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逆天圣兽:神尊她把天帝头当球踢(微生弈栖陵)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微生弈栖陵)最新章节阅读

小说:逆天圣兽:神尊她把天帝头当球踢

作者:莫维

角色:微生弈栖陵

简介:她是神界的圣蛊天尊,陷害被封无边底狱
一朝借体重生,她重回三界,发誓让神界那群道貌岸然的神仙付出代价
她收圣兽,开空间,修炼灵力,运行元素之术,成为三界之巅
但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具身体是个毁了容的废材?
谪仙般的九皇子怎么那么像和她被封一起的妖孽魔尊?
是夜,那九皇子邪魅一笑,褪去谪仙的外皮,“小弈儿,你不说出了无边底狱之后,要让本尊当你的圣尊夫人吗~”
她缩在墙角,眼泪汪汪,都是自己造的孽啊!

评论专区

重生之文华:

乡间轻曲:简介“斫上一把古琴”什么鬼,把古琴砍着玩?

圣斗士之邪恶射手:經典的圣斗士同人,完善了黃金到5小強之間的故事,女神羅莉養成賽高

逆天圣兽:神尊她把天帝头当球踢

《逆天圣兽:神尊她把天帝头当球踢》免费试读

第4章 契约毒兽,再见太子

黑洞唰的一声关闭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阎王:……

黑袍男人“?”

阎王心虚的抹了一把汗,赶忙把牛头揪了过来“那啥,大人您先忙,这鬼吏做事不利,我作为阎王必须得好好教训他一番,先行告退”

他朝着黑袍男子虚虚一拜,揪着牛头脚底抹油一溜烟跑了,只留黑袍男子一人留在了阎王殿中

“呵”黑袍男人低低笑了一声,看着生死簿那处明显的空白,脑海中浮现出女孩那张娇俏的脸

“啧,小没良心的”

——无妄渊

“一群老不死的我谢你三舅姥爷家的二祖宗”

“封印就封印还要毁我剑,我是不是欠你二奶奶她侄子的”

微生弈亲切的问候了一下神界那群老家伙,然后就开始打坐疗伤

淡蓝色的小冰球从丹田中飞出和她贴贴,紫毒蝎也走来蹭了蹭她,仿佛在安抚她暴躁的情绪

而她此刻感受着冰珠的寒气,灵台渐渐清明起来,情绪逐渐平静了下来,望着那汪清泉,眸中一片复杂

因为她自身血脉的原因,她的伤很快就好了个七七八八,但她脸色却惨白一片

上天对每一个种族都是公平的,既然给了圣蛊一身奇特的血脉,也同样施加了桎梏

圣蛊一族身具蛊脉,以精血饲蛊,以精血开阵,血是她们一族最重要的东西,但他们恢复血液却极其缓慢,损耗血液过多就极易危害生命

调息片刻后,她睁开了眼睛,今日她的确失血过多,光桑澜抽的那几鞭子就让她损耗了大量的鲜血,加上后来抗击兽群和投喂毒虫的血液,刚刚又被阵法震伤

如今她的身体再也经不起损耗,而以她现在的能力恐怕也不足以破掉这灭灵阵,而为今之计,只能等她实力足够强盛之后再来取剑了

看着眼前血红色大眼睛的紫毒蝎,

她朝紫毒蝎轻轻招了招手,紫毒蝎立刻屁颠屁颠的过来了

“你可愿做我的契约兽?”她轻轻抚摸着它紫色的甲壳,温柔地问道

紫毒蝎立刻灵性的点了点尾钩,然后蝎尾迅速晃了晃,显然已经欢呼雀跃了

见此,微生弈便划破指尖,逼出一滴精血,这不禁让她脸色又白了几分

而此时紫毒蝎的兽元也从它身体里钻出,紫色的兽元缓缓停在了微生弈的身前

她将精血滴入兽元中,掐出一个法诀,金色的法阵立刻浮现在脚下

“吾之血引汝之元,心意相通,福祸相依,契成”

法阵发出强烈的金光,没入一人一兽的体内,微生弈立刻感觉到自己与紫毒蝎之间建立了一层联系

“主人”一道温柔的女声传入了她的神识空间,显然是紫毒蝎的声音

“你有名字吗?”微生弈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没想到这紫毒蝎竟然是个女孩子

“我叫紫血,主人有什么吩咐吗”紫血的声音传来,带着隐隐的激动

开心,主人竟然主动问她名字啦

微生弈看着那清泉的方向沉吟片刻,“小血,那里被封印的是我的本命器灵霜天,你自小生活在无妄渊,对这里最为了解,我现在需要你来看护它,可以吗?”

