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正文

第十八届新概念作文获奖者全优范本.B卷(阿青江水)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第十八届新概念作文获奖者全优范本.B卷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黄兴

简介:新概念作文大赛是久负盛名的青少年作文大赛品牌,很多知名作家如韩寒、郭敬明等都是从这里起步, 为人所知
本书收录*一届(第十八届)大赛获奖者的优秀作品,结集出版,分为A、B两卷,本书为A卷
这些作品,有的激情飞扬,典雅艳丽;有的情感制胜,打动人心;有的立意新颖,创意工巧
新概念 作文一扫传统作文的思想老套、素材陈旧、主题落后,像一股春风给青春文学注满活力
新概念作文呈 现出少男少女在成长蜕变过程中的美好和痛苦,也展现了一个丰富多彩的文学世界
通过阅读,对扩大 青少年的阅读视野,丰富青少年的见识,以及提高文学素养、写作水平大有裨益
对于参加中考及高考 的考生来说,本书可以当作作文“圣经”
对于青春文学爱好者来说,也是不可多得的阅读经典

角色:阿青江水

第十八届新概念作文获奖者全优范本.B卷

《第十八届新概念作文获奖者全优范本.B卷》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红扑扑

1

阿驴对着镜子,挤完脸上的痘痘,得意地感叹:“哎!真没想到哇,就老子这张臭脸,竟然还会有女子主动投怀送抱!这可是老子人生中头一次约会啊,好激动耶!”他撕了块卫生纸擦擦脸上的血,“老四啊,你看看你,整天挺着一张小白脸到处溜达,到现在还没个收获。你求求哥,回头哥让你金嫂嫂给你介绍个好妹子!”

“看你那得瑟样!就金嫂嫂那质量,我屁股后面正排着长队呢!整个学校,也就你稀罕她!更何况能不能成还一说呢!我劝你别高兴的太早,回头受打击了又找我发骚!”

“别废话,看哥的!出发!”死驴子拉着我,满面春风地走出寝室楼。

等我们赶到湘菜馆的时候,金萍梅已经虎背熊腰地坐定那里。在她身边还有一白衣短裤帆布鞋的女子。早就料到这不是两个人的约会。幸好我跟来帮驴子坐场,要不然孤军奋战,阿驴必伤啊!

“哎呀,真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刚才有个学妹缠着非要让我帮她改一篇稿子,我给推掉了!”阿驴一来便不忘装逼。确实有那么个学妹,也确实有那么一篇稿子等着他改。不过学妹是向他讨债的。求他改稿的是个学弟。而且这都是两个月前的事了。

“喔喔,忘了介绍,这是我哥们四强,叫他老四就好了。”我微笑着朝对面点点头。金萍梅愣头愣脑地看了我一眼,还没有讲话的意思。“啊…..那个……你朋友啊?”阿驴焦急地瞅了瞅旁边的女孩。金萍梅果然是朵奇葩,刚才走了神,这回才反应过来。她拉着那女生袖子,挤着眼睛说:“她是我闺蜜安安!”叫安安的女生抬起头对着空气笑了笑。

这场约会跟计划中的一样顺利。阿驴和金萍梅毫无悬念地走到一起。第二天,兄弟们便纷纷改口金嫂嫂。为了庆祝迟到的初恋,阿驴在学校附近的大排档请客。兄弟们纷纷嚷着要他把金嫂嫂请出来一睹真容,阿驴推辞不下,给金嫂嫂打电话。没想到她那么爽快就答应了。金嫂嫂又带安安来。

安安坐在金嫂嫂和老五中间。老五摇摇晃晃酒劲上头,我怕他狼性毕现,赶紧拉他上厕所。回来我就占了老五的位置。金嫂嫂果然是女中豪杰,千杯不醉。大家都期待看到她的丑态,可一个个都被她灌到。在她的怂恿下,安安也喝了不少,白皙的脸蛋红扑扑,我偷偷瞄她,真恨不得趴上去咬一口。

金嫂嫂突然感慨:“哎!男人真没一个好东西,就我家安安这资质,抢的帅哥一大堆。题宁那妖蛾子竟然不懂珍惜!就让他后悔去吧!”金嫂嫂抱着安安的肩膀,对我使了个眼色。我顿时对金嫂嫂佩服的五体投地。她太懂我了!我又看看阿驴,他淫荡地冲我挤挤眼。

我抓起酒杯灌了一口,做出风度十足的架势,“未必呀!天下的好男人多的是,金嫂你不能因为一只苍蝇就恶心整锅菜呀!”

