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正文

小说李旭李增枝《永乐小郎君》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永乐小郎君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李旭

简介:一觉醒来,自己成了大明曹国公李景隆的亲侄子!眼看着自家被圈禁下狱的命运无可避免,才八岁的李旭该怎么办?只是一个小小的灵魂,却搅乱了大明的一片天

角色:李旭李增枝

永乐小郎君

《永乐小郎君》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十章 面子论

  体面,面子,脸面、颜面。这些词是同一个意思。

  只要是人与人之间有可以比较的东西,都可以用这几个词来概括。

  爵位、官职、家宅、身上的衣服、佩戴的首饰、出入的马车、婚丧嫁娶的排场,几乎只要你能想到的地方,就有体面。

  我是公爵你是侯爵,我比你体面。

  我是公爵你是侯爵,可我见你依然很尊敬,你也就有了体面。

  我是公爵你是侯爵,可你见我比见其他公爵更加尊敬,我也更有体面。

  人生在世,免不了互相给面子,你好我好大家好,这才是立足之道。

  当想到这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结论之后,李旭不由得哭笑不得,就连宝儿这么大大咧咧的黄毛丫头,都知道去水房打水之后,给烧火婆子道一个万福,念叨一句:”有劳了。“李景隆怎么就不知道呢?

  靖难之役结束后,朱棣授李景隆奉天辅运推诚宣力武臣、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加封太子太师,并增岁禄一千石,可谓是给足了李景隆体面。

  可是李景隆干了些什么?

  仗着自己的曹国公爵位是太祖皇帝赐予世袭,自认为比朱棣封的国公要更高一等,李景隆上朝总是位于班列之首。

  路遇靖难功臣,对方向李景隆行礼,李景隆却佯装未曾察觉,扬长而去。人前人后说北燕军士是“狍子”。每次南北军殴斗,李景隆总是为南军撑腰。

  肆意打骂军士,动辄嘲讽翰林内阁手无缚鸡之力,就连李家本族,也出了李旭这档子事。

  李景隆竟是不愿给永乐朝上上下下除了朱棣之外,所有人一个体面。

  虽然现在还没有看出李景隆是什么事情没有给朱棣体面,以至于最后朱棣下令罢爵圈禁。不过李旭猜也猜得到,多半就是迁都了。

  永乐元年,朱棣应该会提出迁都。李景隆在金陵长大,早已习惯了这边的风水,自然是不愿意搬到苦寒的北燕。这么来看,李景隆不给朱棣体面是早晚的事情,那也就别怪朱棣动手了。

  给脸不要脸。这是李旭给李景隆的盖棺定论,想来朱棣要是知道了,也会同意。

  不过李景隆现在已经和二房彻底决裂,他的死活李旭已经不关心,接下来要怎么好好享受生活才是李旭当下要考虑的问题。

  正在出神想着事情。门外传来了一声低问:“三少爷?”

  李旭回过神来,喊了一声:“进来。”只见吴管家开门弯腰进来,关好门,走到李旭床边,弯腰行礼道:“三少爷,唤小的前来可有吩咐?”

  李旭摇摇头,笑着说:“有劳吴管家了,不用站着,坐吧。”

  吴管家却径直下跪,磕了一个头,李旭有些奇怪,不知道吴管家为何如此,但听见吴管家带着哭腔说:”小的该死,小的当不起三少爷如此礼遇,三少爷交代的差事小的没有办好,连累三少爷受如此重伤。还请三少爷责罚,罚钱罚杖,小的都受了。“

  李旭甩开心里的思绪,看着吴管家:“这次事情你办的很好,我受伤也是算计在内,只是没告诉你而已,不必自责。倒是我得说一声,左都督府上下承你的情了。”

  吴管家却是磕头如捣蒜一般:“三少爷这是说哪里的话,只要不嫌小的粗苯,有事三少爷尽管吩咐小的,虽说不一定能做的周全,但小的一定尽心尽力。”

  看看,一个管家都这么知礼,知道给少爷面子,李景隆被圈禁真不冤枉。李旭觉得要是吴管家去当官,多半比李景隆当的要好。

  李旭伸出一只手,扶住了下跪的吴管家:“起来,起来,别老动不动跪啊跪的,我这不讲这些。”

  吴管家这才站起身来,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又向前探出身,低声问道:“三少爷,可是还有吩咐?”

  李旭点点头,看着吴管家已然红红的眼眶,却没有直接说出口,先绕了个弯子:“小七和小七媳妇可安顿好了?”

