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正文

和离后我拿了渣女剧本(盛卿尘盛卿然)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和离后我拿了渣女剧本

小说:其他小说

作者:弥勒青羊

简介:盛卿尘幽禁冷宫五年,再出来,身边牵着两个天才小娃娃;
五年前,她怯懦,木讷,为所有人不喜,是云京里跋扈娇惯的相府嫡小姐;
五年后,她凭借精湛的医术,在云京惊才绝艳,王孙公子趋之若鹜;
于是盛卿尘日日琢磨与王爷和离成功,实现再嫁心愿!
某一日,那叱咤云京的冷傲王爷将她逼至墙角:
上官爵:“云京城人人皆道王妃喜新厌旧

盛卿尘一脸懵逼:“?”
上官爵:“还说你不守妇道

盛卿尘:“

上官爵:“还说两个孩子身世不明

盛卿尘:“你胡说八道我立的明明是贤良恭淑德才兼备的人设!”
面前的男人邪魅一笑:“那我们证明一下

角色:盛卿尘盛卿然

和离后我拿了渣女剧本

《和离后我拿了渣女剧本》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六章 刁难

“盛卿尘,你到底编排本王什么了?”上官爵皮笑肉不笑,在背对太后时咬着牙道。

盛卿尘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尘:“王爷息怒,臣妾自然是不会损害您跟王府的利益,毕竟我如今仰仗着王爷呢。”

不会??

本王瞧你胆子大得很!

“本王警告你,别以为有着太后的懿旨便可胡作非为,待本王将你那奸夫找出来时,便是你们一家四口的死期。”

盛卿尘不听王八念经,拔腿就跑。

席上笙歌燕舞,筹光交错。

盛卿尘今日成了焦点,投在身上的目光众多。

窃窃私语不断。

官位坐席上,一个中年男子更是频频望向她。

上官爵一声冷笑,将杯盏重重掷于桌面:“我瞧你的好父亲是按捺不住想要找你说话了!”

上官爵对盛怀瑾这个岳父自然是无甚好感,趋炎附势之流,将盛卿尘嫁给他也是另有目的。

无奈他位居丞相,皇帝依仗得很。

“我爹找我能有什么好事。”盛卿尘眼睛没离开肉。

她对盛怀瑾也是了解。

当初将盛卿尘嫁过去,他存心想要盛卿尘争宠,好刺探上官爵身上的消息。

哪知道马失前蹄,刚进门盛卿尘就被软禁,这五年有用的消息一个没有。

若不是盛怀瑾卖女求荣,盛卿尘如今也不至于落得这个境地。

她自然懒得理他。

席开过半,皇帝姗姗来迟。

盛怀瑾再也按捺不住,噗通跪在了地上,叩头哭道:“陛下!”

皇帝坐在龙椅上,扫了一眼上官爵夫妇。

“盛爱卿何意呀?”

众所周知,盛怀瑾是皇帝的人。

“求陛下体恤,臣五年未曾得见小女,一时没能忍住,我这卿尘自小体弱,宣王府虽说有专人照料,可我瞧着她憔悴不少,必然是想念家里啊。”

众人皆将目光聚在那‘自小体弱’的宣王妃身上。

王妃刚吃完一筷子鱼鳍,唇角油光滑亮,面若桃花。

“.……”

“呵——丞相这是怕女儿在本王这受委屈?”上官爵冷哼。

“微臣不是这个意思,请陛下明鉴呐!”

盛怀瑾老泪纵横,一口一个陛下,活像上官爵欺辱他。

盛卿尘看的出来,盛怀瑾在这演戏呢。

皇帝沉思片刻,挥手道:“那就回府看看,阿爵成亲以来也没有携王妃回门吧,那就明日,算是回门,跟盛夫人说说体己话。”

盛怀瑾目的达成,连忙跪谢:“谢陛下大恩!”

上官爵脸色难看。

盛卿尘心中冷笑,这皇帝看似体恤老臣,却不过问亲侄子的意见,不是防备就是忌惮。

当面下脸子呢。

上官爵的父亲跟皇帝一母同胞,命途却不同。

上官墨非征战沙场英年早逝,上官爵的母亲殉情,只留下他一个独子。

坊间常有传闻,若非上官墨非早逝,按功绩,皇帝是谁还说不准。

而上官墨非的兵权,如今在上官爵手中。

皇帝疑心重,受人挑拨,格外防备这位侄子。

当初成婚便是因为皇帝在太后面前说三道四。

明天的回门自然也是别有目的。

盛卿尘掩下冷笑,这是拿她当棋子呢。

大约是因为气大发了,宴席没结束上官爵就不见人影。

盛卿尘得随他的车回王府,一路找人找到荷塘边。

夜幕降临,宫灯昏黄,荷塘边有男女低语。

盛卿尘隐在树后,看清两道紫色身影,翻了个白眼。

只听盛卿然如泣如诉道:“王爷今日跟姐姐过来,是做给我看的吗?”

