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凌旑萱凌暮晚)小说免费阅读_(凌旑萱凌暮晚)全文阅读-笔趣阁

书名:重生医妃:最毒白莲花!

简介:渣男无情,堂姐恶毒,她被他们害得死无全尸
重回十三岁!她发誓要护亲人,虐恶人,却不想招惹到了纨绔小王爷
“毒蝎美人黑心莲,本王可要不起
”“草包纨绔不正经,我也不稀罕
”后来——一个小伤都要大惊小怪!“你怎么不能动?是不是瘫痪了?”“骨头脱臼而已
”“你嘴角有血,是不是内伤了?”“被打的时候不小心咬到了舌头
”九王妃大婚这天——对着渣男:“叫声九婶听听!”…

重生医妃:最毒白莲花!

《重生医妃:最毒白莲花!》在线阅读

第13章 知道药方就好了

  “你赶快闭嘴!”霜降气得脑仁疼,“你要是再胡说八道我就堵住你的嘴。小姐肯定会回来的,她不会死在外面,我们也不会被夫人打死,你满意了?”

  柴房的门突然嘎吱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强烈的阳光突然照进柴房,霜降和谷雨都用手遮了一下眼睛。

  一个身材纤细的身影出现在门前。

  “你们两个没事吧?”温柔如水的声音传来,因为年纪还小,声音软软糯糯的悦耳动听。

  “小,小姐!”霜降和谷雨愣愣的看着门口的人。

  此时她们两个惊大过喜,不知道刚刚她们说的话有没有被小姐听了去?

  凌暮晚裙裾微动慢慢走到她们面前,“这两日委屈你们了!”

  “小姐,你终于回来了!”谷雨从地上爬起来又哭又笑的,这回不用死了。

  “小姐!”霜降慢慢起身,看着凌暮晚微笑的看着她们,她的眼圈慢慢红了。

  “什么都别说了,回去吧!”凌暮晚转身出了柴房,回头瞬间眼底一片深沉。

  霜降言之凿凿的说她一定会回来?难道霜降知道些什么?

  白露和寒露早就在院门外等候,看到凌暮晚回来全都迎了上来。

  “小姐,你没事吧?”白露昨晚看到了凌暮晚身上的伤口,担心了一宿。

  “我没事。”凌暮晚回头看了一眼霜降和谷雨,“你们先回房拾掇拾掇,白露和寒露跟我来。”

  霜降和谷雨也受不了身上的酸臭立刻回去洗漱了,白露和寒露跟着凌暮晚进房后等着凌暮晚开口。

  “我身上有伤的事情别让她们知道,她们本就因为我被人抓走懊悔,若是知道我受伤可能会更自责。”凌暮晚看了白露和寒露一眼。

  “奴婢知道!”

  凌暮晚就算不提醒白露和寒露也不会乱说,这件事她们会烂在肚子里,不会让其她人知道。

  她们四个七岁进的将军府,进府后就跟着小姐一起习武,将军和夫人细心培养她们就是为了让她们保护小姐。

  霜降和谷雨功夫不错,却大意让人把小姐掳走,换成别的主子怕是早就把她们杖毙了。也就是小姐真心实意待她们,受了伤还不肯说出来,就怕她们两个想太多。

  “我身上的伤口该换药了,你们帮我。”凌暮晚走到床边褪下衣服。

  看到凌暮晚身上的伤口,白露和寒露全都红了眼圈。

  霜降和谷雨保护小姐不利,还能不受惩罚,那是夫人和小姐心善。她们以后一定会好好保护小姐,不能让小姐再遭这份罪。

  重活一次凌暮晚深知谁忠心谁狼子野心,她去夏府途中被掳走,霜降和谷雨有没有掺合其中她要查清楚。掳走她的人本应该是百里衍的人,可却对她痛下杀手,她觉得那两个人背后还有人。

  白露和寒露上辈子都是为了她而死,这回她要护住她们。

  凌暮晚换好药后支走了白露和寒露,她从空间拿出消炎药吃下。

  躺在床上,凌暮晚想起九王百里桀,那日他给她吃下的药效果不错,也不知道是什么药?如果知道药方就好了,可以造福许多人。

  要不然她和他把药方买下?顺便感谢一下他的救命之恩?可是,她要用什么方式去找百里桀呢?

  凌暮晚翻来覆去折腾了大半宿,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天一亮,崔萦蓉就让院子里的丫鬟送来了衣服和首饰。白露和寒露帮着凌暮晚检查了一下身上的伤,意外的发现伤口竟然结痂了。

  “小姐,伤口都结痂了!”两个丫鬟一脸惊喜,昨个看伤口还有血渗出,没想到一夜之间恢复得这么好。

  “可能我体质比较好吧!”凌暮晚又想到了百里桀给她吃的药,想要弄到药方的想法更强烈了。

  凌暮晚换好衣服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有片刻的愣神,重回十三岁,看到这样一张稚嫩充满朝气的脸还挺稀奇的。

  “小姐,你真是太好看了。”白露一脸崇拜的看着凌暮晚。

  一旁的寒露也点了点头,然后嗯了一声表示赞同白露的话。

  “那是你们没见过更好看的。”凌暮晚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自嘲的笑了一下。

  脸再好看也比不上权势对人的吸引,跟在百里衍身边十几年,她看得很明白。

  霜降和谷雨在柴房关了两天,回房睡了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大亮。等她们过来伺候的时候发现凌暮晚已经收拾妥当了。

  “霜降,你和寒露陪我去老宅给祖母贺寿,谷雨和白露留下。”凌暮晚带着霜降和寒露走出房间。

  “小姐,你是怎么回来的?”霜降跟在凌暮晚身后好奇的问了一句。

  凌暮晚脚步一顿,扭头看她,“什么怎么回来的?”

  “那日车夫突然暴毙,奴婢和谷雨被人打晕,醒来小姐就不见了,难道不是被歹人抓了去?”

  凌暮晚嘴角勾了勾,“霜降,你是不是做梦了?我一直都在府中。”

  霜降愣了一下,“那日小姐受邀去夏府,在路上……”

  “霜降!”一旁的寒露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小姐前日受了风寒不能赴约,不是让你去夏府告诉夏小姐一声吗?你忘了?”

  “小姐失踪奴婢就被夫人关进了柴房,昨天才被小姐带回来的呀!”霜降蒙了。

  “这么说,你没去夏府通知夏小姐?”凌暮晚双眸微动。

  霜降此时脑袋里非常混乱,一时间接不上话。

  凌暮晚的视线从霜降身上移开,“你好好想想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着凌暮晚带着寒露走在前面,霜降品味出凌暮晚话里的意思后咬了咬牙追上去。

  “小姐,是奴婢的错,奴婢忘了去夏府告诉夏小姐,请小姐责罚。”

  “这句话等你见到夏小姐后和她说。”凌暮晚微微一笑。

  “是,奴婢晓得。”

  凌暮晚带着两个丫鬟走到大门口看到凌桓敬在等她。

  崔萦蓉摔跤后动了胎气,父女两个一致决定让她卧床休息不要动。

  老宅大门和将军府的大门相隔三百米左右,根本没有乘车的必要。凌暮晚跟着凌桓敬出府步行,丫鬟小厮都跟在后面。

  虽然刚到辰时,可凌家老宅大门外的路边已经停了二十几辆马车,今日来贺寿的人不少。

1 2 3 4 5 6 7 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