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正文

梁佟梁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半世欢》最新章节

小说:半世欢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梁佟

简介:声明1:我们阴阳家,不是SSR的阴阳师,也不是穿行于阴间阳界的鬼怪乱神,而是,以阴阳五行勘破宇宙奥义的科学研究者
声明2:欢脱的重生,不宅斗,只斗天下
——————奶奶说:有智者预言,当圣人身着素白长袍,手持日月之魂,踏羽御风而来之时,和平之光将会降临
奶奶说:雨良,你肩负天命,去找圣人吧
于是我出山而去,谁知,圣人还未找到,却找到了被封印的前世记忆……正是:阴阳生流转…

角色:梁佟梁军

半世欢

《半世欢》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迷路的血人

  “奶奶!都三天了,您再站下去,就要成望夫石啦!”我拖着她瘦小的身子,硬拉着往家走。

  “应该快来了。”她揉揉尚还清亮的眼睛,瘪着嘴嘟囔道。

  我顺着奶奶的视线往外看去,那落日金亮亮、黄澄澄,趴在谷口外山坳尽头,像一枚盛在青碗底的咸蛋黄。

  我不由吞了吞口水,问道:“真的会有人来吗?”

  我们手牵着手,光着脚,踩在秋后的田埂上,往村子里走去。

  奶奶抬头,望向头顶似鱼鳞叠叠的漫天云彩,喃喃道:“天呈异象,非祥瑞之兆啊!”

  那云彩浸染在夕阳的霞光中,赤红如血,铺天而至,似一只浴火而出的血凤凰,落往大地。

  “那来人不会是我们仇家吧?”不知为何,我心中也微微不安。

  “是客人。”奶奶肯定道。

  “哎?”她忽然一扭头,一头银丝颤颤巍巍,双眼眯成一条缝:“你想起我们有仇家啦?”

  “好像是有那么些人。”我努力想了想,脑中一片空白,搔搔头,放弃努力。

  “奶奶,我觉得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情,也没关系,每天也挺开心的。”

  “是,没关系。”

  奶奶柔和地看着我,替我顺了顺耳边垂落的发丝,慈声道:“该记得的,总会想起来。”

  这是我奶奶,今年八十五岁。

  我叫良雨良,十七岁。

  在这良家村里,我俩相依为命,日子简单而惬意。

  我喜欢我们的村子,良田阡陌,桑竹美池,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春耕秋收,夏伏冬休。

  村里人人都善良友好,邻里鸡犬相闻,闲时聚在一起,聊山中趣事、享欢歌乐舞,与世隔绝,静世安稳。

  除了吃的问题,没有其他问题能烦扰到我。

  包括我父亲母亲在哪里?我忘记的是什么?

  我不知道,也没问过。

  我是一个顺其自然的人,相当自然,所以,奶奶说我天生,就适合做阴阳家。

  你说什么是阴阳家?

  阴阳家就是以研习阴阳五行来窥察宇宙奥义之人,大能辅政治国,功达天下;小能修真养性,却病延年。

  前者如姜太公,后者如良雨良。是啦,就是我,我的愿望就是能活得像奶奶那样,活泼可爱健康长寿。

  当然,你不知道很正常,因为作为阴阳家的良族早就在一百年前消失于世,嗯,其实我们只是偷偷躲了起来。奶奶说,外面的世界太危险。

  我们回到村子,这是一个四面环大山的小凹地,每盘山都是万丈绝壁,不知道山中小路的人,是无论如何也进不来的。

  刚进村口,便见所有人都在村子中央的小广场上,围成一个圈。

  “篝火晚会?”我眼睛一亮,拖着奶奶就奔过去。

  人们回头看见我们,让出一条路来,对奶奶道:“族长,从后山摔下来一个人。”

  “嘶!”我倒吸一口凉气,后山。

  两年前我便是从后山摔下来,虽然侥幸没死,又活过来,但至那时起,除了阴阳五行术,其他事情都忘了,还夜夜反复做着那个噩梦。

  我想我应该是摔坏了脑子。

  但我很开心,因为没有摔坏胃口,吃吃吃是我一生最快乐的事情!

  那么这个人,如果没有我那么福大命大,估计就成肉饼了。

  待看清那个人,虽然不是肉饼,但也差不多,那是一个血人。

  奶奶颤巍巍走过去,蹲下身子,摸了摸他的鼻息,松了一口气,道:“死不了,抱走。”

  “奶奶,这就是您说的客人?”

