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正文

宋茴宋言小说《一爱难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一爱难求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沐尔

简介:宋茴出生在显赫的宋家,自幼丧母,父亲宋平嘉在她出生后便远走马德里
她由宋老太太带大,虽备受宠爱,但自小生活在堂哥宋世和堂姐宋言的光环下,令她的性格里除却乖张傲慢还多了几分自卑感
遇见汤季辰,爱上他,是她人生中最恣意的事情,他们一见倾心,却得不到祝福,因为他是宋言喜欢的人
他们努力过,挣扎过,最后却变成了她被送走,他赌气娶了宋言
这些年,他一直都在等待,等待能与她再在一起的机会,然而,她终于回来了,却视他为洪水猛兽,执意要嫁给李其琛,然而李其琛只是为了成全宋言的幸福才会来到宋茴的身边
当一切的纷纷扰扰落幕后,汤季辰终究是用深爱禁锢住宋茴的心,得到了一生的不离不弃

角色:宋茴宋言

一爱难求

《一爱难求》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原来你终究不是我的不可替代

  自那晚后,宋茴就没再见到汤季辰,宋言挺着个大肚子倒是隔三岔五就回来,每次说些酸不溜秋的话,宋茴左耳进右耳出,维持着好心情帮着她大哥和潮生筹备婚礼。闲暇时上网和孟丁丁、柳絮絮他们聊聊生活,日子过得倒也与在马德里时没什么区别。

  一个月后,宋世和江潮生的婚礼顺利举行,虽说要办得很低调,可是不乏有媒体暗中混进来拍到些婚礼的细节。宋世并没有为难他们,而是给了红包,并安排了酒席招待。

  到了晚上,气氛更浓。酒席上,觥筹交错,欢声笑语。

  宋茴作为伴娘,陪着新娘一直周旋在长辈之间,虽说是长辈,可也是五年未见,多为生疏。

  “这是宋茴吧,都好些年不见你了。”

  “纪伯伯好。”宋茴礼貌性地点头问好。

  “是越来越漂亮了,我家那小子可是到现在还在惦记着你。”

  “西伟什么时候回国?”

  “快了,明年就回,到时候,安排你们相亲。”

  “纪伯伯说笑了。”宋茴故作羞涩地低了低头。她哪里知道,其实在她未回国前,她的奶奶就已经在和纪家商量这件事,老太太一心撮合这门婚事就是为的能让她的孙女再回到自己的视线范围内。

  正要走到另一桌敬酒时,江潮生附耳,“说不定明年就是你的好事了。”

  “潮生姐,你可不要乱开我玩笑。”

  宋世和江潮生在长辈这儿倒还能应付,长辈不多为难,可是等到了宋世的朋友那堆时候,一副非要把新郎官灌倒的架势,苦了宋茴和伴郎了,敬酒多了,喝得也就大。

  一杯白酒下肚,胃里火辣辣的,酒意一直涌上来,宋茴手握拳头状,抵着胸口,把酒杯放下,摆摆手,“不行了,我要吐了。”

  话未说完,就捂嘴跑了出去。

  吐了后,才舒服些。

  其实,她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开心,她的心里很失落、羡慕、惆怅……身边那么多彼此相爱的人都能够相守在一起,可是为什么她就是不能呢?遇到一个你爱的他又正好爱你的人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于是转念一想到她和汤季辰的结局,她就真的很不甘心。

  抬头看见镜子里的自己,精致的妆容,更显冷艳,抽出纸巾将眼角的泪拭去,补好妆后往镜子里的自己扯出一抹笑容,吐了口气,才满意地出去。

  左转从洗手间出来,准备回宴会厅,就看到了不远处的汤季辰。

  宋茴略微低下头,不动声色地就要从汤季辰身边走过,谁知突然的重力拖住了她的手臂。

  她震惊在原地。

  竟是这般明目张胆。

  “宋茴,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许久之后,宋茴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好与不好,都不会再与你有关了,姐夫。”

  “我很想你。”他的声音嘶哑迷人,饱含深情。

  她可以说什么?我也很想你?不,她不能够。于是,她只能冷冷地回:“谢谢!”

