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正文

顾惟肖青小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你看起来很下饭》最新章节

小说:你看起来很下饭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余笙

简介:高甜“微笑夫妇”虐狗日常,全彩高能呈现:翻腾在食物里的小秘密、小欢喜、小团聚,都是大大的离不开你! 如果余生是你,我希望余生尽快开始! 21岁,一个冻樱桃芝士蛋糕,她对他一见钟情
22岁,放弃与坚持,两块巧克力熔岩蛋糕,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
24岁,两本结婚证,一碗当归生姜羊肉汤
与子当归,终于抱得了美男归
25岁,离别时的五彩饺子,相隔两地的时空,追求不放弃的梦
26岁,拥有共同的宝贝,拥有了更深的羁绊,品尝到更多的美食
五年时光,从懵懂迷茫到淡然沉静,从暗恋到明恋、从女追男到相爱、从异地恋到步入婚姻,127道菜,127种小确幸,将爱倾注于食物里,一蔬一饭都是满满的我对你的爱

角色:顾惟肖青小梅

你看起来很下饭

《你看起来很下饭》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原来所有的情侣都是甜甜圈

约会·印度咖喱土豆卷饼

用米糊摊成一张香脆的薄饼,包上辛香的土豆泥,然后蘸着椰子酸辣酱、泡菜、西红柿扁豆酱等佐料吃,味厚香浓,清芳微辣。

和顾惟肖在一起后的第一次正式约会,我们去了游乐场,说实话,十分无趣。这也导致我后来几乎再没和顾惟肖去游乐场约会过了。

“玩过山车?”

“危险。”

“那海盗船?”

“头晕。”

“旋转木马呢?”

“我可以在旁边看你转。”

“那……摩天轮?”

“无聊。”

“……”

挑三拣四了半天,我们最终进了鬼屋,一栋两层楼高以医院为主题的鬼屋。好吧,这姑且也算是情侣们游乐场之行的热门项目。

刚进鬼屋的时候,需要观看一段灰蒙蒙的恐怖录像,我起初是有些害怕的,一直紧紧地偎依着顾惟肖。

就在录像快结束的时候,顾惟肖压低声音叫了我一声。我的目光从屏幕收回,抬头看向他。这时,一起观看录像的好些人突然尖叫了起来。我不明所以,顾惟肖捂住我的眼睛,很淡定地说:“前面掉下来一个上吊的人,不过不用怕,道具,假的。”

鬼屋里漆黑一片,只有我们手上分发的手电筒可以照明。偶尔会看到惨白色的昏暗灯光和安全出口的绿色指示灯,胆小的可以从这里离开。到处都是血迹,环境很破败,金属都生锈了,气氛十分诡异。

鬼屋玩的就是心跳嘛,有好几对情侣已经抱成一团前行了,可顾惟肖这家伙很可恶,总是很“好心”地提醒我:“停尸间……嗯,开了门应该会坐着一具腐烂的尸体。哎,这种腐烂程度居然不发臭,差评。”

“……绕过手术台的时候,别靠太近,那个人肯定要起来。”

“这具人骨模型的颈椎少了两节,腰骨少了一节。器官标本倒是很真。”

“我帮你挡了个人头,你怎么谢我?”

……

在顾惟肖的帮助下,我成了走完全程的少数人之一。

我坐在长椅上余惊未定,手臂上总感觉还残留着被“鬼”摸过的惊悚感,而顾惟肖已经跑去给我买土豆卷压惊了。他临走前还很嫌弃地瞅了我一眼。

我郁闷至极:“你就一点都不害怕吗?”

他大言不惭:“都只是套路,有什么好害怕的?倒是你的尖叫,确实把我吓了一跳。”

送行·巧克力芝士厚蛋烧

细腻甜美的巧克力酱覆盖在包裹着芝士的厚蛋烧上,轻轻咬下一口,鸡蛋绵密的口感、芝士的浓郁香味以及巧克力丝滑的质感瞬间在舌尖绽放,共同谱写出一曲爱的交响乐。

刚和顾惟肖谈恋爱没多久,我们就经历了一次小别离——我要坐火车到邻省出差。

出发前一天,顾惟肖塞给我一个轻便的小盒子:“把这个也带上吧。”

“装着什么呀?”打开一看,创可贴胃药腹泻药晕车药样样齐全。我有些哭笑不得:“这是不是有点夸张了?我就去两天耶。”

“备着总是好的。”

“那你明天早上会来给我送行吗?”

“不就去两天吗?”

