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封神战婿/封神战婿(秦牧夏如月)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封神战婿/封神战婿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一笔封神

简介:他有至高无上的权利,他有绝世无双的战力和医术,但为报恩,褪去荣耀,忍辱五年,却发现自己报错了恩情……
黄泉一怒,伏尸百万;黄泉出征,寸草不生!
看他如何挽回真爱的芳心,纵横都市……

角色:秦牧夏如月

封神战婿/封神战婿

《封神战婿/封神战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0章 苏威成了植物人

此时夏武小跑着走上前,嘴里喊道:

“是我,是我啊!”

随即他指着秦牧冷声道:

“胡警官,我报的警,这个人当众行凶,打伤我儿媳妇,殴打苏先生,并且还强奸了我侄女。

轰!

夏如月感觉自己要崩溃了,听到那刺耳的字眼,她忍不住流下了委屈的泪水,强奸啊,这对于一个女孩来说是多么大的侮辱。

见夏如月委屈的哭了,秦牧脸色沉了下来。

胡莱看了看晕倒在地上的苏威和昏死的李婷,对着夏武点了点头,然后摆了摆手,指着秦牧冷声道:

“抓起来!”

“谁敢!”

铁塔怒吼一声上前站在秦牧身前,怒视着众人,胡莱眉头一皱。

“妨碍公务,连你一起抓!”

“警官,这一切都是误会。

突然夏如月开口了,她擦了擦眼泪,上前看着胡莱道:

“这人是……是我老公,我女儿的爸爸。

夏如月的举动,出乎夏武的预料,就连一旁一直不说话的夏文和刘梅也是脸色一白。

这下彻底坐实了杨家赘婿和自己女儿有染的事了,虽然他是事实,可是这实在是太丢人了!

众人都是满脸的不可思议,就连秦牧也是一愣,不过转而却开心的笑了。

为首的警官偷偷看了一眼夏武,意思是这怎么办?

胡莱是被夏武收买的,特意来把秦牧等人弄走,夏武恶狠狠的看着秦牧,无论如何都要让秦牧进去,只有这样才能继续联姻,除掉夏如月这个绊脚石,自己儿子才能继承夏家。

“胡警官,就算他是我侄女的男人,但是他打人是事实,决不能姑息!”

胡莱扭头看着夏如月和秦牧,对着身后的特警命令道。

“好,有什么问题,你们跟我去局里讲,现在跟我们走,希望你们不要反抗。

一个特警立马拿出手铐准备给秦牧戴上。

就在这时,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穿着一身中山装,怒气冲冲的快步走了进来。

“他妈的给老子住手!”

“局长,您……您怎么来了!”

胡莱一眼就认出了来人,正是南济市的现任治安管理局的一把手,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蒋升。

“哼,我再不来,你就把天给老子捅破了!”

蒋升冷哼一声,然后对着身后的特警命令道:

“来人,胡莱涉嫌滥用职权,给我带回去调查!”

十分钟前,蒋升接到省厅的电话,让他看邮箱,一张照片和简短的一句话:

给这个人绝对的便利,不要管夏家的事,否则局长换人。

在得知胡莱已经带人来给夏家出风头时,蒋升的血压刺啦的就上升了上去,随即带人火速的赶了过来。

“局长,这到底怎么回事?”

胡莱懵逼的看着蒋升问道。

蒋升没有搭理他,而是看向众人,冷声道:

“你们这些富商,少给我惹事,不然有你们好看!”

临走,蒋升对着秦牧的方向微微欠了欠身。

现场所有人都懵了,到底是怎么了?蒋升怎么会突然出现?而且还这样大动肝火。

这场订婚宴,最终以苏家怒砸酒店且威胁夏家,然后夏秋生出面给苏家赔礼,答应给苏家一个交代,然后又给众宾客赔礼才算结束!

“气死我了,都给我回家!”

彼时,夏家的别墅里。

这里原本是夏如月一家的别墅,自从夏如月一家被赶出去,就被夏秋生和夏武一家占为己有了!

而这时,夏家的别墅里,众人都围着秦牧。

当然,不是为了欢迎秦牧的,而是要兴师问罪的!

“说吧,你们打算怎么处理?苏家那边让我们给一个交代,我拿什么交代?”