  “宋茴,我爱你,我永远爱你。”

  宋茴轻笑,转过身,面对汤季辰,“爱这个字眼,从你嘴里听到,我真觉得恶心。汤季辰,我要是你,只要还有点良心,就不会再出现在我面前。”

  甩开汤季辰的手,从他眼前潇洒离去。

  未回到宴席上,就与迎面而来的人撞了个正着。一晚上,她躲着的人除了汤季辰,还有就是眼前这位孟叔叔,孟丁丁的父亲。

  “孟叔。”

  “小茴,这次回来是不会再走了吧?”

  “大概是的。”

  “小丁和那个女孩分手了吗?”

  宋茴犹豫了一下,尴尬地笑了笑,“孟叔,那是小丁喜欢的女孩,孟叔何必那么固执反对到底呢?”

  “小茴,我们家给小丁安排了结婚对象,这事你也是知道的。如果小丁是和你在一起,叔叔当然不会反对,可是小丁是和那个来路不明的女孩,叫我怎么能够放心?外国女孩心眼重,谁知道是爱小丁的钱还是人?”

  “叔,絮絮是个好女孩。”

  “小茴啊,叔一直都是站在你这边的,在小丁和那女孩的事情上,你可也得站在叔这边。小丁都两年没有回国了,你婶婶不知道哭晕多少次了,那混小子今年六月要是回来,我必然是要把他锁在家里的,打断他的狗腿也不会再让他在外面瞎混。”

  宋茴惨白一笑,僵硬地点了点头,连说了两声:“明白,明白。”

  好不容易婚礼结束,宋茴早已累趴,在车子里假寐,耳边听到奶奶和秦如墨的对话。

  “妈,宋茴这年纪也该找个对象了。”

  “我也有这个打算。”

  “妈,我这倒有个人选,李部长的孙子,比宋茴大五岁,去年刚从美国回来,现在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总裁,能力强,人长得又好看,和宋茴还真配,不如……”

  “你把照片带给我看看。”

  “……”

  我不要相亲,她想这样回,可是她太困了,嘟囔了几句就沉睡过去,宋老太太和秦如墨仍旧讨论个热火朝天,压根就没听到她的声音。

  恍惚间,宋茴觉得有人在推她,缓缓睁开眼,就看到奶奶平和的脸。

  “好孩子,到家了,今天可累坏我的宝贝孙女了。”

  “奶奶。”宋茴一扫疲惫,轻轻扑到奶奶的怀里,撒娇道:“好累哦,可是,好幸福。哥哥和潮生姐一对璧人真令人羡慕。”

  “奶奶也会让你幸福的。”

  “嗯,小茴会幸福的。”这话既是说给宋老太太听的,也是说给自己听的,就当是对自己的一个承诺,必须,幸福。

  这晚临睡前给孟丁丁打了电话,向他转告了孟叔的意思,也友情提醒下他,六月回国是不明智的行为。

  谁知孟丁丁不吃他爸那套,“我已经是毛都长全的大鸟了,言行自由,这次我不仅要自己回来,还要带上絮絮。”

  “不知死活。”宋茴说了这句便没好气地挂了电话,蒙头大睡起来。

  接下来一连几日,秦如墨都在向宋老太太推荐着李其琛的优秀,宋老太太看了照片后也非常满意,并且肯定如果宋茴看了照片后必然会心花怒放,这男孩可一点也不比汤季辰差。

  谈笑间,宋老太太看到宋茴下楼,忙向她招手。

  宋茴走过去,“奶奶,大伯母,找我有什么事吗?”

