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陈阮青顾长禾《带娃出嫁:天下女首富》全文免费阅读_(带娃出嫁:天下女首富)完整版阅读

小说名:带娃出嫁:天下女首富

有女如玉的《带娃出嫁:天下女首富》小说内容丰富。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一手好牌打稀烂,她是家族嫡女,将军的正妻,她容貌倾国眼神璨若星河,产下嫡子便撒手人寰
穿越的陈星儿一步步为陈阮青的一生翻盘,在当世成立了自己的品牌集团,她要金尊玉贵的活在当下,不料一场意外将她卷入了皇室的纷争中……

带娃出嫁:天下女首富

《带娃出嫁:天下女首富》在线阅读

第6章 源哥儿身上的淤青

今日,昌宁将军府正门大敞四开,一辆辆豪车停到这座府邸之外,在大堂内,宾主尽欢,各处觥筹交错推杯换盏。

此时,一处幽静的院落内,两人正在对弈着棋局。

“姑娘,您已经连续赢了五盘了,我们还不去百日宴上吗?”

景桦看着自己姑娘手中的白子,不由的问道。

阮青手中的白子黑子已经被杀的只剩下最后一颗了。

而阮青的棋艺也真是厉害啊,竟然已经把对方的白子给杀了,如果再继续这么下去的话,恐怕就要把对方杀死了。

“不急,不急,辉英堂里的宾客们都坐定了吗?”

阮青淡淡的说道,目光却依旧停留在面前那一颗白子上。

她已经在心底里默算了几十次了,她的对手已经快要输了。

景兰急忙回复到:“这次百日宴是男女分席,老太太在女席主位上与诸位勋贵夫人闲谈着,其余诸位宾客已经入席。”

阮青闻听,轻点其头:”看到陈阮春和源儿了吗!”

“在老太太旁边。”

“时候差不多了,我们去用魔法打败魔法吧。”

“是,姑娘。……嗯?什么魔法。”景兰呆头呆脑的问道。

随后,三人向着府邸外走去。

“祖母妆安。”阮青向老太太施了一礼,便坐在了老太太的另一侧,与阮春侧目而视。

诸位勋贵女眷面面相觑,其中一位国公夫人开口道“这位是?”

老太太慈善一笑,“这是潇儿屋里的。”

“老姐姐,不是我多嘴,这种正宴,怎得什么人都上了台面。”

“这是潇儿的大娘子。只是一直生病,没去过各位的家宴,今日身体康健,便出来与各位说说话。”老太太解释道。

阮青只是一直陪笑,没有言语。

听到这里,远处的席上便有两个妇人小声嘀咕“既然刚来的这位是正主,难道这么隆重的百日宴竟然是为了一个庶子?”

其中一个妇人实在不解开口问道:“前些日子听闻的可是将军府喜添嫡子,这下子可真是把我弄糊涂了。”

阮春怀里抱着源哥儿,听到有人这样说,脸色暗沉了一下,急忙又堆起了笑容,说道“姐姐一向身体不好,源儿便一直是我在抚养,你们看这孩子多懂事,从不哭闹,还会咯咯笑呢。”

众人也不再追问,闲谈吃酒了。

阮青此时开口道:“许多日子没见源儿了,我这当亲娘的实在想念,不知妹妹可否让姐姐抱抱源儿。”

众人一脸吃瓜模样,似乎是知道好戏要开场了。

陈阮春笑里藏刀,阴阳怪气的说道,“姐姐的话妹妹无有不依的。”说着便起身把源哥儿放到了阮青怀里。

阮青一脸宠溺的看着源儿,逗弄中,源哥儿的包被松散了,阮青突然愣了一下,接着又心痛又惊讶的质问道:

“这,这是怎么回事……源儿”说着阮青把整个包被都扯开,同时竟眼泛泪花哭了起来。

众人起身好奇,看向源哥儿,小声议论着“看上去像掐痕呀”。

阮青把孩子给祖母看,只见这孩子的身上竟有四五处淤青,像是受了虐待的痕迹,祖母脸色十分难堪,眼神像惩罚的利剑看向陈阮春。

阮春看清了源哥儿身上的青斑,又气愤又慌乱,急忙向祖母跪下解释“妾身实在不知这是怎么回事?妾身从来都是细心看护,不敢有半分懈怠的呀!”

阮青泪眼滂沱,“姐姐心疼妹妹不能生育,便割爱把源儿交给你抚养,没想到妹妹这般蛇蝎心肠,竟对襁褓婴儿下此毒手。”

阮春急忙解释“不,不是的,这怎么可能。这一定是胎记!”

陈阮青擦干了眼泪,“源儿降生的时候,祖母是见过的,身上白白净净,一点颜色也没有。妹妹为何要虐待我的源儿。”

陈阮春刚开口欲辩驳,阮青便接着说“这可是韩府唯一的儿子啊,妹妹不喜欢姐姐也就罢了,难道也不顾及将军的骨肉吗?”

陈阮春没有开口机会,话头便被堵死了,也急得哭了起来。

韩潇此刻在男宾席听到隔壁的吵闹哭声,便起身来到了女宾席,他眉头微蹙,先向着祖母行了个礼。

“将军,妾身冤枉!”阮春看到将军来了,像是见了及时雨,急忙恳请将军为自己做主。

将军只见阮青梨花带雨,内心萌动了一丝爱怜之情。但是一想到此刻王公贵族都在场,所谓家丑不外扬,便硬下心肠说道:”大娘子这样哭哭啼啼实在有失体统。抱着源哥儿回去天启阁吧。”

阮青领了口令便识趣的起身退下了。

阮春还在不嫌事大的哭喊着冤枉,韩潇见到阮春如此泼赖,便摇了摇头,吩咐子启,“陈小娘突发急症,快束去品香阁禁足!”

外边的宾客有些人还不知情况,疑惑的向女宾席这边拥挤。

只有远处的一位英俊少年泰然自若的吃着酒,只是眼神无意间往女宾区瞟了一眼,扫到了陈阮青的花容月貌,不自禁的吐出了一句:“这便是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而这位风度翩翩的公子,便是前日,陈阮青在华服夜宴看到的少年。

喧哗的女宾席被韩潇快刀斩乱麻的压下来了。

阮春一路哭喊,被关到房间之后,心中十分气愤,恨恨的骂道,”这个贱人,竟然敢诬陷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阮青和景桦景兰这边则是安静的回到了天启阁,关上房门之后,景桦心疼的接过来源哥儿,说道“姑娘还说品香阁那起子人能善待源哥儿,如今可倒好了,竟然被掐的浑身是伤。”

“好了,好了,源哥儿没有受伤。”阮青一脸放松的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

“啊没事,你们先下去吧。”阮青接过了源哥儿,叫两个丫头退下了。内心想到:“幸好收住了嘴。”

其实那淤青是陈阮青用漆树的树脂调出的类似颜料,之所以对景桦和景兰隐瞒,是觉得此事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风险。

……

一天的时间转瞬即逝,晚上的宴席终于结束了,客人也都纷纷离去,众人都被叫到了祖母的浮云斋,继续处理源哥儿的事情。

1 2 3 4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