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最新章节,江远叶知秋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明天没饭吃

简介:重生回到92年,发家致富靠捡漏
曾经滨海捡漏王,如今继续创辉煌
各种古玩白菜价,遍地钞票随便拿
我是江远,一个注定要震惊古玩圈的男人!

角色:江远叶知秋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

《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重生捡漏从1992开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佳宝轩

江远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缓缓蹲在了摊位边。

发光的东西是个直径二十厘米左右的青釉瓷盘,颜色呈现一种淡雅的梅子青。

仅仅是看了一眼,江远心里就愈发激动起来。

品相完好的龙泉窑青釉盘,并且釉色还是只有南宋才有的梅子青,如果是真品,那即便现在是92年,价值也妥妥过万!

那摊主年纪估摸着还不到三十,正坐在小马扎上,嘴里叼着卷烟,满脸忧愁地四处张望,应该是在为没生意而发愁。

一看他这急躁的样子,江远就猜测他是个刚入行的。

果然,江远刚蹲下,他就面色一喜,开始卖力招徕:

“兄弟,一看你就有眼光,我这摊子上都是一等一的好东西,你看看,瓷器、玉器、铜钱、字画,我这儿啥都有。”

“都是一等一的东西,是吗?”江远从散发光芒的那个瓷盘上移开目光,随手就抄起一个小瓷碗,瞟了眼就嘲讽一声:“你自己看看碗底落款,【万历年制】。”

“‘万历’是明朝的年号不假,可万历官窑器大多用两行六字楷书‘大明万历年制’青花双圈款,少用‘万历年制’四字款,所见皆是和其他字句合用的。就这‘一眼假’的,你也敢说成一等一的好东西?”

摊主被江远说得有些发懵,偏偏又不知道如何反驳,只好尴尬地压低了声音,“朋友的东西,我也就没细看。”

江远‘呵呵’一声,“我看你不是没细看,是想用来忽悠前面车站进来逛街的外行。”

见摊主面色越发尴尬,江远又从摊子上拿起一块黄褐色的玉牌:

摊主连忙介绍:“这是明朝陆子冈的作品,大开门的物件儿,你看这雕工、这神韵,都是一顶一的好,你买回去用不了半年,价值绝对翻倍。”

“陆子冈?”江远忍不住笑出声来,“你还真敢胡咧咧。”

“陆子冈的作品只选用上等玉料,你这不过是块岫岩玉,玉质差得要命。”

“再说这雕工,虽说不难看,却没有丝毫神韵,明明雕刻的是璃龙,看上去倒像是条泥鳅,简直是‘不伦不类’。”

“还有这线条,生硬无比,哪有陆子冈作品那种精雕细琢的流畅感。”

“况且陆子冈的作品都会刻上自己的名字,这玉牌上却没有半个字迹。”

摊主只觉得脑瓜子嗡嗡的,他刚入行半年,本来就只懂一点儿皮毛,这会儿被江远几句话就说懵过去,心里一阵直抽抽。

要都遇上这样的客人,自己就别想做生意了。

心知唬不住江远,摊主干脆道:

“兄弟你不简单啊,我这儿就这么两个‘次一点的’都给你挑出来了,那就再看看其他的好东西。”

“不瞒你说,我这有几样东西是从过去的大户人家手里花大价钱收的。”

江远白了这摊主一眼,“头两个就是一眼假的,我看你这摊子上其他东西也差不多。”

说着,江远摇摇头,一副大失所望的样子,转身就要走。

“别走啊兄弟,”摊主连忙拉住江远,“你看都没看完,咋知道我这些东西不好。”

江远有些不耐烦了,皱起眉头道:“明和你说,我是想抓货去别处卖,可你这些破烂儿,我拿回去就得砸在手里。”

“既然是同行,那就更好了,”摊主递给江远一支烟,压低了声音笑道:

“你要是去别处,人家喊个天价,把你吓个半死,我不一样,我这人实诚,多少钱收来的,添点儿辛苦费就让给你了,你就再看看嘛。”