  “前几天,想让你去相亲,你大伯母把照片给你找来了。”宋老太太说得眉开眼笑。

  宋茴表情淡淡地接过照片,然后有些吃惊了。

  照片上的人,剪了个干爽的寸头,露出光洁的额头,浓眉大眼,五官轮廓立体鲜明,还未见到真人,宋茴就已经觉得自己的心在怦怦快速跳动着。

  “剪个寸头就这么好看了,要是其他发型不就更帅了。”宋茴喃喃自语道。

  这些年在马德里,来自世界各地的帅哥她见得不少,可是很少会这般怦然心动的。

  夜间,她坐在灯光下端倪着这张照片很久,想着明天就要和他见面,心情复杂到极点。

  她心里明白秦如墨的心思,就是想快点把她嫁出去,好让汤季辰彻底死心。

  其实这样也好,至少不用再和汤季辰的生活扯上关系了。这样安慰自己,纠结着的心到底是轻松了不少。

  翌日清早,宋茴特地换上了定制的新裙子,这条白色的及膝裙,扬长避短,设计师只看了宋茴几眼就灵感迸发连夜赶制出来的,宋茴难得穿衣服能够穿出端庄的味道。

  乌黑垂耳的短发,白色的修身裙,黑色的细高跟,裸妆,一切搞定后,宋茴站在落地镜前高兴地转了一圈,叉着腰对着镜子照自己的侧面,略带骄傲地昂起头,可真有点都市白领的味道,精明干练。

  下楼后,宋茴小跑着到花园找宋老太太,在她面前转了个大圈,然后激动地问:“奶奶,我这样好看么?”

  “好看,我的小茴怎么样都好看。”

  “万一那个李其琛看不上我该怎么办?”宋茴内心有些忐忑。

  宋老太太取笑道:“这么快就担心自己嫁不出去啦。”

  “怕啊,太怕了。”宋茴开玩笑地说。

  “别怕,听你大伯母说,这是李其琛的亲姑姑牵的线,李其琛好像看到你照片就喜欢上你了。”

  “真的吗?”

  “不信我找你大伯母来问话。”

  “算了,我相信啦。”一下子,宋茴心里就有了底气。

  “你们见面的餐厅是李其琛照顾你选择的,知道你在国外那么多年,肯定想念地道的家乡菜。”

  “这么贴心的男人啊。奶奶,他比焰焰还好。”

  焰焰是宋茴曾经养过的一只萨摩耶,很热情,不过,后来被秦如墨找人处理掉了。为此,宋茴难过了很久。

  宋老太太小心翼翼地问:“宋茴啊,你想养狗吗?”

  宋茴有些失落,“还是不要了。”她想等有了自己的家之后再养。

  临近中午,家里司机周叔将宋茴送到指定的餐厅,服务员将她领到包间,包间里,李其琛已经在了。

  看到宋茴,李其琛站起身来,有些局促不安,摸了摸后脑勺,对着宋茴傻笑,“你来了啊。”

  这语气可真像见到一个老朋友,不生分。

  “你好,我是宋茴。”

  “你好,我是李其琛。”李其琛拉开了椅子,邀请宋茴坐下。

  其实李其琛真人比照片帅。这是宋茴见到李其琛心里的第一想法。

  第二想法便是健谈。

  凭借着他温柔的笑容,总能有令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听说宋小姐是马德里康普斯顿大学西班牙文学专业毕业,我有个表妹也要去那里学习,到时候可以让她向你讨教讨教。”

  “纠正一下,我只是跟着康普斯顿大学的一位教授学习了几年西班牙文学,虽然在康普斯顿大学混了几年,但我可没拿到毕业证书。”

  “是因为天性散漫的关系吗?”李其琛试探性地问。

  宋茴有些惊讶,这个李其琛居然能猜到原因,真厉害。

  “我很讨厌各种考试,所以拒绝参加大学入学考试。后来去康普斯顿大学,是因为我有朋友在那里,我有个伴。那位教授是我父亲曾经的校友,当做帮我父亲的忙才愿意一直带着我学习,还答应我可以不参加考试。”

  “宋小姐,你真特别。”李其琛赞赏道。

  宋茴心里激动,面上还是强忍着,一直得体地微笑。

  “怎么了?为什么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我?”