我学着他的话:“你来送行总是好的。”

顾惟肖被逗笑了:“好好好,我会去送行的。”

第二天早上,顾惟肖亲自到我家楼下接我,送我去火车站。我得意地拿出一大早精心炮制的巧克力芝士厚蛋烧送给顾惟肖:“顾先生,我特地为你做的早餐,巧克力,芝士,厚蛋烧都是我很喜欢的东西,吃了我的东西,就是我的人了,哪儿都不许去,只能在家乖乖等我回来哦。”

顾惟肖打开饭盒看了一眼,挑了挑眉。我摸了摸鼻子:“卖相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味道应该还不错的……起码没有焦,我昨晚练习了好多次了。你要不要先试试?”

顾惟肖听话地吃了一块,然后默默地第二块,第三块……我有些激动了:“怎么样,好吃吗?我刚赶着出门,还没尝过,但我对自己这次的作品还挺有信心的。”

顾惟肖吃完最后一块:“唔,还行,就是咸了点。”

“咸?天啊,难道我把盐当糖放了?你怎么不早说,居然还吃完了!”

顾惟肖扑哧一笑:“我还以为这也是你的创意,还挺新奇的。”

呜呜,看来我果然还是摆脱不了不会做饭的厄运吗。

关心·霸王花南北杏煲猪肺汤

晒干的霸王花与清热润肺的南北杏炮制出的霸王花南北杏煲猪肺汤,味道鲜美润滑,营养价值也高,滋补润肺,调剂皮肤干燥。

顾惟肖有一个很让我讨厌的缺点——太不主动了!从来都是我主动去联系他,而他却可以把我晾在一边好几个星期不闻不问。

我意欲把顾惟肖调教得主动一些,控诉他:“你一点都不关心我。”

他反问:“那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做才算是关心你?”

这都要我教啊,我无语了:“……你最起码每天给我打个电话啊。”

“这就是关心你?”

“嗯。”

“那好吧,我答应你,每天都会关心你。”

顾惟肖果然说到做到,每天晚上十点半准时打给我一个电话。哦,也仅仅只是给我打个电话而已,电话那边总是长久的静默,什么也不说,等着我去打破这份沉默。

“你就没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今晚早点睡,不要熬夜。晚安。”

“……顾惟肖你个笨蛋!”

后来有一段时间,我工作特别忙,加上家里也出了点事,根本顾不上和顾惟肖联系。于是,我们仅有的联系,就只有这每晚一通的例行公事般的沉默电话。

我已经彻底放弃让顾惟肖主动一点的计划了。

直到有一天,我加班到凌晨回家,看到楼底下立了个人影。路灯把那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他站在寒风呼啸的夜里,显得很单薄。

“小妮,”他叫出了我的名字,递给我一个保温瓶,“汤已经凉了,你回去要加热一下。

我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打量着顾惟肖:“天啊,这么晚,你怎么来了?”

顾惟肖一脸平静:“熬夜伤身,我看今天煲了汤,就给你送点过来吧。你要加班,我这个点过来,很奇怪吗?”

“我只是……受宠若惊,你突然这么关心我。”

顾惟肖扑哧一笑:“这就是关心你?我觉得这只是很寻常的一件事吧。我之前也给你做饭,你那时候还说我不关心你。”

“这不一样,这次你亲自送过来了。”

顾惟肖哭笑不得:“那我以后是不是应该在我家做好了饭,再送到你家?”

我竟无言以对了。

但转念一想,其实生活中的很多小事,都有着顾惟肖对我的关心,只是我已经习惯了这种关心,一直没有察觉到罢了。

剥橘子·拔丝橘子

以橘子为制作主料,外观色泽金黄,块型光滑,味酸甜,外脆内软,糖丝绵长,风味独特。

有一天我和顾惟肖在客厅看电视。他突然拿起茶几上的一个橘子开始剥,还很耐心地把上边白色的纤维脉络剥得一干二净。

我扭头看他一眼,打趣他:“顾先生,你不知道吗,这些白色的脉络据说很健康的耶。你不会是跟我一样,也不爱吃吧?哈哈。”

顾惟肖淡定地叹了口气,悠悠地掰下一瓣送到我嘴边:“给你剥的。”

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唇齿间蔓延,而我的心仿佛泡进了蜜罐里,连自己都能感觉到脸上的笑容有多幸福:“哦。”

为了和顾惟肖分享这份幸福,我决定用剩下的橘子给顾惟肖做拔丝橘子。过程相当顺利,成品也香气扑鼻。

我信心满满地跑到顾惟肖面前邀功:“我第一次做,就拉出糖丝了,快夸我美貌小厨娘!”