“对嘛!你眼前就坐着一大堆好男人呢!”阿驴附和。

“是趴着吧!你看看,不过几杯,一个个都怂成这样了!”金嫂调侃。

“喏,除了我,那里不是还有一只好的么!”阿驴挑着下巴指指我。

“老四是吧!嗯不错,还像个男人。长的也不赖,有女朋友了没?”金嫂命令似地问我。

“没有没有,呵呵……”我猥琐地回答。

“好!觉得我家安安怎么样!”金嫂拉起安安的手,像拉着自己的闺女。

“啊,当然好啊!我……挺喜…欢的……呵呵…….”

“哎呀,你看你,这会倒像个娘们似的,喜欢就追呗!还等着凤凰栖麻杆啊!”金嫂嫂一番话把安安羞的脸更美了。“你们俩都第二次见面了,敢不敢不要这么矜持啊,听我说,来,先碰一杯,对对眼!”金嫂嫂把酒杯塞进安安手里,安安听话地举起酒杯。她看了我一眼,柔情似水,面带微笑。我心急火燎,心似狂潮。

从大排档出来,已经九点多。阿驴拉着金嫂嫂要去广场,吩咐我把安安送回学校。金嫂嫂在安安耳边咕噜了一句话,然后狐疑地问我:“可以不?”我满脸感激冲她笑笑,“可以可以,放心吧!保证安全送到!”

2

阿驴为金萍梅写了首爱的藏头诗,通过他文学社社长的关系发表在校报上。像五月荼靡,他们的恋爱进行的如火如荼。再也没有我和安安参与其中的机会了。

春风不爽,阳光和煦,海棠花开遍整个校园。适合约会适合谈恋爱的五月就这样不紧不慢地到来。安安每天都在广播站忙里忙外,准备即将到来的校运会。为了能够让安安播报战绩时三番五次地读到我名字,我报了五个项目,戒了网瘾,除了吃饭睡觉,便钻在健身房苦练耐力,准备拿下所有项目的冠军。

那天正扛着跟我体重同样六十公斤的杠铃练生蹲时,阿驴一把拽我出去。他恨铁不成钢地冲我喊:“操!老四你也太不争气了!题宁那头烂马眼看就要吃回头草了,你还有心思在这里玩这堆烂铁!”

“怎么啦怎么啦?”一听题宁的名字我就暴躁。

“去广播站看看你就知道了!”

我抓起外套,擦擦脸上的汗,胡乱套在身上,跑去广播站。正是饭点,楼道里没几个人,广播室大门紧闭,我打开一条门缝。安安坐在电脑前打字,题宁手里拿着一瓶味全面对着安安。他们讲话的声音很小,听不清。但安安始终没有回头看题宁一眼。说实话,每次看见题宁那一副贱性,我都想打他!这小子不识好歹,又厚着脸皮来烦人。这次不吓走他,他就不知道安安背后还有我的存在!

安安一定还没吃饭。我跑去楼下超市买了双份抹茶面包和味全,悠闲地打开广播室大门,拉了张椅子,坐到安安身边。题宁目瞪口呆地看着我。

“还没写完啊!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吧,要不然对胃不好!”我假装跟安安很熟的样子,帮她拆开包装,把面包塞到她手里。她犹疑半天才反应过来。

“嗯,谢谢!”安安客气地对我笑笑,接过面包吃起来。

“他是谁啊!”题宁生气地问安安,好像安安背叛了他一样。从他的声音里,我隐隐感受到一股娘炮的邪气,不禁浑身哆嗦,想要顺势把这小子调戏一番。

没等安安开口,我便抢过话,“我是广播站站长!你是谁!广播重地,闲杂人等不得入内,谁叫你进来的!!”安安差点忍不住笑出来。

题宁理直气壮地回答:“我来找我女朋友关你屁事啊!”

