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沈知秋纪羡林《女配她不想当权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女配她不想当权臣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小YueYue

简介:穿到女尊文中成了女配?看男女主谈恋爱还要送上去做炮灰?沈知秋表示,自己做个权臣拥抱整片大森林,不香吗?

角色:沈知秋纪羡林

女配她不想当权臣

《女配她不想当权臣》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七章 道谢
    “医馆?怎么之前没有听说你对这方面感兴趣了?”父亲奇怪地问。

    “是……最近才好奇起来的……我觉得我不应该再这样游手好闲下去了,应该学点什么才是。”沈知秋专挑父亲爱听的话说,只祈祷千万别惹他老人家生气。

    “这倒说的是了,只是你应该好好念书,考了科举才好做官。你是府里唯一的男子,应该负起责任来,我这把老骨头总有的请骸骨时候。”听了这话,父亲的脸色果然缓和了许多。

    “父亲可别这么说,您身体这么好,定能长命百岁的。”沈知秋赶紧说。

    “不过是句空话而已,”父亲苦笑一声,“你喜欢医术,这很好,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好好念书做个官。最近朝廷又不太平啊,几个皇子明里暗里地斗,要想保住咱们府里的地位,还得靠你。”

    “谨遵父亲教诲。”沈知秋行礼道。

    “罢了,你先回去吧,我也乏了,明天我会派人给你送一批书,你好好学,参加今年的科举考试。”父亲挥挥手,示意他回去。

    “儿臣告退。”沈知秋毕恭毕敬地行礼退下。

    逃离了父亲的“魔爪”,沈知秋倍感轻松,一路哼着小曲蹦蹦跳跳地往自己住的宅邸赶,不料迎头就撞上了一个人。

    “哎呦!是谁这么大胆撞了我!”

    一听声音,沈知秋立刻知道大事不好,他撞的正是大夫人。

    大夫人作为正室本应是后院地位最高的,谁料父亲偏爱侧室,大夫人的两个儿子又不争气,自己是府里男子中父亲的重点培养对象,让大夫人怨恨不已,总是找机会给自己下绊子,这次撞倒了这个“火药桶”,真不好收场。

    “给母亲请安。”沈知秋赶紧扶起摔到的人,毕恭毕敬的行礼。

    在古代,无论是不是正房所生,所有的孩子都要称呼正房大夫人为母亲,这一点让沈知秋十分反感。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都这么大了还冒冒失失的,这样跑着是急着要去做什么?”大夫人不满地责怪道。

    “儿子并没有着急,只是天黑路滑没有看清,一时冲撞了娘亲,还请娘亲切勿责怪。”沈知秋把礼仪做的相当周到,让她完全挑不出把柄。

    “你今天一天都不在家,又跑去哪玩了?父亲叫你看的书你看了没有?”大夫人严厉地问。

    “这些儿子已经向父亲汇报过了,娘亲要是想知道去问父亲便是。”沈知秋不卑不亢地说。

    “你这孩子就这么和母亲说话?母亲问你话为什么不好好回答?”大夫人不依不饶。

    “儿子只是怕耽误了时间,父亲要儿子回去看书,若是晚了父亲怪罪下来儿子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沈知秋搬出父亲给大夫人施压。

    大夫人本就担心自己的地位不保,此时当然不敢许逆老爷的意思,只好作罢:“罢了,下次再让我看到你这样,定要告诉老爷!”

    回到房间,如春和魏嬷嬷赶紧围了上来:“公子,老爷没有为难您吧?”

    “没有,放心吧。”沈知秋揉了揉如春的脑袋,“我乏了,让我一个人坐会吧。”

    沈知秋走到院子里,疲惫地坐在椅子上,白天初到这个世界,在人前十分紧张,神经一直紧绷着,现在只剩下自己,猛然松懈下来,疲惫感瞬间如潮水一般淹没了自己。

    沈知秋仔细回忆着原主的身世,原书中自己这个女配是完完全全的反派形象,因爱生恨嫉妒自己的堂姐沈知夏,为了报复不惜毁了整个家庭,但自己并不想这样。

    政书堂是要进的,科举也是要考的,但婚姻问题还是先放一放吧。

    且不说自己并不喜欢那个纪羡林,就说自己这男扮女装的身份,一旦被发现就是死罪,当然不能结婚。

    自己只想安安稳稳地生活下去,在这种尔虞我诈的古代社会活的久一点,不被人欺负,让家人幸福,这就足够了。

    “公子,纪府的马车来了!”毫无征兆的,如春突然冲了进来。

    “什么?他来做什么?”沈知秋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刚才还做着低调生活的梦,一分钟不到就被打碎了。

    纪羡林是二品权臣,官职不小,京兆府上下都被惊动了,父亲出门迎接,并点名让沈知秋过去见客。

    沈知秋一路过去,远远看着来了一大群人,暗自奇怪是出了什么大事。

    “今天多亏了沈公子,不然我父亲就……”远远的听着一名男子在说着什么,“沈公子小小年纪,能有如此医术真是令人震惊。”

    “祁公子谬赞了,犬子并不懂医,今天只是碰巧去医馆罢了。”是父亲的声音。

    “不是的京兆尹,顾神医说,今天若是没有沈公子在场,他难凭一己之力救回我父亲!沈公子还不肯留下姓名,若不是纪公子带路,我都不知道该去哪里道谢!”那名男子接着说。

    沈知秋明白了,原来今天在医馆救下的男子是当朝三品官员祁洛的父亲,几经打听找到这里,带人来道谢了。

    沈知秋一阵头大,他本来准备这几天多读些医书,再慢慢跟父亲交代自己的医学才能,谁知道这么快就露馅了,他正准备拖延一会再进去,结果父亲迎头叫住了他。

    “知秋,你来了。”父亲威严的声音就像炸在耳边的一声惊雷,沈知秋只好磨磨蹭蹭地挪进去。

    “知秋,今天是你救了祁老爷吗?你要说实话,我记得你并不懂医。”父亲严厉地说,他并不相信这个一向游手好闲的儿子会突然变成神医。

    “正是,儿子之前有读过不少医书。”沈知秋硬着头皮回答。

    “正是这位公子救了我家老爷,我记得清清楚楚!”旁边的妇人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这正是白天那位妇人。

    沈知秋悄悄环顾四周,父亲正一脸震惊地扫视着来人,大夫人满脸怀疑,纪羡林则是笑眯眯地看着这一切,说不清脸上是什么表情。

    “夫人再好好看一看,这不会是认错了吧?我家公子不懂医术啊?”大夫人插言问道。

    “千真万确啊夫人!我记得他身上的玉佩,有个‘沈’字,我记得贵府并无其他公子。”那妇人说着又要跪,沈知秋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她。

    

继续阅读《女配她不想当权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