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大奔林子阳小说《妻子的背叛》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妻子的背叛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未设置

简介:三十而惑,公司破产,娇妻出轨
为了报复,我把仇人绿了

角色:大奔林子阳

妻子的背叛

《妻子的背叛》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2章 贱女人

晚上十一点,我躲在楼梯口中,双眼猩红地盯着手机屏幕,那是一张我和妻子的合照。

妻子笑得灿烂,清纯而又带点媚的妆容美的让人心动,美的让我曾一度以为她就是我生命中的全部,然而此时我只想把她这个贱女人大卸八块。

我很后悔,当初结婚之前,我妈就不止一次劝我,说妻子这种女人并不适合我,我要是听了这话,现在也不至于沦落到头上绿油油一片。

两个小时前,我陪老板应酬挡酒,结束后带外省来的客户到酒店安排住宿,结果却在那里看到了妻子。

可是妻子今天出门的时候,明明跟我说的是和闺蜜去聚会,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当时,妻子刚从酒店房间出来,身后跟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只见妻子挽着那男人的手臂,有说有笑地往外走,男人还把手放在妻子的纤腰上肆意游动。

“讨厌,刚完事就又不老实。

妻子打了一下男人的手,脸上却是眼含春水,露出娇媚的笑容。

看到这一幕,我仿佛被五雷轰顶,瞬间头晕目眩,脑袋一片空白。

我就这样待在原地不知所措,看着妻子和那男人的背影渐渐远去,我甚至不自觉地往角落里退了半步,别人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我才是那个因出轨而需要躲躲藏藏的贱人。

然而只有我才清楚,那一刻我的内心是有多么的煎熬,那种被妻子背叛的痛苦与绝望,比我当初经历公司破产时的感觉都还要来得更加猛烈。

想当年,我也算是年轻有为,大学广告学出身,和两个志同道合的舍友从满大街派传单开始做起,到组成工作室盈利,再到合伙开了一家广告公司,我们终于由穿地摊货,吃泡面还要考虑加不加卤蛋的穷屌丝,慢慢变成了穿西装,出入高档酒店的成功人士。

我最风光之时,除了公司资产和各处房产车产之外,卡里还有八位数存款,也正是在那时候,我认识了妻子。

那是一场晚宴,她穿着精致的小礼裙,还是那清纯而又带点媚的妆容,在朋友的介绍下跟我微笑握手。

那一刻,我心动了,之后便对她展开猛烈攻势。

送名贵化妆品和首饰、约星级酒店的烛光晚餐、身体不舒服时的嘘寒问暖……各种用钱的和用心的手段都被我使上,终于才如愿以偿。

一年后,我拖着一百万现金和一本崭新的房产证跟她回家见家长,他父母笑得眼睛眯成了缝,当场称呼我为好女婿。

那个时候,我真称得上是事业有成,风光无限。

可是,意外最终还是降临到了我头上。

两年前,和我合伙开公司的其中一个舍友被赌博团伙盯上设局,欠下了大笔赌债。

情急之下他竟然挪用公司钱款还债,这导致公司的资金链断裂,随之而来的就是公司运营严重亏损,最后破产倒闭,负债累累。

那个舍友受不了打击跳楼死了,另一个舍友则住进了精神病院。

我虽然没死也没疯,但是为还清债务,我几乎把整副身家都搭了进去,再度落魄不堪。

从那以后,妻子对我的态度就变了,从以前的娇媚体贴变成了冷漠,就连夫妻间的生活也变得冷淡起来,甚至会因为我加班回来晚了或者是应酬沾了酒气,而狠狠地拒绝我。

对此,我并没有说什么,我知道是自己事业的失败才导致生活变差,还连累妻子一同陪我受苦,我心中有愧。

然而这就是她这个贱人出轨的理由吗?

有钱的时候,我对她比对自己还要好,甚至爱屋及乌,给她的父母买房买车,给她的赌鬼弟弟还赌债,几百万花出去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破产后,我重新找了一份工资微薄的工作,白天在公司上班,晚上如果不应酬不加班的话就尽量去跑外卖或者送货,就为多赚点钱改善生活。

哪怕在这种窘困的环境下,我都舍不得让她出去找工作,想方设法的对她好,竭尽全力满足她的物质需要。

因为我真的很爱她。

可是,我现在没钱了,就活该被戴绿帽?

