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我,为历朝历代皇帝正名》陆凌绝君泽与生全文阅读_我,为历朝历代皇帝正名全章节阅读

火爆新书《我,为历朝历代皇帝正名》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君泽与生,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陆凌绝最近加入一个名叫《至尊皇帝聊天群》的群里,群里时常探讨历史大事,群友们也比较有趣,名字都是《千古一帝》《贞观世民》《基建狂魔》《大魔导师》《灭你十族》《人妻臣相》《大明正统》《酒池肉林》《武周天下》《汉武大帝》等等这些极度中二的网名

基建狂魔问道:“凌绝先生,隋炀帝杨广修建大运河造福李唐百余年算不算千古一帝啊?”

陆凌绝:“隋炀帝他也配?”

“修大运河还造福李唐百余年?”

“还千古一帝?”

你怕不是对千古一帝这个称呼有什么误解?”

“是李世民要谢谢他留下不及三分之一的户口,还是四分五裂的江山,又或者养肥的突厥,还是他贞观就堵的豆腐渣工程?要功绩没多少功绩,败家倒是第一名

“什么?!!”

“李世民没有千古功业也不敢动世家门阀的土地是世家的傀儡?”

“纣王在华夏人心中记载了永不屈服的心血,开创了听取女人言论的先河,他到底是不是人皇?”

“嬴政修建长城,耗损国力,劳民伤财,他是昏君吗?”

“刘备为了给阿斗上位扫清障碍,他下狠手除掉了刘封是假仁假义吗?”

“始夏、烈商、礼周、暴秦、强汉、士晋、雄隋、盛唐、富宋、强元、刚明….好好了解下

我,为历朝历代皇帝正名

《我,为历朝历代皇帝正名》在线阅读

第5章 司马迁来告诉你什么叫视死如归,什么叫秉史直书

周围的侍卫看见隋炀帝晕倒皆是惊慌失措,急忙扶起皇帝轻放到龙榻上,而此刻的隋炀帝已经昏迷不醒,脸色苍白如纸。

隋炀帝身旁一位年纪稍长的太监更是一脸焦急地向一个侍卫吩咐道:

“快去通知御医,就说皇上突然昏迷不醒,速去速回!”

“陛下,您怎么了?快醒醒,陛下啊,您不能有事情呀,陛下啊!”

而转到聊天群这边

朱棣棣用手摸了摸下吧的胡子茬,说道:

“长白山前知世郎,纯着红罗锦背裆

长槊侵天半,轮刀耀日光。

上山吃獐鹿,下山吃牛羊。

忽闻官军至,提刀向前荡。

譬如辽东死,斩头何所伤。

隋朝农民起义军领袖知世郎王薄所做的无向辽东浪死歌,林彦俊你觉得他比隋人还懂隋朝,那我无话可说​。”

陆凌绝 :

“@隋炀帝,你打个高句丽动员五百万民夫和一百万军队连削弱高句丽这一最基本的战略目标都没能做好,如果这样的算赢的话,那么是不是可以证明只要你杨广目标定的够低怎么都算赢。[doge]”

得亏隋炀帝刚才被气晕了,不然看到这话估计又是一阵无能狂怒。

汉武帝:

“一将无能累死三军!”

“大军一到,高丽上表投降,大军一走,山高皇帝远,高句丽又反叛。隋征高丽阵势太大,后勤压力就拖垮了自己,不知道隋炀帝怎么想的,太讲排场?”

“本来打算牛刀杀鸡震慑周边,结果跟只鸡打得有来有回?”

“简直绝了!”

朱元璋:

诸位请看一下杨广征打高句丽前下的诏书:

“王谓辽水之广,何如长江?高丽之人,多少陈国?”

“责王前愆,命一将军,何待多力!”

“噗哈哈哈哈,给朕整笑了,堪称历史上最强反转打脸了属于是,确实不用多少国力,也就是大大动摇了隋朝的基础,成了隋朝灭亡的关键性因素而已。”

“也难怪隋末突厥轻易占领了河套、朔方、云中等地,原来是根本原因就在这啊[doge]。”

林彦俊看了这些上闪过一抹尴尬之色,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只能默默地退出群聊。

而汉武帝此刻还在疯狂嘲讽中。

“说啊,林彦俊。”

“你不是吹杨广三征高句丽吗?”

“一征全军覆没。”

“二征无果撤退,资储备兵器军械巨以百万计,也丢失殆尽给了高句丽,使高句丽壮大,直接害了人家李唐一朝。”

“三征高句丽赢了个假投降就是胜了?”

“那么高元怎么不来朝见?”

“高句丽将数十万隋军铸成的京官怎么不拆了?”

