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子明《虐宠狂妃:夫君求下榻》容心月玄光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虐宠狂妃:夫君求下榻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子明

简介:洪荒蛮地,群雄逐鹿
还有神秘的落神族人,玄武之术,出神入化,登峰造极!
前世,与父亲一起研究内修法的容心月,在一次攀岩失足,穿越成了紫鑫国右丞相的废物庶女,穿越过去的当晚被一个男人骑在身上啪啪啪……
想要反抗,差点被丢了性命!!!
阴毒混蛋的哥哥,恨她入骨的姐姐,想致她于死地的嫡母,容心月皆以非凡的智慧和过人的胆识一一巧妙应对
可是生母的闪烁其词,狂尊的强纳为妾,逼做狂尊的鼎器,穿越过去的容心月该如何面对?
问心无愧,傲比天骄,看穿越之女如何逆袭全场…

角色:容心月玄光

虐宠狂妃:夫君求下榻

《虐宠狂妃:夫君求下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三章腹黑狂尊

走来的人正是龙行。

容心月面露不悦:这货怎么来了,阴魂不散呐,很闲吗?

又一想,她明明没有告诉龙行,她的名字呀,他怎么知道她在这里,不免心里有些发慌。

所有人一惊,有的家丁腿肚子,都开始抽筋了。众人急忙跪下。个个坠坠不安,只有容心月傻呵呵地杵着。

龙行神情自若,平静无澜。根本没有看她。

容心月无趣地撇撇嘴,心不甘情不愿地跪下。

“发生了什么事?”龙行云淡风轻。

她跪了下来,龙行才讲话,好像刚刚就是等她跪下一样。容心月咬咬嘴唇,美目略瞪,暗道:这货绝对是故意的。

容心武马上巴结:“王爷大驾光临,容府蓬毕生辉!”又接着道:“小妹容心月,整日未归,母亲焦急非常,遂命众人前去寻找。”

容心武起身,眼底掠过一丝阴毒:“我听人说,在烟花巷看到了她,正要带众人想去救妹妹回来。”

容心武的如意算盘是往容心月身上泼脏水,她的“太子妃”的事就得搁浅。容王氏和容心彤皆暗底里高兴。

容心月银牙直咬,这个黑心容心武真会泼脏水!

龙行双眸闪过一丝深沉。嘴角轻轻扬起。得到消息的容展儒,从府里颤颤巍巍的小步跑出来。

容展儒头发驳白,沧桑满脸。目光闪滑,在朝庭没少经历事。殷勤地上前拜见七王:老臣才知道:“王爷大驾光临寒舍,请寒舍一叙。”不免寒喧、客套。

龙行还是没有看容心月一眼,道:“不必了,只是今日本王在茶棚,偶遇这名女子,看她在茶棚呆了一天,衣着单薄,本王好心,把本王的披风给了她。”

容心武腿直抖,冷汗直流。心道:龙行怎么会遇到容心月呢?刚刚还说了些烟花巷什么的话!

容心月眉间一拧,暗道:好心?无耻到无人之境了,也是没谁了……

龙行轻道,接着道:“不想,是右丞相的女儿!”

“哦……哦,这是小女容心月,不懂事,资质愚钝。上不了大雅之堂,不知道是不是冲撞了王爷,微臣给王爷赔礼了。”打着官腔的容展儒,滔滔地道。

龙行嘴角一抹弧线上扬,轻描淡写:“敢冲撞本王的人,都死了!”

所有人都感觉脊背冰冷。有几个人嘴里地上下牙,格格地打颤。谁不知道,龙行杀人如麻,嗜血冷酷。

“是是,冲撞王爷的人都死了,没有人敢……”容展儒额头渗出汗来。用衣袖轻轻拭汗。肝都在颤,一时失语。

龙行转身走向容心月,容心月俯身跪着,只能看到他的披风下摆。

容心月也摸不准这货的脾气,心也在打鼓,她不知道龙行想怎样,不过到现在为止,龙行是帮她解围了。

“本王把你送回家。”

容心月只得演戏:“谢谢王爷!”说完咬咬红唇。

“容心月,你早向本王禀明家在右丞相府,咱们就不用在京城瞎转了是吧。”

“小女愚钝,未及时禀明王爷,望王爷勿怪!”

“你的家人多关心你呀,还打算去……找你呢?”龙行故意没有说“烟花巷”三字,可是大家都心知肚明。容心武只感觉腿不是他的了。

容心月银牙直咬,气得双目直喷火:“小女家人对小女非常关心,只是道听途说,一时着急,脑子糊涂了而已。”容心武脑子一抽。

“对了!本王的披风可好?”龙行居高临下,不可一世地问道。

容心月硬着头皮,一脸谄媚:“王爷的披风,颜色也好,质地也好,还暖和,小女真是受宠若惊呀!”

