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李肆《大佬家的夫人超凶哒》李肆李妈妈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大佬家的夫人超凶哒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李肆

简介:桃园国际机场一位如花似玉的美少女,手捧一大束鲜花站在机场大厅的中央,看起来是那么的唯美浪漫,让穿行的旅客们不自觉的看了又看
她的头发长及腰部,是棕褐色的大波浪,瓜子脸….

角色:李肆李妈妈

大佬家的夫人超凶哒

《大佬家的夫人超凶哒》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5章 订婚

一个月后,在李妈妈的操持下,订婚日很快就到来了。

李氏集团总经理办公室,李肆疼拿起好友放在他办公桌上的纸,抖了抖,语气稍闲冷淡的问,“这是什么?”

站在他面前的好友余则遵笑嘻嘻的道,“看完再说!”

李肆疼粗略的浏览了一下,皱皱眉,语气有点生硬,“你什么意思?”

余则遵笑的犹如狐狸,“呵呵,没有什么啊,这是我送你的订婚礼物!”

“就这个?”李肆疼毫不客气的把纸揉成一团,当着好友的面直接把它扔进了垃圾筒。

余则遵早就料到李肆疼会这样,他完全没有生气,口气略带无奈的道,“那可是至理名言啊,上面讲述了一个男人的成长历史呢!”

李肆疼嘲笑道,“这个男人不会是你吧!”

余则遵笑的有点勉强,“呵呵,怎么可能!不过,他是大多数男人的模本!不要告诉我你一定不会遵循这个模本!”

李肆疼异常坚定的看着他,“我不会!”

余则遵一副我不信的表情,“你真这么肯定?”

“当然。”李肆疼挑衅的看他。

“我真佩服你,总是那么自信满满,但是,人生是有但是的!”

“有但是又能怎么样?!”

看李肆疼一副唯我独尊,绝对不听劝的模样,余则遵语重心长的道,“总之,朋友的祝福送到了,绒绒是个好女孩,你可得好好珍惜。”

“不劳你费心。”

余则遵摆摆手,洒脱的离开,他知道一定会自讨没趣,可是,他就是管控不住自己,明明知道李肆疼肯定和他不一样,但是,李肆疼那样的态度,他真的很怕那家伙会重蹈他的覆辙。

也罢,自己的幸福,只能自己经营啊!

余则遵离开后,李肆疼放松的靠在椅背上,他自嘲的笑了笑,大家这都是怎么了?!一个个的像变了个人!

婚姻对于他,真的没有什么实在感,尤其是跟绒绒。

只是小小的订婚罢了,即使定了婚,也不一定会结婚啊!

这只是他的拖延战术罢了!他未来的妻子,怎么可能是绒绒呢?!

李肆疼本打算继续埋首工作的,但是,电话响了。是妈妈打来的。

李肆疼刚接起电话,话筒里就传出了略带责备的焦躁声,“疼儿,你怎么还不回来?!”

“妈,我还有一堆工作没忙完呢!”

“不准给我找借口!明天就是订婚日,今天你给我早点回来!”

“早回去做什么?反正又没有我什么事!”

李妈妈的语气明显飙升了许多,“你说的可真是置身事外啊!”

李肆疼大感不妙,妈妈一向从容优雅,轻易不生气,但是生气起来绝对没有他的好果子吃,他估计碰到妈妈的底线了。

也罢,终究是自己的事情,还是回去吧。

李肆疼赶紧嘴乖的道,“母亲大人,有您的指挥,我放心的很,我立即就回去,马上到家!”

“这还差不多!”

挂了电话,李肆疼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开车回了家。

来到客厅,他抬了抬眉,淡然的看着满屋的东西,口气不冷不热的道,“只是订个婚而已,不用搞的这么隆重吧?!”

李妈妈呛声,“怎么不用,我们是大户人家,就算绒绒的父母不在了,男方应备办的礼品、聘金也一样都不能少!”

“什么跟什么啊,绒绒又不在意这些东西!一切从简就行了!”

“不在意是一回事,有没有是另外一回事,儿子,你到现在都不了解女人!”

“我是不了解!”

李肆疼看着桌子中间摆的东西,有戒指、手镯、项链等,还有手表,竟然是镶钻的!

他嗤笑一声,真是奢华啊!

他们家一向勤俭持家,对绒绒,可是大方的很呐!

他偷拿了块桌子一角放置的桔饼,一口填到嘴里,味道不错。

这东西他有多久没吃过了?!估计得超过15年了。小时候明明常吃的,当然,都是绒绒给他的。

还是那时候的味道正宗。

李肆疼回想起小时候的快乐情景,忍不住的勾起唇角,刚想再偷拿一块,手就被李妈妈拍了回去。

他哀怨的叫道,“妈!”

“干嘛?!”

“东西那么多,让我吃一块又怎么了?”

“你知道这礼饼来的多不容易么?!现在桔饼可是很难买到地道又正宗的!绒绒对桔饼的要求很高的,你都吃了,绒绒吃什么?!”

“妈,到底谁是你亲生的啊!况且那么多,绒绒吃不完!”

“那也不能现在吃,你要想吃,也得等订婚礼完成之后再吃!”

“早吃晚吃不都一样嘛!”

“不一样,这可是有讲究的!”

“好,好,不吃就不吃。”

李肆疼又瞥了一眼桌子上的茶叶、龙凤烛、排香、祖纸、龙凤炮,摇摇头。

看来,一场传统复杂的订婚礼在所难免。

订婚当天,李妈妈一大早就开始忙活,期间,她再三询问李肆疼,“疼儿,「行聘礼品」是以六个一组装在红木盒里的么?!”

