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乖,别凶了!病态大佬低声轻哄》云子瑶凤司辰全集阅读_《乖,别凶了!病态大佬低声轻哄》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乖,别凶了!病态大佬低声轻哄

作者:花鹿

主角:云子瑶凤司辰

简介:云子瑶有三好:轻音、柔体,易推倒
推….当然是她推别人
直到遇到某大佬
大佬矜贵,得不到的就毁掉
大佬矜持,从不做舔狗那一套
直到遇到某女人
她是小娇妻,他为娇妻疯魔

乖,别凶了!病态大佬低声轻哄

《乖,别凶了!病态大佬低声轻哄》在线阅读

第6章 谈判

一场危机消失殆尽。

云子瑶松了口气。

凤司辰让管家和保镖先出去。

他摇着轮椅进来了。

房门在他身后自动关紧。

房间只剩他们两人之后,云子瑶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

刚刚他出现时,思绪被他的脸带偏了,刚刚初步问诊的时候,她也没敢乱瞄。

现在没外人,她瞧得真切。

他穿浅白色高领针织衫,很瘦,是那种被病痛折磨的消瘦,脸苍白,盯人看的时候眼珠却贼亮,给人一种羸弱但并不好惹的感觉。

如果为敌,会很麻烦。

这是她的看法。

凤司辰也在看她,与她目光炯炯的打量不同,他盯人就随性多了,她换了衣服,与昨天穿的红裙子截然不同,大概是为了突出庄重高贵的气质,她穿了一身藏青,不是贴身的样式,穿在她身上倒是衬得她落落大方。

聪明、狡猾、不居人后,能屈能伸,也美中带毒。

若折断她的翅膀,她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

两人心照不宣地打量完对方,进入正题。

“你的目的?”凤司辰不觉得云子瑶替嫁会没有所图。

毕竟她是个聪明人,知道怎么选择对自己有益。

刚刚凤司辰露了一手,再加上他的暴力镇压,云子瑶也生不出别的心思。

坦然道:“其一,我需要从云家人嘴里吐出我母亲的遗产,以此为条件。”

“其二,当然是被凤少的天人之姿所倾倒!”

其二当然是假的,她选择嫁过来,无非是想摆脱如鬣狗一样的云家,想借着凤家的势。

“满嘴谎言!”刚刚才警告过她,现在小骗子满嘴跑火车。

凤司辰当即反驳,他能不知道她,无利不早起,一定是不吃亏的主,明明自己处于弱势,稍有喘息之力就要咬人的主。

云子瑶“嘿嘿”一笑。

这凤少果然不好糊弄,这就被拆穿了。

“当然是我会医术,凤少腿脚不便,需要我,而我也需要凤家的势。”

“说说,你的价值。”

“凤大少从娘胎里带的毒,刚刚我检查了,凤少距离真残不远了,我保证,几个疗程后,你的腿一定能好,还能活蹦乱跳。”

话是真的,但是到底多久能好,还不是她说了算。

她有仇要报,身世也扑朔成谜,因为她去云家时,分明看见云父眼里一闪而过的愤恨。

直觉告诉他,那不是对女儿的眼神。

还得抽空去一趟云家,拿到云父的毛发,做个亲子鉴定。

凤司辰看着眼前的女人,不卑不亢,她的价值是有的,但一旦抓住机会就反扑,是条美女蛇。

挑战起来有难度,她出现得正好,刚好给他无聊的生活添点趣味。

他勾了勾唇,“很好。”

无法不承认,他听到他腿有救的时候,可耻的心动了。

那就陪她玩玩又何妨?

“那么现在,我们应该自我介绍了?”他流露一个恶劣的笑,“女士优先!”

听了这话,云子瑶无语望天。

现在才正式敞开心扉跟她聊天,感情刚刚那些都是试探?

云子瑶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一派光风霁月,有身为主场人的自觉。

闲适得跟在自家庭院似的。

不过他确实是在自家庭院。

想到这,她微微一笑,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锦帝城云家,云子瑶。”

她见男人不辨喜怒,但他微微蜷起的手指在轮椅上轻轻按压,以云子瑶和他的相处经验,他现在不满意。可以说,是对她的自我介绍不满意。

“云家凤大少是知道的,以前我母亲傅书洛被扫地出门,沦为锦帝城笑柄,凤大少想必有所听闻,那个被驱逐出去的大小姐还有我,如今要联姻,所以云家找了我来替嫁。”

云子瑶觉得自己这样遮遮掩掩也没意思。索性心一横,开口道,“至于为什么,我就不多说了。”

她说话的时候故意顿了顿,都是聪明人,凤司辰想必会懂。

她含糊其辞没有说出口的话,那就是因为老公是个瘫子,所以要她来替嫁。

“哦。”

清淡一句。

还是那副看不出什么表情的云淡风轻。

听完这个,凤司辰也不惊讶,只当她是突如其来闯入他生命中的鲜活色彩。

现在弃之,有些可惜。

他调整了姿势,像是想起了什么,“话说,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

当然不是第一次,云子瑶眼观鼻鼻观心。

昨天酒吧那一幕都历历在目,他们很清晰明了的对视了好不好。

但她继续微笑,不发表任何话语。

多说多错,这个道理,她很早前就明白了。

“酒吧妖娆女子深夜勇踹男子命根?女子竟是凤家大少新娘!”

还是说,

“女子遭陌生男人围追堵截,携友人奋勇突围,以一当三?”

……..

一流畅的知音体从凤司辰嘴里说出来。

一向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云子瑶罕见地窒了窒。

尴了个大尬。

他明明什么都知道,还这样逗她?

把她当猴耍呢?

她有些生气,从师傅过后,从来没有人能这么让她情绪波动了。

凤司辰看着眼前的云子瑶双目圆睁的样子有些赏心悦目。

他开心了,也决定放过她。

“好了,我知道了。”

凤司辰推着轮椅往后退,“给你找个留下来的理由,治好我的腿。”

“要是治不好,后果——”

他拉成了音,云子瑶的心也跟着微微悬起。

“你承担不起。”

满意地看到云子瑶变了色的脸,凤司辰心情愉悦。

也不计较她的冒失和无礼。

毕竟,作为一个有肚量的主子,手心的猫想翻腾蹦跶,主子也要给不是。

不然猫的利爪虽然要不了命,伤了人就不好了。

云家,有意思。看来改天得去拜访下“岳父岳母。”

培养出这样有反骨的女儿,看见他后想必很精彩。

凤司辰出去后,云子瑶在室内风中凌乱。

让她留下来?

什么意思?

感觉这话带着明晃晃的施舍?

不是,这个顺序不对,她医术高超,难道不应该供起来么?

怎么搞得好像她在倒贴一样。

她心里有气,很气的那种。

后来又想明白了,这个男人她暂时玩不过。

不过没关系,凤司辰的男性雄风还掌握在她手上来着呢。

她可以慢慢来。

1 2 3 4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