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帝宠(仪嫔苏相儒)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帝宠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仪嫔

简介:【大懿王朝】元熙元年三月,保和殿上,安良王党重臣苏相儒爱女苏氏留牌子,赐香囊
同年七月,苏氏入宫,封柔则,赐居明墨楼
初承宠,宠数月,连晋至嫔位,赐号“….

角色:仪嫔苏相儒

帝宠

《帝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四章 藏孩子

“是啊,定是黄大爷落下的!你赶紧给他送过去,免得他找不到再生闷火。”苏宴浅也知道念瑶的惊呼定会惹来门外那些人的怀疑,就立马稳着声音补救。

只是她也不敢说得太过大声,显得刻意,如今也只能期望众人听见,消解些疑虑了。

“快去找着阿暄和阿暖,实在不行,先送去徐老先生那里,如今情势非常,只能叨扰他老人家了。”苏宴浅来不及多想,立即抓过一旁的篮子塞到念瑶手里,低声嘱咐。

苏宴浅口中的徐老先生是指徐峥翰老先生,一位隐世的儒学大师,从不问政,就住在村子里,当朝有好几位高官大儒都曾拜在他的门下,先帝也曾派多人召他入朝食俸,都被他拒绝了。

因见两个孩子聪慧,徐老先生便收了教习他们读书写字,两个孩子自一出生算是有一半时间养在徐老先生那,感情甚为亲厚。

只是此时将两个孩子送去,怕是会将徐老先生拉进这政局之中。可事到如今,苏宴浅首先是个母亲,能保护孩子,她顾不得那么多。

念瑶会意,点点头,“好的,夫人。”接过篮子就往外跑。

苏宴浅端起刚刚烧好的热水朝院子走去,莲步款款,身影袅娜,纤手嫩指,稳稳端着水盆,淡眸含笑,娴然文静,仿佛刚刚真的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纤瘦的倩影映入眼帘,霍凉瑾的目光落在苏宴浅白嫩的手指上,本就紧蹙的剑眉更加高蹙,沉声道了声“应安”。

应安听见自家主子叫自己,连忙打了帘子钻进屋里,弯着腰道,“七爷有何吩咐。”

一时忘了他这是当着苏宴浅的面,当应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觉背后立时一身冷汗,脖子上也凉飕飕的,霍凉瑾那状似无意的目光淡淡瞥过来的时候,应安的腿都在打颤。

“还不帮忙?”无声的折磨,仿佛过了半辈子那么长的时间后,霍凉瑾低沉带着薄怒的声音才传来。

应安如蒙大赦,不过,帮忙?应安带着疑惑的不过小心翼翼地四下打量,待看到水井旁的倩影时,立时明白了过来,“是!是!这就去帮忙!这就去!”

应安一边摸着冷汗,一边麻溜地跑去水井边,抢了正要打水的苏宴浅手上的活,口中还客气甚至有些谄媚地说道,“呦,姑娘,这可使不得,姑娘细皮嫩肉的,这粗活交给杂家这粗人来做就是。您快去给里面那位瞧伤罢。”

苏宴浅也没推辞,道了谢便朝屋里走。只是心里可把应安这个嘴欠的骂了几百遍。若是应安不说,那她也乐得装糊涂,偏生应安嘴欠捅破了窗户纸,这太监的主子能是谁?那不是皇上就是宗室了。七爷?如今皇上膝下无子,那行七的能是谁?是先皇七子,先皇的七子是谁?是当今圣上啊!这不等于是告知了身份吗?

苏宴浅内心里一片惊涛骇浪,可面上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依旧是从容淡定,连眼神都不见丝毫慌乱。

一进屋,果然见霍凉瑾一双墨眸深深地看过了,这架势,怕是早已从窗子盯着自己很久了。

苏宴浅稳着心神,兑了温水,取了棉帕,拿了药膏,每个动作都是极稳,偶尔伸手拂了额前细发,温娴安然。

对上霍凉瑾越发深不见底的黑眸,苏宴浅淡笑,“七爷?可对岑杞过敏?”

“不。”霍凉瑾看着眼前一派从容的人儿,倒是丝毫瞧不出什么慌乱。难道她真的不知他身份?还是装得太像?

