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正文

桀骜毒妃倾天下(李吟秋小贱蹄子)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桀骜毒妃倾天下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李吟秋

简介:

白雪皑皑,寒风呜咽

破落的房子里寂静无声,没有一丝热气,门口放着已经结冰的饭菜

屋里黑咕隆咚,只有几个烂的不成样子的桌子板凳

“有人吗…水…水…”<\/p….

角色:李吟秋小贱蹄子

桀骜毒妃倾天下

《桀骜毒妃倾天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0章 治伤

“不用了,你在外面等着就行,我自己来。”

李吟秋一下惊醒,赶紧扯着嗓子回答,她十分抗拒别人碰自己的身体。

“是。”刘婆应了一声,果然没有进来,李吟秋松了一口气,目光落在自己的手上。

安瓿!

李吟秋瞪大眼睛看着手上晶莹剔透的褐色小玻璃瓶,喃喃自语:“这不是在做梦吧?”

这明明是她刚刚梦回研究所从药匣子里拿出来的玉颜生肌膏!课怎么真的会在手里?难不成自己还没醒来?

不可能!

背后的伤,火辣辣的疼。时时刻刻提醒着她,这不是梦…

那—-这安瓿真的是从科研所拿出来的?!

一个神奇的答案在李吟秋心底浮现,她迫不及待的要验证自己的猜测。

飞快的将身体仔细擦干,李吟秋穿上整理的衣服躺在床上喊着刘婆把洗澡水撤出去。

待刘婆收拾好一些关上门,李吟秋从被窝里拿出安瓿,使劲一掰,一股幽香窜进她的鼻子。

李吟秋的眼神惊疑不定,心中的猜测又肯定了几分。她脱下衣服,艰难的将倒在手指上的药膏轻轻的涂在背后。

毕竟学医多年,对人体结构李吟秋还是很了解的,只不过这姿势总会牵扯到伤口,所以涂个药得十分小心翼翼。

等到把安瓿里的药全上在背后,李吟秋已经累到不想动了。

可她得验证猜测,安瓿也得妥善处理,不能睡过去!

李吟秋吸了一口气,将干净的一件里衣撕成布条慢慢包扎在伤口上,穿上干净的衣服,将安瓿捏成碎片,扔在床里侧的缝隙里。

做完这一切,李吟秋才松了一口气趴在床上闭上眼睛。

脑海中思索出科研所的场景,李吟秋感觉眼前一道白光闪过,自己就站在科研所中。

“这不是梦,这是真的…”

李吟秋看着这触手可及的一切,激动的手指都在微微颤抖。

若是有了这个科研所,那她简直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甚至能在这个古代开启医药时代的新大门,甚至—-玩弄生死于股掌之中…

李吟秋垂下眸子,手指尖轻轻划过一个个药匣子,心中涌出来无数善恶的念头…

她攥起拳头,按下纷杂的心思,从药匣子里抽出一支药膏握在手心闭上眼睛。

再睁眼,映入眼帘的是青纱幔。

上天给了她这个金手指,她一定得好好保护,好好活着,再也没有人能够伤的了她!

李吟秋坐起身子下了床,轻手轻脚的翻箱倒柜找出一把小匕首和小碟子,她坐在桌子前慢慢的让蜡烛的火焰慢慢吞噬匕首刀刃,忽明忽暗的火光映在她的脸庞。

她脸上的这一块青紫,虽说看起来像是胎记。但她一早就发现了,这根本不是胎记而是身体里蕴藏的毒素,脸上的青紫就是毒素汇集之处,把脸划个口子,将毒血引出来,敷上她从研究所里拿出来的药,过不了几日,脸上的青紫就会褪下去,而身体里的毒素因为日积月累,得慢慢调养。

烛光照着铜镜,映出李吟秋一半皎月似的脸,一半青紫不堪的脸,犹如谪仙夜叉同处于一张脸上。

李吟秋将烤好的匕首轻轻的搭在脸上,手上一使劲,紫黑浓稠的血液流淌出来,李吟秋拿出一旁的碟子接着,她死死咬着牙,忍着脸上刻骨的痛,额上的冷汗混着血渍一起流进碟子里。

过了约莫一炷香,李吟秋将慢慢一碟浓稠紫黑的血搁置一旁,用干净的布擦干净脸,敷上药膏。

这药膏是黄羌膏,是她费了许久才研究出来的外敷解毒膏,还没投放市场,现在就先让她做第一个小白鼠,看看药效究竟如何。

折腾完后,外面的夜已经很深了,李吟秋有些困倦,回了床上趴着,一闭眼睡着了。

而屋外,刘婆子趁着夜色急匆匆的走向竹沁阁旁边的汀兰院,正是云澜儿住的地方。

汀兰院十分雅致,青色的石板地面一丝不苟的排列着,刘婆子现在门口踱开踱去,一个穿着粉袄的小丫鬟趾高气扬的走了出来,冲着刘婆子低声说着:“澜姑娘让刘婆不要再来这里了,事儿既然没办好,赏钱自然没有…若再做纠缠,刘婆可想好下场了。”

“胭胭姑娘,老奴这次可是带了天大的事过来,若不是大事,老奴怎敢叨扰澜姑娘?”

刘婆十分焦急,她走上前想要拉住胭胭的手,可是被她一侧身躲过去,刘婆只好讪讪的放下手,尴尬的搓搓手。

“胭胭姑娘,你就帮老奴给澜姑娘说说吧—-”

“进来吧。”里面的灯亮了起来,传来云澜儿柔柔的声音。

“进去吧。”胭胭撇了撇嘴,侧过去,把门打开让刘婆进了去。

屋里陈列着的桌椅板凳无一不是精致的刻着花鸟,华贵的雕木大床层层叠叠的落着白粉色的纱幔用金钩挂在一旁,露出里面的蚕丝锦被。

屋里燃着银丝碳,熏的人暖烘烘的,云澜儿身着里衣坐在绣凳上,面前是红木的梳妆台,妆奁里珠宝银饰熠熠生辉,闪的人睁不开眼睛。

“说吧。”云澜儿玉指轻轻的梳着自己的发,乌黑发亮的头发映着娇艳的脸庞,十足的闺阁小姐模样。

刘婆子被晃花了眼,被她一叫这才回过神来,天爷呀,看来王爷是真疼这个义妹,沉香院里那个简直头发丝儿都比不上。

“澜姑娘,今儿老奴可发现了一个大事!”

刘婆神神秘秘的说着。

“行了,刘婆子,要是真有什么大事,我自会斟酌给你好处,你就别绕关子了。”

云澜儿微微蹙起来眉,娇娇柔柔的声音分明透出一些冷意。

刘婆再也不敢绕弯子,这娇小姐看起来柔弱娇媚,可手段硬着呢。

“今儿个晚上,沉香院那个贱人带着一身的伤居然要洗澡,老奴觉得奇怪也给她弄了,中间她也不让老奴侍奉,老奴就觉得很奇怪…”

云澜儿转过头来凉凉的看她一眼。

刘婆脖子一缩赶紧说主要的:“老奴就在外面往里面看了一眼…”

继续阅读《桀骜毒妃倾天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