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皇上求放过(青鸾小花)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皇上求放过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青鸾

简介:姐妹共侍一君,左边是美人,右边是才女,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喜欢一个人,如此的毁灭,他恨不得杀我
爱一个人,却是要放手,有些人注有缘无份

角色:青鸾小花

皇上求放过

《皇上求放过》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正文 第六章:琴雨清音
[更新时间:2008-9-7 21:28:48 本章字数:5246]
  天公不作美,还没有到落龙潭,就变天。
  细密的雨滴串成线,织成一幅天然的雨帘,像是隔着一层纱,似是触手可及,却又挡住人的脚步。
  九哥打开油伞挡在我的头上,四处眺望着:“我们先找个地方避避雨,等雨停些了,再去落龙潭。”
  “也好。”我靠近九哥,让他也能遮更多,九哥怕我淋雨,伞都密实地往我头上挡着,不教那雨淋着我。
  今天才有些起色,可不想又着了凉。
  进了一个长栏,曲曲折折的,九哥护着我跑到那亭子里去。
  避雨的人,可真不少。
  我看着雨有些担忧:“九哥,这雨不知什么时候才能下完,看来我们要失约了。”
  “倒是没有什么?想必蔡家那边,还没有动身吧。”
  “可失信于人,是不好的,九哥我看,没有什么关系还是走吧。”越等,雨越大。
  “你身子才好一点呢?”九哥颦着浓眉:“你最容易着凉了,我保证,明天你又会咳起来。”
  我有些叹气地笑:“九哥,哪有人这样子说话的,淋湿事小,失信事大。”
  “那也是我去,我去那里等着,先跟他们说一声,你在这里等我,没等到我,你千万不要走,在我这里。”他指指脑子:“你可比别人重要得多了。”
  “好啦,九哥你小心点,别淋得太湿了。”九哥身体健壮,我倒也是不操心的。
  “没事。”他看看四周才发现,很多人在看着我和他。
  看看那栏座边有些脏,九哥微皱眉头,脱下自个的外袍,铺在那上面:“你坐着,一会刻是喝药。”将那小盒子都放在桌上。
  “好啦。”我轻笑,九哥总是对我最好的。
  他打开伞,跳出那九曲栏:“青蔷,别乱走。”
  “知道了,九哥。”我大声地说着。
  雨幕里,他高大俊雅的背影,越走越淡。
  纵使是下着大雨,我心里,还是暖暖的,我有一个世上最好的九哥。
  看到对面坐着一个贵气的公子,上下打量着我。
  我轻点头,转开眼,看一边雨打林木。
  很静,几乎没有人说话,淡淡的香气,不知是何人身上散发出,竟也透彻人心,在这雨雾之中,多了些清爽之息。隐隐之中,似乎有一种大贵大尊之气。
  低头看看十指,有些青白,擦出去,在那红亭处飞落而下的雨中净着手。
  好是舒服,却也将我的衣袖给打湿,帕子轻擦,更多了份洁净。
  打开了食盒,取出苦涩的药,对着雨轻饮着。
  落雨知秋凉,倒不会知道我心中苦,九哥真有心,还在食盒边放了小碟的甜枣儿。
  我看到一边的一个孩子眼睛直直地看着,轻笑着端出来放桌上:“喜欢吃吗?”
  他点点头:“喜欢。”
  “来,端着吃。”我笑着看他,自个也饮完盅中的药汁,似乎没有以往中的苦的了。
  “谢谢姐姐。”那小孩知礼地说。
  也才六七岁的样子,和青羽可是一双眸子好是清亮,又知礼。比我弟弟青羽要好得多了,我喜欢懂事的孩子。
  “青小姐。”一声饱含着惊喜的叫声在亭外响起。
  看不清楚长什么样,可是听这音,想必就是那杨宏书了。
  我有些叹气,并不期望遇上他,九哥那一句,他是有名堂的,我便也知道,他千方百计,只为了结识我。
  他从栏边跳进来,一头一脸的水,往众人都退一边。
  他一脸的欣喜之色,我就不知道他高兴些什么了。
  一身是水,还抹着脸,兴奋走近我:“青小姐,我是杨宏书啊,木字旁的杨,宏观的宏,琴………。”
  我轻笑,有礼地说:“青蔷记得,内侍郎的手足,画云江眉头水烟柳。”
  “对,是我啊。”他有些傻傻地说。
  亭子里有人轻笑了起来。
  他不好意思,抓抓脑袋:“这是我们京城的才女,青蔷啊,才一面之缘,好是厉害。”
  这样也算厉害吗?众人笑得更大声,有些钦佩的眼光看着我。
