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正文

宁思雨宁欢《我的赘婿是神秘大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的赘婿是神秘大佬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芋圆啵啵

简介:她父亲蹊跷惨死,最大的嫌疑人,是某个见钱眼开的凤凰男
宁沉烟处心积虑招他入赘,步步为营百般试探,却发现这货竟然只是个背锅侠?
虽然颜高还贴心,她也不能把一个花心风流黑历史满满的凤凰男留在身边
宁沉烟:“给那个男人500万,让他走吧,老娘还得去联姻呢

某凤凰男黯然离开,第二天相亲的酒会上,那位长得和他一模一样的神秘的跨国集团总裁却端着酒杯走到宁沉烟面前:“大小姐,联姻考虑一下?”

角色:宁思雨宁欢

我的赘婿是神秘大佬

《我的赘婿是神秘大佬》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五章 转移她的注意力

不过身手倒是不错,幸好她为了抓他,也是留了后手的!

房门打开,淡淡的沐浴露香气在她鼻尖响起,混合着食物的味道。

男人身上穿着真丝睡衣,正美滋滋的端着红酒杯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见她进来,表情很有点诧异:“阿烟,你……忙完了?”

“别墅里丢了东西,需要搜查你的房间。”

宁沉烟紧紧盯着他的脸,语气不辨喜怒:“你一直在房间吗?”

“嗯,我在看世界杯……有点饿了,所以叫了夜宵。”

薄承骁一脸无辜:“阿烟,你该不会是怀疑我偷东西吧?我可不是那种人……”

不是那种人?

为了钱去给富婆舔脚的,能是什么人呢?

“你还是叫我宁大小姐的好,我们并没有那么熟。”

宁沉烟漠然的看他一眼,声音已经带了点嫌恶:“偷没偷,搜了才知道。”

“你就这么不尊重我吗?就算我是你的赘婿,我也有尊严的!”

薄承骁做出一副委屈模样:“我……”

宁沉烟没等他把话说完,直截了当的签了一张支票扔在他脚边。

“不要跟我装可怜,20万,马上让开,让保镖进去搜。”

薄承骁看着那张支票,嘴角狠狠一抽。

他现在顶替的那个[薄承骁]是个见钱眼开的凤凰男,假如他不答应……

“好好好,我这就让保镖进去。”

他反应极快的捡起支票,做出一副喜悦又谄媚的模样:“大小姐,您也进来看看吧,我真的没偷东西。”

带着白手套的保镖们鱼贯而入,很快在房间里翻找起来。

宁沉烟的目光,却始终落在薄承骁的身上。

男人站在床边,脸上挂着格外狗腿子的笑:“您看,都搜过了吧?真没有。”

“是么?”

宁沉烟上下扫视他一阵,眼底闪过晦暗的光彩,将目光放在他身后似乎长得有些不太对劲的床单上。

男人的目光似乎有些闪躲和刻意,让她心里顿时生疑。

是藏在了这里?

她似是无意般开口:“你站着就不累吗?”

薄承骁不想让她看出破绽,背着手低咳一声道:“我一个大男人,站一会怎么会累?”

他脑子里正飞速想着退路,那份文件丢得过分莫名其妙,而且警报一响,宁沉烟就找上了门。

是自导自演,还是说有人捷足先登呢……

她会不会识破他的身份?

宁沉烟见他这副若有所思心事重重的模样,心里更加笃定事情有鬼。

文件虽然在那,但是并不是原件,她的确有刻意吊他的心,但没想到他会这么沉不住气,真敢那么快动手!

真能证明她父亲是被这样的人害死了……想弄死他都不用花什么心思!

“我倒是有点累了,坐你床上休息会吧。”

她似是随意般靠近床铺,男人却面露难色:“我床上很乱,还是坐沙发吧?”

“我不嫌乱。”

宁沉烟眼中暗芒更甚,不露声色般一点点靠近了薄承骁:“真累呢,这大半夜的竟然出了这种事情,薄承骁,你觉得偷走文件的,会是什么人呢?”

“我不太清楚,也想不到会是谁。”

薄承骁心道这女人还真是明知故问,面上却是一副憨厚的笑脸:“老婆……啊不,大小姐你辛苦了,去沙发上坐一会,我给你按摩一下?”

呵……

想故意转移她的注意力?

“那你觉得,偷东西的人是个什么想法,才会拿走和我父亲的死有关系的文件?”

宁沉烟心里冷笑,并没有走向沙发,而是不经意间靠得离床更近。

保镖在这时候走上前,语气恭敬:“大小姐,四处都找过了,并没有文件。”

“是嘛?浴室,柜子,窗台,所有能藏的地方,给我好好继续找。”

宁沉烟的声音泛着冷意,唇角微微一扯,抬手勾起男人精致的下颌:“薄承骁,我在问你呢,你觉得他会是什么想法呢?”

