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小说《你结婚我劫婚》霍绍庭盛希安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你结婚我劫婚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一泓星湖

简介:闪婚后,他说:“乖乖做你的霍太太
”他与她约法三章,像是极度厌恶她、恨她
殊不知,她有麻烦时,他处理;她受委屈时,他替她讨回来;她伤心难过了,他说有他在
当她将儿子带回国,他拿着亲自鉴定书猩红了眼质问她,“谁的?”她娇俏一笑,“如果我说不是霍先生你的呢?要离婚吗?”他霸道地回:“离婚?休想!”

角色:霍绍庭盛希安

你结婚我劫婚

《你结婚我劫婚》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9章

第19章

“唔——”

盛希安皱着眉头,一张苍白的小脸上冷汗直冒。她的腹部撞到了办公桌的,那里一阵阵痉挛的抽痛着。

霍绍庭连多看她一眼的的时间都没有,折身走到办公桌的另一面。

看着地上那只已经被盛希安扑倒在地上已经摔裂了的相框,他呼吸一顿,怒气勃然。

办公室里,空气似乎突然凝滞了。

盛希安突然打了个哆嗦,她深吸了几口气,等缓过最难受的那一阵,她咬牙撑着桌面爬站起来。抬眼看去,只见霍绍庭恶狠狠的盯着她,手里还拿着那只相框。只不过,那相框似乎是摔坏了。

快速回想了一下,她便瞬间明白了。看着那目眦欲裂、恨不得马上弄死她的霍绍庭,她却突然就不慌了,甚至还像是看好戏一般的笑了。

忍着手上和腹部的疼意,她状似无辜的眨巴了几下眼睛,微微耸了耸肩,“嗯?坏了呢。”他既然能那么恶劣的对她,那她也不会要他好受。哪怕最后的结果是她会惹得他大怒、对她做出一些暴怒之下的事,她也……甘之如饴。

霍绍庭咬着牙,看着与他隔了一张办公桌、笑得灿烂的女人,他忍不住握紧了拳,“坏了呢?”他的尾音上扬,语带危险,却突然笑起来,他将相框拍在桌面上,“盛希安,故意的是吧?故意摔在那边,故意将它摔下去,故意给我找不痛快?”

他比她高出很多,微微垂首睥睨着她,“你现在,真是恶心得让人反胃!”

盛希安心口有些闷,怒极反笑,“是吗?那我还真是要恭喜你,我这么让你倒胃口,我也还是在你的户口簿上待着!结婚证上,也是我和你。”

她瞥了相框一眼,框边的水晶摔坏了,中间的玻璃也裂开了。一条裂缝,刚好分开了霍绍庭和余暮雨的脸。

没来由的,她突然觉得身心舒畅。

“还有,霍绍庭,先别说我真的是不是故意,就算我真是故意的又怎么样?你再是厌恶我,我都是你的妻子、是霍太太。别说是我摔坏了这只相框,就算我将它丢在垃圾桶里,那都不过分。”

她的脸上,完全是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吧”的表情。

霍绍庭心中怒火狂烧,面上却在笑,只是那笑,有些嗜血。他慢慢悠悠的走到她的面前,抬手抚上她的脸,“妻子是吧?霍太太是吧?”

盛希安皱眉,逃避着他的触碰。

他却手上使力,不给她机会,“盛太太,”他的声音很轻,像是情侣之间的低喃,但眉眼却疏冷阴鸷,“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怎么向我求饶!”他突然松手,又退开两步,嫌恶的开口,“现在,马上给我滚!”

盛希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再多说什么,转身提着清洁工具就出去了。

霍绍庭站在原地,看着她挺直的背脊和走得潇洒的背影,他的怒气非但没减,反而越来越盛。那个该死的女人,几年不见,性情真的是大变样,就连脸皮都不要了,哪里还是以前的那个善良开朗的盛希安?

他握着拳重重击在办公桌上,一点湿意让他微微蹙眉。

抬起手来,只见上面有一点红色,隐隐的还带着腥味。

血?

眉心皱得更紧。他并没有哪里受伤,难道是那个女人的?可刚刚,他并没有看出她有哪里不妥,而且,相框摔坏后,她根本就没碰过。

苦肉计吗?

一想到这个,他就忍不住眯起了眸子。呵!想法不错,就是手法做得太刻意低级了。既然她想玩,那他就和她好好玩玩!

盛希安一出了霍绍庭的办公室,背脊不再挺直,刚刚那个像是斗士一般的她已不复存在。她应该是真的疯了吧?所以刚刚才会说了那些。霍绍庭似乎是气得不轻,他说要她求饶,不知道接下来他会怎么做。

不过,只要他不针对盛世,他怎么做,她都接受。

刚回到清洁部,里面的同事都已经回来了,看她进去,大家都纷纷看向她,好多还眼带同情。

她愣了一下,正要往里面走,刘桃就跑过来拽着她来到走廊,“希安,你刚刚做了什么啊?是不是惹到总裁了?”

“怎么了?”

“刚刚于主管接了个电话,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就只听他回答说等你回来一定好好做你的工作,也一定会按照上面的意思办事。”刘桃着急的跺了跺脚,“我刚才不是都那么仔细给你说了吗,你怎么还是那么不小心?哎!算了,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于主管说让你回来就去他的办公室。你还是先去吧,你态度好一点,毕竟富恩的待遇真的很好。”

盛希安谢过刘桃,然后直接去了于长顺的办公室,“于主管,你找我?”

于主管看着盛希安,眼里的光芒一闪,随即正色道:“希安啊,你刚刚在总裁那边是不是出了什么岔子?”

盛希安想起刚刚和霍绍庭的剑拔弩张,抿唇没有回答。

于长顺叹了口气,“说起来也怪我,之前没好好给你交代,这下……”

她直接打断于长顺的话,“于主管,你就直说上面给了什么处分吧,开除我吗?”

“哪有那么严重,富恩还是很人性化的。就是……”于长顺轻咳了一声,“念在你是新人,有很多地方不懂,所以刚刚总裁秘书室给我亲自来了电话,要你多多掌握清洁要领。”

总裁秘书室?那还不就是霍绍庭的意思?

但是,不是开除她吗?她还以为霍绍庭巴不得趁这个机会就将她扫出富恩。

“所以?”

“上面的意思是,要你在今天将富恩的一到三楼重新清理一遍。”于长顺补充道,“包括厕所。”

盛希安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富恩虽然分了三栋楼,但一到三楼是连通的。一层楼的面积就够大了,这还是三层楼……霍绍庭还真是说到做到呢。

“上面还说了,你要是不愿意,你也可以主动辞职,但让我转达你自己考量事情轻重。”

盛希安瞬间明白了那是什么意思,霍绍庭不就是要婉转的告诉她,如果她不答应、不让他高兴,那么他就会对盛世下手吗?

“希安,这次你就辛苦一点。你顺了上面的意,你好过,我们整个清洁部也好过。”于长顺走过去,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以后,你要有什么不清楚的,只管来问我,我还能不照顾着你吗?”说完,他的手在她的肩膀上不轻不重的捏了捏,脸上也多了一抹别样的笑容。

盛希安心底一阵恶寒,她不着痕迹的退开两步,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于主管,我先出去工作了。”

刚一转身,就见罗薇端着咖啡站在门边,极为不满的瞪着她。

盛希安只当没看见,直接出去拿起工具就去了一楼。

看着一楼那宽大的大厅,盛希安暗暗咬牙,霍绍庭这个混蛋,他怎么不去死?

继续阅读《你结婚我劫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