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撩妻99度,程少情难自禁》全文章节在线阅读_(程司昂钱好)全文阅读

小说:撩妻99度,程少情难自禁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程司昂

角色:程司昂钱好

简介:三年前,她在最美的年华跟他结婚,原以为能与他共度余生
未料遭他人算计,被迫分开
三年后,他们相逢不相识,她被他指认为杀兄之人,命运再次相缠,他疯狂报复,步步紧逼!
她被逼到绝境,终于忍无可忍,“程司昂,我真不是害你哥的凶手,更不认识你全家,你能不能放过我

他笑的冷酷,“害没害过,等我上了再定夺

殊不知,从此欲罢不能,缠得上了瘾

……分割线……

评论专区

火影之暗晓:目前能看下去的两本火影同人之一,还有一本日在火影

首富从谈恋爱开始:没有写崩,可以看下去,并且津津有味的神豪文非常之少。同好可看《黑卡》,完本老书

妖魔哪里走:写个娘炮角色 就有人评论卖腐?你们真看了吗?你妈给你倒水太热 是不是就应该认为她想杀你生二胎啊?

撩妻99度,程少情难自禁

《撩妻99度,程少情难自禁》免费试读

第20章程司昂来江海县找她?

  钱好想拒绝,可她已经太过热情的拉着她离开村里,来到她家。

  小羊婶家建的房子是那种农村别墅,看起来非常高大上,想来五年前应该赔了不少钱。

  “小豪,快,叫阿姨。”
小羊婶一回到家,便让儿子叫钱好阿姨,顿时惹得她脸色一黑,目光落在她那儿子身上。

  小羊婶没毛病吧,她儿子都十五岁了,她才二十四岁,居然让他叫她阿姨,这不明摆着说她老吗,钱好心里一阵腹议,可又不好意思当场发作。

  那小屁孩真听他妈的话叫了她一声,“阿姨。”

  钱好忍着怄气,脸上挂着强颜欢笑,眼神落在小羊婶的墙壁上,有许多奖状贴在上面,可却不是苏小豪的。

  奖状上的人也不姓苏,小羊婶看到她的疑惑,便说开了,“那是我妹的小孩,她的孩子暂住在我家,今年十岁,我老公带她去玩了。”

  钱好狐狸眼一亮,嘴角微微上扬,“小豪,怎么你一张奖状都没有,是不是成绩不理想呢,没关系,只要你肯努力,一张奖状是没问题的,如果努力了,成绩还不好,就让小羊婶给你请个家庭教师,花不了什么钱的。”

  她左一句讽刺他学习不好,又一句讽刺他学习不好的话顿时惹的小羊婶母子脸色一阵难看,可又不好发作。

  临近中午吃饭时间,苏小羊的叔叔终于带着那个小女孩出现,粉雕玉琢,十分可爱精致。

  可她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怯生。

  从他们口中,得知小女孩叫刘乐乐,钱好从苏柏荣手里接过小女孩,主动跟她交谈,“乐乐,你好。”

  她像平时跟别人打招呼似的,只是语气多了一份轻松笑意。

  刘乐乐那双单纯的眼眸怯生生的望着她,小嘴唇动了动,仿佛想回应她,却又开不了口,钱好有些疑惑,按理说十岁的孩子已经懂事了。

  苏柏荣在旁边解释,“乐乐从小怕生,有点自闭症。”

  说着,他的手搭在乐乐肩膀上,她明显看到乐乐颤栗了一下,眼里的惊惧怯生更深刻,就在她想说点什么时。

  苏柏荣带着乐乐离开她的视线,伴着掩护性的话语,“钱小姐,我们去吃饭吧。”

  钱好愣了一下,呆呆的应了一句,“好。”

  原本心头那股怪异也被苏柏荣突然给打断,没再往下想,准备吃完,她就离开苏家,她已经耽误了和供应商见面的时间了,不知道会有什么影响。

  一个钟后,吃完饭,钱好抢着收拾碗筷,在别人家吃饭可以,那她总要做点什么来回报吧,而且洗碗是简单轻松活。

  可就在她刚收拾完餐桌,拿着碗筷去厨房洗时,苏婶心直口快的说,“小好,你不用动,碗筷乐乐会搞定的,我们去客厅喝茶吧。”

  钱好目光落在那个怯生生的乐乐身上,一路沿下,看到她那原本该是白皙柔嫩的双手,居然满是死茧,心神顿时一震。

  而乐乐在注意到她的眼神后,小心翼翼的把手藏在身后。

  苏柏荣夫妻到底对十岁孩子做了些什么?
为什么她会这么怕他们?