“现在还莫名其妙的被蒋局长盯上,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夏秋生坐在沙发上,怒视着秦牧,气呼呼的大声道。

“哼,居然还有脸站着,招惹了这么大的麻烦,不知道苏家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吗?这下子,咱们夏家怕是要被某人连累死了!”

夏武满脸阴翳,看着秦牧和夏如月冷声道。

“爷爷,都是我不好,我……”

夏如月急忙抱着夏果儿向夏秋生认错道。

结果不等夏如月说完,夏秋生直接打断夏如月,厉声道:

“给我跪下!”

夏如月被吓了一跳,夏果儿也被吓得一激灵,嘴巴一撇,夏如月拽着夏果儿就要跪下。

然后就在母女要跪下去的时候,一双大手,扶住了她们,不让她们下跪。

赫然是站的笔直,面无表情的秦牧!

夏如月一愣,众人也是一愣。

夏秋生回过神来,顿时大怒,手里的拐杖咚咚的怼在地上,指着夏如月大吼道:

“听不见我说话吗?给我跪下!”

夏如月还想要跪,秦牧却直接把夏如月拉了起来,挡在了身后,然后看着夏秋生淡淡道:

“虽然你是长辈,跪你也无妨,但是我还是觉得,你应该给我们一个跪你的理由!”

“如果是因为今晚的事,我觉得大可不必!因为,你不配!”

惹了苏家这么大个麻烦,居然还敢问夏秋生要理由?还敢说夏秋生不配?

顿时夏武和夏如斌等人,被秦牧狂妄的态度激恼的满脸的不爽。

“哼,放肆,长辈让你们跪,你们就该跪,需要狗屁的理由!”

夏武拍了拍桌子,瞪着秦牧冷哼道。

一个赘婿,一个毫无背景的废物,也敢忤逆他们?简直是作死!

“你要理由?好,很好,你们丢尽我夏家的脸,毁了我夏家和苏家的友谊,这个理由够不够!”

夏秋生冷冷的盯着秦牧,怒道。

秦牧却笑了起来,看着愤怒的夏秋生冷声道:

“丢尽夏家的脸?我没记错的话,她们已经被你逐出家族了吧?”

“还有破坏友谊?你们在苏家面前卑微成那个样子,哪来的友谊?

与其说这些,倒不如说是没能把你孙女卖了,没能让你得到苏家的投资,你是害怕夏家破产,以后过受苦的生活吧!”

秦牧直接撕破了脸皮,夏秋生和夏武等人顿时脸色涨红,神色不自然,但是夏秋生的脸皮的确够厚,指着秦牧大骂道:

“狂妄,你个小畜生,要不是那蒋升抽风来酒店,你怕是要被苏家的人抽筋扒皮啊!”

“就是,若不是蒋升出现,你怕是早就被苏家沉江了!”

“爷爷,这个废物也算是大伯的女婿,居然对您如此的不尊敬,出言不逊,而且大伯还熟视无睹,这明显就是放纵他,干脆把大伯一家从家谱里划掉得了!”

夏如斌更是煽风点火,借着机会,想要彻底铲除夏如月一家对自己继承人位置的威胁,说完还不忘得意的看向夏如月和秦牧。

夏文一向害怕夏秋生,不敢忤逆夏秋生,听到夏如斌的话,顿时脸色一变,慌张的看向夏秋生,生怕夏秋生会答应。

而夏如月的母亲刘梅,却是气的脸色涨红,指着夏如斌道:

“你这话说的丧良心啊!破坏订婚宴的又不是我们,凭什么让我们承担?我们家月月也是受害者啊!”

随即看着秦牧一脸怒色道:

“你要是个男人,就一人做事一人当,别连累我们家月月和你受罪!你害得她还不够吗?”

秦牧眉头一皱,看着委屈的夏如月和惊恐的夏果儿,秦牧长叹一口气道:

“唉,一个苏家,居然把你们吓成这样?夏家也就止步于此了。

闻声,夏秋生和夏武顿时大怒,双目喷火,恨不得撕了秦牧!

就在此时,夏秋生的电话响了。

“什么?苏威成了植物人?”

<a href="http://wx.mp.xuesexs.com/cp_url.php?source=wangyiw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