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失忆夫人只想离婚唐宝珠顾行知,失忆夫人只想离婚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失忆夫人只想离婚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唐宝珠

简介:唐宝珠二胎被绿茶撞掉,结果失忆,八年记忆不见
她回到高中时那个又飒又霸道得校园小霸王,决定要和总裁老公离婚
结果发现老公竟然有着情绪障碍症,有点同情,看起来还有点帅怎么办? 不行,必须要离婚!

角色:唐宝珠顾行知

失忆夫人只想离婚

《失忆夫人只想离婚》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5章 父女俩在她的床上打起来了
白嫩嫩的小脸上,一双带点婴儿蓝的大眼睛盼望看着她。唐宝珠还没干啥呢,萌娃自己就先笑到花枝乱颤。
那一瞬间,唐宝珠觉得自己看到了扇着小翅膀的小天使。
这样的萌娃,她能一晚偷十个!
“妈妈,我刚才听到,有人推你,你痛不痛啊?宝宝给你小爱心。”小朋友站起来,扒拉着她的衣服。唐宝珠护着她顺从低下的头,然后就一个香香软软的小亲亲贴了过来:“mua~,一个小爱心,还有那边,mua~两个小爱心,还有额头,mua~,~~!三个小爱心,mmmmmua~,妈妈还疼吗?”
嗨,疼是什么!
有了萌宝的小爱心,她不但不疼,人也不累了,精神也抖擞,感觉现在就能下山,挥着铁铲,干死柳绿意那贱人。
“我现在是超人哟!”她弓起手臂摆了个超人的pose。
“那宝宝,帮妈妈了,那妈妈能不能给宝宝,五个,不,一百个小爱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伟死了,别说一百个小爱心,命都给你啊!
她抱起小团子,疯狂么么:“我的妈耶,怎么才能生出你这样的绝世小可爱啊!”
“从妈妈肚子里生的呀!”
小孩笑成一团,然后猛然意识到自己笑的太大声,她用小手手捂住了嘴巴。和一般小朋友肉墩墩的胖手不一样,小孩的手细长又可爱。
她眨巴小鹿眼,轻声的说:“嘘,我们要小点声,不能被奶奶和爸爸发现。我装睡骗奶奶的。”
唐宝珠皱眉,“爸爸和奶奶不让你见妈妈吗?”
“妈妈生病了。爸爸说,宝宝不能让妈妈受累。妈妈,你不要和奶奶吵架好不好?吵多了,不然以后我就没有妈妈了,那我想你了怎么办?”
小朋友稚嫩的语言,让唐宝珠心疼的一揪。这是生活在怎么样的环境里,孩子才会过早的懂得这种事。
她肯定要离婚的,为了孩子勉强自己不是她的作风。
可要她丢下这么可爱的宝宝在这个奇怪的家里受罪,她也舍不得。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唐宝珠脑海里形成:“小宝贝,你说,我把你偷走好不好?”
这么可爱,她偷回家,她妈妈肯定愿意养!
“真的吗?”小朋友顿时双眼锃亮,“我可以带上熊熊吗?还有我的小枕头吗?”
唐宝珠点头。
“我可以一直和妈妈在一起吗?”
“当……”
母女俩正说着,门锁响了。
小团子一个激灵,掀起被子就往里钻。
唐宝珠也赶紧跳上床,感觉被子有点凸起,她又抱了个枕头在怀里遮挡。
顾行知一身水汽的站在门口。
做贼心虚的唐宝珠先发制人:“你怎么还不睡啊!”
“赵伯说你睡觉前,要抹药。
他关上门。
唐宝珠眼尖的看到,他还顺手给门上了保险锁。
男人眸子欲色翻滚。
唐宝珠看不太懂,却敏锐的察觉到有危险。虽然她脸上还是一派淡定,内心却是在疯狂尖叫:“那个,你把药留下来,我自己来就行了。”
“你够不着。”男人果断拒绝。
他在床边坐下。“乖,转过去。你昏迷的那几天,也是我给你擦的。”
“不用了。我们没那么熟!”
“你是我老婆。”
“即将下堂的前妻!”
“不会下堂。”
他耐心的重复,大掌揪紧了被单。无人了解,他平静的眼波下,内心是如何惊涛骇浪。
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不能让别人发现他真正的情绪,因为那样会摧毁他喜爱的人和东西。
可他的本能告诉他,他必须说出来:
“我们发过誓,会一生一世在一起……”
唐宝珠连忙捂住他的嘴,生怕他说出什么狂言浪语让小朋友听去了。
顾行知却误会了。看着唐宝珠微红的脸颊,他趁机握住她的手,一边亲吻她的手心,一手揉捏着她的后颈,黑沉的眸宁静又专注地盯着她,缠绵缱绻地问:“宝珠,我爱你。我想你了。”
密密麻麻的痒热从掌心传来。沿着血管一路向上,抵达新房,变成一种唐宝珠不太熟悉的悸动。
她尬地快用脚趾扣出一座游乐园。
正想一把掀翻顾行知,就见小东西“咯咯”笑着一把掀开被子,快乐又自豪的说:
“我也想妈妈了!”
丝丝黏黏暧昧流转的空气瞬间凝结。
苗苗笑得正开心,就发现亲爸的脸色极其凶悍难堪。立即求生欲十足地爬到了妈妈怀里,怯生生勾住了妈妈的脖子。软软的身躯把唐宝珠的化成一滩,马上抱住她超凶的瞪着顾行知:“你干嘛那么凶啊?把孩子都吓着了。”
顾行知深吸一口气。把脸上的欲求不满给压下去,伸手去拽苗苗:
“不许缠着你妈,自己睡去。”
“我不要。说好了今晚是我跟妈妈睡。你们都是骗子。”
