们的考量之中。

“另外,既然你与跳舞鸟已经经过了求偶仪式,你们就得结为夫妻。”

“尊敬的神灵,我想接受您的命令,但是我尚未受过成年礼,如今是不得娶妻的。”

“我的意思不容违背,总之你们已经是夫妻,至于其他问题你得自己想办法,好了,你现在应该继续去找寻人类的价值。”

在神灵的意志下,司徒鹏程抱着跳舞鸟离开了山洞,并打算回去告诉村人他所得到的承诺。

河谷之外,村人们手持各式武器,准备在迷雾散开那一刻冲入河谷之中与敌人决一生死,那怕他们早已从司徒鹏程口中得知神灵许以他们一年的停战时间依然如此。

这群长久以来遭遇痛苦折磨的村人们对突然到来的好运感到陌生,心中既想拥抱幸福却又怕受害,更何况眷顾他们的是一名狡猾且以人类的毁灭为乐的神灵,使他们即使获得司徒鹏程的消息依旧极为不安。

最后村人们决定按照原定计画在河谷边等待战争祭典开始,然而过了一天一夜河谷迷雾并没有散开,村人们以为自己记错日子于是又等了一天一夜,但第三天迷雾依旧没有散开。

第四天过了,第五天也过了,月亮的圆缺周而复始,连到来的风向都改变了,村人们才终于肯定了司徒鹏程所说承诺的真实性,个个喜极而泣。

在这之后人们更重视司徒鹏程的经历,纷纷模仿各式鸟兽的行为以求解开诅咒,但司徒鹏程知道这不是人类的价值,仅仅模仿不可能说服这位神灵饶恕人类。

所以司徒鹏程决定从另一方面下手:神灵喜欢跳舞鸟的鸣叫与舞蹈。

在有了想法之后司徒鹏程开始收集各种鸟类的叫声,依照他们的声音以木管加以模仿,并增加气孔与改造吹嘴让声音更加自由自在地变换,这东西被他命名为笛子。

笛子被造出后受到村人们的喜爱,于是在村人们的授意下司徒鹏程便将其献给神灵。

“很美好的东西,你的确取悦我了小东西,但就算你摸索出木头的可能性那也不能算是人类的价值。”

神灵的话让司徒鹏程感到失望,可即使如此他依旧为村人们赢得了另一个一年作为喘息空间。

当两村的村人知道了司徒鹏程的故事,人们模仿的能力又出现了,各式各样能够发出声音的器具被人们造出。

皮鼓、木琴、沙铃、排笛、钟、铃、铎、里拉琴、响板等等,越来越多被称作乐器的器具被造出并且献给神灵,这为两村延长了将近百年的时光。

可惜这样的衍生终究有极限,当过了五个寒暑后两村的人们造出新乐器的速度已经慢于一年一种,战争祭典的阴影又笼罩在所有人的心中。

于是众人在司徒鹏程的提议下又开始往舞蹈搭配音乐的方向发展,这个建议让村人们又有了灵感,在短时间内再度争取到了百年时光,但又在五个寒暑后,人们创造的速度慢了下来,村人们再次笼罩在忧郁的情绪之中。

司徒鹏程见这样不是办法,如果不找到一劳永逸的解决之道只会陷入无限轮回的漩涡之中。

日思夜想,渐渐精神耗弱的司徒鹏程某日在树林中睡着了,忽然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说话,那声音就像是家人的声音,但当他张开眼睛才发现那是树丛被风吹过的声音,这让他想到为什么不能拿人当乐器呢?

几日后司徒鹏程找来不少人让他们学习禽鸟一般鸣叫,这次的想法很快就有了结果,人们很快就学会了调整自己的声音高低,可是这依旧让他觉得美中不足,于是他又让语言与歌声互相组合,然而这样的组合又太过无意义且单调,他想让这些人唱些甚么,于是他想起了在自己的村庄中的故事,他的兄长与乌尔一起旅行的故事。

花了几日为音韵旋律做最终调整后,司徒鹏程领着一群人为神灵献唱这首有舞蹈,有乐器,有语言,更有故事性的创作。

“很好,真的很好,小东西你做得很好,美妙的天籁在自然中能够随意取得,舞蹈与语言任何生物都有,唯独将过去经验以这样美丽的形式表达这件事没有其他存在能做到,现在你们这群人类被赦免,我可以宣布只要有这样美丽事物存在的一天人类就不会被灭绝。”

神灵的话语使众人心安了,在这天所有的武器都被融化做成了农具与乐器,河谷两侧欢愉的歌声与音乐声从不间断。

笼罩河谷的浓雾也散开了,人们在原本神灵所住的山洞兴建神殿,于此同时意外地发现了在山洞附近有着颜色与众不同的泉水,那是不用加热就会蒸气四溢的泉水,人们在其中泡过疾病便会被驱散,在泉水附近还有不少岩洞时时会发出笛子一般的声音,这两者都明确地表示了这是那位喜爱音乐的神灵所恩赐。

至于司徒鹏程呢?他依旧要启程去完成自己的成年礼,他必须为自己的村庄送上一份大礼才能被承认,所以在诅咒解除后他便决定继续旅程。

人们在知道司徒鹏程要继续去完成自己的成年礼后,便为了感谢他在这段时间为村人做的努力,送上了一把短刀,这把短刀的材质与青铜不同,据说是很久以前人们用从天上坠落的星星打造而成的武器。

村人认为只有这把尊贵的武器才能表达他们对尊敬者的敬意,于是在收下这份礼物后,司徒鹏程与跳舞鸟一起踏上了寻找适合赠与神裔之物的旅程。

司徒鹏程重新回到寻找赠予神裔之物的旅途上,经过多年时光,再次上路的司徒鹏程有了明显的目标,那就是要献给乌尔“尊敬”使他认同自己的成就,从而让他的高祖父也能认同自己。

所谓的尊敬是甚么呢?司徒鹏程的答案是人与物,简而言之,只要带回够多愿意在乌尔庇护下的存在,他相信他的高祖父一定会重新认同他的努力,并让他光明正大地回到村中。

于是司徒鹏程在借助跳舞鸟从天空所见的路径拜访了一个又一个的村庄,可惜在大水结束后已经十多年了,各个人类村庄早已有自己追随的神裔或是神灵,而不需要追寻司徒鹏程的步伐到他的村庄去供奉新的神只。

就这样司徒鹏程与跳舞鸟一同翻过高山,渡过大海,穿过原野,走了一年又一年,却始终找不到愿意与他一同回家的人们。

终于在某一天,司徒鹏程感到十分疲惫,在一个偏远的山边搭建了一间房屋准备在此歇息一阵子。

司徒鹏程开挖了一口井,整了一片不大不小的田地,并将过去所遇的老汉给予的种子撒入田中后,便在田边打起盹来。

就在午睡的中途,司徒鹏程忽然听到跳舞鸟的叫声,张眼一看原来是有一只地鼠在偷吃田中的种子,他连忙拿起木杖要追打这只地鼠。

这只地鼠十分灵敏,一般人类根本不可能赶上他的速度,但是司徒鹏程并不是一般的人类,他是能够与跳舞鸟共舞的人类,在多年的东奔西走体力更是不同反响,不用多久时间便追上了地鼠。

继续阅读《末日余生之新世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