顾惟肖执筷尝了一口,眉头微皱:“怎么橘子皮还没剥干净?”

“因为我直接连皮切开啊,橘子皮也很有益的,我一点都没浪费,是不是很聪明!”

“你确定,你真的不是因为犯懒,不想剥橘子皮?”

我心虚地摸了摸后脑勺:“嘻嘻。”

暖冬·三鲜火锅

冬天最动听的,大概就是食材投入热腾腾的汤底里,那“咕咚”“咕咚”的声音。一个小火锅,汇聚了各地的各色美食,满足你所有的愿望。

顾惟肖转发微博中了份日料双人套餐,打电话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吃。我都无力吐槽他了:“当然去啊,而且你不带我,是想要带谁?”

顾惟肖在那边笑:“哦,如果你不想去,我完全可以一个人解决的。”

我怎么舍得让他沦为一个吃独食的恶人呢,于是火速收拾完毕赶到了约定的地方跟他汇合。结果顾惟肖突然改变了注意,把我带到了附近的一家火锅店,说这家的火锅挺有名的,我们还是吃火锅吧。

我笑话他:“真是个善变的男人。”

他起身盛了一碗热腾腾的三鲜汤底,递到我跟前,叹了口气说:“善变的男人也比你这个不要命的女人强。”顿了顿,他还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罩到我的身上,深深的无奈,“今天零下啊,余大小姐,你居然穿个裙子丝袜就跑出来了,冻傻了吧?”

回家的路上,我问他是不是后悔约我出来了。

他把我的手放到他的口袋里,目视前方,语气淡淡的,又有些无奈:“我是后悔没到你家接你,监督你这个不要命的丫头惜命点。你以后要是还敢穿成这样,我就拉你去吃重庆火锅,辣死你算了,省得还要担心你会着凉。”

安慰·辣意椒麝香猫咖啡

散发着独特的蜜糖和巧克力香味的麝香猫咖啡配上秘制的辣椒酱,香甜润滑的口感与恰到好处的辣味相互辉映,深沉如墨的咖啡色中点缀着热情似火的红色,流连于唇齿之间的,是这个冬日最浪漫的问候。

我不会做饭,但偏偏很喜欢去尝试做饭,于是我身边的人很倒霉地长期受到我的荼毒。

我爸妈说我是厨房克星,每次见到我进了厨房,他们就会找借口出去觅食。闺密说我是黑暗料理王,无论如何也不肯吃我做的东西,她说我根本就是在浪费食物,明明她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唯有顾惟肖给了我莫大的信心,他从来不会拒绝我,也不会说我做的东西难吃。

他总是面不改色地将桌上的饭菜一一解决。我信誓旦旦跟他保证我会努力的,下次一定会比这次好吃。

他还是那张无波无澜的脸:“嗯,实践出真知。”

顾惟肖喜欢吃辣,还喜欢喝咖啡。有个同事要去印度尼西亚出差,我特意拜托他帮我买回来一小罐麝香猫咖啡豆,那么贵的东西我自己当然不舍得喝,是用来给顾惟肖一个惊喜的。我仿照星爸爸的辣意椒香摩卡,炮制了一款辣椒酱麝香猫咖啡。

结果那天晚上……顾惟肖就没离开过卫生间。我内疚得都要哭了,可他居然反过来安慰我:“正好有借口,明天不用交稿了。”还扬起脸给了我一个虚弱的微笑。

那一刻,我真的忍不住哭了。

给追求者的好人卡·伯爵茶黑糖玫瑰饼

浓郁的伯爵茶香混合玫瑰和黑糖的味道,再配上一杯清淡回甜的绿茶,悠闲的午后的幸福时光,其实就是如此简单。

我和顾惟肖看电视,他突然问起跟我同期进公司的某个男同事。大概是之前跟他提起过,所以他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

“长得蛮清秀的,我跟他没怎么说过话,但听说人挺好的,就是个子不太高……你怎么突然问起他?”

“哦,没什么,”顾惟肖换了个频道,继续说,“他今天寄了一束玫瑰花过来。”

我刚好在喝水,差点喷了出来:“他……他给你送花做什么?你收了?快点给我扔掉!他认识你?什么时候的事?你们怎……”

“收收你的脑洞,”他打断我,“收件人是你余小姐的大名,还有封小情书,不过被我不小心扔了。”

我彻底懵掉:“啊?那花呢?”我的快递基本都填顾惟肖的住址,因为他天天宅家,而我家基本没人,也不知道同事是怎么弄到我的快递地址的。

顾惟肖从厨房拿出来了一个挺好看的盒子,递给我:“在这里。今天正好没什么事,就都做成了玫瑰饼。”

我打开盒子想要尝一尝,被顾惟肖阻止了:“不是做给你的,是让你明天拿回去谢谢人家的。”

“谢他什么?”