若是后者……霍凉瑾盯着那抹浅紫色身影,双眼一眯。

“嗯,家中行七,他们习惯成我七爷。”霍凉瑾缓缓地说着,并不错目地仔细盯着苏宴浅的反应。

苏宴浅闻言身形一顿,转瞬即逝,立即又恢复了平常。她不明白霍凉瑾对她说这话的意思,难道是他在试探她?

“七爷身份贵重,不必对奴妾一介民妇解释这些的。”苏宴浅回身看着目光意味不明的霍凉瑾淡笑着说道。

“哦,姑娘怎知我身份贵重?”霍凉瑾薄唇勾起一抹邪魅,清贵公子立时成了邪少,却依旧触碰着苏宴浅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一下一下,使她心中飞蛾扑火的念头疯狂地滋长。

突然,两个粉嫩嫩的小肉团在她脑海中划过,如一盆冰水兜头而下,浇得她透心凉,瞬间便清醒了过来。

弯唇淡笑,“奴妾虽生在乡野,却有幸读了几本书,知道这些公公都是来伺候皇室的,七爷既有公公伺候,必是天家宗室无疑了,对于奴妾来说,自然是身份贵重了。”

一席话说得倒是天衣无缝,连霍凉瑾都蹙眉思考,是否真的是他多疑了。

另一边,刚刚迈出院门的念瑶就被在门外守着的林昀染给拦住了。

无论念瑶费了多少唇舌,嘴皮都薄了一层,林昀染依旧只有一句话,“在下是负责七爷安全的,如今七爷在你家夫人这里,若姑娘要出门需让在下遣几个侍卫随行,如今天色渐暗,也顺道护着姑娘的安全。”

念瑶自然是轻易不能答应的,她是要去接小主子们的,就是为了不让这群人看到小主子们。去黄大爷家啥的,就是个借口罢了,况且,哪有黄大爷这个人啊?!

“姑娘这样推三阻四,迟迟不肯答应,莫非是另有隐情?”林昀染看着念瑶这样抗拒,一开始还以为是不愿有男子同行,如今看来恐怕没那么简单。这个丫头现在一脸薄汗,眼神躲闪,分明是有事隐瞒,而且非常着急。于是林昀染故意一激,看看她的反应。

“谁说有隐情的?!我们夫人吩咐奴婢去办的事,与你们何干?凭什么要听你的,如今你们为客,借住在我们这儿,居然还管起主人家的事了!”念瑶被林昀染一激,立即生气大怒,原本泛白的小脸立即变得有些红扑扑的。

如此直白的大怒教林昀染也是一愣,冰山脸有了一瞬间的皲裂,只是下一刻又冻起来了。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单纯到这种地步,单纯到让他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有种莫名的深深的负罪感。真的是一句显而易见的激将话,她这反应也有些太明显了。

原本,让几个侍卫跟着负责安全只是个托词,如今,林昀染觉得,还是极有必要的。

他们不知道的是,离他们不远处,两个小团子正窝在墙角,竖着耳朵,瞪着眼睛注视着这边的情景。

稍小一些的小团子正一脸嫌弃地嘟着粉粉嫩嫩的小肉嘴,小肉手趴着墙角,娇娇糯糯地小声说道,“念瑶姑姑怎么这么傻呢,她就不会说‘有这些个来历不明,个个挂着伤的男人跟着,她更不安心’吗,这么明显的激将法,姑姑怎么就中了呢?!”

小粉嫩团子穿着浅绿缎衣,头上只在脑后扎了一个小鬏,用湖绿段子包着,小脸儿白白嫩嫩,说话娇笑时,两个小酒窝一陷一陷的,娇俏可爱的很,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如繁星闪耀,灵动活泼,倒是上面一道剑眉添了几分英气。

小小娇气包包旁边高不少的小人儿倒是一派威仪,小眉轻蹙的大人模样在他这张白净稚嫩的脸上倒是没有多少违和,背手直立,气势大出,一点不似旁边的娇气包包扒在墙角,一派无害模样。