  宋茴慌忙收起视线,略带歉意地说:“抱歉,就是觉得……好奇怪啊。”

  “哪里奇怪了?”

  “突然间觉得你很面熟。”

  李其琛一怔,转而嘴角弯开,“也许我们曾在热闹的街头遇到过,只是都忘记了。”

  “或许吧。”宋茴想起李其琛之前一直生活在费城,她也曾去过那,也许真的遇到也说不准。

  “开玩笑的,大家都说我长得像高以翔。”

  经李其琛这么提醒,宋茴恍然,还真是很像啊,她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啊,我就说很面熟啊,会不会你走在街上,高以翔的粉丝跑过来找你签名啊。”

  “你怎么知道?”

  “啊?还真有这种事发生啊。”

  李其琛笑得更深了,宋茴半会才惊觉自己是被戏耍了。

  宋茴对李其琛的好感上升了好些,这个男人不仅有礼貌,也很有品位,用餐时的举止投足都令人觉得赏心悦目。

  用餐结束后,两人交换了手机号码,李其琛送宋茴回家,宋茴道谢,刚要下车,李其琛就很坦诚地开口:“我对宋小姐的印象非常好,希望下次见面,宋小姐也会对我多感兴趣一点。”

  “我会的。”宋茴腼腆地笑了。

  宋茴走进家,看到客厅里秦如墨、宋言都在。

  她想偷偷跑到奶奶房间,没想到刚走了没几步就被宋言发现了。

  “宋茴,你回来啦。”

  宋茴只得停住动作,转过身,冲着宋言和秦如墨笑,“嗯,我回来了。”

  秦如墨走过来拉着宋茴的手,“李其琛人怎么样?”

  “蛮好的。”

  “那就好。”秦如墨似放下心来。

  “去找奶奶吧。”

  “嗯,好。”

  离开前,宋茴看到宋言得意地冲秦如墨一笑,有些纳闷,有那么高兴吗?还是又在想什么坏主意?

  对宋言,宋茴总是很不放心,总是会有不好的直觉。

  进到宋老太太房间,宋老太太在午睡,宋茴走近床边,扯了扯老太太的鼻子,老太太一下子惊醒,睁眼看到是宋茴,宠溺地笑了,“你这小淘气鬼回来啦。”

  “奶奶,他真的很优秀。”

  宋老太太故意装傻,“他?他是谁啊?”

  “奶奶。”宋茴有些不好意思,一字一顿地说:“李——其——琛——”

  “哦。”尾音拖得老长。

  “不知道他对我印象怎么样。”

  “你觉得你今天表现得好吗?”

  “没有一百分也有九十九分啊。”宋茴厚着脸皮说,脸不红气不喘。

  “放心,这事交给你大伯母办好,她要不办好,奶奶绝不饶她。”

  “哈哈,谢谢奶奶。奶奶你继续睡,我也困了,回房间睡一觉啦。”

  不再等宋老太太说什么,宋茴就头也不回地跑出房间。

  卸妆,换了睡衣后,宋茴刚爬上床,手机就滴答响了。

  宋茴有些期待,该不会是李其琛发来的短信吧。

  连爬带滚地去床尾处拿手机。

  果真是李其琛发来的,宋茴心情澎湃得就差跳起来了。

  “在做什么?”

  宋茴快速编辑,“准备午睡,你呢?”

  “和朋友约好打球,不打扰你午睡了,再聊!”

