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问剑天涯(万龙铖吕凉)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问剑天涯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乾为天

简介:雁凌峰几度挣扎,终于挺身而出,来到独孤神木身旁,说:“世人说前辈是大魔头,晚辈却说您是英雄豪杰!”在八荒剑派数千人围困中,独孤神木仰天长笑,说:“你认老夫这个大魔头当朋友,就不怕身败名裂吗?”雁凌峰说:“晚辈心中自有正邪之分,何惧之有!”独孤神木笑道:“好!那咱们就并肩作战,杀他个片甲不留!”

角色:万龙铖吕凉

问剑天涯

《问剑天涯》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龙城飞将

渔家傲.秋思 *范仲淹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风沙呼啸,烈日当空,延州城西北,临近大宋和西夏两国边界。一匹黄骠马旋踵飞驰,四只蹄子踏起一溜黄烟儿,呼啸着向南奔去。

这条大路两旁的庄稼都已枯萎,人烟更是罕见,只有数不尽的残垣断壁,虽然看不到累累白骨,但铮鸣声仿佛还在耳畔回响。这又是一个被党项军掳掠过的村寨,向里望去一片狼藉。

马上那汉子急于赶路,可见了这凄凉的场景,也不由得放慢了马蹄,狠狠一咬牙根儿,将拳头攥得咯吱作响。

天气干燥炎热,他取下背上的大酒壶,猛喝了一口,又将酒水迎面洒下,青襟湿彻,端的是爽快。他将半壶酒在手中掂量几许,又喝一大口,忽地将酒壶倒过来,酒水瞬间便浇到了马头上。

这汉子说一口地道的秦腔,一抚马鬃,说道:“乖儿子,取了西贼的粮饷,爹爹好酒好肉招待你!”说罢单臂一甩,将酒壶掷出十几丈远,再看马蹄踏地绝尘,已在百步开外。

奔出十几里路,眼前来到一片山岭,道路也变得崎岖坎坷。不过他轻车熟路,打马转过几处弯道,身前就出现了一道山谷,谷道不宽,两侧山壁却十分陡峭,高数十丈,向上望去一线参天,地形真是险峻之极。

这汉子一抖马缰,飞驰而入,摘下背上的龙环大刀,向上一挥,喝道:“粮车五十辆,军马二百匹,人头五百颗!兄弟们收好口子,延州城范大人、金明寨主李将军都已做好打援准备,咱们只管吃下它!”

空谷传响,声音嘹亮,那汉子早已打马出了山谷,却不知他这句话是说给谁听的。

山石滚烫,大风刮进山谷中,卷起漫天的沙尘。转眼去看数里之外,只见旌旗猎猎,车辕滚滚,一只西夏军队行进在风沙中,数百名军士弓刀出鞘,中间的马车上则载满了粮草辎重。

大旗下的几个人远远看到山岭险峻,不禁皱起了眉头。

一名身披乌甲的西夏将军摆手停下队伍,他目光炯炯,对身旁一位瘦削的老者说道:“戚先生,这就是一线天。”听得出,这西夏将军的汉话说的还算流利。

那老者年纪在五旬开外,须发花白,却容光饱满,冷笑道:“只怕万龙铖不在此地,倘若他敢在这里设伏,老夫必取他项上人头,献给皇帝陛下!”

那名西夏将领兀那将军笑道:“陛下英明神武,请几位先生出山辅佐,就是为了铲除这些东土武夫。万龙铖身经百战,这次又和范雍、李士彬一众小儿联手,在横山一带作乱,不可不除!”

老者名叫戚镇恶,他摇头一笑,道:“纵然他有万夫不当之勇,老夫只凭这根铁杖,量他也敌不过三十招!”

几名西夏将领见他一抖手中的镔铁拐杖,看似轻描淡写,声音却沉雄浑厚,不绝于耳。

武学中的内功手法这几位马上军官自然不懂,当下连连叫好,神乎其技。

队伍继续向前行进,不多时候,便来到那一线参天的山谷前。

兀那将军和戚镇恶驻马观望,见这空谷长约百步,两侧山石如刀,让人不寒而栗;而右侧崖壁上还刻着四行字,正是唐人王昌龄的《出塞》:“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笔走龙蛇,铁画银钩,显然是用刀枪锐器一挥而就,可见臂力惊人!

“龙城飞将?”戚镇恶双眉紧锁,暗做思量。

兀那将军一挥狼牙棒,喝道:“飞天鹰!”