“哈哈哈……来找谁?谁是你女朋友啊?”

“安安!是我女朋友!哼!就你也想打安安的主意?我看你长这么大没照过镜子吧!”题宁语出惊人,把眼睛放到安安身上,“安安,你说!我是不是你男朋友!”这傻孩子,白嫩嫩的脸皮下却装着这么一点儿智商,搞的安安尴尬不已,不知道怎么回答。

“嗨嗨嗨,小弟弟,不要乱认女朋友喔~~~认错了可是要打屁屁的!”跟题宁这样的人交手,只感觉在欺负一个三岁小孩。我挺了挺练得紧绷的胸肌,冲题宁做了个狠脸。不想他真被吓到了。

题宁无语地拧开手里的味全瓶盖,咕嘟闷了一口,用舌头舔舔嘴唇,撂下一句“安安,我改天再来找你!”愤愤离开。走出广播室大门的时候,我隐隐听到他阴阳怪气地骂了一句“变态!”

“哈哈哈…这小子太可爱了!安安,你以前不会真的喜欢他吧?”见安安对题宁没有一点儿感觉,我才敢这么问。

安安无奈地笑了笑,转移了话题,“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啊?不会这么巧吧?”不跟对题宁或者其他人一样,她跟我说话的时候都是很认真地看着我。黑漆漆的眼珠子像个漩涡,轻易就把我卷进去。我敢断定,安安对我是有好感的。

我怕慌乱,不敢看她。打开饮料喝了几口,一脸坏笑地对着空气说:“我是故意的,哈哈。一听说题宁那小子又来烦你,我就马上赶过来了!”我换了个坐姿,故显轻松,“喔,对了安安,今晚有时间没?我请你吃饭喔。”

“啊,不好意思,晚上我没空呃,这里有一大堆院系稿在等着我加篇头语呢,明天就要播啊。”

“喔,那我帮你啊!”我赶紧掩饰自己的失望,跟她开起玩笑。

“你要是真能帮到我就好了!”听完安安的话,我立刻想到了阿驴。 “我叫阿驴帮你!”

“哈哈,阿驴正跟梅梅黏着呢,他哪有时间啊!”

“看我的!放心吧!那帮你搞完这些东西,你应该有时间吃饭了吧?”

“可以啊!”安安爽快的回答让我神清气爽。我拿U盘拷走了一大半稿件,回到寝室就给阿驴打电话,“死驴子,还有心思跟金嫂嫂逍遥啊,寝室遭贼了,所有电脑都不见了,速速回来!”不到十分钟,阿驴气喘吁吁地跑回来。

看到寝室安然无恙,阿驴大叫:“操,老四你要造反啊!坏了哥的好事!”我把他压在电脑前,开出十几条诱人的条件好求歹求,他才肯答应帮忙。我到楼下的公园找到金嫂,替阿驴复命,“男寝楼大乱,所有舍长都被宿管扣留,驴哥到晚饭前恐怕是出不来了。不过金嫂你放心,驴哥说了,再大的事也没你大,所以晚饭要等他喔。”金嫂乖乖离开。我蹿去澡堂洗澡。

3

巧的是,在澡堂我又碰见题宁。他脱完衣服跑进浴室。浴室里人声嘈杂,云雾缭绕,根本看不清大厅的状况。我绕到大厅,打开他放衣服的柜子,把所有衣服都掏出来塞进角落一个又脏又破满脸铁锈的柜子,进了浴室,等着看好戏。

没多久就听见管理员大叔开始咆哮,题宁光溜溜地跟在他身后哼哼直叫。这样的事情每天都会在澡堂里发生,管理大叔习以为常。咆哮完后,他挨个打开柜子,帮题宁找到衣服,冷冷地说了句“少在外面招惹人,今天衣服没被带出去算你幸运!”淡定离开。

诈了老五两百块,又在寝室里打扮一番,临走阿驴送我一句话“金嫂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给我天大的鼓舞。我拍拍胸脯,“放心吧!四爷一出马到成功!”