  ”安顿好了,在金陵南郊,暂时先找了个茅屋住着,等这段风头过了,就西行去武昌府置庄子。田亩约莫也得买些,只是庄子置于何处,还须三少爷示下。“

  ”武昌府雨水充沛,气候适宜,建庄的人又少,以后会是我们李家的粮庄。此事我已去信给父亲,不过不管父亲同不同意,武昌府的庄子我是必定要置的。这样,过了谷雨,就让他们出发,先去荆州寻我父亲,其他的事情我父亲自会给他们安排……..“李旭说得很慢,好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三少爷?三少爷?“几声呼唤将李旭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李旭发现自己又发呆了。吴管家关切得看着李旭,还以为是受伤的原因。李旭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然后接着说:

  ”武昌府的事情你记下了,金陵府把这间宅子留着就行,其他的全发卖出去,老宅二房的田直接送给三叔,想来大伯也不好意思再抢了。你去三叔家告知一声,近几日尽快去应天府衙门把事办了。“

  吴管家有些犹豫,考虑了半晌,才鼓起勇气说:”少爷…….这么快就处理老宅的田,武昌府那边最快也要明年入冬才看得见回头钱,那这两年府里的进项……“

  李旭知道吴管家的意思,李家是勋贵之家,不可能做什么买卖,自己父亲的那点俸禄还不够李旭的零花钱。平日家里的收入都来自于老宅二房的那几百亩田。不过李旭知道,不但是武昌府今年冬天就应该能有些进项。哪怕是仅靠家中之前的积蓄,维持府里现况五年肯定不会有任何问题。只是吴管家不知道而已。

  不过李旭不准备解释。身为上位者,安排事情就好,要是事事都要给下人解释,那不还得累死。

  ”没事,你去办就好,家中不会有问题。还有一处庄子,可能需要你亲自跑一趟,别人我不放心。“

  虽然少爷这么说,吴管家觉得心里暖暖的,可是三少爷这一会武昌府一会金陵城,让没见过太多世面的吴管家有些心惊,此刻听说还有田庄,吴管家更是心神不宁,可是家生子的下人身份让吴管家质疑的话说不出口,只得仔细听着。

  李旭没有注意吴管家的心思,一边思考一边说着:”把小七和他媳妇的事情安排好之后,你北上去一趟保定,找个合适的位子,也置个田庄,不用太大,五百来亩就行。桌上有一百两银子,等会出去记得带上。这几件事情你可以跟母亲汇报一下。小七和小七媳妇的身份就别说了。“

  倒不是让吴管家用这一百两银子去买五百亩地,现在北面的地价一亩大约一两五钱左右,若是吴管家随身带着小一千两银子上路,且不说背不背得动,就是背的动,多半也是被抢的下场。所以让吴管家带一百两银子,一方面是让吴管家在路上雇车和住店使,看见合适的田庄发卖,吴管家也可以下个定金。剩下的钱自然是金陵这边随便找个什么名义,派一队心腹前军军士押运过去。自家管的军卫不用白不用,实在不行还有镖局。另一方面,能剩下多少来,也算是吴管家的跑腿费。不给草吃的马儿是跑不快的,李旭一直坚信这一点。

  打发走心事重重的吴管家,又吩咐芸香和宝儿在外面拦住人不要进来。李旭美美的睡了一觉。

  这一觉却是睡到了掌灯时分。李旭也不是自然醒,而是总觉得鼻子下面有什么东西。李旭睁开眼睛一看,宝儿伸出右手,手指蜷成个圈,正在李旭鼻子下面试探什么。

  ”干嘛呢?“李旭没好气的说,宝儿看见李旭睁眼,吓得连忙缩回手,灿灿的说:”三少爷,你这一觉睡了快五个时辰,我试试看三少爷还有暖气儿没。“

  李旭无语了,半晌才憋出一句来:”有你这么个丫头,少爷我有暖气儿都得冷了。“

  宝儿却不以为意,转身蹦蹦跳跳出门,又端了一盆水进来:”陈太医说了,睡得安稳是好事,可也不能太长,隔一段时间得翻个身呢。“拧了拧手上的帕子,就伸手过来要给李旭擦脸。

  李旭连忙抢过帕子,:”不劳您大驾,我自己来。“然后再脸上胡乱擦了几把,又将手帕扔了回去。”我睡了这么久,家里有什么事情没?“

  宝儿正准备离开去倒水,一听李旭问起,转过身来笑眯眯的说:”今儿事可多了,少爷睡着了不知道,一开始是有个公公到府里来宣旨,皇上封大奶奶一品诰命夫人,还赠了一块玉锁给少爷,本来大奶奶让宝儿叫醒少爷,还是那位公公说少爷有伤在身,不用惊动少爷。宣完旨,大奶奶就喜滋滋的换上诰命服,跟着公公进宫谢恩了。“

  李旭摸摸鼻子,苦笑不已。没想到来到这个世上的第一次接恩旨,居然是睡着接了。

  宝儿还是叽叽喳喳说个没完:”后来啊,前院陆陆续续来了好多将军,听说都是燕山卫的人,来找三少爷你的,舅老爷在前院照应着,就没让人进后院。不过舅老爷好像收了好些礼,都记下后放到库房了。少爷要看看么?“

  李旭摇摇头:”不用了,记得清楚些,以后人家有事也是要还礼的。“

  宝儿点点头,却没有再说话,坐在李旭的床边,继续绣着那块像鸭子多过像鸳鸯的手帕。

继续阅读《永乐小郎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