“看在这支烟的份上,给你个面子,”江远接过烟重新蹲下身子,装作仔细看其他东西,目光却不时锁定在那个发光的龙泉窑青釉瓷盘上。

联想到祖传玉佩上消失的神秘符号,还有那钻进体内的凉意,江远隐隐猜测是自己从中得到了某种特殊能力,才能够看到这件青釉瓷盘散发的光芒。

“要不,你直接包圆了?”摊主凑近了小声道:

“你不是缺货吗?这些东西都让给你,给你个诚心价。”

“我又不是棒槌,”江远白了摊主一眼,指着一个黄铜香炉和一本破破烂烂的画册道:“你说从大户人家收来的就是这两件吧,东西倒是老的,可惜,这香炉‘洗’过,包浆都毁了,价值至少跌九成。”

“还有这画册,晚清的,可惜品相太差,又是‘起霜’又是残破的,二十块都不值。”

“兄弟,话不能这么说。”摊主见江远三言两语就指出了毛病,无奈道:

“只要东西是老的,咱们要搞点儿包浆上去还不容易嘛,再说这画册,一页一页单独装裱一下,那价值不就十倍二十倍的上去了啊。”

江远‘呵呵’一声,又随手拿起那件龙泉窑青釉瓷盘,看了几眼就皱起了眉头。

摊主眼睛一眯,“兄弟喜欢这一个?”

“这可是青釉瓷,你看这釉色,这品相,那可都是极好的,”摊主假装叹了口气:

“我原本打算自己留着的,可惜有急事需要钱,不然我可舍不得摆出来。”

江远却是冷哼一声,把瓷盘放在了摊子上,“差点儿就打眼了。”

“这青釉瓷盘,品相还算好,器形也没大毛病,看底足也是老的。”

“可假的真不了!这东西摸上去有些糙了,釉不够厚。”

“这是把老的底足接在新东西上,这造假的人忒损。”江远满脸鄙夷,“我敢说百分之八十的玩家都得被蒙住。”

“不会吧?”摊主眉头一皱,上手摸了摸,还真是感觉粗糙,有些磨手,他下意识地就开口骂了句:

“王老二这狗东西,还拍胸脯说这是他家传的老物件,又糊弄老子。”

江远把烟头踩灭,随手指着摊位上的画册和佛像道:

“看你摆摊也不容易,这俩东西我可以收,还有这青釉盘子,连我都差点打眼了,拿去忽悠着卖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给我个最低价。”

摊主听了这话,瞬间就高兴了起来,“兄弟你是高人,我也不来虚的,这三样我只算你成本价,一千五。”

江远‘呵呵’一声,扭头就走,“你把我当肥猪宰呢?留着自己玩儿吧。”

“哎呀,兄弟你别急啊。”摊主面色一急,连忙拉住江远,又拿出烟递给江远一支,“咱都聊到这份上了,哪还能要你高价。”

江远接过烟叼在嘴里,满脸不悦:“话不投机半句多,我肯要这东西就是接了你的‘烫手山芋’,一口价,两百块,多一分都没有。”

摊主立刻就变成了苦瓜脸,“好兄弟啊,你才是把我当猪宰,你这一刀忒狠,我成本价就不只···”

江远眉头一皱,“打住,我不想听你墨迹。”

“这三个玩意儿平均下来每个七十多,赶上一个礼拜工资了,你还嫌低?”

