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正文

安初夏韩七录《韩七录,你站住(第2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韩七录,你站住(第2季)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安初夏

简介:本书改编网剧《恶魔少爷别吻我》腾讯视频热播,李宏毅、邢菲领衔主演
韩氏集团少公子韩七录,天资聪颖,清俊无匹,是当之无愧的男神
贫家少女安初夏,纯真善良,活得如蝼蚁,笑容似阳光
生活在两个世界的少年男女,本来从无交集,只因为一桩意外,进入彼此的生活
他高贵傲慢,完全无视这个突如其来的妹妹
她隐忍迁就,终将怒火倾向这个未来的霸道总裁
他想放手,却依然一点点踏入她的世界
她想逃离,却还是一步步走进他的生命
那么,这相遇在最美年华的爱情,该往何处去

角色:安初夏韩七录

韩七录,你站住(第2季)

《韩七录,你站住(第2季)》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 韩管家的往事(4)
等等,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
韩七录迅速回过神来,喉结上下动了一下,沉声提醒道:“雨天地上潮湿,你慢些走。”
安初夏显得有些受宠若惊,这种表情让韩七录内心很憋闷,只是自己的一句提醒她就显得那么欣喜,这姑娘看到自己跟蔓葵在一起一定很难受吧?
他没有再细想下去,也不敢再多想什么,只是把视线移开道:“走吧。”
“嗯!”
韩七录几步就走到了安初夏前面,安初夏回过神来连忙跟上。
刚刚还提醒自己走慢点,这会儿他自己又走得那么快,不知道心里怎么想的。大概只是一时兴起提醒自己走路小心吧?
安初夏的眼神黯淡了一下,但天生的乐观派让她的精神瞬间又高昂了起来。
至少这一次的“相见”,韩七录没有像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么厌恶自己,这就是一个好的开始啊!她握紧了拳头,脚下的步伐重新归于欢快。
由于医院里就只有这么一家小超市,所以那些脱不开身出去买东西的病人家属就会来这里购买日常所需,故而无论什么时间这住院部的小超市都不会很空闲。
此时亦是这样,虽然不到人满为患的地步,但收银台还是有十来个人在排着队付钱的。
安初夏跟韩七录进到超市里,第一件事就是拿购物车。有一辆车推着就方便多了,有时候去超市即便只是买一两样小件的东西,她也习惯性地会去推一辆车。
“你要买什么?”韩七录看她推了辆购物车过来,面露疑惑。
“今天刚出院,妈咪照顾我那么多天一定很辛苦,所以我想买点菜回去给妈咪做晚饭。”安初夏如实说道。
听到安初夏会做菜韩七录着实愣了一下,他认识的女生都是十指不沾春水,连洗个碗都不会更别提做饭了。但他开口却道:“你确定要在这里买菜?”
韩七录话一出口,安初夏才意识过来这个小超市虽然东西齐全,但是没有食材区,因为医院里是没有地方做饭的。
见她满脸“黑线”的样子,韩七录嘴角不自觉地上扬:“笨蛋。”
以前韩七录就总是骂她,当时她心里还很不满。不知为何,现在听韩七录骂她,她满心满意都是暖暖的呢。
“那我们走吧。”安初夏摊了一下手,显得无可奈何,“我居然忘记了这里没有食材卖。”
韩七录拉过安初夏手里的购物车,把它推回到了原来的地方,自顾自往一个方向走。
好歹他也来过这超市,大概能知道哪些东西在哪里。
“你去哪儿啊?”安初夏刚问出口,就见韩七录在几个冰柜前停了下来。
原来是要给她买冰激凌啊,她心里暗暗一喜。
却见韩七录挑好了一根三色冰激凌后,直接拆开了包装袋就咬了一口。一个一米八几的帅大高个儿吃冰激凌这场面似乎很和谐,但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哎呀我的大少爷!”安初夏一拍大腿,“你没付钱怎么就拆开吃了。”
“我还会少他们钱?”韩七录皱了下眉,显得有些不悦。
是是是,他韩七录肯定不会吃霸王餐,把这间超市买下来都可以眼睛都不眨一下,可是在任何超市都有先付钱的规定啊,这大少爷平日里鲜少逛超市,就算出事也有韩管家善后,当然不会知道这些东西。
安初夏暗叹一声,她还是太自作多情了,亏她刚才还以为这位大少爷是要给自己买冰激凌吃。她只好认命般地选了一根跟韩七录一样的冰棍,带着韩七录往收银台走。
刚才有点小忙的收银台现在倒是没什么人了,安初夏把冰激凌放在收银台前,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请刷两次。”