“隋朝得到啥了?”

陆凌绝看见也是哭笑不得,没想到真实的皇帝也是这么幼稚,看着这样的情况陆凌绝也是无语的摇了摇头,也退了出去。

当陆凌绝退出群聊的一瞬间一道电子语言便在陆凌绝的脑海中响起:

“尊敬的宿主,恭喜宿主完成任务一,成功奖励宿主过目不忘天赋。”

系统语毕过后,一道金色光芒突兀的从虚空之中降落到陆凌绝的身上,将他整个人笼罩其中,等到金光散去,陆凌绝突然感到头脑一片清明。

陆凌绝瞪大了双眼,满脸震惊的看着自己此刻的变化,他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他从未遇到过如此诡异的事情。

我这就过目不忘了?

我试试?

陆凌绝嫌弃地看了一眼桌面上的物理题目,闭上眼发现自己居然记得清清楚楚,不禁惊叹道:

“哎呦我去,牛逼啊,那以后爷背物理公式那不是有手就行?”

而此时的系统丝毫没有在意陆凌绝的惊讶,毫无波澜地说道:

“宿主,由于现任历史虚无主义者—林彦俊暂时被你气得暂时退出群聊,《至尊皇帝聊天群》这个群聊它又每时每刻是需要一定的人数,于是群聊小机器人为了补一个人数在林彦俊退出群聊的一瞬间又拉了个人进群。”

“他叫陆通。”

“并且群聊小机器已经给群里皇帝介绍过他了。”

“接下来你可直接喷他毫无心理负担得哦。”

“宿主你接下来要对付就是这一个人。”

陆凌绝有些无语地说道:

“至于嘛,等人家再加进来人不就齐了吗,并且这个群聊每时每刻还一定得有固定的人数,这不仅仅是群聊奇葩,这群聊小机器人有毒吧?”

“这是什么样的白痴才能定下的设置?”

“这踏马没个十年脑溢血都发明不出这个设置。”

抱怨完后,陆凌绝突然对系统感到有些好奇:

“对了系统,就是你是怎么出现的?”

“还有你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

“你突然绑定我,搞得我都有点懵逼了,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此时系统的声音突然变得沧桑了许多仿佛不再那么不带有一丝感情的说道:

“宿主,既然你问我这么多个问题,那么我也想问你几个问题。”

“宿主,你知道什么是史官吗?”

陆凌绝肃然正色道:

“当然,史官指华夏历代均设置的专门记录和编撰历史的官职。”

系统有些惆怅地说道:

“是的,宿主,可你明白史官的精神吗?”

“精神?”

系统:

“不错,精神。”

“是那份秉笔直书,毫不隐恶扬善的精神。”

“宿主可听说过司马迁。”

陆凌绝敬佩地说道:

“这当然,高中课本上就有写他敢于直言,是一个鼎鼎有名的大人物。”

“嗯,他的确很伟大。”

系统赞叹道

系统的声音又慢慢地变得有些沉重,问道:

“那么宿主,请问为什么他会名垂千古,流芳百世呢?”

“是因为司马迁他敢于直事?”

系统:

“是也不是?”

陆凌绝不解地问道:

“那么是什么?”

系统此时的声音又仿佛恢复了往日的豪迈:

“宿主,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

“可愿意随我看看当年的司马迁如何?”

系统语毕,眼前突然升起一团巨大黑雾。

系统温声说道:

“宿主,请走进去。”

陆凌绝只是看了看,想也没想就走了进去。

进来后,眼前突然出现一道光线,随即眼睛便被一层厚厚的白布蒙住,等到他再睁开眼时。

他发现了一个俊逸的少年此时跪在了一个年老的人面前嚎啕大哭着。

系统温声道:

“宿主,这是司马迁少年时期,病床上的是其父司马谈。”

“你不必担忧他们会看到你,我不过让你看的是曾经的历史影像,你可以走上前观看。”

陆凌绝看到一代伟人也有着这副柔情的时候,他默默地左手压右手,手藏在袖子里,举手加额,鞠躬九十度,然后起身,同时手随着再次齐眉,然后手放下。(这是汉朝的揖礼表示真诚与尊敬)

系统看见了陆凌绝的行为愣了愣神,感到一阵欣慰,他知道自己的这个主人,已经渐渐成熟起来了。

是啊。

一代伟人,应当尊重。

陆凌绝做完最基本的礼节后便看到弥留之际的司马谈对司马迁艰难地说道:

“我们的祖先是周朝的太史。”

“远在上古虞舜夏禹时就取得过显赫的功名,主管天文工作。后来衰落了,难道要断送在我这一代吗?”

