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鬼医狂妃:反派王爷,有空和离吗?(沈沐凰沈伯钦)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鬼医狂妃:反派王爷,有空和离吗?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未知

简介:

角色:沈沐凰沈伯钦

鬼医狂妃:反派王爷,有空和离吗?

《鬼医狂妃:反派王爷,有空和离吗?》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3章 那你怎么还不磕头?

沈夫人正等着侍卫揭发沈沐凰的好戏,咋一听他这么说,先是一怔,继而怒从中来:

“胡说!璃月一弱女子怎么杀的了那些精挑细选的高手?!”

“她是弱女子,我就不是了吗?”沈沐凰冷笑看沈夫人,反问道,“再者,继母怎么知道那些侍卫是精挑细选的?”

“我……”

“好了!”早在沈沐凰抬出生母时,沈伯钦的怒火就消了一半,此刻见二人争执不下,只得先压下去再说。

“眼下救璃月要紧,这件事容我查清楚后再说!”

沈夫人这才想起自己几乎要丧命的女儿,恨恨地瞪了眼沈沐凰,“如果璃月出了什么事,我绝对饶不了你!”

话说完后便飞扑进门,一路哭喊着沈璃月的名字离去。

沈伯钦打量着沈沐凰,除了衣服脏点,衣服破了点,索性没受伤。

长叹一口气,他伸手想要拍沈沐凰的肩膀,可再见到这张与她生母有着十分相似的容貌时,心中疼痛,一只手僵在半空竟半天无法落下。

最后,黯然收回,于长袖下悄然握紧,再是无法正眼看她,“没事就好……你若出了什么事,你娘泉下有知,怕是会恨死我。”

沈沐凰轻嗤一声。

原主小时候也想亲近沈伯钦,可每次主动,却总是见他与其他弟弟妹妹和颜悦色,面对自己时又一副冰山脸,失望聚成绝望,渐渐地,她也不再主动亲近父亲。

但是她却愿意按照沈夫人教她的方式,在外面惹是生非。

因为唯有如此,她才可以在被人告发之后,见到发怒的父亲。

沈伯钦会在每一次惹事的当天晚上厉声责备她。她却一点也不生气。

因为这是她与父亲难得的独处时光。

沈沐凰垂首,只轻轻用手抚摸着心脏处。

沈沐凰,占了你的身体救老师,我会为你好好活下去。

爱你的人,我会帮你加倍护他们;伤你的人,我会让他们生不如死!

“沐凰,你先去去休息,爹还有事情要去见皇上,晚上再来看你。”

“请等一下。”沈沐凰叫住了沈伯钦,把一张纸条放到他手上。

“纸上的药方,可解江北瘟疫之祸。”

借着原主身体的记忆,沈沐凰在回来的路上捋了一遍北齐目前发生的事情。

原主曾见过江北瘟疫肆虐的情况,太医院的人都对此束手无策。但,小小病毒而已,于她来说,非常容易。

沈伯钦却一脸震惊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沈沐凰附道沈伯钦耳畔低声说了几句后,又长话短说地说出了自己治理瘟疫的原因:

“女儿想请爹爹用这个药方作条件,请皇上解除女儿与萧云霆的婚约。”

沈伯钦瞬间把纸蜷成团,“沐凰,莫要胡闹!”

沈沐凰知他不信,只道:“北郊不是有一堆被送来的染疫病人吗?爹爹只需要请太医为他们煎熬服下,半个时辰内,必能见效。死马当活马医,左右这些人也快死了。”

沈伯钦动摇了。

那些染疫之人在京郊已找天下名医治疗数月,非但没有见效,还连累其他名医被感染。目前京都人心惶惶,若再不解决这事情,被他国知晓,怕是会惹来战事……

再者,要不是沐凰当时求着要嫁给三皇子,他真的不想蹚东宫争斗这趟浑水,他更不想陛下见到她!

