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小说陈继川蛮王《这位女将有点野》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这位女将有点野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陈继川

简介:她司情妄,将门之后,杀伐果断,骁勇善战,却因错付真心,惨死牢狱之中
“重活一世,我要活出个人样
”他戚少巍,高高在上,病弱太子,人人眼里任人宰割的鱼肉,一切不过是假象
“小将军是个隐患,要时刻注意,必要时候……”她信任他,大恩大德无以为报,他警惕她,内应眼线全部安插
在这一场角逐中,戚少巍失了心
“你一开始就知道我监视着你,利用你?可是你为什么?”她没有那么蠢,只是那一刹那看到了光,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所以:“甘心让你利用
”这一次仍然会万劫不复吗?她不知道,但是心甘情愿,问心无愧

角色:陈继川蛮王

这位女将有点野

《这位女将有点野》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丢人玩意儿
这天晚上,司情妄睡的极好,是那么多年来,睡的尤其安稳的一次,她甚至一个梦都没有做,仿佛将军府还在,而她还是司家上下疼爱的嫡女。
次日清晨,司情妄醒了又吃了解毒药,心口上的箭伤没有那么容易好,上辈子花了三个多月才好的差不多的。
她自己上了药,换上了外衣和铠甲,洗漱后便接到了陈继川送来的密函。
上边儿是再熟悉不过的字了,看着那字,她的手指缓缓收紧,脸绷着。
陈继川看见了半句话都不敢说,也不知道司情妄是怎么了,总觉得少将军隐约要生气。
“班师回朝。”司情妄放下手里的信函,上边只写着:“平乱有功,放了蛮王。”和之前没什么两样,她其实也猜测到了。
“这就走了?”陈继川瞪大了眼睛。
“通知下去,回朝。”说完,司情妄把这封信撕碎,让她放了蛮王?不可能!
“是,将军!”
军队拔营,浩浩荡荡的返回,司情妄身上有伤,坐在了之前载着粮草的马车里,其余有伤的士兵们自然是不和少将军一车的。
“我告诉你们,你们要么现在杀了我,如果我活着,日后一定会让你们人头落地!”
“啧啧,这蛮王还真是话多,嚎了一路了。”陈继川骑着马跟在司情妄马车边上,司情妄在马车里喝着水。
她也听见蛮王叫唤了好一阵子,叫的她确实很是心烦,一想到上辈子惨死在他们手中,她就感觉憋了一肚子的气。
“停车。”司情妄忽然张嘴说道,陈继川立马让人勒停了马车,司情妄便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穿着玄色铠甲,玄色衣衫的司情妄,乌发盘成了发髻,用暗红色的发带随意绑着,眉目青秀,瞳仁漆黑,不苟言笑。
她踩着战靴,走到了紧跟其后的俘虏面前,为首的那个便是蛮王成豹。
成豹十六岁,高出司情妄一个头,还穿着昨日的战袍,只不过已经是脏兮兮,有些破烂了。
司情妄斜着看成豹,微微眯了眯那双漆黑的眼睛,眼前成豹稚嫩的面庞,不禁让她感觉五味杂陈。
成豹心狠手辣,那雷霆手段她现在想着都感觉有些发颤,可现在这人是落在自己手里的。
“叫什么?”司情妄抬了抬下巴,问他。
成豹剑眉一凛,十分生气,“我是谁你不知道吗!”
司情妄当然知道他是谁,只是想羞辱一下他罢了,“算了,我也从来不记手下败将的名字。你别干嚎,吵到我了。”
成豹气得冒烟,“你个臭小子!嚣张什么!”
司情妄本来已经转身要走的了,一听成豹这一番话,便转过去,冷笑了一声:“你一支毒箭刺穿我的心口,我仍然把你打下马生擒,你说我嚣张什么?倒是你,你有嚣张的资本吗?”
司情妄这话实在是太气人了,成豹当下双目起了杀意,身上虽然被粗绳捆着,双腿却是可以动弹的,只见他飞起一脚,朝着司情妄就踹了去!
可司情妄又不是十四岁的年纪,反应能力很快,躲过了那一脚并顺利抓住成豹的腿,另外一脚朝着成豹站着的腿踹了去!
成豹失去了平衡,便在众目睽睽之下劈了个叉,疼的他惨叫出声来。
司情妄看着满地打滚的成豹,心情分外愉悦,嘴角勾起一个似有似无的笑容,她拍了拍手,头也不回的上了马车。
成豹只觉得胯下疼痛,好一阵子才缓过劲儿来,咬牙切齿的叫唤道:“卑鄙小人!有本事解开我身上的绳子堂堂正正和我打一架啊!”
司情妄是靠在马车上闭幕养神,马车帘子还没放下去呢,听见成豹这样说,她便睁开了眼睛,居高临下的看着滚得一身尘土的成豹,似笑非笑的说:“没本事。”
成豹惊的睁大了眼睛,这厮是怎么一本正经的说出那么没有骨气的话来的!
司情妄把帘子放下来,眼不见为净。不过或许是因为刚才疼的狠了,一路上成豹也算是消停了一些了。
司情妄身上的毒素没有完全清掉,靠在马车上昏昏欲睡。
他们军队分为了四个行军部分,第一部分就是当初驻扎在营地百里外的部队,于昨日已经返程了。
司情妄为首的,多是伤残士兵和主要俘虏则是第二部分。
傍晚时分,部队暂停向前,驻扎营地,伙房开始做吃食,那食物的香味飘散开来,可把饿了一整天的西国俘虏们馋的口水直流。
这些俘虏多是年轻男性居多,一顿不吃都受不了,更别提从昨天被俘后到现在滴水未进,滴米未见了。
“分发一些水给俘虏,不要给他们吃饭。”司情妄让陈继川去办。
她们这部分多是伤残士兵,虽然也有不少精兵,但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司情妄还是要谨慎。
不给他们吃饭,没力气逃走也就没有那么多事端了。
天气十分炎热,在野外蚊虫又很多,帐篷是他们北国的伤残士兵们才有资格进去的。
剩下的人都在外露宿,可偏偏只有北国的士兵才能得到驱蚊草,那些饿急眼的蚊虫盯着好几天不洗澡浸泡了一身汗水的糙汉俘虏们可劲儿的咬。
偏偏他们又被绑住了手脚,根本就没办法去抓挠,只能蹭着树干。
成豹气得牙痒痒,他在心底暗暗发誓,如果给他抓住了机会一定会好好折磨这小矮子的!
“三皇子,你看!”忽的,边上的军师小小声的叫唤了一声成豹。成豹转过去看了一眼,脸上便露出了一个阴沉的笑容来,真是老天开眼!
“不好了!战俘逃了!”
司情妄正在看行军图,帐篷的帘子突然就被打开了,陈继川匆忙上前来,神色惶惶不安。
司情妄眉头一挑,倒是非常的沉稳:“逃了几个?”
陈立刻禀报道:“一共十名战俘,其中就有蛮王成豹!”
继续阅读《这位女将有点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