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正文

浪漫沧桑(书号:11915)(余乃谦申之剑)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浪漫沧桑(书号:11915)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余乃谦

简介:简介:《浪漫沧桑》以龙城风云变幻为故事核心,讲述了余立贞等女性的革命成长故事,细腻厚重、深刻丰富地展现了优秀共产党人不屈不挠、不怕牺牲、舍身革命的伟大精神
作品通过几个女性视角的独特抒写,以新的历史和人性视角展示了战争的残酷以及所蕴含的正义、浪漫与温情
小说语言诗意,故事精密、结构严谨,着重描写战争中的女性,颠覆了以往所有战争题材小说的女性书写,这在军事题材写作中有着特殊意义,既具很高的文本价值,又具极高的历史价值
该选题为纪念2017年建军90周年、2019年建国70周年而作,为中国作协2016年重点作品扶持项目,是一部优秀的文学性、艺术性和主旋律都兼顾的重点主题出版物作品

角色:余乃谦申之剑

浪漫沧桑(书号:11915)

《浪漫沧桑(书号:11915)》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默认卷(ZC) 5
事情出乎预料地顺利,苏小淘当天就给放出来了。余立贞找到汪默涵,把那张银票还给了他,还给他捎来一件上海产的白衬衫。他不解:“应该谢谢你。怎么还要你给我送礼?”

“先生,今天是你的生日。”她含情脉脉地说。

由于连日紧张和操劳,他竟然把自己生日给忘了。她怎么知道今天是他的生日,他也没问她。

“看,你这衬衫都有破洞了,快换下来吧。”说罢,她就离开了。

他若有所思地脱下身上的旧衬衫,换上这件洁白的新衬衫。新布料的气息,让他微微有一些陶醉……

苏小淘放出来后,警报解除,汪默涵领导下的龙城地下工作,重回正轨。

其实自从一九三二年之后,中共在白区的地下工作就日渐式微,很多地方的地下力量,几乎百分之百损失掉,侥幸存活下来的,要么长期蛰伏,伺机再起,要么零敲碎打搞一点小活动,形不成气候。龙城的地下党组织原本很活跃,一九三三年龙城警备司令部的一次清网行动,把中共地下组织一锅端,从此他们在龙城偃旗息鼓,一蹶不振,直到汪默涵到来之后,才逐步又打开了局面。

余乃谦当副局长已有五年多,他朝思暮想爬上局长的位子,却总是不能如愿。局长的宝座一直由副市长梁守盘兼任,大事都由梁说了算,好处都是他的,还处处压制自己。所以去掉这个副字,早就成了余乃谦的一块心病。只有扶正,他才能出这口气,否则真要给憋死。

进入一九三六年之后,本市治安形势相当不好,最典型的事件是大华纱厂的罢工,闹了九天才罢休,整个城市都跟着乱了套;再就是省党部的副主任李纪贵、宪兵队的大队长杨怀元先后被人杀死,佩枪被抢走。上峰倾向认为,是共产党的地下人员背后主使、所为。余乃谦心里当然明镜似的,除了共产党,谁还有那么大胆?尤其是那两个死者,参与过三年前对共党地下人员的清剿,手上都沾有共党的鲜血。

张勇等几个心腹都想早日破案,挖出潜入本市的共党要员。余乃谦叮嘱他们不要急,慢慢来。现在你把案子破了,功劳大半属于姓梁的,姓梁的吃肉,你顶多喝口汤。他要等待机会,机会来了,再下手不迟。

放走苏小淘,是他的一个计谋,他让张勇时不时派个人盯着苏小淘,看他都和哪些人来往。没多久,张勇来报告,苏小淘和《劝业报》的女记者冷眉来往密切,而冷眉又和礼贤中学的教员汪然来往密切。汪然还是贞贞的老师。

这下余乃谦心里有了底。

张勇摩拳擦掌要抓人。余乃谦训斥道:“慌什么!”

“他们跑了咋办?”

“非要跑,就让他跑嘛。跑了还会回来的!”

“早点抓了早省心,抓一个,搞好了,挖一串!”张勇抑制不住兴奋。

“别忘了,李纪贵、杨怀元怎么死的,你不怕?”

张勇小眼睛眨巴几下,挺胸立正,道:“不怕!为了余副局,我张勇愿上刀山下油锅!”

余乃谦满意地点点头,纠正说不是为他,心中要时时想着党国。他叮嘱张勇,想干大事,就要沉住气,好比水塘里养鱼,等鱼长肥了再起网,岂不更好?“你现在抓几条小鱼,不够塞牙缝的。”他又说。

他要等待最好的时机。他甚至希望共党的地下队伍像雨后春笋般,再壮大一些。他们是他盘子里的菜,是他立功的最大筹码。

最好的时机终于来了,上头传话,梁守盘要辞任警察局长,到宪兵司令部任职。警察局长的宝座,随时会空出来。但又有消息说,好几个人盯着这个肥缺,而且个个都大有来头。

余乃谦茶饭不思,焦虑异常。韩素君最了解丈夫心思,打算拿出十万银圆到南京活动一下。她父亲曾经在中央监察委员会当过多年的委员,算是监委会的元老,因身体不好退职,现赋闲在家。靠老父亲给上层打个招呼,再送点银子,应该可以帮丈夫谋到局长这个职位。

韩素君提出去趟南京,让张勇护送。余乃谦问:“这时候跑去干什么?”

“你是装糊涂吧?平时怪我弄钱弄钱——我弄钱干啥?不是我一人花。现在到了花钱的时候了,还不是为你!”韩素君边说边冲丈夫脑门点了一指头。

余乃谦愣了愣:“还是算了吧,走歪门邪道,不好。”

“走正门正道?只能喝西北风!不信等着吧!”韩素君一声冷笑。

“我就不信,党国一点正经事没有。”继续阅读《浪漫沧桑(书号:1191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