  “幸好来了。”奶奶也叹口气,拍拍胸口道,“要是我没算准,岂不是很丢脸。”

  “那您能算出他来干什么吗?”

  奶奶举起拐杖就往我屁股猛一敲,瞪了我一眼:“你当我是算命的啊,坏丫头!”

  奶奶常说,万物的发展均有定数与变数,定数是大局,是宿命,变数则是其中细节,是偶然。

  阴阳家可以窥一线而知天机,此天机也只是发展中的定数,其中的变数,全靠阴阳家个人的资质和努力,去寻找把握。

  待那人醒来,已是三天后。

  村里所有人都挤来我和奶奶的茅草屋里,糊着破油纸的木头窗户外都是脑袋,许久没见过客人了,大家都像过年看猴一样兴高采烈的看着他。

  那人眨了眨圆溜溜的眼睛,洗干净之后的小圆脸,细皮嫩肉的,看着我们,张嘴道:“这里,是良族吗?”

  “你是谁?来做什么?怎么找到我们的?”这人竟然知道良族,我如临大敌,一本正经地问道。

  “我叫无缺,是蜀王的近身太监。”他颤巍巍地拿出衣襟里一本墨色绢册:“是蜀王,让我来无命谷,找你们的。我差点,就真的无命了。呜呜呜呜~”

  这位小太监说着说着,竟哭了起来。

  我拍拍他的肩膀,“好了好了,谁让你不从村口进来的。”

  “那我也得找得着路啊。”他哭得更委屈了。

  “是了,忘了村口还有九宫八卦阵了。”我转头对奶奶道,却见她少有的一脸严肃。

  奶奶满眼凝重地看着那本册子,接过来,摩挲着那薄绢,一向沉稳慈祥的声音竟激动到微微颤抖:“《天兵志》,蜀国,可是亡了?”

  “哇”地一声,那小太监,干脆放声大哭起来。

  “噹噹噹!”村子里响起了开大会的钟声,所有人都聚到了小广场来,这次,还是围成一个圈,圈中除了那个小太监,还有我奶奶。

  小太监很爱哭,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讲完了蜀国惨灭的经过。

  原来,自孟朝一统天下百年来,境内四个诸侯小国,和平共处,尚算安定。

  不料,前任孟王沉迷女色,至朝纲荒废、倭寇入侵,差点亡国,虽有英明忠勇的柳丞相救孟于危难,可惜各诸侯国已经乱了,纷纷独立。

  现今天下,四分五裂,战乱纷起。

  原孟国由前孟王五岁的小儿子继位,柳丞相辅国,虽只剩中原地区在掌控之中,毕竟实力还在,欲再次出兵,重统天下。

  江南的越国,刚宣布独立,便遭倭寇侵袭,俱无宁日。

  中部的湘国,湘王野心不小,对孟和越都虎视眈眈。

  黄河上游的梁国,在大将杨昌烈率领下,迅速崛起,四处征战。

  可怜意图偏安的西南蜀国,就是被梁国铁蹄所亡。

  所有人听完,都面露忧心忡忡的表情,蜀国完了,谁来庇护良族?

  奶奶举起拐杖敲了敲地面,清清嗓子,道:“大家都知道,一百多年前,良族智者助孟王一统天下,却在功成之后,因算出孟国百年后会祸起后宫,遭孟王腰斩、灭族。孟王称阴阳家妄言妖语,祸乱天下,实则想夺我良族之宝,阴阳石。”

  “我们的祖辈四处逃难,最后到蜀国,幸得蜀王庇佑,得以隐世存活下来。良族长老将《天兵志》赠与蜀王,并允诺,将来有需要之时,必报庇护之恩。”

  “如今天下大乱,蜀国百姓成任人鱼肉之奴,良族绝不能忘恩负义、袖手旁观。”

  “喏!”族人们齐声道。

  “所以,良雨良,你随无缺小兄弟出山去吧。”

  “啥?”我正一头热血地听着,见奶奶忽然拐杖就指向了我。

  “奶奶。”我慌了,“这个结论,下得没有一点因果关系呀。”

  我的后一句话淹没在人群的欢呼声中,他们将我推到圆圈中间,围着我们转起圈来。

  那个叫无缺的小太监泪眼婆娑地看着我,一副随时想要扑上来的样子,可怜巴巴道:“雨良仙姑,你跟我走吧!”

  咦~,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出山?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难道我欢脱的日子,就要这么结束了?

继续阅读《半世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