“念瑶姑姑这个时候出来,还不能让人跟着,定是娘亲的意思,恐怕是要寻了我们,安置在别处,不教屋里的人发现。”小男孩精致却严肃紧绷的面容在看向旁边的小人儿时露出丝丝温柔宠溺,平视前方状况时低声说道。

“那怎么办呀,哥哥?若是我们自己避开,去了师父或者李婆婆,姜奶奶那里,娘亲也无从得知,定会彻夜担心难安,且无处寻找我们。可若是我们回去,也必然不是娘亲愿意见到的。”小粉嫩团子也是极聪明的,此时正嘟着小嘴,一脸纠结地仰头看着自家兄长。

旁边的小男孩沉吟一下,抬头看向最终还是被人跟着离开小院的念瑶,乌黑的眼眸深深难测。

忽的,男孩双眸一闪,勾唇笑了下,看向旁边歪头看着自己的小嫩团子,笑道,“有了!暖暖,跟我过来。”

男孩俯身拉起小粉团子的白嫩嫩的小胖手,转身朝胡同里走去。

此时,小院主屋里,苏宴浅正盯着那道长长的血肉翻烂的血痕,黛眉紧蹙,心里如有刺,一扎一扎地刺着她。手里的帕子微抖,落而轻柔,如春风和缓细腻,仔细得忘了一切,就怕伤着眼前这个她心心念念的男人。

可是,她忘了他曾经是怎么残忍地伤害她的。

霍凉瑾也是皱着眉看着眼前这个动作轻柔女子,胸膛里被那颗跳动的东西撞得一震一震的,仿佛此时世界都静了声,耳边只有眼前娇人儿扑面若无,带着阵阵清香的呼吸声,随着她娇柔的动作,素指起落间满是娴雅,微翘俏皮的小指,看得见粉嫩柔软的指腹,满是透明诱惑,勾着他的魂儿,他的目……

她目中不舍心疼深深地刺在霍凉瑾的眼中,晃着他的目,他的心……

霍凉瑾喉咙发干发紧,喉结滚了滚,勉强找回了声音,“姑娘可是独居?还未婚配?”

低沉的声音满是渴望肆起的沙哑,分明诱惑。

这样满是磁性的声音教苏宴浅招架不住,抬眸对上那灿如星河的深眸,只觉被深深吸入,顺口便要答“是”。

只是院中骤然传来念瑶的娇怒声,如一盆凉水兜头浇下,使苏宴浅骤然清醒,一下子失了迷蒙渴望的眸子瞬间又变得清澈娴顺。

苏宴浅垂下眼睑,堪堪避过那双令她痴迷沉醉的墨眸,勾唇淡笑说道,“七爷哪里话,念瑶都叫奴妾‘夫人’了,自是已经婚配过了,况念瑶时刻陪奴,哪里来的‘独居’之说?”

未等霍凉瑾说什么,苏宴浅自顾便起身朝霍凉瑾一福身,“给七爷熬的药该是好了,容奴先去瞧瞧。”

说罢,只听头顶一声低沉鼻音传来,苏宴浅便立即快步走出,也不抬头看那人一眼。

苏宴浅走后,霍凉瑾只是神情莫测地一直盯着院中莲步袅娜的那妙人儿倩影,一刻也不曾离。

回来时,手中已经空了的面色愁苦的念瑶故作平常,假装到炉台旁边帮正看药的苏宴浅,趁机凑到苏宴浅的耳边低声说道,“夫人,他们偏要派人跟着奴婢,奴婢甩不开,只得让他们跟着,也没敢去找小主子们。”

苏宴浅皱着眉,神情凝重地听完念瑶的话,手上的动作倒是不停。好半天,她才皱眉看向念瑶,“那你拿着篮子去了谁那?咱们镇上可根本没有‘黄大爷’啊。”

“奴婢领着他们去了华婆婆那里,华婆婆神志有些不大清明,平时都是奴婢去照顾她。奴婢说是她丈夫的东西,华婆婆就是听不懂也会顺着奴婢应和两声的。”念瑶也帮着苏宴浅倒药递碗。

苏宴浅也只得叹气一口,眉心高蹙点了点头。她端起药,一回头便对上那道从主屋窗子里射出来的目光,一时微楞。

继续阅读《帝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