“你继为太史,就可以接续我们祖先的事业了。如今天子继承汉朝千年一统的大业,到泰山封禅,而我不得从行,这是命中注定的啊!”

“我死以后,你一定会做太史;做了太史,你千万不要忘记我要编写的论著啊。”

“况且孝,是从侍奉双亲开始的,中间经过侍奉君主,最终能够在社会上立足,扬名于后世,光耀父母,这是孝中最主要的。”

“天下称颂周公,是说他能够歌颂周文王、武王的功德,宣扬周、召的遣风,使人懂得周太王、王季的思想以及公刘的功业,以使始祖后稷受到尊崇。”

“周幽王、厉王以后,王道衰落,礼乐损坏,孔子研究、整理旧有的文献典籍,振兴被废弃了的王道和礼乐。整理《诗》、《书》,著作《春秋》,直到今天,学者们仍以此为法则。”

“从鲁哀公获麟到现在四百多年了,其间由于诸侯兼并混战,史书丢散、记载中断。如今汉朝兴起,海内统一,贤明的君主,忠义的臣子的事迹,我作为太史而不予评论记载,中断了国家的历史文献,对此我感到十分不安,你可要记在心里啊!”

司马迁低下头流着泪说:

“小子虽然不聪敏,但是一定把父亲编纂历史的计划全部完成,不敢有丝毫的缺漏。”

系统此时说道:

“宿主,看到了吗,这是一个少年,一个年少背负着父亲穷尽一生也未能完成的理想,并在弥留之际与父亲的承诺。”

“这是一个千金一诺,可谓是我们华夏民族自古以来一直推崇的传统美德。”

“司马迁是承君此诺,必守一生的人,他一生无改父之道。他想不到父亲的遗愿,会成为他活下去的精神支柱。”

陆凌绝看到这里,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眼睛似乎有些酸涩。

陆凌绝的眼前逐渐变得有些模糊,好似自己陷入到了迷雾之中一般,眼前一片模糊,但片刻过后,眼前又恢复了清晰,只不过这一次,眼前却出现了另外一番景象。

一位俊秀的少正在拜访眼前的儒者。

系统此时接着说道:

“在他的父亲死后,司马迁结识汇聚于长安的天下贤能之士并时常与人讨论文学。”

“并且向孔家后人学习并掌握考信历史的方法。而《古文尚书》作为整个古文学的核心,司马迁写上古三代史亦从中作了大量的引用。”

眼前却出现了另外一番景象。

“陆凌绝发现一个中年男子刚直不阿地向一个面色铁青的皇帝说道:

“陛下,李陵侍奉亲人孝敬,与士人有信,一向怀着报国之心。他只领了五千步兵,吸引了匈奴全部的力量,杀敌一万多。”

“虽然战败降敌,其功可以抵过,我看李陵并非真心降敌,他是活下来想找机会回报汉朝的。”

随后高位上那个皇帝听后从龙椅上一下跳了起来,指着司马迁大声怒斥道:

“司马迁胆敢为叛臣辩护,罪不可赦押入大牢!”

随后眼前又变得模糊起来,又出现了另外一番景象。”

系统惋惜说道:

“天汉二年(前99年),武帝想让李陵为出酒泉击匈奴右贤王的贰师将军李广利护送辎重。”

“李陵谢绝,并自请步兵五千涉单于庭以寡击众,武帝赞赏李陵的勇气并答应了他。”

“然而,李陵行至浚稽山时却遭遇匈奴单于之兵,路博德援兵不到,匈奴之兵却越聚越多,粮尽矢绝之后,李陵最终降敌。”

“武帝愤怒,群臣皆声讨李陵的罪过,唯有司马迁为李陵仗义直言。”

“然而,随着公孙敖迎李陵未功,谎报李陵为匈奴练兵以期反击汉朝之后,武帝族了李陵家,而司马迁也以“欲沮贰师,为陵游说”被定为诬罔罪名。”

“诬罔之罪为大不敬之罪,按律当斩。”

“面对大辟之刑,慕义而死,虽名节可保,然书未成,名未立,这一死如九牛亡一毛,与蝼蚁之死无异。”

“想到文王文王被拘禁在里时推演了《周易》,孔子在困穷的境遇中编写了《春秋》,屈原被流放后创作了《离骚》,左丘明失明后写出了《国语》,孙膑被砍去了膝盖骨后编著了《兵法》,吕不韦被贬放到蜀地,有《吕氏春秋》流传世上,韩非被囚秦国,作《说难》和《孤愤》和《诗》三百篇,这些都是贤士圣人发泄愤懑而作。”

