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小说《权宠天下:医妃要休夫》慕容麒冷清欢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权宠天下:医妃要休夫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狐狸九

简介:天才神医冷清欢一穿越,就给大名鼎鼎的战神麒王爷戴了绿帽子,肚子里还揣了一颗来历不明的球,从此每天都在濒临死亡的边缘小心试探
麒王爷自从娶了这个不安分的女人进府,肝火直冲脑门,时刻都有掐死她挫骨扬灰的冲动
后来肝火变心火,心火变肾火,肾火变成揭竿而起,将她盛进碗里的勇气
没见过这种世面的冷清欢被吓得爬墙逃了,扬言休夫改嫁
麒王爷悔得肠子转筋,因为他横竖看不顺眼的那颗球,竟然是自家老爷子早就盼得眼红的金孙
冲冠一怒,十万铁骑,踏平临疆,抢婚成功的麒王爷笑得像个傻子

角色:慕容麒冷清欢

权宠天下:医妃要休夫

《权宠天下:医妃要休夫》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9章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在府中下人的指引下,冷清欢带着兜兜来到主院,院门上书黑底烫金匾额《朝天阙》,取自岳飞的《满江红》,铁画银钩,豪气磅礴,倒是也符合这位战神王爷的气度与胸怀。

院子门口并无侍卫把守,进了静悄悄的院子,却见屋门大开,里面有欢声笑语从窗子里飘出来。

“小姐今日真的漂亮,比这案头的芍药花都要娇艳,那冷清欢就是个窝窝囊囊的乡巴佬,给您提鞋都不配。还是咱家王爷眼光好,一会儿回来,只消看一眼,怕是魂儿都被勾飞了。”

“真会贫嘴,让你通知小厨房备下的女儿红,可加了梅子烫好了?”

“小姐,不对,应当是王妃娘娘,您尽管放心,莫说梅子酒了,酒菜都是小厨房的人按照王爷口味特意准备的。就等着王爷回府,就麻溜地送过来,您就可以与王爷喝交杯酒,洞房花烛了。”

“没羞没臊的丫头,明儿早起的赏钱可记得准备好了。”

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

竟然这样迫不及待,这是打算今天就在这主院里勾搭成奸啊?先来熟悉地形?还是自己前脚进宫,后脚就搬进来当王府的女主人了?、

冷清欢一声冷笑,迈进屋子里,冷清琅正满脸春色地靠在雕花拔步床里,漫不经心地撩拨着帐子上的流苏穗,见到她进来,顿时一脸诧异,坐起身来。

“冷清欢?你怎么回来了?”

“怕是让妹妹失望,王爷与我没有和离,所以你盘算的美梦有点操之过急了。”

冷清琅坐起身,面上闪过一抹妒恨与不甘,嘲讽一笑:“即便王爷暂时没有休了你又如何?王爷怎么可能让一个不干不净的女人睡在他的床上?杂货房才是你的容身之处,这里我想住进来,也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妹妹这么大的本事,当初怎么就不让王爷直接册封你做王妃娘娘呢?”

“你!”冷清琅抬手指着她的鼻子,气得面色铁青:“若非是你这贱人夺了我的嫡女之位,麒王妃轮得着你吗?”

对于当年上一辈的恩怨,冷清欢不愿意同她争执,纯粹就是对牛弹琴。

“冷清琅,你在相府耀武扬威也就罢了,可这里是麒王府,你是伏低做小的侧妃,就应当懂得做妾的规矩,若是再这样狂妄,休怪本王妃不客气。”

冷清琅被她这气势唬得一愣,然后反应过来,笑得前俯后仰:“冷清欢,你将自己当根葱,谁拿你蘸酱啊?你私通野男人,水性杨花,别玷污了王妃这两个字。”

冷清欢不急不恼:“你可以声音再大一些,吵嚷得府里人尽皆知最好,到时候王爷丢了脸面,降罪的可不是我一个人。

若是惹急了我,我就一口咬定,野男人就是王爷,他见异思迁,始乱终弃,栽赃给我。我就不信你敢将尼庵一事挑明了说,大不了鱼死网破。我死都不怕,还怕什么?”

