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情道商途》全文章节在线阅读_秦长清陈雨彤全文阅读

小说名:情道商途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佚名

主角:秦长清陈雨彤

简介:我有七个姐姐,他们都超级厉害

情道商途

《情道商途》在线阅读

第16章

第16章秦忻妈妈的菜做得很好吃,也许是因为单于乡太过贫穷,这里的村民恨不得把每样食品都精细加工才好。
只有短缺到匮乏,才会让人珍惜!
王喜禄对秦忻妈妈的手艺赞不绝口,一个劲念叨,他老人家的伙食点也安排到这里了。
这话让高盛好一顿笑话:“老县长,人家秦书记上交的伙食费可是三百块,您老能拿得出来吗?”
王喜禄吓一大跳:“一个月三百块?
太破费了,我可掏不起,这要是老婆子知道喽,还不得把我赶出家门?”
大家一哄声的笑起来,秦长清笑道:“老县长就不用掏钱了,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您过来蹭饭就是,我消费!”
酒过三巡,王喜禄悠悠的问道:“小秦书记,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去燕京化缘呐?”
秦长清稍稍一顿,回道:“很多事情争取元旦前有一个结果,时间就要抓紧,争取明后天就走。”
王喜禄擎着酒杯,几次欲言又止,高盛和裴文华对视一眼,开口问道:“老县长,莫不是有些话不方便说?”
王喜禄嘿嘿苦笑道:“倒是没啥方便不方便的,就是怕扫了小秦书记的兴致。”
秦长清接话道:“老县长,您有话就直说,我还不是那么不明事理的人。”
王喜禄啧的喝尽杯中酒,正色道:“小秦书记,我听说你之前没有离开过校园,是吧?”
看秦长清连连点头,接着说道,“校园是个好地方啊,不过,你现在进入了社会,就会面对完全不一样的情况。
我老王是个大老粗,性子直,当了大半辈子军人,回到地方上很不适应。”
秦长清为老县长满上酒,静静的听着老人诉说:“82年老头子就是县处级,嘿嘿,不会为人处世,越活越抽抽,现在只剩下副处级待遇了。”
夹一块土豆送到嘴里,细细品味,就像是在品味自己的人生,“这么多年,老头子终于明白了老祖宗传下来的那句话,做事先做人!”
在座的几位,就连秦长清在内,都是受过挫折的,此时听老县长的感慨,也是深有体会:“小秦书记,你想要做一点事情,哪怕是只想把单于乡建设好,就必须先理解这句话。
否则,你就会四处碰壁,一事无成。
我们在座这几位,和单于乡众多的编外干部,就是你的榜样。”
裴文华长叹一声:“嗨,秦书记,老县长的话绝对是肺腑之言,你是有学问的人,你可以想想看,世界上有哪一个国家和民族,把做人放到超越一切的位置?
只有华夏!
其实,单于乡六个副处,十一个正科,十六个副科,没有谁想要混日子,都曾经一腔热血,想要干点实事,可是,就是因为不会做人,才一个个被塞到这里,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高盛猛的喝掉杯中酒,一拳砸在桌子上,恨声说道:“秦书记,这些年我们也窝囊够了,看到你这样一心为民,老高感觉很惭愧。
别的就不说了,往后,秦书记有啥需要冲锋陷阵的,你就有个话就成。
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老高愿意做你手中的枪,指哪打哪,绝不含糊!”
“我也是!”
裴文华和吕春来盯盯的看着秦长清,一脸的坚定。
王喜禄哈哈一笑:“老头子虽然快到日子了,可是,最后发一点光和热还是做得到地。”
“谢谢,谢谢老县长,谢谢高书记,谢谢裴乡长,谢谢吕乡长!”
秦长清为四位面前的酒杯斟满酒,动情的举起杯,“谢谢今天各位的忠告,我会铭记在心,这杯酒,就祝我们单于乡的班子团结奋进,一起开创一个脱贫致富的新时代!”