“别闹,你妈生病了没空。”
“你骗人,我妈妈说她是超人。你就是自己想跟妈妈睡。”
男人的脸色开始电闪雷鸣。
唐宝珠连忙捂住了孩子的嘴。
这孩子,怎么净瞎说大实话!
但是,说得好!
她脸皮厚如城墙都遭受不住了,就不信顾行知这走冷酷范儿的霸总能舍得下脸皮承认。
“呜呜呜,虽然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孩子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我的骨中骨血中血肉中肉。是我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顾行知,你凭什么不让她跟我睡?”
唐宝珠一时玩心起,配合着小朋友嘤嘤呜呜,试图火上浇油。
然而,霸总顾行知却一脸冷酷给了她当头一击:
“她可以留下。我也得留下。你一个人照顾不了她。”
唐宝珠眼风一扫。不就带娃睡觉,有什么难?
顾行知:“泡奶粉要用多少度的水?孩子尿裤子要分哪些步骤处理?”
卧槽!
这就触及唐宝珠的知识盲区了。她故作淡定地瞥了一眼顾行知:“九十度?脱裤子,穿裤子?”
顾行知冷冷的回她一个“呵”:“七十度以上的开水会烫死奶粉里的益生菌。对于小孩子来说,40-50度的水温正合适。”
唐宝珠,败。
小团子软软地靠在唐宝珠怀里,祈求的看她,“妈妈。”
唐宝珠抵挡不了这眼神,只能屈膝投降,“行,行,都留下。”
大不了把团子中间一放,能有个屁事。
她气势汹汹,一脸八风不动的王霸之气,洁白的耳垂却是烧红了。
顾行知的脸色这才缓和了几分。“上药吧。”
他刚说完,小团子跳了起来。“我来给妈妈上药。”
“你上不好?”
唐宝珠虚情假意的调节:“上个药而已,我看她行。”
开什么玩笑,她才要不要被陌生的男人看背呢。
“我不是陌生人。”顾行知一眼看穿。
“你是。我不记得你。而且是因为你的错,我才会不记得你!”
“……”
气氛有些尴尬,片刻,男人扶住她的肩膀,凑过来,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气息交融:“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你。”
唐宝珠向来吃软不吃硬,顾行知突然的示弱,让她一瞬间失去了打击目标的动力。
反倒有一种暧昧,在她胸腔里鼓噪。
她皱眉,推开他:“没关系,能被忘记的,都是不想被记得的。”
顾行知的手一僵。不等他说点什么,唐宝珠已经给自己和孩子盖好了被子。
很快,一大一小睡着了。
顾行知张开假寐的眼。
把孩子从两人之间抱开,转身把大掌放在唐宝珠的空瘪小腹上。许久,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替她用被子把小腹盖好。
赵伯告诉他,做小月子的女人最怕子宫受寒,以后月月会疼。
温暖的小夜灯在顾行知的侧脸上打下一片昏黄的灯光,让他暴露在灯光里的半边脸显得温柔又缱绻。
他把她的脑袋扣进自己的胸膛,让她聆听着自己的心跳入梦。
另一半沉浸在黑暗中的侧颜,犹如被枷锁的野兽,露出充满摧毁欲的暴虐。
“离婚?做梦。我早说过,从你答应和我在一起那天起,就算我死,我们也永远只有彼此。”
所有人都说,他是因为感动才会允许她在身边。
可只有他知道,是他用尽手段把这一束光强行留在了身边。
唐宝珠迷蒙中感觉到肚子很舒服,于是本能的任由对方把自己抱进怀里。
然后,第二天,她是被“噗通”一声惊醒的。
啊,她又滚下床了吗?
她从小睡相不好,高二那会正是她脾气炸裂怼天怼地怼世界的时候,天天都想着和人干架,晚上没少掉床底下。
条件反射坐起,却发现没能起得来。两条结实的手臂附在她的腰上。
“没事,再睡会。地毯很厚。”男人安抚地拍拍她,坐起身。
唐宝珠瞳孔地震的看着男人的背影。不可能,她怎么会毫无防备的任一个男人在睡梦中接近自己。
除非这具身体已经习惯了和他一起入眠。
不等她细想,然后就看到小团子迷迷沌沌从地上爬起来,闭着眼睛往上床上爬。但是因为太困了,爬到一半,就半趴在床上继续睡着了。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类幼崽!
唐宝珠被迷的在内心DuangDuang撞大墙。
然而男人却只是铁血无情的瞧着,听她睡得打起小呼噜,这才把娃抱起来,放自己身侧,然后一只手暖着唐宝珠的肚皮,一只手抱着小包子,继续躺倒。
唐宝珠默默地目睹了全程,然后默默地把肚子上的手丢开。
睡觉就睡觉,摸她肚子什么鬼!
小包子感觉到人体的温度,睡梦里甜甜的勾住了男人的脖子,“木马”了一个,然后就发现触感和预想中的不对一样。
超超超努力的睁开眼后,看见自己搂的竟然是亲爹的脖子,当即震惊了。
再一看,亲妈在亲爹的另一边,和亲爹“亲昵”的靠在一起,顿时生出来一股浓浓的被背叛感,“嗷呜”一嗓子哭了起来。
“哇啊啊啊啊啊,爸爸是大坏蛋,妈妈不要宝宝了!”
余韵悠长的哭声,成功的招来了蒋月心和一群保姆。
再二十分钟后,顾家住在老宅里的其他几房也被惊动了。
继续阅读《失忆夫人只想离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