紫血的尾钩轻轻点了点,蝎尾又快速摇了两下,“当然可以,我的主人”

“我很高兴能为您做事”

微生弈莞尔一笑,轻轻抚摸着紫血的甲壳

“放心吧,我会很快强大起来,然后接你们回去的”

她朝那清泉望去,眼神中满是坚定,霜天似有所感,发出阵阵轰鸣声,震得水面泛起波澜,仿佛在回应她一般

她知道,她的霜天会等她回来,而那天不会很久的

天已经蒙蒙亮了,在破晓的那刻,第一束阳光透过藤笼顶的小口,照在那汪清泉上,也照在霜天的剑身上

它插在泉底,默默等待着,等待着下一次黎明破晓之时,它的主人将它拔起迎接第一束阳光

微生弈眯着眼望着那束阳光,暖色的光辉洒下,这藤笼中似乎也并没有太冷了

她抱着紫血的蝎尾,再次没入大地中,周围回归黑暗,但是她的心却亮了起来

前路漫漫,但再漫长也比不上在那十八层地狱之下,浸泡于血池中千万年来得枯燥乏味,生不如死

她想,她总有一天会提着霜天攻向神界,打破那群虚伪至极所谓上神的面具,让这三界看看,这群人骨子里是多么肮脏

她扬起红唇,眸中闪过一丝凌冽的杀意,让她身下的紫血都背后一凉

呜呜呜,主人太可怕了怎么办qwq

待微生弈回到地面时,天已大亮,紫血依依不舍地蹭了蹭她,然后三步一回头的钻进了土里

因为在地下待了太长时间,这阳光显得很是刺目,她忍不住眯了眯眼睛,好像已经有千年未见过阳光了

想想在无边底狱的日子还真是像一场噩梦,如今梦醒人归,阿娘还在那棵梧桐树下,抱着她讲三界的初生

“什么人!竟敢擅闯禁地!”

突兀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微生弈的思绪,她有些不悦地抬眸望去

入眼便是一位身着青衫的男子,身姿挺拔,长相斯文俊秀,气质温润,但似乎身体不大好,不时会咳嗽一声,面容多了几分憔悴,倒像个病弱的白面书生

而他腰间挂着的白玉令牌上,清楚刻着一个清字,身前站了一个黑衣侍卫,此时正拿剑指着微生弈

而这男子也不是别人,正是桑澜的心悦之人——太子凤墨清

少女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凤墨清在见到微生弈的脸便怔住了,如此绝美的面容让他眼中闪过惊艳之色,但不知为何,这张脸却让他觉得有些眼熟却让他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此时他缓过神来,连忙出声制止

“不得无礼”

那侍卫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似是不明白太子殿下为何出声制止

这女子来历不明,又出现在禁区边缘,身份令人怀疑,更何况她这一身的血迹,看起来更为可疑

迫于太子殿下的威严,侍卫只能警惕地撇了一眼眼前的女子,才将手中的剑放下

凤墨清又轻咳了两下,抬头看向微生弈时,脸上满是温柔的笑意

“我见姑娘有些眼熟,不知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微生弈一听这话便笑了,何止是见过,这风墨清看了自己一眼,那桑澜便将她鞭打至奄奄一息,拿匕首划烂了她的脸,最后将她丢到了无妄渊

她眸中满是嘲讽,然后同样扬起温柔的笑

“在下从未见过公子,出现在这也不过是误入而已”

1 2 3 4 5 6 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