“终于,在那个“臧获婢妾犹能引决”的时代,司马迁毅然选择了以腐刑赎身死。”

“至此,司马迁背负着父亲穷尽一生也未能完成的理想,面对极刑而无怯色。”

“在坚忍与屈辱中,完成那个属于太史公的使命。完成那个背负着父亲穷尽一生也未能完成的理想,并在弥留之际与父亲的承诺。”

系统的声音变得沙哑起来,就像是被沙砾堵住的声带一般,听上去十分难受:

“宿主,我们要看最后一个地方了。”

陆凌绝此时也是百感交集,心中的情绪更加复杂起来。

陆凌绝艰难地开口说道:

“走……吧。”

只见眼前却出现了另外一番景象。

陆凌绝看到眼前有一间脏乱不堪的牢房。

这牢房味道古怪,是雨后的潮湿加上已经干涸的血的味道。

整个空间十分昏暗,只有两边几盏油封闪着微弱的光。

被风一吹,就灭了两盏。

这里常年不见天日,连空气都是浑浊的。

一个正常人待着一会儿也受不了。

关在这里的人,可能一辈子也出不去了。

只见一个一脸颓废的中年人身穿破败的衣裳,显的格外邋遢邋遢,面色苍白,说话也是有气无力。

他从昏迷中苏醒过来,疼痛顿时袭遍全身,他挣扎着从茅草堆里爬起来,不由得长叹一口气,想道:

“要是平时我现在可能伏在桌子上奋笔疾书呢?”

“可现在呢……皇帝真是不公啊,自己只是为李陵辩护了几句,就遭到如此飞来横祸…”

这个中年人刚说完话,系统略带沙哑的声音又突然响起:

“司马迁的案子落到了当时名声很臭的酷吏杜周手中,杜周严刑审讯司马迁,司马迁忍受了各种肉体和精神上的残酷折磨。”

“面对酷吏,他始终不屈服,也不认罪。”

“肉体上的折磨压不垮塌他,在受刑时他的眼中似乎有一团火焰在跳动。”

只见那司马迁在狱中反复不停地问自己:

“这是我的罪吗?”

“这是我的罪吗,我作为一个臣子,难道就不能发表点意见?”

系统敬佩的看着眼前浑身是伤,满脸鲜血的男子,感概道:

“他受了宫刑这等奇耻大辱,本想一死,但想到自己多年搜集资料是为了完成父亲最后的遗志,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他想要写部有关历史书的夙愿,将我华夏历史传承下去因此完成《史记》的写作。”

“史料记载司马迁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也!”

“有时候,屈辱地活着比悲壮地死去更需要勇气。”

“每当到了深夜,夜深人静之时,他总会悄悄地拿出竹简,在漆黑不堪的监狱中默默地写着那些被尘封已久,累经百世而洗刷不清的往事与冤屈。”

“而今夜,即将是它完成之时!”

太初而讫,百三十篇……

写完最后一个字,司马迁长出了一口气,整个人如同卸下千斤重担般的轻松,他的指尖早已因为长期抄写而布满了茧子,但他却毫不在乎,在灯光的照耀下这些茧子使得他整张脸变得越发的苍白,甚至还透着淡黄色的光芒。

“这些竹片早已被司马迁翻过不知多少遍以至于早就已经变形不堪,竹片上甚至还残留着司马迁淡淡的血迹,却在灯光的照耀,泛着柔和的光芒,映照的司马迁的双眼异常的清亮。”

“就叫你《史记》吧。”

“司马光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我,死而无憾了。”

系统敬佩地说道:

“后来他出狱当了中书令,在别人看来,也许是“尊宠任职”,但是,他还是专心致志写他的书。直到公元前91年(征和二年),《史记》全书完成,共得130篇,52万余言。”

“一代史圣,名副其实。”

“司马迁在精神上、性格上、思想上都是一个傲岸不屈、不可摧毁的巨人。在当时的情势下,他不可能在行动上反抗那强大而残暴的统治力量。统治者可以损伤他的肉体,但却无法征服他的思想,战胜他的精神。”

系统似乎长呼了一口气,话语变得越发深邃起来:

“宣帝十年,《史记》大传于世。”

“他以其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史识创作了我华夏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史记》,更是被公认为是我华夏史书的典范。”

“只是千年之后,不知是否会有人能记得,千年之前曾有一位老人,他经历过那种撕心裂肺、痛苦绝望的痛楚,他也经历过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煎熬,他最终还是忍耐了下来,他用惊艳的笔墨将自己和前人所经历的一切都记录下来,孤身一人为后世留下一道光芒。”

(诸君,请问,能记否?)

1 2 3 4 5 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