上官爵许久没有接话。

开口时,不知是否因为喝酒,声音低沉暗哑许多:“你别多想,夜里风凉,回去吧。”

盛卿然不肯:“你是不是因为爹爹,才一直不提成婚的事?当初他硬要姐姐嫁与你,也是因为姐姐寻死觅活,你——”

呸!

盛卿尘无语,当年还不是因为太后乱点鸳鸯谱,认为上官爵的王妃应该嫡出,这才指了盛卿尘。

寻死觅活的人不是你盛卿然么?

还有当初说她勾搭男人,上官爵看她扑到下人怀里,明明是她被人推了一手。

只是当时没有看清背后的人。

“你爹这两年的用心昭然若揭,他是想将本王当软柿子捏。”上官爵的声音响起来。

“你真不知他撮合此次回门的目的?”

盛卿然躲闪他的目光,缴紧手帕道:“自然不知。”

盛卿尘沉思出神,没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

直到有人唤她:“呦,这不是宣王妃么?”

来人阴阳怪气,领头的女子一身鹅黄宫裙,恣意挑衅。

身后跟着一群官家小姐。

因在背风处,荷塘那两人听不到这里的声音。

盛卿尘福了福身:“公主万安。”

上官玥是本朝大公主,皇帝宠妃所生,与盛卿然交好,跟盛卿尘嫌隙已久。

果然,上官玥冷冷一笑:“冷宫弃妇,居然有脸来赴宴。”

身后一粉裳女子道:“还穿的如此不检点。”

上官玥又道:“盛卿尘,你早些自请下堂吧,卿然才是二哥哥的心仪之人。”

“是吗,那王爷怎的不求娶妹妹呢?还劳烦公主替我的亲妹妹打抱不平。”

上官玥被噎住。

这些迂腐的古人,盛卿尘一对十都能骂赢。

“公主息怒,”盛卿尘笑吟吟地在她脸上看了半晌,突然怪叫:“哎呀!”

上官玥无语:“一惊一乍作甚?”

“我瞧公主这眼下疲劳,近来怕是睡不好吧?”

上官玥原本是来挑刺的,启料盛卿尘突然转了话题关心她的身体。

“关你何事?”

“臣妾不才,恰巧知道公主的症结所在。等明日,我去太医院上值时,给公主带个良药,保管公主恢复气色。”

上官玥哪里会信:“太医都瞧不好,轮到你胡诌诓骗本公主?”

“公主。”盛卿尘自然熟拉过她的手,果真触手冰凉。

上官玥这典型的宫寒气虚,因为经痛导致,宫里太医又是男的,定然是瞧不好。

“都是女儿家,这种事,还是我们女人明白,您瞧我的气色便知我不诓骗你。”

说来奇怪,这群人原本都是来看笑话的。

可盛卿尘较之五年前,全身上下匀称有致,气色更是比养尊处优的小姐好上几倍!

哪有半点落魄样!

“盛卿尘,你不会吃了什么禁药吧?”身后一个绿衣女子疑惑道。

上官爵从荷塘出来便听见这一句,他拧眉瞧了盛卿尘一眼。

似乎也颇为存疑。

众人哪知道上官爵也在这头,忙跪了一地:“给王爷请安!”

上官爵别的不说,相貌是云京城里挑不出第二的,英俊的名声在外,十五岁便跟随安乐侯上过战场。

十六岁袭爵,手握三十万兵权。

总之是大创朝里多少少女垂涎的夫君。

别说盛家姐妹为他争风吃醋,在场这些官家小姐,看盛卿尘不顺眼大多都是因着她嫁了上官爵,嫉妒的。

但听闻盛卿尘被幽禁五年,显然成了糟糠弃妇,她们都暗爽。

这不,上官玥要来刁难,她们便一同赶来看戏。

而面前一堆人,恰好令盛卿然心生一计。

继续阅读《和离后我拿了渣女剧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