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小说《蚀骨情深:罪妻求放过》廖时喻廖氏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蚀骨情深:罪妻求放过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廖时喻

简介:

我叫许芜,于2015年入狱,现如今已经服刑四年

老实说,我没做过任何作奸犯科的事,只是轻信了一个男人,毁了半生

“05791,出狱

狱警不耐烦的站在狱….

角色:廖时喻廖氏

蚀骨情深:罪妻求放过

《蚀骨情深:罪妻求放过》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八章

次日,清晨。

我醒来的时候客厅已经空无一人,不像电视上演的,男主贴心的把女主抱回了卧室,廖天野直接把我丢在了沙发上,一整晚过后,我落枕,坐起身子随便动动,都能听到来自脖子咯吱咯吱的反驳声。

“醒了?”

廖天野磁性的声音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飘溢出来,我蹙眉环顾,电视墙上突然出现廖天野的视频投影。

“我已经到公司了,你要是想我的话,也可以到廖氏来看我。”

视频里,廖天野一身白色衬衣,袖口微挽,一枚素银色的袖扣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泛着灼眼的光。

呲,廖天野不去演戏还真是可惜了,明明跟我相见两厌烦,却偏偏还跟我装出一副深情不移的模样。

“好啊!”我应声,反手在脖子上揉了两下,莞尔,“刚好,我也闲着无聊。”

廖天野在视频里唇角勾了下,双手交叉在办公桌前,骚情的回了句,“我等你。”

我,“……”

廖天野是个大方的人,至少在对待女人这方面,绝对是。哪怕是对我,也颇为慷慨。

我起身洗漱完后,发现廖天野贴心的给我留了把车钥匙,拿着车钥匙出门,就看到了停在车库的酒红色的敞篷保时捷。

这样招摇的车,倒出奇的符合廖天野的气质,简直是量身定做。

别人开这一辆这样的车只会让人觉得土,但廖天野不会,他只会让人觉得——骚!

廖氏。

我一路招摇过市,赚足了眼球,刚把车停在廖氏门外,就有保安殷勤的过来帮我开车门。

“廖太太。”

我,“???”

我跟廖天野昨天才结婚,不过才短短一夜,就已经人尽皆知了?

我把车钥匙一个抛物线扔进保安手里,踩着高跟鞋进廖氏大门。

廖氏跟我记忆中的无差,四年了,连陈设都跟记忆中的一样。

“廖太太,廖总在17楼,我带您上去。”一个秘书模样的女孩手捧文件夹上前跟我打招呼。

“好啊!”我笑应,眸底薄凉。

“小李!”廖时喻温润的声音突然打断我跟女孩的对话,紧接着说:“我带廖太太上去,你去忙吧!”

女孩为难的看了我一眼,转而去看廖时喻,“廖副总,可……”

“走吧!”廖时喻压根没理会女孩的话,按下电梯,对我做了个‘请’的动作。

我冲女孩提了下唇,不以为然的进电梯,待电梯门合上,廖时喻一脸隐忍的看向我,“许芜,你真的跟廖天野结婚了?”

“嗯。”我应声,掀起眸子跟他笑意对视,“这不正是廖副总想看到的结果吗?”

“许芜,昨天不是你想的那样,是廖天野知道你出狱了来找我,逼我把别苑的钥匙给他……”廖时喻焦急解释。

我一眼不瞬的的看他,瞧着他假意伪善的脸,红唇提了提,“廖时喻,你猜,我会不会还像四年前那么蠢?”

廖时喻脸煞白,语一塞,“许芜,你不信我?”

“信?这么有份量的东西,咱们两之间,配吗?”我讥笑,随着电梯门‘滴’的一声,迈步。

廖天野跟廖时喻在我入狱之后发生了什么,不得而知,但是看廖时喻现在步步艰辛、如履薄冰的样子,我想,他这些年过得应该不是很痛快。

我前脚跨步出电梯,廖时喻紧随其后,一把扣住我手腕,“许芜,当年的事我也是迫不得已,但凡有一点迂回的可能,我都不会……”

“时喻啊!”我嘴角噙笑,一点点把他攥在手心的手抽回,“小婶现在腿脚不是很方便,麻烦你说话就说话,千万别动手动脚。”

我话落,廖时喻脸上的神情一点点僵住,“囡囡。”

一句‘囡囡’,我心突然拧巴的疼,这个称呼,从我入狱那天起,就没人再喊过了,乍一听,陌生又心酸。

继续阅读《蚀骨情深:罪妻求放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