晚上安安如约出现。我带她去了上岛。在i loved her first的音乐中,我鼓足了勇气向安安表白。安安喝着饮料,像喝酒,脸色红扑扑,我真恨不得趴上去咬一口。

“那个…你觉得我怎么样啊……”我抓住时机,对安安发起一轮又一轮的进攻。

“嗯…挺好啊。”

“我是说…你觉得……我做你男朋友怎么样?”时机成熟,我终于放出酝酿已久的话。

“不怎么样,哈哈哈……”紧张的气氛立刻被安安一句话嘣的灰飞烟灭。

“呃…我是认真的,跟题宁那小子比起来,我不差吧?”我又费尽心机地把局面扭转过来。

“做我男朋友可没那么简单喔,我这个人很麻烦的。你不是个很怕麻烦的人么?”

“哪有,那要看对谁好吧……对我喜欢的人,那当然…….不信我们试试??”

“哈哈哈,你是不是经常对女孩子说这种话?”

“我第一次对女孩说这种话!”

“嗯…..”

从上岛出来,我突然想起一首诗“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晚看尽浦东花。”此时此刻,我的心情也只有这首诗能表达了。我牵着安安的手,送她到寝室楼下,又跑到运动场狂奔五圈,去健身房练了五组一百公斤硬拉,精神抖擞地回寝室给安安发了“晚安,好梦。”激动地睡下。

“老四疯了!三驴都怪你,折腾个金嫂还不够,把老四也折腾进去了!”

“哎呀呀,老四出息了啊!总算没辜负哥对他的一番栽培!你们也要加油啊!唉唉,老五,你看看你,整天抱着破电脑,真浪费了男人的特长!小心玩废了你!”

“滚!你懂个屁,游戏才是王道!大把大把的青春时光,你们不去像男人一样降妖除魔征战沙场, 却把时间浪费在女人身上,哎!真是罪过!”

“对了老四,听说明天舞蹈社要跟广播站联谊搞活动。题宁那小子一定又会用他的骚舞勾引安安,你小心点啊!”

“哈哈,就是那个得了什么省舞蹈大赛冠军的那小子?靠!长得一副欠揍相,每次看他走路的样子我都想冲上去打断他的腿!就他还想跟老四争啊,毫无悬念嘛!老四抖抖胸肌就吓尿他了!伪娘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是纯爷们的天下!”

他们的话我一个字都没听进去,钻在被窝,把从认识安安到现在的日子美滋滋地回想了一遍,笑着睡着了。连闹铃都没开,第二天一大早就自然醒。我跑去餐厅给安安买了早餐,在寝室楼下等她。可是下来的却是金萍梅。

“安安六点多就去火车站了!四强啊,安安的男朋友来了!她去火车站接他了!这几天你最好不要找她!”

“什么?男朋友?怎么回事!”我脑袋一阵眩晕,恍惚如梦。

“我也是昨晚才知道的。安安高中的男朋友。他们在高中谈了三年,上大学后就不怎么联系了。都一年多了,他现在又突然来找安安。说是学校组织去厦门采风,路过来看看她。不过貌似他们关系很好。”

“他们一直没分手?”

“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安安说让你这几天别来找她!”

“金嫂,跟我说句实话吧,安安到底喜不喜欢我?”

“喜欢。但你也要给她点时间。如果你真喜欢她的话就等等吧!”

我狼狈地蹿回寝室。他们都还在睡觉。我拿着手机,一条条翻看和安安发过的信息。突然想起阿驴说的联谊会安安要去做主持人。我焦躁地等待联谊会开始。安安果然来了,和一个陌生的男生坐在礼堂前排。题宁在舞台上跳,眼睛一直放在安安身上。安安偶尔上台报幕,然后坐回位置和那男生有说有笑。我坐在最右边的角落里看她,观察他们。