  宋茴回复了个“嗯”,抱着手机将自己埋在被子里,嘴角挂着甜蜜的微笑。

  原来,上帝在为你关了一扇门之后,还会为你留一扇窗。汤季辰是门外的前尘旧梦,李其琛便是那窗外的明亮未来。

  原来,所有的磨难波折都只是为了遇见更好的事,毕竟不经历风雨就不会见彩虹。

  汤季辰,这是第一次,当我闭上眼后你的样貌不如昨日清晰,第一次,我发现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之外,还有另一个人会出现,成为我心里第二个只要一闭上眼就能勾勒出样貌的人。

  原来,你终究不是我的不可替代。

  是否代表着你给我的噩梦终将结束?

  事实证明,想要让汤季辰这个噩梦彻底消失在生命里,是不可能的。所有的人都不会告诉汤季辰宋茴的状况,这是一种默契。可是汤季辰还是有办法能不透过别人的口得知宋茴的一切信息。

  比如,她去相亲;比如,她新换的手机号。

  汤季辰说了一堆,宋茴都没有反应,她只是木讷地接听着电话,懊恼着方才不该接电话的。

  杀了她吧,她真不知道那个陌生号码的主人是汤季辰。

  “宋茴,你再等等我……”

  宋茴的耐心没了,阻止汤季辰继续说下去。

  “姐夫,我要下楼吃饭了,没时间听你说话了,拜拜!”说完,宋茴冷漠挂掉电话,长吁了口气,终于结束了。

  汤季辰让她再等等他,可是她还能等他什么呢,他什么都不能为她做了,他与她一样,从很多年前,就开始身不由己。

  “如果可以,你能不能避免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我害怕。对不起,我是真的对你感到很害怕。还有,我移情别恋了,不出意外,今年我就嫁人。”

  短信发送到汤季辰的号码上后,宋茴就删去了所有的记录,因为若是被宋言发现汤季辰打过她电话,一定又是一场人仰马翻的闹剧。

  晚上饭桌上,秦如墨抱怨着:“也不知道阿世怎么想的,家里地方这么大,非要和潮生住到公寓里。”

  “大哥想过二人世界吧。”宋茴插嘴道。

  其实真实的原因,宋茴知道。她的大哥和她一样都厌恶宋家。大哥太了解大伯母的性格了,江潮生如果和大伯母生活在一起,迟早有一天会出事的,所以一开始就不住在一起,是明智之举。

  “宋茴啊,明天和我去你哥的公寓,去看看还有什么要添的。”

  “大伯母,大哥那么细腻的人,怎么可能会让家里缺什么,你不要担心了。”

  听到别人夸自己的儿子,秦如墨脸上出现了笑意,“他就是从小都让人放心的孩子,小的时候就让我操过一次心,我每次想起来都觉得后怕,还好,他还活着。”

  “什么事啊?”宋茴有些好奇,等着秦如墨的下文。

  谁知宋老太太咳嗽了一声,给秦如墨使了眼色,秦如墨立刻转移了话题。

  “宋茴,你和李其琛有没有约下次什么时候见面?”

  “还没。”

  秦如墨一副她就知道的表情,“宋茴啊,虽然你是女孩子,可是在好男孩面前,女孩子主动一点也是情有可原的。李其琛没有约你,你就找个理由去约他嘛,感情总是要培养的。”

  “下次我试试看。”

  深夜,孟丁丁在MSN上敲宋茴。

  Ding:战况如何?

  小茴:是个令人心动的男子。

  Ding:白眼。给你发了邮件,抽空看看。先下了,拜拜!

  还没来得及把“拜拜”回去过,那边头像就灰了。

  这么性急。

  宋茴打开邮箱,还真有一封Email from Ding。她点开,想要看看孟丁丁搞什么鬼。

  “小茴,你大概早已知道我喜欢过你,我曾喜欢了你很多年。你那么聪明,我又怎么瞒得过你?

