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荆棘月光(秦浅陆言琛)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荆棘月光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云倾袖

简介:秦浅带着孩子上门逼婚时,陆言琛嗤之以鼻:“廉价女人
”秦浅跟陆言琛举办盛世婚典之日,陆言琛为了白月光弃婚,秦浅选择独自美丽,拥有一场刻骨铭心的婚纱独秀
婚后,总有人问陆言琛娶了臭名远扬的秦浅作何感想
陆言琛言简意赅:“我希望快点丧偶
”没多久,陆言琛终于得偿所愿
车毁人亡,火光冲天
他亲眼看着秦浅殒命火海,尸骨无存
至此,香江多了一位因亡妻自逐家族,又在她墓前种满三色堇的鳏夫,逢人便问:“我给她种的花都开了,她怎么还不回来呢?”*经年后,陆言琛终于明白,原来令他心心念念的白月光并非天真烂漫的小白兔,而是秦浅那条心狠手辣的美女蛇
只可惜,美女蛇跑去祸害别的男人了
再后来,陆言琛又明白了一件事,秦浅当年死皮赖脸嫁给他,只有两个目的
爱他,毁了他
*在这场有关风月的博弈中,起初,先是她步步为营,披荆斩棘;最后,却是他步步深陷,欲罢不能

角色:秦浅陆言琛

荆棘月光

《荆棘月光》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007:娑婆夜色下的勾引

  角落寂静偏僻,离了灯光,周遭的一切都变得蒙暗,唯独夜空的星子能撒下浅淡光辉。

  在这里,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有人窥见。

  陆言琛垂落眼睫,一手按紧秦浅肩头,一手撑着墙,将秦浅笼在自己阴影下。

  “你如果再敢伤害我在乎的人,我会让你和秦氏在香江彻底消失。”

  秦浅仰视着陆言琛,心跳不受控制地加速。

  他用的须后水,是薄荷味的。

  细碎星芒滑入陆言琛的双眸,化作粼粼月潭。

  秦浅如同受了某种蛊惑,双臂大胆地环上他脖子:“像那晚那样的治我吗?”

  陆言琛面色森冷,却也没推开秦浅。

  秦浅得寸进尺,指头勾住陆言琛的领带将他一点点拉近自己,俏皮地牵起嘴角。

  “你当时对我特别疯狂,我从不知道你还有那么热情的一面。”

  陆言琛的薄唇噙着讥诮:“看来你很饥渴,我那夜神志不清,否则也不至于饥不择食。”

  秦浅似笑非笑:“饥不择食?”

  “女人洁身自好了,才会讨男人喜欢。”陆言琛意有所指:“你显然很不明白这道理。”

  秦浅凝眸看着陆言琛,唇弧抿平又挑起。

  “男人的嘴永远都是骗人的鬼,要验证这点,我有个绝佳的方法。”

  她暧昧地笑笑,忽然踢掉松糕鞋,赤着的右脚轻轻蹭上了陆言琛笔挺的西裤……

  若有若无的黑暗宛若薄纱覆在这双男女身上,欲望与危险悄然滋生。

  女人的挑逗如此明显,氛围越发旖旎香艳。

  陆言琛沉眸,眼底腾起一层冰寒的阴霾。

  目光微垂,秦浅莹润的脚趾映入眼帘。

  翘起的每根指头如蕴灵性,隔靴搔痒地徘徊在他腿部,乖巧可爱又该死的诱惑!

  脑海猝不及防闪过女人雪白柔软的身体。

  鬼使神差,陆言琛的呼吸乱了一秒。

  视线似被牢牢吸引,身体某个地方瞬间绷紧。

  耳边响起秦浅得意的笑声,她突然趁机捧起陆言琛的脸,灵巧舌尖游鱼般探进他的唇。

  仿佛惊涛拍岸,酥麻的电感立时流窜过全身。

  陆言琛脑子里轰地炸开一声响雷,不假思索推开了秦浅,可唇瓣已然沾染属于她的香气。

  “秦浅,你到底知不知道贱字怎么写?”

  秦浅意犹未尽地舔舔唇,歪头一笑,潋滟流波的眼瞳跳跃着恶作剧得逞的孩子气。

  “陆言琛,你现在应该头脑清醒?”她别有深意的目光顿在陆言琛的皮带下方:“装得和竖牌坊的男人一样,结果,我随便撩拨几下,你就把持不住了,别嘴硬,你对我非常有感觉。”

  陆言琛的眉宇漫上一片阴翳,下腹的不适感并未因为他的怒火消散。

  “身为正常的男人,可以对女人产生欲望,却并不表示愿意睡她,洁癖与本能是两码事。”

  月光将陆言琛眼中的轻蔑照射得一清二楚,他居高临下晲着秦浅,表情极尽嘲讽。

  “秦浅,你太廉价了。”

  秦浅睫毛轻颤,瞳光涣散了刹那,但她很快又露出毫不示弱的笑容:“陆言琛,你是我的。”

  陆言琛冷笑出声,完全没料到秦浅这么厚颜。

  “我是你的?”陆言琛意味不明地重复了一遍。

  他俯身靠近注视着他的秦浅,嘴角扬起几许古怪的弧度。

  “这么喜欢勾着我睡你,为什么事先不做手术修复一下?嗯?”

  秦浅闻言错愕,好半天都没领会他的意思。

  陆言琛眸色深寒,清冽嗓音像浸了冰水的尖刀朝秦浅心窝捅去:“演得还挺生动,你不会连自己都不记得自己破过身吧?”

  犹如龙卷风呼啸刮过头顶,秦浅的脸颊窜上一抹震惊,血色全褪。

继续阅读《荆棘月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