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正文

八月初八《团宠小郡主:我有预言梦》徐敬丰元止凛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团宠小郡主:我有预言梦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八月初八

简介:人人都说,西凉王府的小郡主投了好胎
上至君王下至百姓,无人不知她宠冠京都

但只有千寻自己知道,这是上天对她前世惨死的补偿……
后来,有个昳丽阴郁的少年郎问她:“你吃过苦吗?”
千寻懵了——咱俩有仇有怨吗?难道你想给我苦头吃?
少年郎将她捧在掌心,倾尽温柔:“以后,我也不会让你尝到苦的滋味

救命啊!
这朵黑心莲怎么就对她情根深种了?
但回过神来,千寻觉得自己赚了

毕竟,那可是史书中记载宠妻无度的少年帝王……

角色:徐敬丰元止凛

团宠小郡主:我有预言梦

《团宠小郡主:我有预言梦》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三章 梦魇

她猛地从梦魇中醒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身后的衣服已经被汗湿。

千寻勉强平静了下心神,环顾四周,碧纱橱里白芍睡得正香,正院里,八公主应当也在安眠。

漱玉宫中暗香浮动,可千寻的心却苦涩无比。

她到底做了个什么梦?

——爹不亲、嫡母不爱的小可怜元止凛,难道日后会当皇帝?

当了皇帝还不够……怎么会又跟她扯在一起,让她当什么皇后?

不不不,最重要的,难道不是元止凛梦中的结局吗?

万箭穿心、暴尸城墙……

千寻的心口忽然揪住了,她胸口沉沉的,仿佛被一块大石头压住了一般。

再回想起今日被皇帝冤枉,却始终一言不发的少年……

元止凛深受皇帝厌弃,怎么日后就能当上皇帝了?

大皇子、二皇子,都有高位分、世家出身的母妃护佑,就算圣上要选继承人,也得在这俩人之间选。

怎么可能轮到一个传言有胡族血统的三皇子?

千寻浑身汗如雨下,她艰难地抓起外袍披上下了床。

白芍睡得极熟,千寻也没打算唤她起来。

她蹑手蹑脚地绕过碧纱橱,穿了软鞋,到院子里发呆。

夜空是浓重的墨色,月与星皆被云掩映着,美的令人心醉。

千寻叹着气,背着手在漱玉宫的院子里来回溜达。

她有种预感。

那个梦是真的。

太真实了,梦里发生的一切……

千寻心中焦躁起来。

漱玉宫旁就是御花园,千寻索性趁把门的小太监打瞌睡,溜出了漱玉宫。

“郡主,夜深了,您该回去安寝。”

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在千寻身后响起,险些把她吓的摔了跟头。

“你是谁?”

千寻吓坏了,警惕地四周看。

“别看了,我是皇帝特意安排给你的暗卫,贴身保护你。”

身周高树环绕,千寻瞪着眼睛找了半天,都没找到暗卫蹲在哪里。

“你这小姑娘,白天还冻得奄奄一息,晚上就有精神到处乱跑,快老老实实回去休息,省得多少人为你担心!”

“你这话语气怎么这么像我爹。”

有了暗卫,千寻顿时底气十足,笑嘻嘻地开口:“我睡不着,也不想吵他们。你不是能跟着我吗?那我随意在宫里走一走,不会走远的。”

那声音没有回话,好似是默认了。

在御花园里发呆,总好过一会儿把白芍或者八公主吵醒,弄得鸡飞狗跳的好。

御花园极为奢华,元国绵延三百年,御花园也不知翻修了多少回。

一朝一朝江山更替,宫室也极为奢靡精巧。

金明池夜景是宫中一绝,千寻一边沉思一边溜达,没留神就走到了金明池边。

相比于绵延数里的宫室而言,御花园的位置——尤其是金明池的位置,只能用“僻静”两个字儿来形容。

这僻静的地儿,除了千寻,竟还有另一个人。

千寻僵着脸注视着不远处一个背影。

她要真是个五岁小孩儿,这会儿恐怕已经吓哭了。

她在心里念叨着“没有鬼没有鬼”,又忍不住朝人影处看去。

那人身影晃了一下,叫千寻看清了他的脸。

是元止凛。

千寻又是一怔。

元止凛在金明池中的湖心亭上,千寻只能遥遥看见一个玄色的背影。

她蹙了蹙眉,周围没有小舟,这人是怎么上去的?

千寻盘算了一下要不要涉水而去,她站在岸边,蹲下身去,试探了一下池水,指尖入水的刹那就被冰的一哆嗦。

十月末的晚秋,夜间还是颇有些凉的。

“西凉王府的怀宜郡主……夜深露重,你孤身在此,你的婢女呢?”

一道低而淡的声音传来,千寻抬起头来,甩了甩手上的水,只看到湖心亭中那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转过了身来,讥诮地看着她,唇边一弯淡淡的笑,眸中蓝光幽幽,似是嘲讽。

千寻莫名地心虚。

毕竟她刚在梦里目睹了眼前这人的死亡,还被这人给壁咚了……

她试着去读少年的心,却惊愕地发现自己什么也感觉不到。

能力失效了?

还是说,只能在生死关头才能用?

失去读心术,千寻掌心顿时起了一层冷汗。

但想到自己现在只有五岁,今天又变相地救了眼前的少年,千寻很快理直气壮了起来。

“我睡不着!”

眨了眨眼,她茶里茶气地开口:“三殿下,你是坏人吗?”

湖心亭中的昳丽少年拂了拂垂落的柳枝,漫不经心地道:“你觉得我是,我就是。”

好敷衍。

千寻眼珠转了转,甜甜地笑,朝元止凛伸出手:“三殿下,你不是坏人。我迷路了,不知道怎么走到这里了,我好害怕,我能去你那里吗?”

传言萝莉的甜笑能让猛男为之颤栗,她就不信元止凛能在半夜放着个五岁小姑娘不管。

她强调:“我今天可是救了你,没让皇伯父罚你哦!”

虽然元止凛现在出现在这里,感觉有秘密。

但当务之急,千寻还是决定,要先维护自己五岁小孩儿的人设。

元止凛沉寂了片刻,指点她道:“你五步之外有一兽首,你将那兽首往下按。”

千寻照做,只见湖心亭迅速向她的方向延伸出一架玉桥来。

她上了玉桥,摸了摸温润的桥身,情不自禁地赞叹:“这机关真是巧夺天工。”

元止凛注视着她走近,眸光略有些沉郁,低声说:“御花园里这样的机关不少,你能摸到这里来……着实运气有点好。”

千寻装作没听见,哒哒哒地跑过来,上了湖心亭,元止凛拍了拍亭内一个雕刻精巧的兽首,这道玉桥便又自己收了回来,水面上又恢复了平静无波的模样。

千寻跑到元止凛身边,试探地偷偷看他。

少年的容貌过于昳丽,或许在月色的掩映下又多了一层阴郁,不似白天时的单薄倔强,反而带着一股妖异的美。

这样的脸容,不适合当一国之君,倒像是祸水。

这样想着,千寻忽然笑了起来。

他日后是暴君,暴君同祸水,又有什么区别?

不过……这么个小可怜,到底经历了什么,日后会登基为帝?

继续阅读《团宠小郡主:我有预言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