  只是你的眼睛永远都在向前看,从不会回头看看你身后站着谁。

  我这朋友的身份在你心里根深蒂固了。

  你不会爱我,认知到这一点,我真的很沮丧。

  在我知道你去马德里后,我义无反顾的跟了去。

  当时想,孟丁丁必须得永远站在宋茴这一边。孟丁丁有责任抚平宋茴所有的伤痛。因为他爱这个女孩,就得为她付出。

  后来,我遇到了柳絮絮,其实我对她并没有一见钟情,我只是为了试验你,权当是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我想知道在你心里,我有没有可能。

  我记得当时你很激动地让我去追柳絮絮,那一刻的我如同跌至寒潭,对你彻底死心。

  这辈子,你的狼心狗肺,我算是认清了。

  真是个坏女孩啊。明明知道我喜欢你,还说出那么轻松的话。

  我算是看透你了,什么多年的感情,都是虚的。我孟丁丁永远不会像你这样绝情,至少如果知道有个那么好的人喜欢我,我一定昧着良心去喜欢她,管她是不是真爱,努力了再说。

  你呀,你对我,有过一分钟的想法吗?

  算了,我跟你,我还是下辈子再想想吧。

  祝你好梦!晚安!”

  宋茴读完后真觉得渗得慌。

  这孟丁丁时间真多,居然还特地写封这么肉麻的信来寒碜她。

  比谁更矫情,谁怕谁?

  点开写信一栏,宋茴坏笑着,打算写封更瘆人的信回敬给孟丁丁。

  “亲爱的Ding,你问我对你有过一分钟想法吗?

  哦,你这么优秀,我当然对你有过不止一分钟的想法。

  我曾经甚至想,算了,嫁给你算了。破罐子破摔,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你肯定会对我很好,我把你当做妈妈一样爱,生活还不是照样继续,没什么大不了的。

  言归正传,接下来的话是我二十多年的肺腑之言。

  我真的有过要嫁给你的念头,尽管我们没有谈过恋爱,可你就是这样一个值得我信任的人。

  我们从六岁起就开始厮混,一起玩泥巴,一起过家家,一起整老师,一起考鸭蛋回家……  你第一次被人打,是我给你报仇的。

  你第一次扮女生,穿的是我的裙子。

  你第一次考试不及格,是我给你我的卷子回家签字。

  你第一次有暗恋的老师,是我替你去告白的。

  ……

  你那么多的第一次,都有我的参与。

  世间有多少人,会如我们一样幸运,身边有这样一种安心的存在,就算全世界都背弃了你,可你的心里还是有丝温暖,因为你知道有那么一个人,不管对和错,都会站在你这一边,陪你放弃全世界。

  于我来说,Ding,这辈子,你比爱人更宝贵。”

  点击发送时,宋茴有些愣住了,他们这对挚友,都选择了用玩笑的方式说出彼此内心真实的想法。

  如果她爱的人是孟丁丁就好了,这样她就不会活得那么累。

  她想起五年前,她宋茴风生水起的人生在陌生的马德里只能用凄惨来形容,语言不通,没有朋友,也不敢独自出门,怕找不到回家的路。只是有一天,当她接到一个马德里本地的陌生号码时,她没想到会是孟丁丁打来的。

  孟丁丁对她说他在机场,让她去接她。

  她用了最快的速度打车去了机场,孟丁丁一脸疲惫,灰头土脸,坐在长椅上,眼睛无神地望着不远处。

  “Ding。”宋茴大声喊,然后飞奔到他身边。

  孟丁丁站起身,露出笑容,张开双臂,抱住了宋茴。

  宋茴感动得想哭,这个男孩可真可爱。

  是情不自禁还是单纯调皮?她吻住了孟丁丁的唇,停留了几秒。

  虽然小的时候,孟丁丁曾经吻过宋茴的唇,不过后来当宋茴一路欺负着孟丁丁长大后,这样的亲密孟丁丁只敢想不敢做。

  因为宋茴会打爆他的头的。

  此时的孟丁丁,眼睛里都是惊喜期待。

  “Ding,你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冲动派的宋茴是后悔那样的举动的,有些轻浮,不适合朋友,因为怕孟丁丁误会,她只能加上这句话。然后去帮孟丁丁推行李,不敢去直视孟丁丁的眼。

