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姜昭小九公子《洞房花烛,一直乖巧的夫君不装了》最新章节阅读_(姜昭小九公子)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洞房花烛,一直乖巧的夫君不装了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小九公子

角色:姜昭小九公子

简介:万年炮灰重生成商家弃女,姜昭刚睁眼就给了渣男一巴掌,既然逃不掉这炮灰的命,就靠本事说话,结果还不等她大展拳脚,就发现这个世界有些奇怪啊
经商天才,那不是她在某个剧情里的亲闺女吗?
病娇权臣,那不是在某个剧情里把她当白月光的文弱书生吗?
暴躁帝王,那不是在某个剧情可怜兮兮喊她祖奶奶的小包子吗?
……
姜昭扯了扯身旁小侍从的袖子:“ 看见没,这都是我当炮灰那些年积累下的人脉,以后我跟着我,保证你吃香喝辣

小侍从乖巧点头,默默盘算着新婚夜该怎么吃才算得上是吃香喝辣……

书评专区

重生东瀛证真君:第一次见有作者明白阴阳师的局限性不遮遮掩掩的,不过阴阳师虽然上限低却是很好的综合性基础职业。保持下去别狗血其实还是可以看的

其实不太末日:我在末日的霓虹干社团———————————————-ps:前期明明铺垫了一堆特别有意思的点,结果中期就开始就剩打怪了,前期铺垫的一堆配角也成了摆设,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说的就是这本书

重生我的1999:前几章全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写得干巴巴的,没意思。

洞房花烛,一直乖巧的夫君不装了

《洞房花烛,一直乖巧的夫君不装了》免费试读

第4章 花墙

闻言,姜夫人先是一阵惊愕,随后便慢慢明了。

若不是发生今日的事情,她也以为那宋淮是个温润知礼的少年,也觉得他与姜昭是有几分般配的。

“没谁能想到那贼子惯会做样子,你毕竟还小,错不在你。”姜夫人只得这样安慰姜昭。

可是姜昭却摇摇头。

“宋淮之前总是对我说,我虽然是姜府的嫡女,但我甚至连一般的女儿家都不如,因为我父亲的眼里从来就没有我这个女儿。,姜府根本不会认我这个在乡下长大的小姐,

等我再大些年岁,到了成亲的时候,十方城内与姜家门当户对的人家也不会愿意要一个在乡下长大的媳妇。”

姜昭说这番话的时候很平静,平静的就像在说别人的事情。

但是她说的每一个字,都像刀子一样在姜夫人的心上割。

“我那时觉得他说的很对,以为这世上所有好的东西我都不配拥有,只有他愿意放下身段接纳我,所以我愿意为他付出一切,生怕他也会离开我。”

“昭儿!”

姜夫人听不下去了,几乎是吼着打断了姜昭的话。

“你在胡说什么!你是姜家的大小姐,该受千恩万宠,哪有什么东西是你不配拥有!你怎么能听那贼子胡说八道!”

姜夫人情绪激动,说完之后喘了好久不得平复。

“您不要的生气,我现在自然是清醒了,不会受他蒙蔽。”姜昭伸手轻拍姜夫人的背为她顺气,顺便疏通经络,姜夫人明显好受多了:“可是娘亲,您真的觉得他说的这些话都是编造出来打压我的吗?”

自然是的!

姜夫人很想这样说,但是……

就算她再疼爱姜昭,就算是住在乡下庄子里,姜昭的吃穿用度也都是按照府上的规矩准备的,至于学问礼数,那也是半点不敢马虎。

可是这里毕竟是乡下,连府上的下人大部分都是直接在乡下找的,耳濡目染之间,姜昭又怎么可能完全跟十方城里的千金小姐一样。

宋淮不是好东西,可是这番话确有几分真切。

如今姜昭也已到豆蔻,着急的人家已经要给这般大的姑娘说亲了,姜昭要是还待在乡下,十方城里谁还知道她是姜家嫡女,又有哪家高门愿意要一个乡下长大的媳妇。

只是如果回到十方城,姜府那些糟心的事情,恶心她不说,也会恶心到姜昭啊,当初离开姜家,一是她在赌气,也是怕姜昭在那样一个家里不能安稳的生活。

姜夫人还是过不了心里那道坎。

看见姜夫人纠结的表情,姜昭知道这些话她都已经听进去了。

这就够了,她也不指望姜夫人能够立马改变主意。

“娘,大概也是我不懂事,非要和宋淮赌一口气,让他知道我是正经的姜家小姐,您如果听到这话觉得不开心,就当我没有说过。”