薄承骁不露声色的摩挲着背在身后的手,故作迷茫的思索一阵:“我觉得偷东西的人,应该是很关心宁老先生的事情,才会跑去偷看文件吧?毕竟又不是什么商业机密,总不能是偷去做坏事。”

他现下很是笃定这是女人的刻意试探,总不可能故意骂那偷文件的小贼,话里话外,还隐隐有帮她开脱的意思。

女人的唇角忽然扯起,手指缓缓点在他胸膛上慢慢下移,一点点落在他的腹肌上。

“身材不错,要不是出了这档子事,美好的夜晚,都已经快开始了。”

她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扯住了男人的手臂,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居高临下的骑在他身上扯出了他的手掌。

一只小小的药瓶滚落在地。

保镖们都被这一幕震得一惊——两人的姿势实在有些过分暧昧,而那只药瓶……

[西地那芬],俗称伟哥。

宁沉烟看着男人白皙得看不出半点痕迹的手掌,又看了看那滚落在地的药瓶,狠狠咬紧了牙。

这狗东西!故意作弄她么!

“你拿着这个做什么!”

薄承骁眼底闪过一丝几不可查的戏谑,表面却一副讷讷模样:“您,您不是说喜欢……”

宁沉烟的脸肉眼可见的又是一黑,推开薄承骁一把掀起床单,表情更加难看。

蜡烛,皮鞭,小手铐……

该死的东西!

怎么会没有呢?

“大,大小姐,没有找到资料。”

保镖有点尴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现在是去别的房间搜么?”

“给我把这张床里里外外好好搜一遍,实在不行,把床给我拆了搜,手套都带好。”

宁沉烟从床上坐起来,眼神晦暗的看了一眼薄承骁:“你,起开。”

薄承骁低眉顺眼的从床上起来,看着保镖们将那张宽阔的床拆开,眼神微寒。

藏在裤袋里的手机忽然震了震,他忽然做出一副有些难受的模样:“我,我能不能先去个洗手间?”

宁沉烟扯了扯唇:“去。”

一个保镖紧紧跟在薄承骁身后进了洗手间,男人蹲在马桶上,看着面前高大的保镖赔了个笑脸,眼底却有似有若无的寒芒:“你守着我没关系,能不能转过去,我,我这样很尴尬。”

保镖没理他,只是站得又直了一些。目光死死锁在他脸上。

“那好吧。”

薄承骁老神在在的解开皮带坐到马桶上,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点开一个打发时间的小游戏,佯装不经意般扫了扫屏幕,眼神顿时幽冷。

[目标在美国出现,采用相似的手法杀害一名贵妇,我们去得太迟,无功而返,收到消息时他已经从机场离开,回到国内。]

那个家伙……竟然又动手了?

那么除了他,还会有谁对资料感兴趣?

真是宁沉烟自导自演么?

他做出一副专心游戏的模样,却悄悄打开分屏,很快回复了一条消息。

等到薄承骁磨磨蹭蹭的从洗手间出来,那张奢华的大床已经被拆得七零八落,却没找到什么文件夹。

“大小姐,这……”

保镖的表情有些为难,薄承骁更是嘴角一抽。

这真是来试探他的?怕不是来搞他的。

“那就搜身好了。”

宁沉烟看着男人那副低眉顺眼的模样,心里越发觉得他怪异:“脱了他的衣服,搜。”

“诶,老婆!好歹我也是你的老公,你可以亲自搜我的!”

薄承骁脸一黑,做出一副委屈至极的模样:“让几个大男人搜我的身,不合适吧?”

宁沉烟挑眉看向他:“要我亲自搜你?”

薄承骁勾了勾唇,黝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笑意,走上前在宁沉烟身边撩开她的头发低低开口:“反正也快到晚上了,搜完了不是正好……”

那语气带着撩人的缱绻,酥酥麻麻的热气何在宁沉烟耳边,她没什么异样,一旁的保镖们倒是神色各异——

这真的是来搜查,不是什么奇怪的play?

薄承骁见她不说话,似乎是在犹豫,唇角不由得扯得更深,手腕却忽然被拧住。

宁沉烟反手一推,直接把他推到一旁的沙发上。

“我说过了,叫我大小姐。”

宁沉烟没打算惯着他,冷笑一声冲着保镖们道:“马上给我搜!”

保镖们对上宁沉烟的目光,赶忙走到薄承骁面前,不由分说的将他按住。

“放开我!”

薄承骁的脸色越发阴沉,却咬着牙死死按捺着怒气,生怕宁沉烟觉察到什么不对:“大小姐,不管怎么说,我是你的丈夫,你起码要给我最基本的尊重!”

宁沉烟抬起下颌,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不过太久,管家就拿着好几只鼓囊囊的信封上了楼,

她抬手取出一沓百元大钞,随手砸在了薄承骁脸上。

“这里有十万,算是你的精神损失费,乖乖让保镖搜完,钱就都是你的,但是多嚎一声,我就会少给你一沓,明白?”

薄承骁:……?

宁沉烟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神带着些淡淡的不屑,顿时让他下意识握紧了拳——

他为什么就冒名顶替了这么一个拜金的凤凰男?

所以日后他完全没有跟这女人提意见的权利,只要有什么事,她就会直接了当砸他一脸钱?

他紧绷着薄唇,任由那些男人的手在他身上游移,粗暴的扯开他身上的衣服,将他赤裸的身躯暴露在外。

“大小姐,还是没有。”

保镖们的表情显然有点尴尬——强行扒男人衣服,实在有点诡异了。

难不成真的不是他偷的?

继续阅读《我的赘婿是神秘大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