说完,容心月都”恶心“。但是形势所迫,全宜之计。

“恩,本王也把你送回家了,容心月,你这一大家子人真不错。”

容心月暗道:还说什么他送回来的,本小姐自己跑回来的,好吗?这个不要脸,腹黑无耻的大坏蛋!

所有人都胆寒,不知道龙行究竟想干什么,讲话都含沙射影的。一死不难,等死最难。

“容心月回去好好休息,好好吃饭。记着跟本王的约定。”

容心月美目喷火,龙行这是在警告她呀,翻译过来就是知道她家住哪里,解不好毒就杀了她,还拿她全家威胁她。

龙行潇洒转身,缓步走入沉沉地夜幕里,一鸣紧跟着。

所有人恭送。久久不敢起身。

容心月是最后一个站起的,正满眼喷火,生气呢。起来才发现所有人都在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仿佛村里来了新人。

龙行是什么样的人物,怎么会与这个小妮子扯上关系。送她回家,还好好休息,好好吃饭,还有什么约定?有什么内幕?这消息绝对是全京都最爆炸的新闻,绝对刷爆头条呀!

容心月敛了表情,装得若无其事,一阵风似地回到了她的小破屋。

容心月打量着,原主破旧的房间。

用纸糊得烂木门窗,豁口的粗瓷茶碗,断腿的木凳,开裂的桌子,打着N多补丁的被褥。心里凉了半截。

这时,推门进来一人,着粗布服饰的妇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容心月的生母,容府的张姨娘。

“心月,看娘给你拿什么来了?”张姨娘心喜地道。手里托着一大盘子吃的。

容心月眸子瞬间恢复了华彩:“嗷嗷,娘,你太伟大了!”

一看有:糖醋排骨,白灼虾,口水鸡,五花肉炒白菜片,珍珠翡翠白玉汤……

容心月双目冒绿光,口水流了一嘴,不管三七二十几,开刨……

张姨娘欣慰的抚摸着她的秀发,一个劲喊她,别噎着。看着两腮塞得鼓鼓的女儿,心里很高兴,但又莫名的涌上来一阵酸楚。

张姨娘转念想起,刚刚发生的事,忙谨慎地问:“心月呀,七王龙行……是……你与他是怎么回事呀?”

容心月左手排骨,右手鸡腿,嘴里塞得满满的。从嘴里食物地间隙里,挤出声音:“什么怎么回事,他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张姨娘一怔:这是什么意思?天辰王有意让心月做太子妃,这档口,怎么七王也冒出来了,不是孩子的亲……他都安排好了吗?没听他说还有七王的事呀!

容心月撕着鸡腿,眼神盯着娘,眸子里的黑色越来越深。

张姨娘据传说,是自己爬上容老爷的床,这才有了容心月。有着姨娘的身份,可是没作过一日主子。最近更是捕风捉影,传言说容心月要当太子妃。一向低调的张姨娘,最近特别活跃。上上下下打探,天天在容心月耳边吹风。

容心月心疑:这个娘到底怎么了?

张姨娘看着女儿盯着自己,一阵心慌意乱。忙尴尬地轻咳一声。

“那为什么七王会送你回来,还说约定什么的?”她俯身接着问。

容心月收回眼神,把目光放在了钟爱的饭饭上。

轻描淡写地道:“他呀,就是魔头,说什么做什么谁能管的了。”说完抱着白玉汤咚咚地喝。

张姨娘一脸茫然,倏地回神,马上又道:“女儿,不管怎么样,与太子的亲事,不能耽误。”

容心月夹着五花肉炒白菜片,暗道:肉吃太多,得刷刷肠子。

当然,她只夹五花肉炒白菜片里的——五花肉。

“娘,你怎么知道这是真的?也许是个谣言,太子能娶我这样,无钱无势的废柴庶女吗?”容心月语气中带着清冷。

张姨娘一顿。慌得搓搓手上的老茧。“哦……哦……”一时接不上话。

“那万一是真的呢,是吧,咱们也得准备,是吧?女儿,快吃,快吃,女儿。”张姨娘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容心月心有不忍:毕竟是自己的亲娘,想缓解一下氛围。

“这些好吃的是从哪里来的呀?娘?真好吃。”容心月装得天真烂漫地道。

张姨娘一扫之前的尴尬:“还不是因为七王龙行,老爷不敢怠慢咱们心月了,吩咐厨房给备的。”

张姨娘从来不叫容展儒,是孩子爹或你爹什么的,一直叫老爷。从那次后,也没有再与容老爷温存过。

容心月一听,因为那个人,她才吃上这么好的饭菜?怒火烧边全身。

心想:我今日如此狼狈,不就是拜他所赐吗!还跑来充好人!

继续阅读《虐宠狂妃:夫君求下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