“好不容易有个人喜欢你,你不去谢他?”

说得我好像不可能被人喜欢似的,不过转念一想,嘿嘿:“……你是不是吃醋了?还让我去给人家发好人卡。”

“没有!”顾惟肖振振有词。

真没有的话,为什么要别过脸为什么脸会红!算了,我很厚道地不去拆穿他了。

动物系女友·红焖猪蹄

富含胶原蛋白的猪蹄,配以八角、花椒等配料,经过三个小时小火焖制,煮烂。口感软糯,入口即化,荤香不腻,令人回味无穷。

有一段时间特别流行动物系男女,就是把人分成什么犬系猫系仓鼠系等的。

我这人有点犯贱,居然跑去问顾惟肖:“你觉得青小梅是哪个动物系的?”

顾惟肖那时候正在赶稿,动作都没停一下:“狐狸系的。”

囧,怎么还有这种系别?在手机搜了下所谓的狐狸系,居然是:白富美就是她!气质独特,异性缘很好,擅长交际。

我撇了撇嘴:“那我呢,我是什么系?”

顾惟肖瞅了我一眼,抿了抿嘴,没说话。刚好订的外卖到了,我去签收。顾惟肖问我订了什么。

“红闷猪蹄,不错吧?”

顾惟肖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怎么忍心吃掉你同类的手呢?”

我怒了,把他刚到手的饭盒抢了过来:“那你也别吃了。你怎么忍心吃掉你女朋友同类的手呢?”

“好啦好啦,”顾惟肖笑着举手投降,“你是兔系,兔系的,够可爱了吧?”

我赶紧搜了下兔系是什么东西——不撒娇就会死,怕寂寞,容易不安,让人充满保护欲,爱哭,会边哭边睡或边哭边吃,胆子非常小,但是……本质极为敏感,处于万年发情期,非常容易来感觉。

“顾惟肖,你给我滚!”

情人节·草莓玫瑰花

小巧可爱的草莓,经过细心别致的处理,也能成为代表爱情的红玫瑰,既好看,又好吃。酸酸甜甜的,这不就是爱情本身的味道吗?

顾惟肖从来没给我送过花。平时还没什么,但情人节那天,看着公司里的姑娘们抱着一大束一大束的花,我心里就有些不平衡了,虽然我也知道这种心理要不得。

下班的时候某位男同事给组里每位女士都发了一枝红玫瑰,我拿着这伶仃的一朵回了顾惟肖家。

顾惟肖在做饭,系着围裙的背影高高瘦瘦。我扑过去抱住他,举起手里的花:“同事送的玫瑰,好看吗?”

顾惟肖“嗯”了一声:“好看,但是,不实用。”

我反驳他:“花本来就是用来欣赏的,那就是它最大的价值。”

“谁说的?”顾惟肖把我带到了饭厅,取出了一篮子草莓,跟我说,“好好看着。”

他把长竹签插到草莓底部,轻轻巧巧的几刀,就把草莓变成了玫瑰的模样。他把草莓玫瑰花递给我,问:“喜欢吗?”

我一口吃掉,撇了撇嘴,没说话。他笑了一声,打开冰箱,取出了一大束红嫩嫩的东西来,全是草莓玫瑰花,竹签还用丝带装饰得很漂亮。

他又说:“送给你的,九十九朵,余小姐还满意吗?”

当时我心里其实激动得不行了,我本来对花也没什么执念,只是想他为我费点心思,让我觉得他是在乎我的。但女人嘛,总喜欢对自己喜欢的人得寸进尺。

我故意继续板着脸说:“哼,不满意,这可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耶,你难道不应该有更多的表示吗?比如和我拍张合照,让我发到朋友圈上秀秀恩爱什么的,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的男朋友有多如花似玉。”

顾惟肖虽然很无奈,但还是照做了。

后来我跟闺密说起这事,闺密说:“女人,你就继续作。No zuo no die,why you try?”

长智齿·牛奶鸡蛋羹

味道清甜可口,口感顺滑细嫩,吃上一口,香醇的牛奶味与鲜美的鸡蛋在舌尖绽放,简单美味,营养价值还很高。

长智齿好忧伤,牙疼得什么都吃不了,疼完左边疼右边,整个脸肿成了包子,只能天天吃稀饭。

顾惟肖毫无同情心:“你本来就是包子脸。”

要不是我牙疼,心情不好,看我不家法伺候,揍他一顿!