题宁表演完后径直坐到安安身边。“我跳得怎么样安安?这段舞是我专门为你编排的!好看吧?”安安对他笑笑。题宁又问:“他是你朋友?”安安说:“是!”那男生对题宁笑笑。

“怎么没见过啊?不是我们学校的吧?”“不是!”“喔,那你们怎么会认识啊?”“高中朋友!来上海玩几天!”“喔喔,好啊,我陪你们啊!我知道很多好玩的地方嗳。”“呵呵,不用!”题宁所有的话都被安安冷冰冰地阻断。

她身边的男生一脸尴尬,欲言又止。题宁不识眼色,还在叽叽喳喳问来问去。见安安怒火中烧又无法在这样的场合发飙,我赶紧跑上去掠过众人的脑袋冲着安安喊:“苏安,系里有急事找你,辅导员叫你过去一趟!”

安安看见我来,神色惊喜。她给身边的小主持交代了几句,跨过题宁的身体,从排位里出来。那个男生也跟着出来。题宁见又是我,激动地站起来讲不出话。我们撇下他离开。到礼堂大门口的时候,安安对身边的男生说:“你先坐门口的座位等我,我很快就回来!”他回答“好吧!”我带着安安离开。

4

我假装什么也不知道,问安安他是谁。安安把关于他们所有的事都告诉了我。那男生叫杨晨,艺术生,在郑州上学,和安安同乡。他来上海找安安还想要跟她在一起。

“他说要我跟他去厦门玩几天呃……”

“那你去不?反正过了校运会你时间多的是!”

“哈哈,傻呀你,我干嘛要去啊!”安安冲我皱皱眉头。我所有的难过顿时烟消云散。

“那…这么说……哈哈,我明白了。那我这几天先不来找你?你先好好把那小子给打发回去?”

“不用!要想把他赶紧打发走,还得靠你呢!”安安亲昵地拍拍我的肩膀,“四强啊,该你表现的机会到了喔。”

“哈哈哈,放心吧,看强哥的!那下一步我们怎么办?”

“下一步?我得先回去主持节目了呃!”

“还要回去?你不嫌题宁那小子烦啊!反正有小主持,撂不了场,放心吧!我们去吃饭!叫上杨晨!”

“有这么急吗你?”

“十万火急啊!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羊入虎口呐!”我顺势牵起安安的手,紧紧握在手心里。

“……”

后半场联谊活动安安没参加。题宁不断给她打电话。她一气之下把题宁号码设了来电拦截。我们三个坐在校外的湘菜馆吃饭。又有人不断给杨晨打电话。刚开始他不接,后来他直接挂断,再后来他就跑出去接电话了。

我问安安:“你猜猜给他打电话的是男是女?”

安安若有所思地说:“看样子应该是女的吧。”

“哈哈,这小子太不老实了!”

许晨打完电话回来,安安直接问他:“这么忙,谁这么着急打给你啊?”

“呵呵,我同学,叫我回去呢!”一听就是谎言。

“那你什么时候走?”安安逼问。

“不急,玩几天再走。”许晨的目光一直在寻求安安的回视,安安故意躲避。

“我们学校要开校运会了,这几天好忙的,我没时间陪你玩唉。要不让他陪你几天?”安安耸耸我,我赶紧接头,“好啊,反正我一天也闲的没事干,我寝室一大帮哥们都闲着,我们一块,也好介绍你们认识认识。多个朋友多条路,你这趟也不算白来嘛!”我针锋相对,敌意太过明显,许晨脸色突变。

安安撇了我一眼,赶紧给他找台阶,“你要是想回去的话,等会吃完饭我陪你去车站买票。”

许晨看着她,僵硬地笑了笑说:“不必了。安安,我们能不能单独说几句话!”他开始赶走我了。我接了安安的眼色,“哦,突然想起来了,等会还要陪老二去医院动刀呢,我先走了啊!”去前台结账,识相离开。

本来准备躲在隔壁的奶茶铺监视那小子会不会胡来,没想我刚走,他便拉着安安出来。“哎呀,你干嘛啊!”安安甩开他的手。

“那个男的到底是不是你男朋友?”

“你管得着嘛你!高中毕业一声不吭你就走了,连电话号码都换了!你现在还来找我?”一听安安这话,我心里咯嘣咯嘣响。看得出来这是恨话。但如果没有感情,怎么还会恨?