西夏军队中应声走出十六个人,他们身穿黑衣,步履如飞,眨眼间便进了山谷。

这十六人手中各擒着一条飞爪锁链,向两侧山壁观望片刻,忽然沉肩屈肘,抡起飞爪,猛然投向山壁。

金石相交,铿锵作响,精钢锻造的爪头刺入山石中,离地面竟有十丈高,足见这些人臂力非凡。

十六个人鱼贯猿引,双手拉住铁索,仿佛壁虎游墙一般,转瞬间爬到飞爪入石之处,再将锁链另一端的飞爪以同样手法掷出,短短两次攀爬纵跃,他们便来到十六七丈高的悬崖上。

那悬崖笔直如刀,但在这些人脚下,却如履平地,片刻过后,他们已经来到崖顶,向兀那将军打了声呼哨,各自转身散去。

兀那将军冷笑道:“看来万龙铖并未在此地设伏,戚先生想要杀他,怕是要等一等了。”

戚镇恶漠然说道:“早晚取他狗命!”

兀那将军一挥狼牙棒,三十名党项骑兵手中拿着猎刀和盾牌,催马进入山谷,等走出三十步后,并未发现异常,兀那将军又一挥手,身后车辕转动,运送粮草的车队也缓缓跟了进去。

戚镇恶聚精会神,看向崖顶,他体内玄功深湛,又懂得密宗观听之术,忽然察觉风吹草动,喝道:“有人!”

话音未落,忽听崖顶传来一阵阵惨叫,与此同时,十六个身影纷纷坠下崖壁,竟是十六具飞天鹰的尸体!这十六具尸体或砸在马车上,或是砸在空地上,瞬间粉身碎骨,血肉模糊。

党项人虽然骁勇善战,可军马受了惊吓,一时间上蹿下跳,前突后冲,这山谷本就狭窄,谷道中顿时乱作一团。

兀那将军疾声呼喊:“快退回来!”

可两侧崖顶风声骤起,数十块磨盘大小的石头砸下来,铺天盖地,避无可避,已经进入山谷中的党项军士刹那间死伤过半。

紧接着又听一阵铜锣声响,崖顶有人高声断喝:“龙城营在此!西贼受死!”

数十个黑影从天而降,眨眼间落到西夏军士头顶,手中寒光闪过,几十颗西贼的人头便滚落在地上。

戚镇恶纵观全局,看清那从天而降的数十人都是一手拉着绳索,另一手挥舞大刀,他们不但刀法纯熟,身法也十分灵动,顷刻间斩落首级,例不虚发。

他心弦一颤,暗中盘算:“这龙城营名不虚传,老夫定要会一会万龙铖!”

那几十名龙城营弟子挥刀斩断绳索,纷纷落了地,和山谷中残余的西夏军士短兵相接。

兀那将军观望片刻,挥手说道:“速去叫阵,擒杀万龙铖!”

一名西夏副将纵马而出,马罩荡胸甲,身披连环铠,兽头吞肩,威武矫健;他手中捧着一条镔铁长枪,学着关西汉话厉声喝道:“万龙铖,出来受死!”呼喝之间打马来到战阵内,摆臂挥枪,力劈华山。

他这一枪势大力沉,一名龙城营弟子横刀抵挡,大刀竟被从中劈断,枪尖落下,血肉横飞。

这西夏副将放声狂笑,举枪又刺倒一人,喝道:“再不滚出来,我将你的子孙统统杀光!”

他正耀武扬威、大杀四方之际,忽听山谷另一端有人高声断喝:“万龙铖在此!休要放肆!”

山谷中人马嘶鸣,可这声呼喊震慑八方,显得格外清晰。

那西夏副将抬起头,见迎面飞驰而来一匹高头骏马,马上客双脚踏镫,纵身而起,清影呼啸间,势如飙发电举,转瞬间跃到山谷当中,横刀截住去路,大有一夫当关之势!

戚镇恶见来者器宇轩昂,万中无一,那柄刀更是光芒璀璨,他眼力极佳,看清上面刻着八个字——“马踏秋水,刀横乱世”,不禁身子一颤,猜到这人便是龙城飞将——万龙铖!

这大汉正是万龙铖,他虽是江湖中人,但多年以来扎根塞外,率领门下义士抗击胡狄贼匪,保境安民,号称“龙城飞将”,正应了崖壁上那两句诗——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继续阅读《问剑天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