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雁晚杏步筠小说《素手纤纤爱沉沦》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素手纤纤爱沉沦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雁晚杏

简介:传闻,他暴虐无道,性格冷漠
其实他只是外冷内热,所有的柔情都只给了她
她胆大聪慧,然而进一步是刺杀,退一步是沉沦
这场宿命,究竟谁是谁的劫?

角色:雁晚杏步筠

素手纤纤爱沉沦

《素手纤纤爱沉沦》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9章 捉摸不透
温暖的日光洒在她身上,给她带去一丝温暖,她定定神抬头看向远处的太阳,刺眼的阳光使得她半闭双眼,夺目璀璨。

早前听过一句话,越低贱的人活得越久,现在想来倒是有点来头。她苦笑一声,摇摇晃晃穿出院子,向回路走去,没曾回过一次头。

还留着一条命,这就够了。谢景晨说的不无道理,那个仆人要是不来,自己今日怕是走不出来了,留着命,比什么都重要。

在生死边缘徘徊了一次,雁晚杏暂时松了口气,心底却还压着一块大石。步筠本不会轻易饶恕人,今日放过她,自然是有他想要的用处。首辅府的规矩,从不养无用之人,这绝不是空谈。雁晚杏现在丝毫不知,自己会被他用来做什么。

雁晚杏再次踏上那条幽深的长廊,此刻只有她一人,西斜的日光照向她,落在院前几棵高大的白玉兰上,透过层层绿叶,斑驳地打在毫无瑕疵的白瓣儿上,似是拥有生命一般,在花间飞舞,春意盎然。

春天对于雁晚杏来说有特殊的含义,这是个美好的季节。在经历了整个寒冷的冬天之后,春天给了他们新的开始,春回大地,万物复苏,这是一个富有生命力的时节,不少文人喜欢将春的美写入诗句,雁晚杏的喜欢却不一样。

她喜欢春日,全因一个人,无关其他。

想到那人,雁晚杏有些失神,勉强弯了弯嘴角,笑意不达眼底,慢慢撩起身前一缕挡路的柳条,轻抚几下,缓步走开。

回到住处,雁晚杏已是劳累不已,步子沉重,狠狠一下将自己的身子砸在罗汉床上,抬手轻揉眉头,眼神停留在头顶的雕花房梁上。

一闲下来,步筠的话便浮现在脑海里。他未曾说清,自己也捉摸不透,仅一句带她去藏书阁,其余的任由她自己猜想,虽没什么结果,但必定是件坏事。

事实上,很多人最怕的就是这种对未知的迷茫,深知往前是深渊,还得往前走,这比鬼怪蛇神更让人心惊。遗憾的是,雁晚杏离开了这“很多人”的行列。

若是不看雁晚杏那事事不关心的性格。她活得确实是自在随性,从不考虑太多,既然要面对,那就用最好的心态去面对。

她喜欢简单一些,从不思考太多事儿。既然不知道步筠到底要干什么,那便由他去吧,放空脑袋,好好地躺在床上,找个舒适的姿势,渐渐进入梦境。

或许是之前精神太过紧绷,竟是一场好觉。

待她悠悠转醒,只听门外不停有人叫喊她,声音极度愤怒:“严婉,严婉!”

迷迷糊糊睁开眼,屋内已是暗沉沉一片,窗外星星灯火堪堪照着里屋,天色早已漆黑,

撑起身子,将挡住视线的秀发梳理好,急忙整理好自己,将那扇被敲打得摇晃的房门打开。

那叫门的人身形高大,依旧是一身熟悉的飞鱼服,腰间别着一把绣春刀,体型魁梧,几乎挡住了雁晚杏全部的视线。见雁晚杏终于开门,怒喝道:“大人早前提醒过你等着他,你耽搁这么久,是不想要脑袋了?”

雁晚杏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淡漠地抬头看了一眼这人的脸,缓缓说道:“是雁晚杏的错,望大哥原谅。””

那人本就不喜雁晚杏,又因雁晚杏迟迟不来开门更是恼怒,此刻恶狠狠盯着她,丝毫不准备就这么了事。眼前这个人,小小的一句话,让自己一起同事的几十个兄弟白白失去脑袋,就连宋同知也因此丢了眼睛。他越想越气,不由嘲讽:“你面子真大,能让大人等你。”

“并不,我很怕他。”面对这人的冷嘲热讽,雁晚杏不想多做回嘴,低头看着地面:“大哥刚才说了大人此刻等着,再拖下去恐怕连你也会丢脑袋了,还是赶紧过去吧。”

男人见一拳打在棉花上,心头更是窝火,但雁晚杏说得确实没错,大人心思难测,还是赶紧过去的好。这人虽说可气,但也不是全在瞎说,于是作罢,把雁晚杏狠狠拉到前面,“快走,别跟我耍小心思!”

雁晚杏被他拉得伤口一阵生疼,她微微弯腰,神色有些难看,很快,她装作没事儿一样,站直身子往前走去。

路上两人一直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那人看起来生怕她耍花招,紧紧跟着她,不落一步,眼神一直落在雁晚杏身上。

雁晚杏看他这么谨慎,倒是有些想笑。若是几年前,她可能还会试试逃出这里,但现在,这种念头已经在她心里没了地位。在这种地方,忠诚是活下去的第一前提。她曾亲眼见过被抓住的叛徒是什么下场,如今回想起来依旧是冷汗直冒。

甩开这些心思,将那些血腥的场面压下去,冷静面对眼前的局面。

今晚夜色很黑,没有弯月的天空,像是要把人吸进去的漆黑空洞。有些凉意的风呼呼吹过,像是鬼怪的哀嚎,却又带来丝丝花香。

首辅府是外人争着想来的地方,在外人眼中光鲜亮丽,实则有多少见不得人的事儿发生,只有进来了才会清楚。

缓缓走着,不知不觉已过了约莫半柱香,抬头一看,眼前正是藏书阁。雁晚杏驻足,大门上的雕刻新奇,不是一般的雕花,而是雕着蝙蝠,旁边还有雁晚杏不认识的奇怪东西。雁晚杏思量片刻,有些犹豫,身后却猛地传来一股力量,雁晚杏猝不及防,往前酿跄几步,竟是直直撞向那扇大门。

那门本就虚掩着,雁晚杏这一倒,自是栽了进去

“砰”,身后的门猛地合上。雁晚杏回头看看紧闭的大门,神色紧绷,一面试探地往里走,一面观察着周围。

藏书阁,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地方,若是没有他传唤,擅自不可进入。因此,雁晚杏也是第一次进到这里。

月华本是一个以文为主的国家,这里的国民不管身份高低,只要是有能力的,必定会有一间自己的书房。步筠可是闻名天下的高才,又是极其喜欢这等笔墨棋画之事,因此必然会有个藏书阁。

继续阅读《素手纤纤爱沉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