“我舅要带我去海南,走的急,我就没来得及给你说啊!现在不是来亲自找你了么!”杨晨又拉起了安安手。安安这次竟然没有挣脱。他们背着我,朝对面广场走。我看不见安安的脸上到底有没有不情愿,我不敢过去。

广场离我不远,我呆呆地看着他们走到大榕树下,站定,杨晨抱她,她无回应但却没反抗,他亲她,她才把他推开。我不确定我现在和安安的关系能否敌过他们三年的感情,甚至是同学情谊。我只有憋屈的份。老二说的没错,我就是个大脑当屁股肌肉来思考的莽夫。我只想冲上去把那小子撂倒!

在我的地盘,这么纵容杨晨任他嚣张,可不是我的作风。老大在歌迷打工,我给他甩了个电话,说明来意,他帮我订了通宵大包。又撤回寝室,召集兄弟们开了个小会,再派老六去帮我办事。 晚上我们一块去了歌迷。

我不断给安安打电话,安安终于把杨晨带了过来,但我没告诉她我的意图。先斩后奏,即便她生气也晚了。我要了十听青岛,五瓶红酒,乱七八糟的零食饮料。安安和金嫂坐在点歌机前。杨晨被我们一帮兄弟夹在中间。

真没想到杨晨那么能喝。我们玩游戏,轮番灌他酒,结果老五老六先倒下了。杨晨唱歌确实好听,安安和金嫂一个比一个入迷。我鄙视金嫂忘了自己前来的使命,尽量剥夺杨晨拿麦的机会。酒兴正酣,我点了首爱你一万年,对着大屏幕说了句肉麻的话,对着安安深情演唱。杨晨有些微晕,但也看清了形势,不敢作态。

夜夜夜夜,林志炫深情演唱,老二霸着麦鬼哭狼嚎。老大海量,后半夜全靠他杀杨晨,不给他昏睡醒酒的机会。安安和金嫂互相靠着睡着。阿驴心里痒痒,想趁机搂着金嫂睡,被我强行按在身边。

四点多,天快初亮。我赶紧趴上去拍拍老五老六的脸,“喂喂,清醒了没!该行动了!”老六懒性复发,被我踢去卫生间洗脸。正当杨晨高度迷茫眼皮不睁之际,我们三个便架着他打的直奔火车站。五点钟发郑州的车。我们买了月台票,把他送进卧铺车厢,老六掏出车票塞进他裤兜里,像他的好兄弟一样。目送,直到火车悠悠荡荡地消失在铁轨尽头,我们才安心离开。

回到包房,安安还在熟睡,看着她那张安静美好的脸,顿感自己两百五十块钱没白花。

5

杨晨回去后再也没有联系过安安。安安觉得自己那么对待千里迢迢跑来找她的许晨有点不够意思。安安觉得我那样对待她的朋友有点过分。

校运会锣鼓咣当地开始了。我每天都按时出现在安安身边,殷勤地为她端茶送水擦汗买饭,安安终于消气。我嬉皮笑脸地问她:“得我这么好一男人,放弃千千万万个杨晨,可有后悔?”安安抿嘴望着天空,深吸一口气,“嗯……但愿这个好男人别让我后悔呀……”五月的阳光照在她脸上,红扑扑,像这个幸福而美好的世界。

作为一个狂热的体育迷,身边又有佳人欢呼呐喊,参加几个小小的项目,并拿个名次简直轻而易举。但在参加最后一项跳高时,我激动过度一脚疏忽,一头栽倒在海绵垫上崴了胳膊。

安安焦急地跑来拉扯我,“怎么这么不小心!怎么样啊?伤到哪里没有??”我用左手托着右臂甩了甩,“唉,糟了,胳膊断掉了!”安安拿起我右手看了看,发现真折了,生气地拉着我去校医室,嘴里叽叽咕咕没完没了地责备我。

“哎呀别担心啦!这条胳膊已经折过五六次了,早都习惯了!”

“就你贫!不疼啊!”