10月31日,秦长清坐上张晋北的破摩托,转道詹鱼镇乘长途客车,回嘉鱼县。
虽说绕了一大圈,可总比坐大三轮颠簸八十多公里要强,当初坐吉普车都颠地人散架,哪里还敢坐三轮!
这是秦长清第二次来詹鱼镇,像很多偏僻小镇一样,詹鱼镇只有一条长街。
镇**,派出所,学校,火车站,汽车站,供销社,都在这一条街上,虽然这里交通堪称方便,只不过客流有限,詹鱼镇还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
和张晋北一起在小吃部对付一顿早点,就打发张晋北去所里了,秦长清自己悠然自得的向车站走去。
虽然是农闲季节,大清早的詹鱼镇还是不见热闹,供销社和两家私人小卖店都还没开门。
远远的,就看到一辆破旧不堪的四十座大客车停在那里,上面已经坐了四五个人。
张晋北刚刚告诉过秦长清,这种长途汽车一定要坐在车头,还要远离车门,否则,就有罪受了。
上得车来,前面的座位已经被各色包裹占满,秦长清就在中间找个靠窗位子坐下。
很快汽车里就坐满了进城的农民,一时间,各种各样的味道充斥整个客车。
秦长清的身边坐着一个很时尚娇美的少妇,穿着一条县城也难得一见的牛仔裤,上身黑色的蝙蝠衫,外罩一件红皮小马甲。
少妇似乎对车里混杂的气味很是难耐,一个劲用小手帕在面前扇动。
秦长清感到好笑,满车都是一个味,扇来扇去还不是一回事,摇摇头,转头看向了窗外。
这种乡下客车是没办法开窗户的,就算是有一点缝隙,外面的灰尘都会窜进来。
事实上,这种大破车你就别指望能封闭严实,走出没多远,车里面就已经灰土暴尘了。
小女人实在无奈,只好把手帕堵在口鼻,也算是另类的口罩了。
秦长清也被灰尘呛得闭紧嘴巴,就连呼吸都只能勉强忍受,这条件实在是太差劲了。
走出有四五十分钟,五个膀大腰圆的壮汉挡在车前,没等客车停稳就挤上来,领头的面上一块明显的黑痣。
黑痣四下一撒摸,看到姿色出众的少妇,猥亵的一笑,凑到少妇跟前,挤挤挨挨的站在少妇身边。
汽车再一次开动了,随着汽车的晃动,黑痣有意一下下蹭到少妇身上。
少妇起初还向里躲闪,拒绝,可惜黑痣那样的人渣岂能轻易放弃?
不一会儿,黑痣就把手搭在少妇和秦长清之间的靠背上,如此一来,少妇几乎被他环抱在怀。
秦长清开始以为少妇也未必就是什么好人,乡村小镇,如此打扮,未免太过招摇。
接下来,黑痣一次次借着汽车晃动的机会,把那只脏手几次掠过少妇丰挺的前胸,另外一只更是抚上了女人圆润的大腿。
少妇终于无法忍耐了,涨红着脸,祈求的目光看向秦长清:“兄弟,姐姐有点晕车,能换一下座位吗!”
秦长清也不说话,站起身往外让让,让小女人挪到自己的座位。
说实话,小女人浑圆双腿和秦长清相触的那一瞬,虽然隔着几层布帛,还是带来一阵**的触感。
秦长清压抑住心底的旖旎,不自禁就想起了和媚儿姐姐相聚的日子,想起很快就要重逢,秦长清心底的火焰愈发炽热。
毕竟还年轻,初试情事,对媚儿姐姐的身子,有着火热的渴望。
就在秦长清走神那一刻,黑痣一屁股就坐在了小女人让开的位子上,挑衅的看看秦长清:“小贼,很识相的嘛,有前途。”
秦长清笑笑,不想和黑痣一般见识,就打算站到过道里。
没成想,身后的小女人一把揪住秦长清的的袖子:“弟弟,你别走,坐在姐姐这里!”
秦长清一回头,就见黑痣的手已经**了小女人修长的**之间,另一只手伸进了女人蝙蝠衫的下摆。
如果不是小女人死死的拽住黑痣的那只手,天晓得这个混蛋会摸到哪里去。
这下秦长清看不下去了,脚下一顿,黑痣“嗷”的一嗓子就窜起来,单腿蹦着大骂:“小王八蛋,敢坏你大爷好事,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秦长清冷冷的看黑痣一眼,稳稳当当的坐下,小女人手忙脚乱的整理衣衫,嘴上一个劲说着:“谢谢,谢谢你,小兄弟,回头到县里姐姐请你下馆子。”
黑痣怒气冲冲的看一眼自己的兄弟,几个人点点头,嚯的同时从怀里掏出家伙事,铁棍,有匕首,有菜刀,居然还有一支火药枪!