  有些失笑:“杨公子,这番叫我,是有何指教。”
  他脸蓦地一红:“怎敢,还望青蔷小姐指望一二,哪日你画那云江眉头水烟柳,当真是妙极了,还有好多地方,想要青蔷小姐指教的。素问青蔷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有一琴,乃是南海冷玉所制,所弹之音,清凌凌如雪,只是小生琴艺不佳,弹不出好音,浪费了一把好琴。纯表哥,你快点啊。”他往后看,大声地叫着。
  我才发现,雨中还有人来。
  倒是没有翻栏,哪怕是大风大雨,还是从那九曲桥而来。
  高大的身躯从雨幕中走进,那种迫人又威武的气息,让人心里暗暗地赞,一身稳重又泰然自若的神色,更是让我暗赞三分。
  这人,就是那天的袁将军。
  那天不曾抬头见他,没想到今日有缘,倒能见上。一般稳敛之气,看来这袁将军不是池中之物。
  他手里还拿着一样东西,阒黑的眸子看我一眼,微微地一亮,便将东西交于杨宏书。
  杨宏书将布揭开,赫然是一张七弦琴。
  最夺目的就是那琴身,那白玉光洁无暇,必是价值不菲。
  “好琴赠佳人,青蔷小姐,只有你才能配得上这张好琴。”他捧到我的前面,也没有什么修饰说话,直接就要送给我。
  我吓了一跳,有些轻叹,看着那琴,是很美,可是我不能要。
  “无功不受禄,杨公子送青蔷这么好的琴,青蔷和杨公子也不过是只有一面之缘,如何能收。”
  大概是我的拒绝,叫他不知如何是好,一时之间,笑颜就怔在那里。
  亭子里的人,越发忍禁不住,低低地笑着。
  “啪”的一声,那白衣公子合上了扇子,如镜般的眸子有些兴味:“听闻青蔷是京城第一才女,在这雨亭之中,来一曲,似乎不错。”
  他的语气,很不敬,高高在上一样。
  要是换了别人说,只怕是很无礼很轻挑的,可是由他说出来,却有些天经地义一样。
  那杨宏书似乎找到了台阶下,也笑着说:“青小姐,那可否给我们弹一曲。”
  如此大雨,九哥没有那么快回来,在这亭子也是无聊,一曲能娱人心,也不错。
  我淡笑,爽快地说:“有何不可。”
  “姐姐,这琴好漂亮啊。”吃甜枣儿的小孩二眼的惊奇,清亮地说着。
  在无相朝,小康之户,几乎是人人知琴棋书画,想必这孩子生活不太好,衣服也显得破旧,却很干净有礼,会先问问别人的意思,不像我那弟弟,总是霸王一样,让我头痛。
  我对他很有好感,轻笑解释:“这是白玉做的琴身,琴还有几种叫法,称瑶琴,玉琴,还有绿绮,丝桐之称。这琴有七弦,宫商角徵羽少宫少商。”居我所知,有些琴,是不止于七弦的,只是无相之朝七弦琴多。
  其实绿绮是一张名琴,只是后人见到琴,有些不分好坏,只要是喜欢的琴,附上风雅也叫绿绮,长久下来,便有了这样的叫法。
  轻轻地试了试琴音,也没有刻意要去弹什么曲子。
  如此大雨,随雨而行,与雨共合,倒也是妙。
  轻轻一笑,将琴放好,端坐着就弹了起来。
  在倾盆大雨,雷电不休中,力求到一种清吟,气势如宏,铮铮清亮。当雨势一慢,再来个婉转,雨声就如伴这琴声一般,二者合起一听,缠绵又多情起来。
  转个音,我又让琴声跳出这雨,主导这雨的变化与声音,在它变化之前,更清亮高亢,如凤鸾之音,春日之语,清灵如洗。
  风袭来,有些冷,蓦然想到青家可笑的竞争,调子一转,音随心转动了起来。
  一下变得有些冷锐,尖利,有些自嘲,有些悲愤。
  扇子击在那栏上却能与我的琴音合应着,有些奇怪地看那白衣公子一眼,他竟然追得上我的节奏。
  他眼里没有什么神色,淡然地说:“过于冷寂了。”
  难不成,他把他当成什么人,要我弹花好月圆吗?对不起,我的琴,不是为他而弹的,我也不认识他。
  素手划过,最后一个琴音,消失在大家的叹息声中。
  抬头看他一眼,他的眸子清冷如破雪,让人不敢正视。
  我将琴还给杨公子:“献丑了。”
  他赞叹地说:“太好听了,青蔷小姐的琴音随意而弹,如空谷之兰,清雅而高亢,破云出月泠泠有音。”
  他说得太好听了,正如那白衣公子所说,太冷寂了,和前面的与雨曲相和调子完全不一样。
  “随意而弹,不值一提。”冷玉琴的音,倒是很好,清清灵灵的,可是我与他不相熟,如何能收他这般贵重的琴。
  “青蔷。”那白衣公子轻念着我的名字,清冷的眼神中流过一些异彩,看着我,眼神又如刀一般,欲割开我眼中的层层,将我看得透彻。
  我不喜欢这样的眼神,太犀利逼人了。
  转过头去,依旧靠在那栏上张望,雨势小了些,却还没有见九哥回来,他去了,也好长时间了,难不成,在等蔡家老爷吗?