“哈哈,疼?开玩笑!哥长这么大就不知道疼是什么滋味!”

“我说你整天健身,怎么还这么细皮嫩肉的?”

“我老妈生的好,没办法嘛……”

校医室的人真不少。刘医生托起我胳膊看了看,大概不是很严重,松了口气开始调侃我,“罗强啊,去年这个时候不就是这条胳膊嘛!几天不见肌肉长了一圈啊!”安安一脸困惑地瞪我,煞是可爱。我冲她一个贱笑。刘医生突然严肃起来,“这次我可严重警告你啊!以后健身特别注意,这条胳膊不能再吃力了!卧推硬拉坚决不能再练!”

“啊,刘哥,不能卧推硬拉,我也就不用再去健身房了吧?”

“不去最好!要是想练的话我下次去了再教你几个新项目!先让胳膊歇歇吧,你看看你肌肉都快走形了,再练胳膊袖子都被撑破了。哈哈哈……”刘医生是业余健身教练,我刚去健身房那会便是他带我入门的。

“呃,好吧。最近怎么不常来健身房?”

“你嫂子从家乡来了,带她玩几天。” 刘医生已经给我接骨,打上硬梆梆的石膏。他扭头看了安安一眼,意味深长地笑了。

从校医室出来,安安努着嘴命令我:“以后健身由我陪着你!没我在,不准再去健身房!听见没有!”

“啊?你那么忙,不用吧!”我口是心非。其实她的话已经让我从头得意到脚后跟了。

“不想我去?”安安看出了我的心思。

“做梦都想呢,嘿嘿。也好在你面前秀秀我的身材,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爷们!给你十足的安全感,哈哈!”

挂着胳膊的那几天,我和安安戒了食堂,每天带她去校外,借着那条不能动的胳膊让她喂我吃饭,搂我抱我。我还会去广播站陪安安写稿子整理文件。安安无聊了就拉着我那条硬梆梆的胳膊,用中性笔在石膏上胡写乱画。

小日子安安稳稳地向前走。我们的世界里开满了幸福的花朵。可阿驴和金嫂的小日子突然跳槽了。不幸福的阿驴困惑了好些天,得出自己感情受挫的原因,是我和安安太亲密了。

“这是什么狗屁道理!关我们鸟事啊!”我冲阿驴叫,“女孩子嘛,她要干嘛就依着她,不开心了就哄着她!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会受挫呢?”

“哎呀,你不懂,是你和苏安太好了,梅梅又跟苏安那么要好的姐妹,所以她嫉妒你们,心情不好,自然所有的火都撒到我身上!最近她看我各种不顺眼!我干什么都是错!快烦死了!还要哄着她!”

“操!死驴子,看看你现在的孬逼样,就知道发牢骚,当年那个叱诧风云的驴哥死哪里了!连个金嫂都征服不了,你说你还能干嘛!回家养驴去吧!”

“擦!老四你给我闭嘴!老子的事不要你管!我要跟金萍梅分手!”阿驴的话让我感到隐隐的不安。我给安安打了电话。

我终于明白,阿驴的话是有道理的。金萍梅对安安爱理不理。她故意为难她。甚至连整个寝室的人都开始孤立她。安安一肚子委屈只能告诉我。她每天除了跟我在一起,就去广播站,去自习室,去图书馆,她一刻也不想呆在寝室。

这样的问题总要有人出来解决。我不能让安安整天愁眉苦脸。阿驴只是跟金萍梅发了个短信:我受不了你了!分手吧!便再也不见面。我知道,阿驴只是感到委屈,心里很不舍。他正在气头上。等他气消了我相信他们还会和好。

6

运动会过后的一个中午,我单独约金萍梅出来。她大概以为我找她讲理,横的就跟从来不认识我似的。我又是陪笑又是卖脸,先说了一番阿驴的好话,又编了一箩筐阿驴悔过的话。金嫂明白我的来意,总算放松下来。从她游移不定的眼神里,看得出来她羞愧。

“虽说阿驴好,但再好的人也有犯错误的时候嘛,你就原谅她一回吧!他整天在寝室哭天喊地伤心欲绝,兄弟们看着心痛啊。迫不得已,才派我来和谈的嘛!”其实老二跟老五一直在说金萍梅坏话,怂恿阿驴跟她分手。无辜的阿驴可怜呐!何错之有!可是他们不懂我的苦啊!此一站,我是下定决心要力挽狂澜的。谁挡我打谁!