一番话说得看似轻描淡写,却每一个字都极有分量。冷清琅明白,现在的冷清欢就犹如困兽一般,已经被逼上了绝路。自己若是再逼近一步,她真的很有可能与自己拼个两败俱伤。

她破罐子破摔无所顾忌,但是自己总是要顾及在慕容麒心里纯洁无瑕的白莲花形象。在牢牢地抓紧这个男人的心之前,还不能轻举妄动。

她自然不肯在冷清欢面前服软,色厉内荏道:“你这是在求我保密呢,还是交易?念在姐妹一场的情分上,做妹妹的可以给你留一分脸面,此事暂不张扬。”

冷清欢冷笑,抬起下巴,目露寒光:“你错了,冷清琅,我只是在告诫你。在我离开麒王府之前,你最好夹紧了尾巴做人,不要招惹我,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分明还是原来的冷清欢,眉眼都没有不同之处,可是她身上骤然间迸发出来的寒气,似乎入侵了五脏六腑,直达四肢百骸,令冷清琅只觉得牙齿都有些轻微打颤,头皮发憷。

一时间,她站在床边愣了愣,耀武扬威的气势散了大半。

冷清欢扭脸吩咐兜兜:“将床上侧妃娘娘碰过的被褥全都丢出去烧了。”

冷清琅这才缓过劲儿来:“你敢羞辱我?”

冷清欢平静地点头:“对,我就是在羞辱你。你可以去找王爷哭诉,跟他解释解释,你为什么会睡在我的婚床上。”

冷清琅一时间哑口无言,憋得脸色涨红,半晌从牙关里狠狠地挤出三个字:“你等着!王爷会为我做主的!”

带着身边丫鬟,气哼哼地走了。

兜兜听话地上前将床单锦被并枕头全都抱出去丢了,为难地问:“那小姐您晚上盖什么啊?”

“我陪嫁的嫁妆里铺盖多的是,一天一件换着来,一个月都不重样,还愁没的盖么?”

“可是那些嫁妆奴婢影儿都没见一个,应当是全都被二小姐昧下了。毕竟,里面田产铺子不少,还有真金白银的压箱底儿,谁也不嫌烧手。”

这一点,冷清欢还真的没有想到,略一愣怔:“我还好生生的活着呢,吃相未免太难看。总要想个法子,让她原封不动地吐出来。也好偷着置办个宅院,将来有你我主仆二人的容身之处。”

兜兜数次欲言又止,终于忍不住吭哧吭哧地问出声:“小姐,您昨日昏迷的时候,二小姐偷着动手脚,扯开了您的领口,奴婢看见,您心口的赤莲守宫砂不见了?”

冷清欢扯扯唇角:“冷清琅说的都是真的。”

兜兜纵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仍旧一哆嗦,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怎么可能?奴婢可是寸步不离地伺候着小姐您,您向来规矩,跟外男话都不说一句。”

“上次王妈陪我去南山尼庵上香,夜宿一宿,着了冷清琅和金姨娘的道儿。她们在檀香里做了手脚,从尼庵外面放进来了男人。而且,”冷清欢话音一顿,瞅了一眼兜兜煞白的脸色,还是狠心抛出了第二枚炸、弹:“而且,我怀孕了。”

兜兜“噔噔”后退两步,这次就连嘴唇都白了,愁眉苦脸,马上就要哭出来:“怎,怎么可能?”

冷清欢一声苦笑:“事实就是如此,就连孩子的父亲是谁我都不知道。所以,你就不要妄想着,我与麒王还有什么和好的可能,将来回相府看金姨娘的脸色,也没有好果子吃。你若是愿意继续跟着我,我会尽快安排我们两人的出路。否则,就只管自己回相府去。冷清琅心狠手辣,肯定也容不下你。”

兜兜斩钉截铁地摇头:“奴婢是要一辈子跟着小姐你的,奴婢只是在替小姐心疼,二小姐她怎么可以这样阴险?”

“我们日后是要同甘共苦的,所以我一个字都没有瞒你,你也用不着为此就觉得低人一等。我们不招谁不惹谁不害谁,以后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好。至于这笔旧账,只要我冷清欢还有一口气在,是一定要讨还回来的。”

因为,这是一条人命,原主为此香消玉殒,自己借用了她的身体,肯定不能轻易饶恕了冷清琅母女二人。

主仆二人推心置腹,冷清欢终究是体力不支,靠在软塌之上,精神逐渐不济。

兜兜有眼力地退出去,让她先行歇着,自己去厨房里取点热水和粥饭。

冷清欢知道,现在慕容麒对自己满怀厌憎,冷清琅虎视眈眈,恨不能除之而后快,自己马上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必须要好好养精蓄锐。

危险与明天,还不知道究竟哪一个先来。

继续阅读《权宠天下:医妃要休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