  “我之有幸,看了青蔷小姐的画,听了青蔷小姐的琴,不知什么时候有空领教一下青蔷小姐的棋呢?”他自言自语地说。
  一会儿又一敲头,笑:“对了,青蔷小姐,京城有个沐香园,八月中秋,京城的女子,都会去那里焚香拜佛,不知青蔷小姐是否会去?”
  沐香园我知道,京城的一个美丽传说,前朝的沐贵妃就是在八月中秋去上香,遇上前朝皇上,从此谱就一个梦一样的故事,她成为了前朝皇上最宠爱的贵妃,尊荣显贵,后宫无人能及。
  所以很多的女子,都纷纷效仿沐贵妃,八月十五这天,去沐香园里上香,希望能沾上这些喜气。慢慢地,便也是成了习惯,不管是男女老少在八月中秋那天,就会去拜。据说那里的姻缘寺,特别的灵。
  其实我有些不屑的,可是青府里的规矩,青老爷也不必去过问大家去不去,每年的这一天,青家的人,都必须全去。
  他坦诚的眼神看着我,我淡然地说:“大概会吧。”
  “那真是太好了。”他笑着,兴奋地猛地一拍大腿:“那里可多人了,局时希望能看到青蔷小姐。”
  那小孩天真地问:“大哥哥,好什么啊?”
  这一句,让杨宏书的脸都红了,众人更不客气大笑起来。
  我也忍不住,手掩着唇轻笑。
  喉间甚痒,又忍不住轻咳嗽几下。
  “青锦臣呢?怎么丢下你一个啊,青蔷小姐你不舒服,我送你回家吧。”他双眼亮得如星子。
  我摇头,轻笑着说:“谢杨公子的好意,九哥有些事,稍后就回来。”
  他看我一身的单薄,竟然想要除下湿外衣给我披,边解边说:“如此雨冷之气,青蔷小姐有怏在身,还是小心一些。”
  我真搞不懂他了,他在京城,也是小有名声,有才子之称,可是他不觉得,要是湿布给我披着,会将我的衣服也濡湿吗?
  他真的让我很无语,其实人还不错,很坦诚,只是我和他也只是二面之缘,这般待我,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了。
  我指着盒子,轻声地说:“青蔷有带衣服。”冷意是有,只是众人面前,焉能自在地披上。
  他尴尬的脸都红了,我想,他也是一番好意。
  心里有些作笑,浅笑着说:“谢谢杨公子的好意,青蔷心领了。”
  那壮实的男子从后面轻拍杨宏书的肩:“别乱来了,你湿衣服,岂不是害人。”
  “表哥,连你也笑我来着。”他有些好气地笑了出来。
  我看那壮实的男人一眼,眸子也有些笑意,还算他是看得清楚的。
  没一会儿,从外面跑来几个人,也是跳进了九折栏,直接朝亭子而来,头上还有些血和雨水一混合着流下来,甚是吓人。
  一个老人站起来,一脸的怪异:“这是怎么了,不是叫你们去落龙潭搬些水煮茶吗?车呢?还弄成一副这样子。”
  那几个人喘息着说:“老爷,你不知道,这风雨好大,落龙潭那上面,石头纷落下来,已砸死人了,再迟一点,几乎都回不来了。”
  吓了我一跳,赶紧站起来,急切地问:“是落龙潭吗?”
  “是啊,好大的风,里面的路,几乎全塞了,没有人出得来啊。”
  我心里的弦一断,整个人都惘然起来。反应过来,就是赶紧往外走,去看看。
  杨宏书抓住了我的衣服,不解地说:“青蔷小姐,这么大的雨,你要出去吗?”
  “我九哥在落龙潭。”我急了,我想走,我一刻也不能呆在这里。
  才走二步,一只有力的手抓住了我的肩头,阒黑的眸子看着我的眼睛:“现在,你去也没有用。”
  “可是我得去。”我眼里有些泪,我好担心九哥。
  “宏书,你陪着青蔷小姐在这里,我去落龙潭那边看看状况。”那袁将军,简短地说着。
  我摇头,紧决地说:“我不要在这里,我要去。”
  他看了看我,点头:“好吧,一起去。”
  他牵起我的手走,抓得好紧。
  在那大雨中,我什么也看不见,只能抓着他的手,跟他跑出去。
  杨宏书大声地叫着:“等等我啊,青蔷,这些东西,都是你的吧,你们等等啊。”
  此时,那里等得了,我一刻也不要等,想马上飞到落龙潭那边。
  我不要九哥有什么万一,这世上关心我的人不多了,没有了九哥,我是如此的寂寞。
  如果他有什么事,我永远也不会原谅我自已的。
  呵呵,亲亲们,我也想死你们了,荷花,大空,阿雨,还有好多啊,小脸儿啊,青蛙啊,呵呵,好多好多,抱个,角落里亲亲去。
  一天二更,怎么样?更到我的存稿没有了,就一天一更。
继续阅读《皇上求放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