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痴迷最新章节,温舒纭沈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痴迷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木揪

简介:温舒纭说不清这空白的四年,她到底欠了沈闻多少
所幸,沈闻的偏爱、他的执拗,救赎了她此前所有的孤寂漫长岁月,融化了无数个冰冷的日夜年月
自此
黑夜不再斑驳,月影不再徘徊
无题的情书有了姓名,破碎零散的故事也有了新的篇章
兜兜转转,还是为你痴迷

角色:温舒纭沈闻

痴迷

《痴迷》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十章 “不认识。”

肖小晴扭头看向沈闻,他双手插兜站在桌前,脸上还挂着一副无所谓的轻笑。

一副斯文败类的模样。

迷人,却危险。

“怎么?温医生,我说的不对吗?”

温舒纭眼睫轻颤,垂头看向地面。

“阿闻你是疯了吗?!说什么呢!”钱睿思走上前,压低嗓音轻斥沈闻。

他怎么也没想到沈闻会把这些话说出来。

沈闻斜睨他一眼:”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钱睿思咬牙:”别说了,快走吧!”

“你不是胃出血?”沈闻轻飘飘地问了句。

“你给我闭嘴!快走!”他又扭头看向温舒纭,”他这人……你别怪他啊,他今天吃枪药了。”

***

四十分钟前。

沈闻坐在易昶集团顶楼的会议室中,听林明宏和几个子公司的老总汇报工作时,接到了钱睿思的电话。

“怎么了?”沈闻抬起手,示意众人噤声。

“我…我胃疼,怕是胃出血了,快送我去医院。”钱睿思的声音颤颤巍巍的。

“工作室旁边不就有个诊所吗。”

“不行!我这病挺严重的,得去正经医院。”

“比如?”

“第一医院就行。”

这话说完,沈闻脸色明显沉了下来。

钱睿思也有些心虚,连忙哼唧两声,催促道:”你快点,我要疼死了。”

沈闻沉默片刻后,冷声道:”我马上过去,你到工作室门口等我。”

说完,站起身,捞过搭在座椅上的西装,看向会议室内的众人:”我有点急事,会议挪到明天再开。”

众人连忙起身,目送沈闻大步走出会议室。

没有一个人提出异议。谁敢跟董事长拧着来呢,毕竟这公司都是他的。

***

沈闻被钱睿思拉走后。

温舒纭低着头,眼眶有些发酸,隔着口罩自嘲地笑笑。

她怎么可能怪沈闻,毕竟当初不告而别的人是她。现在沈闻这样对她,她也是自食其果。

道理都懂,可是心还是痛得厉害。就像是被扔到地面上的鱼,挣扎无果,痛苦的快要窒息。

肖小晴走到她身边:”你还好吗?”

温舒纭抬起头:”没事。”

“缝针吧,小朋友还在等着呢。”肖小晴轻声提醒她。

温舒纭这才想起来小男孩的存在,”哦”了一声后坐到他身边,接着缝针。

男孩的母亲看着温舒纭眼中的落寞,脑补出一场大戏。

这两人之间肯定有一段情,估计当初那个男人是被这医生甩了,伤透了心,才到现在还这么记恨人家。从他朋友的反应来看,他说的那番话根本不是在替她解围,实则是扎她的心,让她难堪。

她坚信不疑自己的猜测,压不住心中八卦的欲望,走到温舒纭身边:”医生,刚才那男人挺帅,你们认识?”

她刻意避开他们二人的关系,想等温舒纭亲口说出来。

温舒纭正在缝针的手一顿,抬头看她一眼,半晌敛下眼睑。

“不认识。”

***

医院大门外。

钱睿思双手叉腰瞪向沈闻:”沈闻你告诉我你是真不想和她在一起了吗?你为什么要用那番话伤她啊?”

“你明知道她一直因为她爸妈的事对你有愧,你还刺激她干嘛?!”

“是,她爸妈确实可恨,但那也不是温舒纭的错!那时候她能拧过她爸妈吗?!”

“我真搞不懂你在想什么,你是真想看到她再消失四年?”

“你说话啊,怎么不说话?”

钱睿思一人忿忿地说了半天,沈闻没接一句话。

他满脑子都是离开急诊室前,温舒纭眼里滑下的两滴泪。

就像是砸在了他的心坎,痛意从心尖蔓延到四肢。

把憋了四年的委屈说出来的那一刻,没有想象中的痛快,心反而痛的快要撕裂。

他向来见不得温舒纭的眼泪,也见不得她受委屈。

可今天这眼泪,却是为他而掉。

沈闻脸色苍白,一时间有些恍惚。

……

“喂!我都道过歉啦,你理理我嘛。”温舒纭拉着沈闻的衣角,嘟着嘴看向他。

沈闻不理她,径直向前走去,身上还背着两人的包。

“我错啦我错啦,你别不理我!”温舒纭使劲摇着他的胳膊。

还是没得到沈闻的回应。

温舒纭松开手,站在原地,眼圈红红的:”阿闻你有能耐就一辈子别理我!”

说完,转身往反方向走去。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图书馆的回廊里,温舒纭踩着被映的反光的瓷砖,一步步走的很是倔强,时不时抬起手胡乱抹一把眼泪。

沈闻看着温舒纭单薄的背影,轻叹一声,迈着长腿,几大步追上她,拉着胳膊把她转过身来。

“干嘛!不是不理我嘛!”又有两大颗泪砸了下来。

沈闻抬手拭掉她脸上的泪,无奈道:”我原谅你了。”

得到原谅的温舒纭反而娇气起来,头一扭,躲开他的手:”不用你原谅,我再也不理你了!”

“别啊。”沈闻笑着把面前的小人往怀里搂。”我错了,你大人大量,理理我吧。”

温舒纭在他怀里抬起头,眼角还有些许泪花:”那我就…勉强理你一下。”

沈闻笑:”辛苦你了。”

两人牵着手沿回廊向前走去,阳光从侧面倾泻,在白墙上留下一个重叠的剪影。

“吃水果冰去?”

温舒纭点点头:”嗯。”

沈闻笑的无奈:”明明是你先惹的我,怎么每次到最后都是我认错。”

温舒纭默,娇嗔地白他一眼。

……

钱睿思推了把沈闻,指指他眼睛:”红了,你不是要哭吧?”

沈闻回过神,白他一眼,没说话,径直朝车的方向走去。

钱睿思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不回去哄哄她?现在不哄,以后可就难哄好了。”

握在门把手上的手一紧,手上的青筋立显,根根分明,无一不显现出主人的纠结与挣扎。

“别总干些跟自己内心相反的事,好好做个人吧,快去哄她,我在车上等你。”钱睿思走上前,从沈闻左手抽出车钥匙。

沈闻愣着没动。

“怎么回事?赶紧去啊!”钱睿思拍了拍他的屁股。又嘿嘿道:”挺翘。”

这次沈闻的脸上终于有颜色了,只不过是黑色…

瞪了一眼钱睿思后转身向医院大楼走去,双手在身侧紧攥成拳,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去打架呢。

钱睿思看着他宽肩窄腰、挺拔颀长的背影,啧啧出声,吐出四字:”完蛋玩意。”

继续阅读《痴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