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正文

《赐我一场空欢喜》小说最新章节,顾宁顾安然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赐我一场空欢喜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神经西西

简介:顾宁检查出癌症当天,丈夫挽着妹妹出现在医院,逼她移植骨髓
她躺在手术台上,红着眼忍着失去孩子的疼痛,看着不远处冷漠的男人,心渐渐冰冷决绝……
“陆衍之,如果还有下辈子,我只求不要遇到你

她的一辈子很短,遇见他,爱上他,嫁给他
而他的一辈子却很长,失去她,岁岁年年月月日日时时是漫长……

角色:顾宁顾安然

赐我一场空欢喜

《赐我一场空欢喜》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9章 知不知道她得了血癌

  江城路过护士站的时候,他无意中听到有人在做骨髓移植。

  他心头一跳,转身就往手术室登记台狂奔而去。

  他急切地翻着护士递给他的患者记录。

  江城在看到患者记录里有顾安然的时候,他的瞳孔猛地一缩,立马转身向手术室跑去。

  等他赶到手术室的时候,手术室门还开着,手术室里异常安静,只能听到心电图冰冷的声音。

  江城放在身侧的手掌猛地收紧,直接冲进手术室里。

  他刚进去,就看到刘医生拿着针筒准备给手术台上躺着的顾宁注射什么东西。

  江城的眸色一沉,气恼地质问道:“你要干什么?”

  听到他的声音,刘医生手里的动作一顿,眸色明显有些慌乱。

  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会有人来。

  江城察觉到不对劲,大跨步上前直接给了医生一拳,“滚!”

  刘医生想到自己做的事情,慌张之下根本没来得及还手,直接夺门而出,逃离了手术室。

  江城看到他逃离,也没有去追,眼睛只紧紧盯着躺在手术台上奄奄一息的女人。

  心电图“嘀嘀嘀”的声音,在安静的手术室里显得尤为大声。

  江城呆滞地转头向心电图看去,却看到床上女人的心率在不断的下降,趋近于零。

  他呆滞的俊脸猛地一慌,急切地叫道:“顾宁,你不要死!”

  可是,此刻的顾宁早已什么都听不到了。

  没过多久,心电图突然响亮地“滴”了一声,似在提醒他顾宁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了。

  江城眸色一紧,半跪在地,满脸痛苦地低吼,“顾宁!”

  ……

  ICU病房。

  第二天早上,陆衍之这才想起来昨天捐献骨髓的顾宁。

  昨天捐完骨髓,她应该已经回病房修养了吧!

  陆衍之为了确定这个想法,特地让助理去顾宁的病房看看。

  结果不久后,助理却一脸凝重地回来了,“陆总,顾特助不在病房里。”

  她怎么会不在病房里?

  她刚做完手术,能去哪里?

  陆衍之俊眉紧拧,烦躁地骂了句,“该死!”

  刚做完手术,她跑哪里去了!

  陆衍之想着好好教训一下顾宁,却在快走到顾宁病房的走廊里,一眼望到站在尽头一动不动的男人——

  只见江城身着一身白衣大褂,身形十分修长,面上却有些憔悴又没有精神。

  他一想到顾宁跟江城一直暧昧不清,心下就一阵窝火,面色淡然地从他身边走过。

  江城看到他假装无视自己,眸色微敛,冰冷地开口说了一句,“她在等你。”

  陆衍之的脚步猛地一顿,果然是江城带走了她,还真是患难与共!

  顾宁这女人,还真的不缺人关心!

  想着,男人继续往前走,心里的怒火更甚。

  江城看到他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只觉得心口处的火“蹭蹭”烧的更旺了。

  陆衍之这副样子,对得起顾宁吗?

  他努力扼制住爆发的情绪,“如果家属不去,按照医院规定,死者可以直接火化。”

  听到“火化”二字,陆衍之蓦地震惊,脚步微微一顿,不敢相信刚刚听到什么。

  什么叫死者可以直接活化?

  “你什么意思?”

  事情都是你做的,你来问我?

  江城阴冷地瞪着面前的男人,薄唇紧抿,没再开口说话。

  ……

  良久之后,陆衍之还是跟着江城来到停尸房。

  二人走到停尸房后,江城眸色哀伤地走到房间里一具盖着白布的病床上旁。

  而落在后面陆衍之依旧不信,站在门口往里看去的目光里满是难以置信。

  江城深呼了一口气,沉重地抬手将白布掀开。

  只见床上的顾宁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气,安静地躺在床上,没有一点呼吸的迹象。

  陆衍之的瞳孔猛地一缩,放在身侧的手猛地收紧。

  他走近后,在看床上的人真的是那个女人的时候,浑身有些僵硬。

  陆衍之抿唇,抬手去摸顾宁的脸,想证明她只是在骗他而已。

  可是他手指接触到的却是一片冰冷,根本不像活人该有的温度。

  陆衍之浑身一颤,只觉得遍体生寒。

  她怎么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了?

  结婚这五年,他是很讨厌她,可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触碰到她毫无温度的尸体。心里涌现出的复杂感,竟让他找不到一点发泄口。

  陆衍之向后退了两步,难以置信地看向江城,“怎么会这样?那只是一个小手术而已,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江城看到他眼里的凉薄和疑惑,所有被扼制住在心里的愤怒一下子用上心头。

  为什么到现在为止,他还能这么淡然?

  为什么的血癌,死的人不是他!

  江城气恼冲上前一把扯住他的领带,愤懑地低吼,“都是你,都是你害死她的!”

  闻声,陆衍之眸色一暗,目光晦暗不明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只觉得周身越来越寒凉,就连心口处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下一下的抽痛。

  “你不知道顾宁得了癌症吗?你让她去捐骨髓,不就是想害死她吗?!”

  什么?癌症!

  厉衍之脸色徒然一变……

继续阅读《赐我一场空欢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