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惊悚 » 正文

入殓师笔录(凌逸陈文好)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入殓师笔录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南河

简介:一次诡异的入殓,纠缠不休的女鬼,鲜血横流的僵尸,以及背后隐藏着的惊天阴谋…

角色:凌逸陈文好

入殓师笔录

《入殓师笔录》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四章 怀里的死人

“你…还…是第一次?”

凌逸感觉商晓柔身体紧的要命,弄的他都有些疼。

享受情爱的商晓柔压根没听清凌逸说的什么,只顾娇喘喘的沉醉。

凌逸想到自己暗恋了这么多年的女人,还是个处,简直兴奋到了极点,身心不受自己掌控的他,彻底的疯狂起来。

就在这个新建筑楼的房间内,他和商晓柔换了无数种姿势,整整做了一夜,到了最后实在没力气了,身体也像被掏空了似的,他才抱着商晓柔睡了过去。

凌逸醒过来的时候,是被冻醒的,他揉揉眼睛一看,怀里抱着个白花花没穿衣服的女人,而自己身体也光着。

天已大亮,若真有人进来,丢人可丢大发了。

他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裤子,见商晓柔还在睡,便推了她一把,准备把她叫醒。

可轻轻一触碰,感觉商晓柔身体冰冰的不太正常,便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昨晚他被女人的勾引弄昏了头脑,此时清醒过来,马上意识到商晓柔应该是死人。

凌逸抬手一试女人鼻息,果然是死的,凌逸想到自己跟死人一夜激情,受到极大刺激。

对死人大不敬是入殓师的忌讳,凌逸赶紧拿起扔在一旁的衣服给商晓柔往身上穿,怎奈死人尸体硬邦邦的,穿起来很是费劲儿。

他正着急,身后突然响起女人的娇笑声:“帅哥,这尸体睡着舒服吗?”

凌逸心里一惊,迅速起身望向房间角落,角落里站着个穿红色唐装的年轻女人,容貌姣好美丽动人。

尤其女人含笑的模样,简直惊魂动魄。

凌逸认识她,对她印象十分深刻,她不就是前几天自己入殓的女尸吗?他还记得这女的叫沈秋婷,被男人们灌药毒死的,死的相当惨。

“你怎么在这儿?”

凌逸彻底懵了,回头看看躺在地上的商晓柔,再看看角落里的美女,自己该不会是在做梦吧?死人怎么可能都跑来了?

凌逸抬胳膊狠咬了一口,试图让自己从梦中醒来,一口下去胳膊疼的厉害,可死人还在。

“吆…我不在这儿,死人怎么来的?我不在这儿,一具硬邦邦的尸体怎么能让你舒服呢?”

凌逸一听差点气死,原来站在他面前的是女鬼,女鬼竟然附身到商晓柔身上,和他激情一夜。

尽管天已大亮,这座楼层却有些阴暗,沈秋婷笑眯眯来到凌逸面前,抬手抱住了他的脖子,“亲爱的,告诉人家,昨晚到底舒服吗?”

“舒服你个头,给我滚远点儿。”

凌逸怒骂着扯开沈秋婷胳膊,由于力道太大,沈秋婷摔倒在地,凌逸转身扛起商晓柔尸体就走。

沈秋婷并不在乎凌逸这样对她,坐在地上还笑的十分开心,凌逸走出楼层时,还能听见沈秋婷的娇笑声。

凌逸是越想越窝火,还好自己习惯了跟死人打交道,若是一般人,估计早被吓死了。

这楼层离医院很近,凌逸直接扛尸体回了医院,只是刚进医院门口,就被警察给围住。

凌逸还没反应过来,上来几个警察把他身上的尸体夺走,晃眼的手铐往他手腕上一拷,直接押上警车。

“说,商晓柔是不是你杀的?人都死了连尸体都不放过,简直禽兽不如。”

审讯室里,警察对凌逸进行审讯,凌逸辩解说,尸体是自己离开医院的,他不过是好心好意的给送回去。

警察怎么可能相信他的话?审讯了大概半个来小时,有个女警察进来送尸检报告,凌逸就感觉事情不妙。

果然他很快被扣上了个偷尸奸/尸的罪名,外加杀人嫌疑犯。

又经过一番审讯,凌逸死不招认,最后被关押进一个独立的房间里。

凌逸戴着手铐,躺在小床上有些闹心,不过回头想想,自己孤家寡人一个,走到哪都带着一张嘴,只要能混口饭吃就好。

监狱就监狱吧,反正找不到杀人证据,警察不可能把他拉出去枪毙。

想到这儿心里宽慰了许多,昨晚几乎把所有力气都用到商晓柔尸体上了,后来又被警察折腾的够呛,干脆把事情抛到脑后,闭上眼睛睡觉。

凌逸睡的正香,突然感觉喘息变的困难,猛地睁开眼睛,昏暗中竟然有人骑在他身上,用力掐着他的脖子。

“你…咳咳,放手…放开我…咳咳”

凌逸艰难的说着话,就有一道冰冷的女人声传来。

“说,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一声简单沉冷的质问,让凌逸打了一个激灵,天刚暗下来,房间内不是很黑,凌逸仔细看立刻认出,卡住他脖子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同学商晓柔。

凌逸双手被手铐铐着,此时商晓柔骑在他身上的样子有些暧昧,凌逸联想到和商晓柔尸体做过夫妻了,不但不害怕,还有些兴奋。

不管现在出现的是尸体还是鬼魂,都是他凌逸的女人,他怕个屁。

“咳咳,乖,松开…先松手我告诉你。”

商晓柔听了,尽管一脸愤怒,手下力道还是放松了些。

凌逸感觉喘息顺畅了,才深情款款的望着商晓柔,直言表白道:“我那样对你,是因为喜欢你,你该不会忘了,我离开学校时曾对你说过,我想让你做我的女人,我现在还想对你说,不管你是死的活的,我都喜欢。”

凌逸知道自己的话很感人,果然商晓柔因为他的话愣住,他干脆抬起戴着手铐的手,环住商晓柔脖子,往下用力,吸住了商晓柔的小嘴。

商晓柔恼羞成怒用力挣扎,气愤的骂了句:“凌逸你趁火打劫,无耻混蛋,放开我。”

凌逸笑了,他感觉商晓柔不是生气,倒像是打情骂俏,干脆来个死不撒手,接着亲。

“你们这对奸夫淫妇,还不快点儿分开。”

凌逸亲的正美,冷不丁听到沈秋婷的声音,还没反应过来,沈秋婷就把商晓柔拖到地上,动起了手。

继续阅读《入殓师笔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