  钱好没理会苏小羊婶婶的话,宠溺的摸了摸乐乐的头,随即把碗筷给洗了。

  十来分钟的时间,当她把厨房里的家务弄好后,苏柏荣夫妇已经在客厅泡好了茶,等她一起。

  他们像左邻右舍似的唠唠家常。

  期间她打探了刘乐乐的家庭状况。

  得知她是个留守儿童,她的父母都在省城打工,家里又没有老人,所以把孩子寄养在苏婶家。

  乐乐学习成绩很好,又乖巧听话,苏婶说苏柏荣很疼爱她,而她偶尔让她做点家务,也没怎么亏待过她。

  钱好听到这里,原本有些怀疑的心也逐渐放下,看他们的样子好像真的对乐乐很好,她不由自主的露出浅笑。

  “苏叔,苏婶,我先走了,谢谢你们今天的盛情款待。”
钱好告别苏柏荣一家,走出门外的时候,原本和苏小豪玩的正开心的刘乐乐突然跑了过来。

  沉默的拉着她的裤角,那双无助的眼神隐隐有几分乞求和惧意,看在钱好心里莫名揪心,可不管她怎么温柔跟乐乐交谈,她都不开口。

  反倒苏柏荣微微激动的拉扯着她,严肃的呵斥,“乐乐,你姐姐要走了,你拉着她怎么走,你是不是又不听话了。”

  最后那句他虽然说的平静,却让刘乐乐反射性的松开了她,粉雕玉琢的脸上更加苍白,眼皮害怕的垂下。

  钱好脸上微微露出牵强的笑意,她一边走出苏家大门,一边还忍不住回头看了看乐乐。

  应该只是单纯的舍不得她吧,乐乐寄养在苏家,应该没事的,看的出苏氏夫妇确实挺疼爱她的。

  钱好想了想,还是不再纠结这件事上,搭车回到江海县,刚想联系供应商,程司昂那货的电话像魔魅似的打来了。

  不敢有丝毫怠慢,连忙接起,还没等她开口,电话那头便一阵劈头盖骂,“钱好,我让你去江海玩的是吧?
你去哪了?
为什么放供应商鸽子?”

  程司昂气死了,他没想到会接到供应商那边的电话,说他公司什么时候换了个这么不靠谱的员工过来跟他拿货。

  他们这是连带的不相信程氏,不相信他的信誉。

  “对、对不起,我现在立马赶过去。”
钱好自知错误,不断道歉,想要事后弥补。

  可程司昂一听,那张冷峻的面容顿时更加烦躁,声音有些傲娇的怒吼,“不用了,我已经取消跟那家供应商的长期合作了。”

  “……”

  钱好说不出话来,这件事,不是应该她跟供应商的人道歉吗?
怎么程司昂反而跟他们取消合作。

  “你在哪?”
程司昂开着车,已经往江海县出发了,言辞漠然的寻问她的位置,他绝不承认,他去江海县是为了她。

  他只是去找其它供应商合作而已。

  “我去见供应商负责人的路上呢,你该不会要过来吧?”
钱好语气有些诧异。

  “对,我要过去抽死你。”

  程司昂生气的挂断了电话,握住方向盘的手微微泛白,可想而知,他有多想要抽死那个该死的女人。

  钱好瞪着手机,满脸无语,以为他只是开开玩笑,他不可能在这么热的天,大老远开车赶来江海,就为了抽她?

  那不是他疯了,就是有病。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