“是。”

“那就好!别的都检查好了吧?!”

“一切OK!”

“那你赶紧出发吧!”

“妈,时间还早,况且就在隔壁,不用那么着急!”

“早点总比晚点强嘛!不可以耽误吉时!况且车子可以慢慢开!”

看老妈一副决不妥协的样子,李肆疼只好投降,“好吧。”

李肆疼和好友们把东西装上了车,随后,鸣炮出发赴女方家,其实就是转个圈再绕回来。

坐在车上的李肆疼直犯困,今天太早被老妈挖起来了,他昨天又因为工作的事情太晚睡,估计也就睡了2个小时左右。

实在顶不住睡神的召唤,他头一歪,睡了过去。

直到炮响,他才被叫醒。

他睁眼看看,车队已经快到女方家前了,约一百公尺的地方吧。

他感激的看了好友一眼,听到女方那边鸣炮回应后,车子才出发继续往前。

车子到地方,好友们陆续下车后,李肆疼最后下车,有人端洗脸水让他洗手、擦脸,他随便的擦洗了一下,给了她一个红包。

他觉得这些礼数很无聊,一点意义也没有,但是,传统就是传统,他根本无法违抗对待此事无比严肃认真的母亲大人。

他看着好友将红木盒交与别人,然后大家依序进入女方家。

看着那为数不少的陌生人,李肆疼皱眉,绒绒应该没有什么亲人了吧?!

正奇怪着,李肆疼就看到自己的老妈在热情的招呼着他的迎亲队伍。

李肆疼忍不住的摇摇头,他就知道!

李肆疼进屋坐定后,一个陌生人站了起来,那人兀自讲述着,至于讲的什么,因为李肆疼没有认真听所以那些话完全没有进入李肆疼的耳朵。

又一个陌生人过来将礼品陈列就绪后,刚才那人居中将大小聘金、礼品点交予李妈妈,李妈妈将礼品收好,并在神案桌上陈列祭品,准备祭拜。

李肆疼无语的看着,绕了一圈,还不是回老妈手中?!

那老妈那么紧张做什么?!

他很无奈。

李妈妈祭拜完毕,绒绒双手捧茶盘,上置甜茶若干杯,由一个陌生的妇人搀扶着从里屋出来,出来后,她向李肆疼的亲友一一敬茶,先长后幼,随后离开。离开时还鞠了一躬。

李肆疼看大家都喝光了甜茶,并将红包置入杯中。

随后绒绒出来收了茶杯。

奉茶完毕,李肆疼知道接着要进行「戴订婚戒指」了。

听老妈讲,戴订婚戒指是很讲究仪式的。

女方先将订婚戒指以红线相系,取夫妇同体同心之意。仪式开始后两人各持一线将系扣打开,双方戴上戒指,男方交红包给女方,仪式才算圆满完毕。

李肆疼看着陌生人搬来了高椅、矮椅各一张。绒绒坐上高椅,脸朝客厅大门,向外而坐,两脚踏在矮椅上。他站在绒绒右边,面对绒绒。

有人端着金属盘走过来,上面摆着系着红线的订婚戒指,那人站定后,他和绒绒两人各持红线一头,将红线扣解开,绒绒伸出右手,李肆疼右手拿戒指,套入绒绒右手中指,之后是不绝于耳的照相声。

李肆疼伸出左手,绒绒右手拿戒指,套入李肆疼左手中指,他将红包交给绒绒。

戴完订婚戒指后,有人带着绒绒来到李肆疼爸妈面前,绒绒软软的叫着,“爸妈……”

叫完后,两人一起祭拜绒绒的爸妈。

之后,绒绒被人领到了别处,再出来,绒绒的手上拿着李肆疼那天看到的镶钻手表。

绒绒亲手把手表戴到李肆疼的手腕上,冲他笑。那笑容别提有多灿烂了。

但是李肆疼笑不出来。

他的内心很复杂,没有任何的喜悦,只想快点让这场订婚仪式结束。

终于熬到最后阶段,绒绒端出汤圆招待众亲友,宴席开始。

用餐完毕,李肆疼看众亲友又放了红包在桌上,大家洗手准备离开。

绒绒将订婚喜饼分赠大家,作为订婚喜讯之通知。李肆疼拿着喜饼,却一点想吃的渴望都没有。

总之,劳累的一天终于结束了。

李肆疼回到自己的家后,洗漱一番,躺到卧房的床上就呼呼大睡起来。

对于他来说,今天不管是精神还是体力,都是超负荷付出。

李肆疼卧房的正对面就是绒绒的卧房。

现在,尽管已是深夜,绒绒的房间,灯还开着。

绒绒没睡,虽然疲劳,但她很兴奋,一直盯着戒指傻笑。

订婚用的情侣戒指是她专门定做的,白金环,内刻她和疼哥哥的姓名缩写GRR&LST,她的戒指上有颗小小的钻石点缀,疼哥哥的戒指略宽大,没有点缀物,但是有跟她这个配对的雕花,分开看不出图案,但是合在一起就可以看出雕刻的是什么。虽然这对戒指价格非常平民化,但是,做的很精致,很用心。

绒绒真的好喜欢,她乐的在床上滚来滚去。

从今以后,她就是疼哥哥的未婚妻了。

继续阅读《大佬家的夫人超凶哒》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