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狐皮嫁衣最新章节,土丘薄生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狐皮嫁衣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土丘

简介:

深秋的荒林中,寒鸦时不时飞在阴沉的天空中
林中深处,缭绕轻烟,枯木林立,远远望去,更有不知名的陈年土丘
地上是落叶碎枝,风一来,发出“沙沙”的声音

此时,还有沉重的脚步声传来
那是….

角色:土丘薄生

狐皮嫁衣

《狐皮嫁衣》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8章 郁家老宅

宿吴子乐呵呵地说:“年轻人,有慧根是一回事,能不能修行又是一回事。我看你俗世杂念多,不适合修行的。况且你都弄了桃花梦,得娶妻,有家业的人,哪放得下所有去修行。”

他想想也是,“但我现在不还是没娶妻吗?她这不是还没同意吗?”

我顿时羞红了脸,“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会同意,我死也不会同意的!”说罢我就加快脚步往前走。

倒是宿吴子饶有兴致地看向他,“你是认真的?”

“当然了,我郁东识也可个说一不二的人。”

宿吴子想想,说:“也好,我这些年来,走南闯北的,不少人都想做我徒弟。可我一个也没收,一则是因为他们俗世杂念太重,二则便是天资愚钝。

做我们这行,光靠后天勤奋是不行的,还得靠先天有没有这个慧根在。我不勉强,你愿意跟着我就跟着我,想什么时候离开就什么时候离开。”

郁东识欢喜得很,“师父……”

宿吴子摆摆手,“先别急着叫师父,我还得考验考验你。”

“好,那我该叫你什么。”

“就和寻音一样,喊我表伯就成。”

郁东识见我走远,忙喊着:“哎,寻音,你上哪去?走错地方了,前面没路的!”

我停下脚步来,看向他,“关你什么事?”但还是走到他们身边去。

他还是嬉皮笑脸地说:“啧,你这说的什么话,现在我们都是一家人了,你不知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吗?我家就在附近,你们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来我家坐坐吧?也好商量一下那具白骨是个什么由来。”

我自然是不愿意的,但宿吴子却说:“也好,寻音走吧,我们想要弄清这事来,估计得在镇子里多待的,得有个落脚的地方。”

我没办法,只得答应。

我们拐了一个又一个深深巷子,巷子里许是墙太高,遮挡住阳光。走在其中,让人感觉冷飕飕的。

最终我们在一户门前有两尊小狮子的宅子停下来,我看到门前陈旧的匾额上写有“郁宅”两个字,便知道这是郁东识的家。

光看门前这气派,我就知道郁东识不是贫苦人家。再看看他身上,穿得干干净净的,哪像是干活的。他又整日嬉皮笑脸的样子,想来是有钱人出身,他看着就有点像古时候的纨绔子弟。

宿吴子说:“我说,你也是个大少爷啊?这宅子看着还挺大的。”

郁东识说:“表伯你就别笑话我了,进去吧,我家里没什么人,你们千万别客气,当自己家就成。”

说话间,我一进去,便看到里面放着好大一个缸,水里还有几条金鱼和水草浮萍。而院子两旁放着好些盆栽,错落有致,花架上还挂着好几个鸟笼。乍然间我还以为来到地主家里呢。

我饶有兴趣地看着,偏郁东识像是能看穿我的心思一样,凑到我身边,讨好地说:“喜欢吗?喜欢的话你可以住下来的。”

我没好气地说:“我喜欢个锤子我喜欢。”

“啧,怎么你们女人都爱口是心非的,喜欢又没有什么错,怎么还不敢承认。就像我,喜欢你,我就大声说出来。”

我实在败给他的没皮没脸,什么话都说得出来。我没再理睬他,跟在宿吴子身后走着。

忽然间,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阿东,谁来了?”

屋里光线暗,从里面走出来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得有六七十岁的样子,头发苍白。

郁东识过去扶着老人说:“爷爷,这是我新认识的朋友,宿表伯,还有寻音。”

郁爷爷眯着眼打量了下我和宿吴子,点点头,“朋友啊,还赶紧进来坐坐。你文婶出去买菜了,文叔给隔壁邻居帮忙,家里没人,你还不赶紧给客人沏茶去。”

郁东时应下,去厨房拿水。

宿吴子说:“老伯,不急,我们来就是认认门的。”

郁爷爷招呼着我们坐下,“屋里冷,就在这院子里坐坐吧,你们打来哪的?”

宿吴子说:“黄石村,碰巧今天有事就来镇子一趟,打扰您家了。”

趁着他们说话,我看到葡萄架下窝了只小花猫在打盹,可爱得很。

我向来喜爱小猫小狗,一旦见到就挪不开脚步,但我家里没养,因为我妈对动物皮毛过敏,所以我见到别家的猫猫狗狗都稀罕得很。

我悄悄走过去,蹲下shen子来,轻轻摸了下它的脑袋。

许是镇子的猫都比乡下的猫金贵,乡下的猫得打老鼠,四处乱窜的,身上脏得很。而这只花猫呢,皮毛干干净净的,光看着就想把它抱起来。

我一摸花猫,花猫便抬起个小脑袋,圆圆是眼睛看我,娇声叫唤了几声。我没忍住,便一把给抱在怀里抚摸。

“哎你别碰它,它会咬人的!”郁东识拿着茶杯出来,见花猫安安稳稳地躺在我怀里,称奇地说:“哎,它居然能让你抱。”

我把花猫给抱起来,低头看着它,它也抬头看向我。

郁爷爷想喊我过来喝茶的,可当他看到我抱着花猫站在葡萄架下时,明显楞了下,随即又揉揉眼睛,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

我感受到他是在盯着我看的,也懵懵地看向他。当我对上他的目光时,他身子震了下,拄着拐杖的手在发抖。

我感到纳闷,想着他好好的盯着我看做什么?难道我长得很奇怪吗?

宿吴子也察觉到郁爷爷的不对劲,问:“老伯,您怎么了?”

郁爷爷神色复杂,眼里闪过诧异和不解,指着我问:“她是……”

宿吴子说:“哦,她是我远房表侄女,跟着我做点事。”

郁东识也说:“爷爷,她也是我朋友,等下我再跟您细说,反正我们以后都是一家人了。”

不知为何,郁爷爷看着我的神情,让我有点怕,感觉他看我,不像是看正常人的。

果然,郁爷爷又问:“这姑娘,多大了?”

“十七八了,怎么?”宿吴子说。

“家里有什么人没有?”

“怎么没有,人家有爹妈弟妹的。”

郁爷爷点点头,解释说:“瞧我这记性,我看岔了,这姑娘有点像我以前见过的一个人。”

继续阅读《狐皮嫁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