收银员看了看韩七录手里已经拆开的冰激凌,倒是没说什么,爽快地把安初夏的冰激凌刷了两次。
两个人出了小超市,一直按照原路返回,倒是各自啃着冰激凌没有再说话。
走到医院大厅的时候,远远地就看见雨已经停了,两人便往停车的地方走去,一路上似乎有不少人认出了他们,争相扭头看着他们,回头率高达百分之七十。
韩七录今天开来医院的车倒是不高调,只是很常见的SUV,大概是故意低调点,不想惹人注意,但即便是这样还是有不少人把视线落在他们身上。
上车之后,韩七录疑惑地把目光落在还站在车外的安初夏身上。
这时候大雨虽然是停了,但是还是有毛毛雨存在,飘在身上站地久了能让头发看起来像盖了一层白霜。
“怎么还不上车?”韩七录有些疑惑地问。
他可不喜欢被很多人当猴子一样看,尽管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小时候大家把目光落在他身上是因为他是韩氏集团的唯一继承人,长大了这些目光依旧没有散去,大多也都是因为他头顶上的光环和姜圆圆给他的那张脸。
“我先吃完再进来吧,免得沾到了车上。”安初夏说着,草草把手里的冰激凌吃完,转身把包装袋扔到不远处的垃圾桶里,这才跑回来。
韩七录轻咳了一声,刚才他可是没吃完就直接扔在了路边。
“那我上车了,我坐前面还是后面?”以前韩七录车里副驾驶座的位置肯定是属于她的,可是现在她可不敢贸然坐在那个位置上,生怕韩七录一个不悦就把她赶下车。
医院里的东西贵得可怕,两根冰激凌就把她衣袋里临时装的几十块钱花得只剩下一半,这点钱坐出租车回韩家肯定是不够的,万一被韩七录丢下了,她可连哭都没地方哭。
“坐前面。”韩七录想也不想地回答,却突然道,“等等!”
此刻安初夏俯身趴在窗口,还以为韩七录是说自己走光了,连忙低头看自己的胸口。这身衣服是比较高的圆领短袖,要走光也是需要一定的难度的。
正在疑惑韩七录为什么让自己等等,嘴角已经感觉到微暖的触感。只见韩七录用大拇指替她擦去嘴角残留的冰激凌,目光仔细,她一下子心跳地有些快,连忙站起身子道:“谢谢啊,我自己来。”
快速擦了擦嘴角,安初夏走向车子的另一边坐进副驾驶座,她依旧觉得心跳加速,但用余光看看韩七录,他倒是很淡定地在挂挡,车子很快驶出了医院大门。
回到韩家需要一点时间,一开始两人都是沉默不语,一个认真开车,一个凝神看着窗外。直到安初夏有些忍受不了这么静的空间,想要打破沉默时,反倒是韩七录先开口道:“我们为什么分手?”
话一问出口,安初夏的脑子以解一元一次方程的速度快速运转着。
他指的“我们”肯定就是自己跟他了,但是,“为什么分手”她就有点搞不懂了。反正她知道韩七录肯定不是想要挽回他们之间的关系的意思。
见安初夏没有回答,韩七录趁着一个红绿灯,疑惑地偏过头去看向安初夏又问道:“我是在问我跟你分手的原因,或者是……分手是你提的还是我提的?”
看来韩七录还是没有弄清楚情况。
安初夏清了清嗓子,对上韩七录的目光道:“很抱歉,我没有办法回答你,因为我们,似乎没有分过手。”
安初夏的回答,让韩七录显得有些震惊,此时红灯已过,身后的车子不耐烦地按动喇叭。韩七录只好快速启动车子,两旁的绿化带快速地往后倒去。
她说他们两个没有分手,意思就是他在没有跟安初夏分手的情况下,直接跟向蔓葵求婚了。难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安初夏哭得那样伤心。
但是他能怎么办?向蔓葵是他爱过的第一个人,也是记忆中的唯一一人,他不能因为有安初夏这么一段小插曲就把向蔓葵抛弃。
“抱歉。”半晌,车内响起韩七录略显低沉的声音。
这抱歉是不是就等于跟她说“我们分手吧”?那么对不起,她不会接受这道歉。安初夏紧绷着一张脸,并不回应这句“抱歉”。
一直到车子开进韩家大门两个人也没有再说过话,下车后,安初夏转身对着跟在后面的韩七录道:“我不会放弃你的,即便你永远也想不起我。”
说完,安初夏也不等韩七录做出什么回应,转身就走。
韩七录站在原地,身后是韩家专门请来在平日里为车做保养的“车保姆”,只见他嘿嘿一笑,走上前拍了下韩七录的肩道:“大少爷,传闻说你把少奶奶忘记了,不会是真的吧?”
对于“车保姆”的问题,韩七录并不回答,只是远远地看着安初夏略显匆忙的背影问道:“我以前有多喜欢她?比我以前喜欢蔓葵还喜欢吗?”
“我只是个为车做保养的,刚来韩家也没多长时间,你跟那位明星小姐之间的事情我知道得不多,但是你跟少奶奶我是清楚的。你恨不得告诉全世界,少奶奶只有您能欺负,其他人连一根头发丝都不要想动。”车保姆说着,冲着韩七录眨了眨眼睛,转身到车库里去了。
韩七录愣在当地,其实他知道了自己跟安初夏以前的关系后,就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是不是真的找回了那段记忆,他就会毅然决然地抛弃向蔓葵?