“都听着,把钱包都给老子掏出来。
停车!
妈的,让你停车没听见呐?”
黑痣似乎忘记了刚刚的遭遇,手里挥舞着火药枪,高声喊道。
司机被一把菜刀逼在脖子上,一缕血丝顺着脖子流淌,他也只有乖乖地把车停在路边,秦长清感觉很好笑,自己的运气还真得不是一般好,居然遇上了传说中的车匪路霸!
小女人早就吓傻了,浑身简直像装上了小马达,哆嗦个不停。
黑痣拿火药枪点点秦长清,撇嘴叫嚣:“小贼,你不是能吗,你不是想要英雄救美吗,一会儿老子给你机会!”
说完,不知道从哪里拽出一条空空的尿素口袋,走向后座,“快快快,撒冷的,谁要是想和那个小贼一起,就等着大爷好好安排安排他。”
一个劫匪抡起砸在一位年轻人的头上,眨眼间,鲜血流满面颊:“透溜的,他妈的,说你呢,没听见呐?”
黑痣一伙五个人,各个手里拿着家伙,前后分开很远。
秦长清不确定自己动手那一刻是否会伤及无辜,更怕劫匪会劫持人质在手,那才是最糟糕的事情,他就只有等待机会。
其实,车上的乘客足有五十多人,这种乡间长途客车,不超员一倍,就已经算是循规蹈矩的了。
也许每个人都不想摊事,每个人都想破财免灾,黑痣一路从后往前,居然没有遇上一个反抗的。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掏出兜里的钱,一百多块,在车上也算是不大不小的财主了。
不过,他那只按在腹部的手,出卖了自己,黑痣抡起火药枪,啪的打在男人的额头,顿时鲜血直流。
“我c你妈的,跟老子藏猫猫捏是吧,把裤子脱喽!”
男人捂着额头的伤口,哀求到:“兄弟,兄弟,求求你了,这是孩子的救命钱,孩子在医院等着开刀呢!”
“去你妈的!”
黑痣的搭档抡起菜刀砍到男人的肩上,“老子先给你开开刀!”
秦长清眼里怒火燃烧,恰在此时,几个劫匪都发现碰到了肥羊,也是太过顺利有一点得意忘形,都聚拢到男人身边:“快脱,再不脱先让你见阎王,到阴间地府等你家孩子吧!”
有一把菜刀高高举起,就在菜刀落下的一瞬间,秦长清动手了!
首先一个掌刀,挡在秦长清面前的大汉顿时软下去,接着一个肘击,另一个劫匪踉跄着爬到男人的身上,刚好为男人挡住了致命一刀。
不过,这个劫匪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的同伙凶悍的一刀,狠狠的砍在劫匪的肩上。
“咔嚓”一声,秦长清估计,那个劫匪的胳膊再也没有可能作恶了。
就在剩余的三个劫匪愣神的瞬间,秦长清闪电般抓住黑痣手上的火药枪,用力一扭,“啊啊啊啊!”
黑痣一连声的惨叫,他的手和胳膊像麻花一样耷拉下来。
杀伤力最大的火药枪到手,秦长清更不怠慢,抢前一步,抬起一脚,重重的踹在一个劫匪的胸口。
“嗑”的一声轻响,劫匪的胸口明显陷落下去,显见得是胸骨骨折了,人也立马委顿在地。
最后一个劫匪“嗷”的一声向秦长清扑来,秦长清嘴角一撇,就怕劫匪回身去劫持人质!
秦长清身子微侧,闪过劈来的一刀,膝盖顺势前顶,正正的顶在劫匪的耻骨!
劫匪瞪大双眼,嘴巴张到极大,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软软缩成一团,再没有了任何反击之力。
秦长清上前夺下所有的凶器,装到尿素口袋里,回头对已经傻掉的司机喊道:“马上开车,先去公安局!”
喊完,跟乘客手里借了几条绳子,把五名劫匪牢牢的捆起来,才开始包扎重伤那个劫匪的伤口止血。
毕竟,看着劫匪在面前流血过多而死亡,那不是秦长清可以做出的事情。
直到此时,车里的乘客才反应过来,这个大男孩,让所有人躲过一劫!
那个头上流血的男人不住口的感激,有几个年轻人,更是按耐不住,上前一通拳打脚踢,让几个劫匪哀嚎不已。
秦长清看看没有致命危险,也懒得去管,回身坐到位子上。
秦长清身边的少妇,眼里满是星光闪烁,看向秦长清的眼神,简直像看向天王巨星!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