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正文

重启1996李平安宋哥,重启1996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启1996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李平安

简介:梦回自己的诞生之日,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陌生的年代,陌生的人,还有那依旧存在的前世自己,经历过迷惘的他将在这里踏下属于自己的脚步………

角色:李平安宋哥

重启1996

《重启1996》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十二章 改变

  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的赵一帆还在思念着那个女郎,或者说是原主大学时的她,那时候,她还是个沉醉在爱慕中的贪婪小童。

  她是个缺不了爱慕的孩子,就像蝴蝶般飞舞在花丛中,而他们,其中就包括着赵一帆,就是那一亩属于她的花田。

  变化可真是大啊!赵一帆不由自主地把现在的女郎和以前对比,要是以前的她出现在面前,赵一帆绝对会心动的,但是正如很多小时惊艳绝人的美人长大后反而失去了那份惊艳的美。

  反而某些十分朴素的女孩却能蜕变成令人惊叹的女子,这其中的变化可不是一句女大十八变可以解释的。

  一夜无言,赵一帆沉沉睡去。

  ……

  第二天是星期六,股市没开,赵一帆也不用胡思乱想着,早上六点就醒了,但是一直在床上躺着,放上一盘卡带,悠扬的纯音乐回荡在寂静的小屋里。

  突然间院子中嘈杂起来,他依稀辨认得出是李建宏一家回来了,转念一想,母亲是顺产,如果身体好的话,这么早出院也不是不可以理解的事。

  赵一帆从床上坐了起来,使劲揉了揉油腻的脸庞,让自己清醒一点,接着从床尾找到自己的短裤和衬衫。

  “李哥,嫂子回来了!”赵一帆现在很适应这个身份,丝毫没有尴尬地和前世的父母打着招呼。

  “这不是身体修养的差不多了吗?呆在医院里也是浪费钱,还不如回来呢!”李建宏依旧是那副笑哈哈的模样,仿佛轻飘飘地说着不在意的话,虽然看他那充满血丝的眼睛和言语中透露的无奈,并不让人这么觉得。

  赵一帆也微笑着陪着,“李哥,可别让嫂子受了亏待啊,坐月子可不能省!”他可是记得很清楚,母亲五十多岁可谓是疾病缠身,虽然不是要命的重病,可都是些没法根治的顽疾,那时候就是父亲照顾母亲生活了,应该就是年轻时落下的病根。

  “应该的,应该的,再怎么亏也不能亏自家人,对了,小扬帆没给你添麻烦吧?”李建宏先让母子俩进了屋子里,继续和他寒暄。

  赵一帆自然实话实说,“扬帆这孩子很懂事啊,都不用我怎么管,真是个乖孩子!”可惜懂事的极端就是自己做自己的主,哥哥自打上了中学除了学费生活费需要父母供应,就开始了自己任性的人生。

  “那就好,那就好,那我回屋子里去了……”

  赵一帆有些失落,终归是有些疏远感,也只有小扬帆这般的孩子可以亲近一些。

  但是自己终归不是那种能够摆脱束缚的人,既然继承了这具身体的身份,自然要以他的身份活下去,前世的人生,再过一遍,听起来并没有什么意思!

  前世的自己没有多少刻骨铭心的遗憾,也没有什么雄心壮志,伟大理想,在面对大学开学时班级搞的一场“给未来的自己”活动中,他写下的可谓是再平凡不过:

  好好活着,不再懈怠人生。

  没有什么目标,只想好好活着,这就是前世的他。

  他也搞不明白,自己来到这具身体到底有什么意义,或者真的只是个意外,两世的记忆交融,虽然还很明显的意识到谁占据主导,但是不知是这具身体的记忆如同朊病毒一般,反过来影响他的思考,还是环境的改变…

  是啊,现在地自己掌握了很多未来信息,继承了这个人很多的能力,至少拥有了去做,去行动的能力就像得到了养料和水分的种子一般,内心的某些东西同样在萌芽。

  去喝酒吧!

  脑海中突然显现出这个想法,赵一帆也被自己吓了一跳,前世自己最多也就喝得了一瓶啤酒的量,回想起这些天,自己居然喜欢上喝酒了…

  貌似也不错嘛!

  ……

  “蝴蝶酒吧”

  在一条小巷的深处,挂着这么一块小小的招牌,酒吧隐藏在民居深处,自然不是那种扰民不止,龙蛇混杂的场所。

  赵一帆一推开门,清凉的空气顿时令人舒爽不少,酒吧里回荡着一首未名的民谣歌声,舞台上一个年轻人正抱着一把木吉他浅谈清唱。

  赵一帆稍稍倾听了一会就给出了评价,初学者中还算不错的,但是这种能力简直就像是黑箱一样,潜藏在他的潜意识里,每次听到旋律自然而然地使用。

  柜台后的一个长相有些粗猛,却打理得井井有条的男子看见有人进来,正准备说一声“本店暂未开业!”发现是赵一帆后,表情放松下来,“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赵一帆很熟练地坐在了柜台前的高脚椅上,“来杯无所谓什么酒吧!”

  男子有些惊诧,他们之间大概有几个月没见了,不知道这段时间赵一帆到底发生了什么,会有这种表现。

  “罗启先,别磨磨蹭蹭了,随便什么酒都行!”

  罗启先,也是那一个乐队里的人物,不过他主要是提供场地,就是这个蝴蝶酒吧,略微俗气的名字也是那时候他们一起讨论起的。

  “你……不会是遇见她了吧?”虽然是疑问,但是罗启先已经这么认为了,看着眼前男子低垂着头不肯说话,他无奈地叹息了一下,转身过去,开始调起了酒。

  不一会,一杯斑斓的鸡尾酒被摆在赵一帆的面前,赵一帆抬起头,咧着大嘴,眼睛都被挤小了,“你还是好这口啊!我最近比较喜欢喝啤酒,就像是这每一天,喝下去,晕晕乎乎,但是还能够过下去,这酒太让人沉醉了!”

  罗启先调配的酒都是那种让人很有醉意,喝上一杯可以醉上半天的酒。

  “打什么哑谜?有话直说,发生什么事了?”罗启先打断他那不明所以的发言,继续询问道。

  “是啊,遇到了,可惜完全变了,变成一个很精致的女人,就是那种可以批量生产的精致。”赵一帆暗含深意地说着。

  只见罗启先身躯一滞,然后继续擦拭柜台的动作,“哦,是吗?当年她不告而别,我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突然感觉,我们当年傻乎乎的!”赵一帆端起酒杯,就像喝啤酒那样闷了一大口。

继续阅读《重启199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