我的内心刺痛无比。

看着那对狗男女的背影即将消失在酒店大门,我快速跟了上去。

刚到酒店大门,就远远地看到妻子坐上奸夫的大奔,随后扬长而去。

我连忙开着那辆从二手市场淘来的宝骏跟了上去。

原本我只是盲目的跟着这对狗男女,想看看他们到底还要去做什么,就连上前摊牌对峙的勇气都没有。

直到那辆大奔停在了我家楼下。

我怒目圆睁地盯着妻子坐在副驾位上和那奸夫尽情亲吻,许久后才下车飞吻告别。

我怎么也没想到这对狗男女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偷情都偷到我家门口来了!

而且看他们不慌不忙的样子,显然不是第一次这么做,原来我头上早已成了青青草原。

欺人太甚!

那一刻,我彻底怒了,心也彻底死了。

我从来没有这样愤怒过,以至于我真的想动手杀人,我也从来没这样冷静过,冷静到在短短几分钟内就想好了杀人计划。

我把奸夫的车牌号拍下来,又看着妻子坐上电梯后,才下车到附近超市买了把水果刀。

我要在今晚亲手结束这段造孽的感情,然后找到奸夫,把他一并解决掉,哪怕之后会被判处死刑,我也在所不惜。

楼梯口中,我点燃一支香烟狠狠地吸着,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害怕,夹烟的手不停的颤抖,另一只手则握着水果刀,刀面泛着寒光,映照出我颓然却又狰狞的脸。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是妻子发来的微信语音。

“林子阳,都这么晚了还不知道回来吗?整天加班应酬,也没见你多挣几个钱啊!”

“我告诉你,如果你回来时我已经睡了,你别想着到床上来,要睡就睡沙发上去,不要打扰我休息知道吗!”

像这样命令式内容的语音,微信记录里还有很多,都是我加班应酬,要晚回家时给我发的,我早就听惯了。

但是在这一刻,这刺耳的语音彻底点燃了我内心的怒火。

凭什么我在外面累死累活,给老板挡酒挡到吐,就为了能升职加薪,让你这贱人改善生活环境,而你还要对我冷眼相向,还给我戴绿帽子戴到家门口?

凭什么!

我砸掉烟头,死死握着水果刀,面目狰狞地冲出楼梯口。

此时此刻,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将手中的刀子狠狠插入那贱人的心脏,看看她的心脏是不是肉做的,不然为什么会对我这么无情!

我冲到家门前,咬牙转动钥匙,然而打开门的一瞬间,我愣住了。

一道熟悉而苍老的身影坐在沙发上,见我开门,便对我露出慈祥的笑容。

“儿子啊,这么晚才回来呀,工作一定很辛苦吧。

“妈?”

我顿了顿,下意识将水果刀藏进裤兜里,先前的怒气顿时烟消云散。

看着我妈满脸皱纹和满头白发的模样,我突然想到,要是我真的杀了这对狗男女,然后被判刑,我妈该怎么办呢?她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了,还满身病痛,到晚年又有谁能来照顾她呢?

我可以放弃自己的生命,但绝对不能抛弃我妈,我最终还是按捺住了杀心。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我妈的瞬间,我有一股想哭的冲动,眼眶慢慢变得湿润起来。

这也许是因为我心里觉得愧对她老人家吧。

我爸曾是煤矿工人,早年间在矿场出现意外导致瘫痪,赔的钱也基本都用在了治疗上,是我妈在白天做家政保姆,晚上摆地摊攒钱才养活了我们一家三口。

可以说,是我妈用双手和汗水撑起了这个家。

后来我爸因肺病走了,我妈就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五十出头的人看起来像年过花甲。

我发迹后,曾想着给我妈买一栋别墅,让她后半辈子可以享清福,可她坚决不同意,说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就算要孝顺她也不能胡乱花钱。