“哎!四强啊,你也别装了,就你那两下子我还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既然他都后悔认错了,我也不能太伤他面子,原谅她了!”

“真的啊?哇塞,金嫂果然大人大量,阿驴知道了要开心死了呢!没准他又诗兴大发,为金嫂留下千古名句啊!不行,我得赶紧回去报喜了!”我结了账,给金嫂来了个飞吻,赶紧撤离,留下她一个人独享一桌美味。

回到寝室,我好声好气地劝阿驴,“驴哥啊,你真是笨!太不懂女孩子的心思了!安安把金嫂的动态都告诉我啦。金嫂现在后悔的要死,想跟你和好,又拉不下面子。你看看,这么好的时机,彰显你男人风度的时候到了啊!别再犹豫了!难得金嫂这么爱你,就你这怂样,错过金嫂你一辈子打光棍去吧!”

阿驴两眼放光,“真的?没骗我?她想要跟我和好?”

我心花怒放,“废话!骗你有钱赚啊!赶紧行动吧你!三哥加油啊!”

只见阿驴扇了扇自己脸,大吼两声,终于鼓足勇气。他拿出手机给金嫂发短信:嘿嘿,老婆,好久不见好想你啊,对不起驴子知错了!原谅我吧!晚上请你吃大餐喔。不小心被我看到。

“哈哈,晚上吃饭啊,真巧!我跟安安也正要去,一块吧!”

驴子兴奋地拧开水龙头,开始冲洗那颗顶了一个多星期挠了七天七夜的油头。

还是我们四个初次见面的地方和位置,不过这次换做我跟阿驴等。金嫂拉着安安的手出现,她们有说有笑,一如初次见面时那般美好。安安的笑容让我心安。金嫂的笑容让阿驴尴尬。

阿驴举起酒杯对着金嫂,满脸讨好的笑,“梅梅,为了表达我知错能改的诚意,我先干三杯。”阿驴喝完一杯便被我挡下了。“一杯就行啦,剩下的留着以后干吧!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哈,俩好兄弟跟俩好姐妹,让我们一笑泯恩仇,来!一块干!”金嫂一副悔恨当初的样子,干的最快最彻底。

吃着吃着,我跟安安坐到一起,阿驴跟金嫂坐到一起。喝着喝着,我搂住安安,阿驴搂住金嫂。这顿饭,吃喝的无比痛快。从湘菜馆出来,四个人都醉醺醺的。

我拉着安安的手走向广场,阿驴搂抱着金嫂跟我背道而驰。

广场人群喧扰,灯火闪烁,音响起舞。我和安安穿过少年们的溜冰场,大叔大妈的舞场,年轻男女的恋爱场,坐在海棠树下的长椅上。安安眼神迷醉,脸色红扑扑。就这样,在我要吻她的时候,题宁那小子突然出现。操!真是大煞风景!

他先是站到我们面前,然后怒气冲冲指着安安大骂:“苏安,你不要脸!”没等安安反应过来,我一掌打偏了他的胳膊。借着酒劲,我冲起身体,准备一巴掌打滚他,他吓得退后几步,躲开了我的身体。

“干嘛干嘛!你想干嘛!要打架啊!”他还在口出狂言。又逼我动手。

安安站起来跳到椅子上,嘟着嘴巴吹了口气,飘起几绺刘海。她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题宁骂道:“张题宁!操!你个傻逼!整天阴魂不散地缠着老娘!欠揍!再不滚我叫我男朋友收拾你!”周围抛来一圈好奇的目光。

张题宁一脸惊悚的表情。

我目瞪口呆地望着安安发飙的样子,脸蛋红扑扑,煞是可爱!

我真恨不得趴上去咬一口。

继续阅读《第十八届新概念作文获奖者全优范本.B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