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仙侠:我欲长生)陆九歌一纸轻柔全章节阅读_(仙侠:我欲长生)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何为功德

  除邪祟?诛妖魔?救黎明?

  须知,天地七界,人、鬼、灵、兽、妖、魔、天,皆为天道所豢养

  本是笼中斗,勿要自清高

  天道应允,功德可通道三千;天道不允,纵是万古也枉然

  (本书又为:《差点被清理门户》、《幸好不知道自己是功德之子》、《开局被功德之环眷顾等)

  PS:一位蓝星人魂穿修仙界欲求长生的故事……

仙侠:我欲长生

《仙侠:我欲长生》在线阅读

第4章 义庄

两人迈入大门,神情顿时肃然,在葵五的领路下,径直走向灵堂。

灵堂上供奉的不是牌位,而是一个个大小相同的坛子,坛子上都贴着一张黄纸,纸上写着“异乡客”三字,有名字的在后头备注着名字,无名字的则用无名氏代替。

香案上搁置着牛、羊、猪三牲,以及一些新鲜的瓜果,祭祀用的糕点,还有两支已经点燃了一会儿的白蜡烛。

在香案的左右,且放置着两排童男童女像的纸扎人作陪。

葵五和陆九歌各自取了三根红香点燃,毕恭毕敬地拜了三拜,而后才插入香坛中。

礼毕之后,两人退于灵堂外,陆九歌这才释怀不少,心理上不再像适才那般压抑。

师祖从房檐上飞下,又落在了葵五的肩上,不知为何,有它在一旁,陆九歌能明显的感觉到凉意的消失。

这时,旁屋的房门打开,一对青年男女走了出来。

男的浓眉大眼,长相阳刚,一股子的蛮力气;女的则出落大方,看着聪慧能干,不像别的女儿家娇娇弱弱。

“葵五,你小子又下来偷懒不是。”

男的逮着葵五就是一顿数落,当着陆九歌这个外人的面毫不客气。

“刘玉姐,管管你家男人吧,就知道欺负我。”

葵五挽着刘玉的手,一个劲儿地撒娇到。

陆九歌在旁听着,总感觉这味不对,以他前世看过十多年影视剧的经验,两眼重新打量了葵五一番。

那刘玉则脸上微红,嗔怪道:“别仗着年纪小就乱说,要恼了我,屋里的点心你一个也甭想吃了。”

“好姐姐,我错了还不行,就唐牛哥那样的,哪配得上您啊。”

葵五古灵精怪,这一改口,可把唐牛急也不是,不急也不是,刘玉见了他这般模样,脸臊的愈加厉害起来。

陆九歌看出两人的尴尬,随即捂嘴轻咳了一声。

唐牛也不憨傻,赶忙说道:“光顾着说话,把这位兄弟晾这了,来来来,先进屋坐,进屋坐。”

刘玉收复了下心情,跟着出声招呼着。

屋子分上下两层,采光通明,空间敞亮,陈设上十分简单,一张方桌,四把凳子,冒着热气的茶壶和几个倒扣的茶杯;两个放置物品的柜子摆在一角,地上还有一大箩尚待处理的竹篾,一筐白纸和一碗浆糊,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准备做孔明灯来补贴家当。

在通往二楼的阶梯口处,还开了间单房,遮了张深蓝色帘子挂着,大概是唐牛休息的屋子。

屋舍虽然朴素,好在住的人勤快,干干净净的,不至于让客人落不下脚。

两人落座,唐牛倒了两杯茶水端在葵五和陆九歌桌前,刘玉从柜子里拿出一个锦盒,里面装着各式糕点,这是他二人唯一拿得出手,款待客人的东西。

葵五门清儿,也不跟二人客气,盯着眼前的饭后点心,那是一个不手软嘴软。

刘玉见他吃着,心里也高兴,不断招呼着陆九歌也尝尝。

陆九歌架不住主人家的热情,挑了块品尝,不软不硬,甜糯可口,可见平时保管之妥当,更加足以见其之珍贵。

“陆九歌兄弟看着挺面生的,不像是本地人吧。”

陆九歌接过唐牛的问话,回答道:“在下出门游学,问道求缘,偶然路过此地。”

“呀,真看不出来,小兄弟你年龄不大,却是名修士呢,真是蓬荜生辉呵。”

刘玉讶然一笑,起身为陆九歌添了杯茶水。

陆九歌大喜过望,道:“怎么,你们也知道修士?”