但就目前来看,他做不到。他爱的是向蔓葵,不是安初夏,安初夏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
这话是他在心里对自己说的,连他自己都不曾发觉他竟一直在说服自己,自己爱的是向蔓葵。
向家老宅里,向老太太跪在自家祖先的牌位前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向蔓葵连忙也跟着磕头,但姿势并没有多么端正,多年远居美国后,这些中国的传统习俗早已经被抛之脑后。
向家老宅处于B市的市中心处,整个老宅保持了原有的老式的大院式建筑,但许多处地方已经被翻新过很多次,也装上了最现代化的电器,算是古今结合。
随便找一面墙或者一块瓦片就能看得出来这向家曾经有多么的辉煌。他们向家是音乐世家,后来几百年来,向家一直保持着各个妻室的孩子都要学习乐器的祖训。
到现在,向家最后就只剩下向蔓葵这一脉,家族振兴成了向蔓葵肩上的大任,那时的韩家还不足以能够让向家昌盛起来,故而向蔓葵毅然决然地离开韩七录,飞到了美国发展。
如今随着韩氏的愈来愈强大,涉及的产业越来越多,产业链也越来越坚固,这让当初禁止向蔓葵跟韩七录在一起的向老太太把目光转移到了韩七录的身上,只要自家的孙女成为韩氏未来继承人的妻子,那么一切都会变得顺理成章。
但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振兴家族,这种事情急不得,要慢慢来,而着急的是另一件让向老太太辗转难眠的事。
此刻向老太太和向蔓葵正在向家的祠堂内,两人面容肃穆,面前许许多多的牌位前各供着一炷香,随着空气流动,香缓缓上升,最终消失不见。
向蔓葵是不喜欢回到向家老宅的,这里的气氛太过压抑,压得她总感觉有些喘不出气。
磕了头行了礼,向老太太拄着一根雕刻精美的拐杖站起来,旁边的向蔓葵连忙上前去扶着,这位向老太太在这向家大宅就是老佛爷一般的存在,任何人都不敢违背她的意愿。
但这毕竟已经不是古代了。
“你们都下去吧。”向老太太屏退了各个佣人,凝神看着向蔓葵道,“知道我为什么带你进祠堂吗?”
这祠堂平日里除了专人打扫之外,一般是不开的,向蔓葵长这么大了也并没有进过很多次祠堂。
“您是想指责我不该回到他的身边?”向蔓葵小心翼翼地回答,生怕答错了一个字,惹了这位老佛爷不高兴。
但这次,向蔓葵真的是答错了。
老佛爷摇了摇头,笑着说:“我没有指责你的意思,相反,这次你做得很好!尽快结束美国那边的一切工作,把工作移回到国内。”
向蔓葵心里一喜,却不敢表现得太过明显,只得控制住情绪,恭恭敬敬地问道:“那奶奶你的意思是……孙女没怎么听明白。”
“你这脑子有时候转得就是跟你妈一样慢!”向老太太背过身去,“你可曾听到消息,说有人要收购我们这座向家老宅?”
这个消息向蔓葵倒是真的没有听到过,向家老宅是以大院的模式布局,但院中有院,占地面积非常之大,而且这里地处市中心偏南处,地理位置优越,要收购这么大一块宅子,那需要一笔很大的现金。
是什么人能有这么大一个动作呢?
向蔓葵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韩氏集团,韩氏集团如今叱咤风云,产业链如此之广,即便是倒闭好几个产业,依旧能够存活得很好。他们要是想买下这座老宅,也不是什么很难的事。
她并不敢说自己没有听到过这个消息,这会被这老佛爷指责死的。想了想,她开口问道:“难道想要收购我们宅子的人是韩氏集团?”
“没错,他们想用这块地在B市建一个国内最大的儿童游乐场。”说到这里,老佛爷拄着拐杖的手颤了颤,“要是你太爷爷那一辈的人还在,我看谁敢动我们的老宅!”
“可是,只要我们不答应不就好了吗?难道他们还敢来硬的?”向蔓葵对这老宅倒是也没有多大的所谓,但这毕竟是他们几十代人传下来的老屋,也不得不重视起这件事来。
向老太太哼了一声,冷然道:“他们已经开始来硬的了!他们现在想要垄断我们的编织产业,我们现在可就靠着这点技术才能勉强挺直腰板了,他们要是真来硬的,我们也必须得把合同签了,否则到时候我们向家就真完了!”
向蔓葵的脑中闪过一张帅气的脸,她抬眼看着向老太道:“所以你让我回国发展,重新回到韩七录的身边?”
“这样还不够,我要你确保以后能坐上韩氏夫人的位置。只有这样,我们向家,才能保住全身,发扬光大。”向老太太颇有深意地看向向蔓葵,“你不会没有这个能力吧?”
现在她能留在韩七录身边,完全靠的就是韩七录失忆,一旦韩七录恢复了记忆,那么一切都很难说了。
继续阅读《韩七录,你站住(第2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