最后我给她买了一间不到七十平的房子,也就是我和妻子现在住的这间房。

在破产之后,我变卖了名下的所有房产还债,无奈之下搬到这里来住,一段时间后,妻子说和我妈住一起不习惯,还经常和我闹别扭。

我妈察觉后就做出了让步,她将房产转到我名下,然后就回乡下去住了,为此妻子和她娘家人还跑来跟我闹,最后在房产证上加上妻子的名字后才罢休。

现在想想,我是真的对不起我妈。

这时,妻子走了出来,她刚洗完澡,穿着一身薄纱睡衣,丝毫掩盖不住她的曼妙身材,然而我只觉得肮脏无比,恶心至极。

她把我拉到卧室内,冷冷道:“你妈要来,你怎么不跟我提前说一声啊?当初叫你不要给她留家里钥匙的,你非要给她留,今晚回来见屋里有动静,我还以为进贼了,吓我一大跳。

看着妻子一脸质问的表情,我的情绪一下子又上来了,一气之下狠狠给了她一巴掌,然后指着她鼻子道:“黄晓莉我告诉你,对我妈客气点,这房子本来就是我买给她住的,这里是我妈的家,她想留钥匙就留钥匙,她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不需要和任何人提前说!”

结婚四年,我几乎没对妻子发过脾气,特别是在破产之后,我对她更是百依百顺,用纵容来形容都不为过,所以当看见我对她大发雷霆还打了她一巴掌后,她竟一时间愣住了。

“你……林子阳你居然敢打我?”

片刻后,妻子反应过来,她尖叫着扑向我,长长的美甲朝我面部狠狠抓来,嘴里叫喊着:“林子阳,我和你结婚四年,一半时间跟着你挨苦受累,住在这又小又破的房子里,两年来买的化妆品一双手掌都能数的过来,你没本事让我过上好生活就算了,居然还敢打我?”

我虽练过散打,也做出了躲闪,但距离太近,还是被她刮到了一点皮肉,在脸上留下一小条血痕,这让我更加恼火。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用力把她按在墙上,盯着她大声吼道:“你踏马还有脸说出来?结婚四年,这个家所花出去的钱,有哪一分哪一毫是你黄晓莉亲手挣的吗?你的化妆品,你的首饰,你和闺蜜出去玩的钱,全踏马是老子用汗水换来的!”

让我没想到的是,妻子居然没有感到丝毫愧疚,她见挣脱不了我的手,反而对我露出轻蔑的笑容,“哼,当初结婚前是谁口口声声说会给我最好的生活的?又是谁破产后连一瓶香奈儿都买不起给我的?连老婆这点小要求都满足不了还出手打人,林子阳你算什么男人!”

我见过不要脸的,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竟能把不劳而获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真搞不懂当初是怎么爱上这个贱女人的。

“黄晓莉,你踏马还真是厚脸皮呢,要不再让我试试你脸皮到底有多厚吧。

我怒极反笑,一只手掐住妻子的脖子,另一只手高高扬起,准备重重赏她一巴掌。

就在这时,卧室门被敲响,我妈焦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儿子,两夫妻有事好商量,千万不能动拳脚啊,听妈一句,有什么事出来说好不好?”

我犹豫了,扬起的手掌停在半空,另一只手也放松了力度。

妻子趁机挣脱我的控制,猛地推开我后夺门而出,正好撞见我妈。

“有事好商量?林子阳这个畜生都快把我打死了!”

“你还真是生了个好儿子呢,在外面一事无成,只会回到家打老婆!”

妻子一向不喜欢我妈,以前由于我的缘故,她不敢对我妈发脾气,但这一次,她捂着半边通红的脸,像个泼妇一样朝我妈大吼大叫,然后跑进卫生间反锁了门。

见她顶撞我妈,我顿时大怒,骂骂咧咧追上去,却被我妈拦了下来。

“儿子啊,你这是怎么了,以前没见过你这么冲动的呀,有什么事冷静下来再商量好不好,妈担心你呀。

“妈,你放心,没什么大事,就闹矛盾了而已。

看着我妈满脸的忧愁,我赶紧平静下来,岔开话题问道:“话说回来,妈你是什么时候到的呀?来之前跟我说一声也好啊,我可以去车站接你。

闻言,我妈轻轻叹气,重新坐回沙发上,缓缓道:“你刘阿姨今天走了,临走前让人打电话给我,说想亲面跟我道个别,事发突然,你又要忙工作,我也就没提前跟你说一声。

刘阿姨是我妈曾经的雇主,我妈在她家做了近二十年的家政保姆,两人感情很好,就像两姐妹一样。

早些年听我妈说刘阿姨得了重病,一直住院治疗,想不到这么快就走了,她这一走,我妈必定是很伤心。

突然,我妈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塞给了我,“这卡是你刘阿姨走前留给我的,里面有五十万,密码就贴在卡上了,你拿着吧,以后再打拼时或许能用上。

继续阅读《妻子的背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