“再说咱们一回生、二回熟。有了这笔买卖,过些日子我再来,肯定还先找你,咱们做的,是长期的买卖····”

说话间,江远已经从兜里摸出两张百元大钞,摊主一见到钱,顿时就挪不开眼,狠了狠心,一边接钱,一边装作吃亏的语气道:“那行吧,就当交个朋友,我少挣点就少挣点吧。”

江远嘬了口烟没答话,抱起三件东西,挺直腰背哼着小曲儿就走了。

尽管这瓷盘摸起来有些糙,怎么看都只有底足是老的,可江远还是选择相信自己看到的光芒,这东西应该是真的。

接下来就去古玩店,看看这件东西能够卖出个什么价来。

走到铜瓷街中段,江远终于停下了脚步。

面前这家‘佳宝轩’看起来倒是‘财大气粗’,大门用的是传统雕花木门,门上方将近两米长的牌匾居然还是块小叶紫檀,可见这家店实力还是不错的。

跨进门槛,就看到地上铺满了青砖,看样式,也是古建筑倒塌之后收来重新利用的。

门口左侧摆了一套待客的花梨木座椅,右侧则是通往二层的木楼梯。

店里灯光不算太明亮,靠墙放着几排博古架,上面摆满了陶瓷器,数量绝不下百。

一幅幅装裱精美的古字画陈列在玻璃柜子里,像是玉器和其他杂项的东西,就摆在了中间一个‘金字塔’样式的博古架上。

仅仅是扫了一眼,江远就发现这里面大多数东西都在散发微弱的光晕,比外面地摊上的东西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看到江远进门,一个姑娘快步走了过来,见江远穿着旧的军大衣,怀里还鼓鼓囊囊,便笑着开口:

“欢迎光临,先生是有东西要出手?”

江远笑着点点头,“你们老板在吗?”

这姑娘带着江远在桌边坐下,又斟了杯茶才笑答道:

“先生稍等,我们老板正在楼上谈生意。”

江远却没想到自己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茶都喝了两壶也没见到‘佳宝轩’的老板。

那姑娘见江远面露不悦,连忙给江远添茶。

“再喝就憋不住尿了。”江远眉头一皱,“你去和你们老板说一声,就说我手里的东西是一件龙泉窑青瓷,梅子青的。”

这姑娘不好拒绝,沿着楼梯上了二层。

过了不到两分钟,就看到这姑娘走下楼来,在她身后,一个矮胖矮胖的中年人,正带着两名年轻男女走下来。

这中年人,就是佳宝轩的老板朱伟,他脖子上、手腕上挂了不少珠串,右手里还握着一对儿核桃在缓缓转动,是圈内人比较喜欢的打扮。

朱伟身后的年轻女子,却是吸引了江远的注意力。

或许是因为,男人对美的事物,总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好奇~

此时天色渐暗,门口吹进来一阵冷风,拂乱了她耳边发丝。

她秀眉微蹙,眼眸低垂,似有重重心事,白皙精致的面容透露着些许疲倦和忧愁,让江远忍不住生出一种保护欲望。

可她清冷淡雅的气质,仿佛要拒人于千里之外,让人觉得多看她几眼都是一种亵渎。

而她手里提着的箱子,被一层光晕包裹,甚至比起江远的青釉瓷盘还亮了不少。

她身后,孙鸿恋恋不舍地从她雪白柔嫩的脖颈移开目光,还不经意地瞟了江远一眼。

“叶小姐,慢走啊。”朱伟站在门口笑道:“下次有好东西要出手一定要找我老朱啊。”

叶知秋缓缓摇头,声音轻柔,却透露着几分坚定,“我爷爷留下的青花瓷不会有假,朱老板不认识也无所谓,只是还请不要把这话传出去坏了我爷爷的名声。”

朱伟的脸色立刻就难看了些,“叶小姐的意思,是我老朱不识货咯?”

“你那青花龙纹扁瓶其他方面是没有问题,可唯独上面的璃龙不对,画的像四脚蛇似的,就凭这一点,就足以断定是仿品!”

朱伟有些生气,“我还有客人,就不送两位了。”

孙鸿却是阴阳怪气地说了句:“朱老板认不出真正的好东西,却对一个乡下小子的破烂儿感兴趣,真是有意思。”

孙鸿五官还算端正,可惜面相阴柔,配上此时的语气,真是有些让人反感。

江远无端被人贬低,心里自然也有些不舒服。

叶知秋没有说话,只是抬脚跨出门槛,下一瞬,却被江远叫住。

“姑娘留步。”

<a href="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wangyiw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