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小说《厉少夫人爱撒娇》乔染厉谨言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厉少夫人爱撒娇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乔染

简介:她是被逐出乔家大门,为拿回母亲嫁妆的落魄私生女
初见,她跌跌撞撞拦住他,苦苦哀求:求你,救我!他蹲下身子,好看的唇角微微翘起,似笑非笑
救你,我有什么好处?我有的,都给你!好,成交!不久以后,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曾扬言终身不娶的大佬娶了一个心尖宝回来
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倾其所有,疼她入骨,宠她无度,让她步步沉沦
婚后:厉太太忙着赚钱,找茬,虐渣渣!厉先生忙着宠老婆,宠老婆,还是宠老婆!爷,外面传言夫人嫁了一个半身瘫痪的糟老头子
隔天,厉大佬立马召开发布会,高调宣布乔染,我厉谨言老婆!她只要跟我撒撒娇,我连命都可以给她!

角色:乔染厉谨言

厉少夫人爱撒娇

《厉少夫人爱撒娇》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4章 会咬人也会吃人
“好,好,好,你要什么我们都给,只要你放下刀,好么?染染。”

刘雨欣提心吊胆的往前走了一步,这刀可是不长眼的,万一伤到乔瑶那一张小脸蛋可怎么办?

“哇,妈,救救我。”

乔瑶整个人吓得浑身颤栗,哇哇大哭了起来。

“只要你们把房契给我,我自然会放她,要不然我就跟她来个同归于尽。”

乔染并没有因为刘雨欣那一番话松开乔瑶,没有见到房契之前,谁说的话她都不会相信,因为根本就靠不住。

“明阳,快去拿房契。这可是我们的宝贝女儿,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她受到伤害么?你要不去,我就自己去找。”

刘雨欣转头看向面色不佳的乔明阳,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她哪里还能管到其他的。

乔染跟她的母亲苏音念完全不一样,她就像是一条狼一般,会咬人也会吃人。

乔明阳不是不愿意拿房契换回乔瑶,只是觉得乔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挑战着他的威严和底线,让他面子上过不去。

但是终究还是不忍刘雨欣难过,还是答应下来。

“来人,去书房里的第二个抽屉把房契给我取来。”

听到乔明阳的这话,乔染心里不禁松了一口气。

“别过来,要不然我可不知道这刀会不会长眼。”

乔染的警惕心并没有松懈下来,看到人群当中的保安在动,她赶紧警告着,手里的匕首紧紧的贴着乔瑶的脖子。

“不准动,你们都不准动。”

乔瑶哭喊着,属于铁质的冰凉让她有一种命悬一线的感觉,战战兢兢大吼道。

人群之外,一身黑色西装就像是属于这个黑夜的男人端着酒杯,对于人群当中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漠不关心。

想到家里的大人物说的话,他抬手捏了捏高挺的鼻梁,只觉得头疼。

听着周围的议论声,他只抓到了两个关键的字,乔染。

起身,他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抬脚朝着人群走去。

“染染,这是你要的房契,你赶紧把瑶瑶放了。”

佣人刚回来,刘雨欣便急不可待的从佣人的手里抢过房契,随后疾步朝着乔染走了过来。

乔染一把把房契夺了过来,把乔瑶往刘雨欣的身上一推,认真的查看这是不是庄园的房契。

“妈。”

乔瑶整个人扑到刘雨欣的怀里,眼泪婆裟的回过头怒瞪着乔染,她不会放过乔染的。

“把她给我抓起来!”

见乔瑶安全了,乔明阳立马示意着一旁等着随机出动的保安。

几个保安伺机而上,乔染就如同一只发怒的小狮子那般的抵抗着,挣扎着。

但终究抵不过男人的力气,更别说是几个男人一起。

如夜一般魅惑的男人看到被按在地上无法动弹的乔染,眼里闪过几丝的错愕。

这不就是昨天晚上睡了他今早逃走的女人么!

她就是奶奶口中的那个乔染?

那个奶奶不惜一哭二闹三上吊以此威胁他要娶的乔染?

呵,奶奶的眼光倒是很符合他的心意,事情似乎比他想的更有趣。

厉谨言那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的兴味。

“乔明阳,这房契你已经给我了,你该不会是想要借此机会告诉大家你是多么一个不守信誉的人吧?”

乔染虽然动不了,可她的气势并不会因此而削弱,手里紧紧的拽着那一份房契。

这对母亲来说,就是她的命,也是她最后的一丝尊严。

她绝对不允许刘雨欣这个女人玷污半分半毫。

众人一听她这话,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一脸窘迫的乔明阳。

“你这个混账东西,反了你,竟然敢拿自个妹妹的性命来威胁我。”

乔明阳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面对这样的情况,他只能优先掌握主动权。

庄园可不是一块小地方,随便一卖也是几百万。

他怎么可能就这么让乔染拿回去?

“我不这么做,你会把房契给我?乔明阳,你有今天还不是因为我妈的关系!没有我妈,你不过只是一个在苏家的打工仔!”

乔染歇斯底里吼道,她之所以做到这一步,还不都是他逼的么?还有更难听的话她还没有说,毕竟家丑不可外扬。

她的这话一出,看戏的宾客们都纷纷议论了起来。

乔明阳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气得浑身直发抖。

刘雨欣见此,赶紧来到乔明阳的身边,小声的在附和道。

“明阳,今个这么多外人在场,大家的身份又不一般。若是真的把房契拿回来,肯定会影响到以后的发展。”

听着刘雨欣的分析,乔明阳即便心里有一些不甘,但也不得不为未来做考虑。

“把她给我丢出去,以后不准再踏入这里半步!谁敢放她进来,就算她的同伙,到时候直接交给警察处理。”

指着地上嚣张火焰的乔染,他憋着一股气疾言厉喝。

被两个保安一左一右的架到乔家大门口,一个推攘她向前扑去。

生怕把手里的房契弄坏,她赶紧把房契抱在怀中。

整个人扑倒在地,可她就好像是一点也不痛的样子,赶紧把怀中的房契拿出来,仔仔细细的查看着有没有一点破损。

呼,还好。

小心翼翼的把房契放入到包里,乔染这才从地上起来。

只是这刚一动手,她才发现手臂竟然被磨破了一层皮,血丝渗透出来。

“乔染!”

跟在保安的身后的乔瑶见四下无人,她大喊着乔染的名字。

乔染让她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出糗,她怎么会那么容易的就放乔染离开?

“该不会是想把房契抢回去吧?”

乔染不屑的冷哼道。

别看乔瑶表面上是一个文秀看似无害的小女孩,实际上心里的坏主意可不少。

“我来不是跟你抢房契的,我们乔家要什么没有?会缺那一空了那么久的庄园?”

乔瑶嗤之以鼻,双手环抱着,冷眼看着从地上爬起来的乔染。

忍着痛乔染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不愿搭理乔瑶。反正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又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

“乔染,难道你就不想直接我手上的这一枚戒指是谁送的么?”

眼看着乔染要离开,乔瑶赶紧说道。既然乔染让她不好过,她也要让乔染心里不舒坦。

闻声,乔染身体一震。脚就好像有千斤重那般,让她无法抬起来。

继续阅读《厉少夫人爱撒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