“不,你说得对。”姜夫人长吁一口气:“只是你再给娘一点时间考虑一下好不好?”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姜昭知道这事已经成了大半。

转了话题闲聊一会,姜昭嘱咐姜夫人好好休息,便离开了院子。

……

重生了大半天,姜昭这才真有空回院子里去歇一歇,正坐在花墙边的小亭子里喝茶。

此时正是初春时候,但因为毗邻北疆,即便日头正高,风里也带着几分寒气。

揽夏生怕姜昭染上风寒,看她多穿一件薄氅也不放心,硬是把冬日才用得上的暖炉点上才满意。

姜昭知她好心,也不拒绝,惬意的靠着软塌品茶,不多时目光又落在了花墙上。

走剧情的姜昭可没有闲情逸致去看身边的景色,这会她才发现这花墙竟然打理的十分精致。

粉白细花绕着墙角走了一圈,墙上攀着茂密的枝叶,簇着一团团叫不上名的繁花,北地初春时节能够养出这样的景致,这打理花墙的人倒是有几分本事。

所以那人真的只是个普通下人?

那她之前感受到的目光又是怎么回事,真只是幻觉?

姜昭想不出结果。

罢了,等下次那人再进院子时问一问就是, 反正以她的觉察力,并未感受到那道目光是有危险的。

放下心防,姜昭捻了一块茶点放进嘴里。

糯粉皮裹着红豆泥,很中规中矩的点心,就算是她在别的剧情里做至高无上的女皇的时候,桌子上偶尔也会备着。

只是眼前这一盘是乡下请来的厨子做的,用料很实在,造型和口味上就没那么讲究了。

又尝了一口茶,上好的碧螺春,可惜冲泡不得法,味道要逊色几分。

“揽夏,去摘些花过来。”

不知姜昭怎么有了看花的闲情逸致,但是自家小姐的吩咐揽夏从不知道拒绝。

她挑了几种摘过来。

“小姐,要用花瓶养着吗?不过这些花好看是好看,就是香味淡了点,要不我去外面园子找几只腊梅来,这几天还没有全谢呢。”

姜昭只是笑,取过月季和茉莉,把花瓣散在炭盆的铜边烤着,这才说道:“你要是喜欢插花,就把剩下几枝拿去吧,最好选白腊梅,衬着好看些。”

揽夏哪里懂什么插花,小姐说什么好看就摘什么。

她现在更好奇烤的那些花是做什么的。

就见姜昭将半干的花瓣夹起来,月季撕碎了撒在点心盘子里,茉莉则丢进了茶盏。

“这……”揽夏震惊:“这花也是能吃的吗?”

“自然是可以,”姜昭肯定的说道:“茉莉配碧螺春正好合适。就是这糕点本来就甜腻,月季味道也是甘甜,配一起不好吃,”

“那您这是……”

姜昭往软榻上慵懒一靠,吐出两个字:“好看。”

听的揽夏心里直摇头,东西好吃不就行了,整这虚头巴脑的,还不够麻烦。

不过姜昭说的也没错,白里透粉的糕点撒了碎花在边上,说不出好在哪里,但比起几块糕点孤零零躺在那里,确实好看,而且烤过的花瓣香味更浓郁,她觉得小姐说的不对,谁说搭着不好吃,明明很有食欲。。

还有那茶,茶香搭着茉莉香,闻着就舒服。

“之前听说贵人家里干什么都讲究,我就觉得是自找麻烦,现在才算是懂了,讲究确实有讲究的好处。”

看见揽夏恍然大悟的样子,姜昭没忍住笑了。

1 2 3 4 5 6 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