“这怎么能不知道,早些年间,钱家也曾有过几位出外求道的公子,这我多少还是有些听闻的。据说如今尚且有位钱老祖在世,至于是真是假,那就叫人不得而知了。”

唐牛越是说的有板有眼,陆九歌内心就越是激动。他还以为自己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没想到这么快就遇上了。

刘玉接着话茬道:“不说远的,就说现任钱家的代理家主韩奕老爷,他就是修道出身,学了一身本领,可了不得。”

“真要论起来,葵五这小子不也会一些门道吗?是吧葵五。”唐牛话头一转。

葵五连摇着头,道:“我这些小伎俩完全上不了道,唐牛哥可别给我瞎扣大帽。”

“谦虚是种美德,过于谦虚可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敢在坟山上吃住,陆九歌不相信葵五没学到硬本事。

被三人这样注视着,葵五招架不住,赶紧找个话题:

“那什么,唐牛哥啊,我见外头添了不少新花圈,怎么没个人上山通知,我好早点寻几处好墓穴不是。”

话音刚落,只见唐牛、刘玉二人顿时就低垂了眉头,尽是一言难尽。

葵五了然道:“又是外来的?”

“加上这几个,一个月内陆续死了十多人了,死状也是一模一样,真是惨。”

说话间,唐牛不时看了看陆九歌,欲言又止。

陆九歌多少看出点什么,问道:“可是事有蹊跷。”

唐牛内心多有挣扎,本该是不能向外人说道的,但隔三差五的死人,日子久了终究不是个办法。

想着陆九歌是名修士,或许真能查出点什么。

“我们钱家镇原本是以贩卖皮草发的家,眼瞅着日子是一天天好了起来,可突然有一天,发现有人在山上暴毙而亡,且自打那以后,陆陆续续死了不少人,一时间搞得人心惶惶。”

“镇上的人都说,干皮草买卖的,滥杀生灵,这是山上的精怪们在报复咱。于是,族里的老人花了大价钱,请了位有名的道长,在山上连摆了七天七夜的祭坛,以此来祈求那些亡灵的原谅。”

“而今钱氏一脉是香火不济,枉死的枉死,夭折的夭折,多靠了那位入赘的韩老爷,这才保住了几位少爷的命。”

“然而,皮草生意是钱家镇主要经济来源,为了不中断这笔买卖,也为了延续钱家的香火,故此特意从外地雇佣劳力。只是没曾想,报应会来的这么快。”

待唐牛原原本本道完,陆九歌指尖敲击着桌面,脑海回想,自我梳理,沉吟了一会儿。

他疑惑有一:“接二连三的死人,怎么还会有人来干这份要命的差事,钱家出价很高么?”

唐牛道:“招工的是钱家的老管事,这我就不得而知。”

“好的。”

陆九歌心中留意,说出了第二个疑惑:“既然知道是会绝香火的事情,为什么还继续干?依我对氏族的了解,不是挺看重宗族人丁的兴旺吗。”

唐牛解释着:“这个问题,镇上也曾讨论过,不过被韩老爷给安抚了下来,然后见没有出事,也就不了了之。”

“这韩老爷当真是入赘的?”陆九歌再三确认到。

“这能有假,不但入了钱氏族谱,还宴请了全镇人呢。”

陆九歌认为不然,且很是蹊跷:试想一名身怀修为的修士,怎么可能会屈尊入赘一个经营皮草生意的小家族,他图什么呢?

不是陆九歌看不起,而今这等修为的他,毫不客气的讲,哪怕是整座钱家镇,都入不了他的眼。

唐牛观察到陆九歌神色的变化,放慢声音问道:“陆九歌兄弟,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有。”陆九歌脱口而出道,“我要开棺验尸。”

“这……”

“有难处?”

“不、不是,只是那尸体都放了两天,我怕你……”

陆九歌笑道:“怕我吓到?没事,我虽然年小你许多,但见过的事物,可比你认知的还要丰富的多。”

面对陆九歌的一再坚持,唐牛二人只好破一次庄上规矩,带他来到后院的停尸厅,里头有三副盖好的灵柩。

1 2 3 4 5 6 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