  宋茴心里很惆怅,大概这一晚是注定要献给记忆的。

  许多年前,Ding大概也是和她现在一样,止不住地去回忆彼此之间共度的过去。

  城市的夜渐渐安静下来。

  汤家书房里的灯一直亮着,宋言站在书房门外,多少次想要冲进去问里面那个男人到底还睡不睡觉。在汤家,宋言最厌恶的便是书房。因为每到晚上,她的丈夫都会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安静的氛围里,他在思念着另一个女人。

  下午,汤季辰回来冲着宋言发了一通火,砸烂了卧室里的东西。

  这个男人不知从哪里听来的消息,知道宋茴和李家的男人相亲,还知道这事是秦如墨撮合的。

  宋言当时只能表现得无辜,告诉汤季辰,她也不知道这件事。

  汤季辰哪里会相信,但他也不想说什么了,他太累了。

  在宋言想到应该是她端着高姿态来指责汤季辰到现在都念念不忘自己的小姨子时,汤季辰已经没再给她机会发泄,径自走出卧室去了书房。

  一直到现在都没出来。

  宋茴敲了半天的门,里面就是毫无反应。

  “季辰,要帮你做点消夜吗?”她贴着门试探性地问。

  “不用。”汤季辰清朗的声音传来。

  “你……”

  催眠自己要平静下来后,她心里的火气渐渐被得意代替,因为她告诉自己,这样的噩梦就快结束了,她以后再也不用每晚等这个男人从书房走出来了,再过不久,汤季辰心里念念不忘的人就要嫁人了,到时候他也该回到自己的身边了。

  “那我先去睡了,你别熬太晚了。”

  没有任何回应,不过宋言也没在意了,来日方长。

  书房里桌子上摊着一堆的照片,里面极少一部分是那一年他和宋茴的合照,还有的便是他让朋友的手下去跟踪宋茴拍到的照片,这件事是极隐蔽的,他庆幸自己有个开侦探社且嘴巴严的发小纪斯,不至于让他的秘密暴露。

  宋茴的笑,宋茴的悲伤,宋茴的寂寞……一张张,汤季辰不知道自己已经看了多少次。

  纪斯虽然和汤季辰一块长大,可是在汤季辰和宋茴这段关系里,纪斯当时人在国外,对他们之间发生的事自然了解甚少。

  纪斯无数次对汤季辰说:“既然知道她在哪里,为什么不去找她?派人跟踪她固定向你报告她的近况,远没有你自己真实了解的透彻。”

  汤季辰每次都是摇摇头,“不了,我害怕自己又做出伤害她的事。”

  “你怎么伤害她了?”

  “不能说。”他害怕一旦说出来,自己辛苦建立起来的坚强在那一刻瓦解。

  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五年,他就是靠着不要脸才得以走下来。

  他的秘密,他的人生,在很多年前他就全都系扣在宋茴的身上,他生,他死,只要宋茴的一句话而已。

  纪斯今天终于愿意把宋茴的手机号码给他了,他也觉得幸运,因为宋茴居然接听了他的电话,才得以令他在电话里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他说:“宋茴,我舍不得你忘了我。对不起,请原谅我的自私。”

  他说:“我和宋言的协议结婚是十年,十年一到,我可以提出离婚,而宋言就得无条件地配合我。”

  他说:“我爱你,不能放你走。宋茴,再等等我。”

  再后来,只能听到急促的“嘟嘟嘟”的声音。

  他知道,那些话,宋茴都听进去了,他也知道,宋茴一定又会假装不在意、选择无视。

  他也一直在想,如果他从未犯错,是否如今和他一起努力的还有宋茴,为了他们的爱情。

  这些年他对宋茴除了无尽的思念外,还有就是对不起。

  可他不会道歉,永远也不会。

继续阅读《一爱难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