眼下沐凰想开了,他便顺水推舟,彻底摆脱皇室斗争。

又仔细把药方摊开,再细细放入怀里,沈伯钦决定试一试,“若这药真有效,爹就算拼上这条老命,也要满足你所求。”

话说完后,他领着家丁纵身上马,绝尘而去。

沈沐凰转身正准备进门的时候,沈夫人追着大夫哭喊着跑出来。

“大夫,您别走啊!”

那大夫不断摇头,“沈夫人,三小姐的伤就算是举世名医都救不了。我看您啊,还是和侯爷赶紧为她准备后事吧。”

 “我能治她的伤。”沈沐凰面无表情地说。

“你?”大夫难以置信,这嚣张跋扈、不学无术的大小姐会治病?

沈夫人却是僵了身子,继而怒骂道:“你又在耍什么诡计!璃月若死了,我一定让你跪在她的灵位前,日日夜夜磕头,忏悔一世!”

磕头……

原主的记忆却让沈沐凰晃了神。

去年她诬陷原主偷了一位高官的夜明珠,沈伯钦让原主在祖宗排位前磕头磕了整整一夜,连累她感染风寒卧榻一个月,也因此错过了母亲的十年死忌。

摸了摸发疼的胸口,沈沐凰的目光直落在沈夫人身上,冷笑一声:“我可以救她,只要你跪在我面前,磕100个头。”

沈夫人咬牙淬了一口,“你做梦!”这是,在人前的慈母形象都不装了。

沈沐凰摊摊手,缓步朝里头走去,“她应该还有半个时辰的时间,跪不跪,随便你!”

话说完,人已经消失在转角处。

“沈夫人,听说三皇子府的府医医术超群,您不如去三皇子那把大夫请来,或许可以救她一命。”大夫叹了声,转身便离开了。

“夫人……”身后家丁不安地喊,“是否要去请侯爷回来做主?”

“做什么主!”沈夫人怒吼,“快去三皇子府请大夫!快去啊!”

……

沈沐凰回到闺房的时候,丫鬟半夏哭的一双眼肿胀如核桃,“小姐,您总算平安回来了,吓死奴婢了。您下次可千万别再听三小姐的话,把奴婢一个人丢在家里好吗?您要出了什么事,奴婢要怎么向夫人交代。”

沈沐凰拿着镜子确定原主的脸与自己一模一样之后,才得空端详起半夏,心中感慨。

18岁的年纪,操着81岁的心。

不过这丫头素来护主,可信。

“快别哭了,帮我准备热水,我要沐浴。”

揍那群恶狼的时候虽没有沾染上血迹,身体却有一股发臭的腥味,实在恶心难闻,她要好好洗掉。

半夏见自家小姐没受伤,欢天喜地去准备热水。

沈沐凰泡了个玫瑰花瓣浴,可浓烈的芳香才刚舒缓胫骨,门外便传来了沈夫人焦急暴躁的敲门声。

“沈沐凰,滚出来!”

沈沐凰水眸闪过杀意,纵身跳出了浴桶,一袭红衣裹身,墨发披肩,赤脚走出房门。

“何事?”

见沈夫人站在门口,红唇轻勾,转身走到贵妃榻上躺下,顺便观察起了自己的卧室。

原主喜欢金,这无可厚非。

可沈夫人这狗逼不当人,用鎏金当黄金哄骗小丫头,装了满满一屋,人以为睡在黄金屋里尊贵无比,殊不知早被合府上下笑掉大牙。

“你这是做什么?”沈夫人被她莫名可怕的气场吓的不敢上前,“还不滚去救人!”

三皇子在她的请求之下很快派了府医来诊治璃月,可最后的结果还是药石无医。

她无法,只得过来找这个小贱人。

沈沐凰却在此时嗤笑一声,挑眉看她:“那你怎么还不磕头?”

继续阅读《鬼医狂妃:反派王爷,有空和离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