顾惟肖帮我看了一下牙,建议我去拔掉,要不然还得疼很久,长痛不如短痛。那天编辑约了顾惟肖商讨新作品的事,我一个人到医院挂号,排了三个小时的队,才把牙给拔了。

走出牙科的时候,居然看到顾惟肖正坐在候诊室左顾右盼,见到我,跑了过来:“感觉怎么样?除了牙疼,还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我哆嗦着,伸手要去抱他:“冷,不知道为什么浑身发颤。”

他让我坐下,敞开怀抱任由我紧紧地抱着。他的身体很暖和,很舒服,我的不适渐渐缓和了下来。

我问他:“和编辑都谈好了?”

“嗯,差不多了。你太笨了,怕你痛晕掉,就过来了。”他摸了摸我的头,“等回去把你伺候好了,我再跟他视频把后续处理完吧。”

“那我今天可不可以不吃稀饭了。”

“遵命,回家给你做牛奶鸡蛋羹。”

手信·黑芝麻蛋糕夹心蛋

丝滑的白巧克力,柔软的海绵蛋糕,浓香的黑芝麻馅和汤心的黑芝麻酱,由外到内,每一层都是不一样的口感,每一层都是不一样记忆。

顾惟肖要去日本交流学习,我自告奋勇帮他收拾行李。他坐在一旁看我折腾,笑得很纵容:“我说,衣服在衣柜里叠得整整齐齐的,怎么经你手到了行李箱就变得乱糟糟的呢?”

我装傻:“我也不知道耶。”

他轻轻地敲了下我的头:“你那么笨,当然什么都不知道。”

“你这就错了,”我对他摇了摇头,警告他,“你有没有在外面鬼混,有没有被日本妹子撩,我肯定是知道的。所以,你别想着山高皇帝远,小心家法伺候!”

“小的哪儿敢。”他笑了一会,向我伸出了手。

我瞅他一眼:“干吗?”

“购物清单。你不是经常托人在国外买买买吗。这次我去日本,你不要买了?”

我想问,顾惟肖你真的不是我心里的蛔虫吗?本来我列了一张长长的清单,但听说他行程安排得很紧,就作罢了,没想到他居然自己提起。

我扑上去猛亲他:“肖肖小天使,让我如何不爱你!”

我的小天使出国后,我每天都惦记他好几遍。但他却质疑我:“你是惦记我做的饭,还是惦记你的清单?”

“顾先生你什么时候这么没自信了?饭和清单能跟你比吗!”

“就你嘴甜。”

“嘿嘿,甜不甜,你回来尝尝就知道了。”

“那看来我不能给你买你心心念念的黑芝麻蛋糕夹心蛋了,你再吃甜的,我可能会被齁死的。”

亲吻的味道·凉拌苦瓜

薄如纸片的苦瓜经过处理,加入糖,醋,辣椒等配料,拌匀食用,酸甜苦辣香都在其中,就像我们的人生,有泪有笑,有遗憾也有希望。

我从小不爱吃苦瓜,但顾惟肖非逼着我吃,还来软硬兼施,一会说“苦瓜很有益的,吃习惯了就会觉得好吃”,一会又说“我那么辛苦做的菜,你都不吃一口?”

我最受不了别人来软的,只好硬着头皮吃一口,然后给他一张生无可恋的脸。

慢慢地,苦瓜炒鸡蛋,肉末炒苦瓜什么的,我勉强能接受一点点了,但顾惟肖居然给了我一个更大的挑战——凉拌苦瓜。

这次我真的打死都不吃了,豁出老命守护我的饭碗,离那碟苦瓜能有多远就有多远。天啊,没有鸡蛋,没有肉末,没有任何别的配料,只有苦瓜!

顾惟肖被我战战兢兢的模样逗笑了:“至于吗?不就吃口苦瓜吗?”他往自己嘴里夹了一筷子苦瓜,继续说,“挺好吃的啊,你不过来吃,我都要吃完了。”

“那你吃光吧。你吃完了,我就过去。”

顾惟肖叹了口气,将整碟凉拌苦瓜移到自己面前,大口大口地吃了个精光。他抬头很无奈地看着我,语气像哄小孩子:“好了,没有了,还不快过来好好吃饭。”

我放下警惕回到饭桌,刚坐好,顾惟肖却突然向我发起了进攻。我始料未及,被他满嘴的苦瓜味堵住了嘴。之后,他还贱兮兮地问我:“味道如何,还不错吧?”

继续阅读《你看起来很下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