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出神马涛朱虹热门小说_出神小说全文

小说叫做《出神》是马涛的小说。内容精选:从出生的那一刻起,我就注定只能成为一个巫师

出神

《出神》在线阅读

7 血姑子

我嘴角一笑,心里有数了。

“小马,我刚才听到一个声音……”

我一把将她搂进怀里,用吻堵住了她后面的话,朱虹一怔,本能挣扎起来,”你……干嘛呀……有人呢……”她被我亲的支支吾吾的。

“没事”,我左手抱着她的腰,一边吻她一边握住了她的手。

顿时,我耳边传来了一个诡异的女人声,”我死在这车上,出不去了,姑娘,你帮帮我,带我走吧……带我走吧……”

我松开她的手,将右手中指按到她唇上,凑到她耳边轻轻的说,”使劲咬!”

朱虹愣住了,”什么意思?咬你?”

“别废话,不然咱们下不了车了”,我吻着她的耳垂。

自从我俩在一起之后,遇上稀奇古怪的事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朱虹明白,不管碰上什么怪事,只要听我的话就不会有事。

她犹豫了一下,轻轻咬了一口,咬的我身上一激灵,差点冲动起来。

“咬破!让你咬破!”我一口咬住了姑娘的耳垂,”使劲咬!”

朱虹耳垂疼了一下,嘴里一使劲,我指尖上顿时传来了一阵钻心的疼痛。我把手从她口中抽出来一看,指肚上咬开一个小口,血呼呼的流了出来。

“疼吗?”朱虹心疼的不得了。

我没理她,掐指诀默念咒语,”血姑子,血姑子,三更鬼王笑,骑马落鞍桥……”

前面的司机嘴里发出一声怪叫,脚下一踩油门,出租车顿时狂飙起来。

朱虹吓的脸都白了,”师傅……你开那么快干嘛……小马!”

我不搭理她,把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后视镜下方挂着的一个佛牌上。那是一块很普通的塑封金属阳刻释迦摩尼佛牌,后面是大悲咒经文。这种佛牌很便宜,外面买十几块一个,寺庙里这玩意最多。

一般来说,像这样的佛牌其实都没真的开光,挂在那不过就是起个心理安慰的作用。这块佛牌却不同,它上面隐隐泛出一股很轻浮的金光,这种光很邪性,说明佛牌的夹层里应该有某种符咒之类的东西。

如果我没猜错,这佛牌应该是那纸人的主人送给这司机的,这样一来,既方便纸人上车换魂夺熟,必要的时候,也可以通过这符咒来干扰这司机的神识。

因为这司机就是个普通人,我们无冤无仇,他犯不着用那种恶毒的眼光看我们。刚才我破了那纸人,惊动了它的主人,于是那人就利用这符咒,干扰这司机,想给我们一点教训。不过他想的也太简单了,他小马爷爷虽然还没出师,但是凭我们三神教的巫术,对付他这点小把戏根本不是问题。

一阵狂奔之后,出租车来到了万达广场附近,我手诀一指司机,”停!”

话音一落,我们突然失速,撞到了车内的护栏上,伴随着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出租车停下了。

我早有准备,用胳膊替朱虹挡了一下,她没什么事,我自己额头上撞了个大包,但手诀没乱。司机急刹车后,仿佛傻了一般,呆呆的看着前面直喘粗气。

我变换手诀,默念了一声,”收!”

司机”啊”的一声,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仿佛泄了气的皮球,瘫软在了座椅上。我把手指放到手中吮吸着,左手掏出钱包,抽出一百块钱往外面一塞,”不用找了。”接着收好钱包,拉着朱虹下了车。

走出老远之后,朱虹还没缓过劲来,嘴唇不住的发抖。我拉着她走进万达广场,来到一家披萨店里,点了两杯咖啡,给她压压惊。

“那司机……怎么回事?”朱虹双手捧着杯子,紧张的看着我。

“没事,那司机车上有不干净的东西,我给他镇住了”,我若无其事的说。

“我听到一个女人声音,说她死在了那个车上”,朱虹说,”不会真的是有那个吧?”

“哪个呀?”我微笑。

她看看四周,”就是那个呀……不干净的东西。”

我拉住她的手,”没事了,那车里有不干净的东西,你昨晚没休息好,身子有点虚弱,所以被它影响做了个噩梦而已。根本没有女人死在那车上,别多想了。”

她这才松了口气,转念一想,”哎对了,那司机刚才跟疯了似的,不会有事吧?”

我一笑,”有事?有什么事?”

“是你做的吧?”她看着我,”你让我咬你的手,然后念念有词的,他就发疯了,那车开的,吓死我了都……”

“他得谢谢我,要不是我用咒语压住他的神识,他会开车载着咱们冲到河里去的”,我平静的说。

“那么严重?”朱虹一惊,”他为什么呀?无冤无仇的!”

“你不懂,就别问了”,我微微一笑,”虹,跟我这样的人在一起,难免会遇上这样的事,你怕么?”

“不怕!”她回答的很干脆。

我点点头,”好,那咱们看电影去吧。”

那天我们看了一部台湾的爱情电影,整个放映厅里连同我俩在内,只有两对情侣。散场之前,朱虹第一次主动吻了我,黑暗中她的一双眸子闪闪发光,”小马,我爱你,我们永远不分开,好吗?”

她声音不大,带着激动的哭腔。

我抱住她,”好,不分开,永远也不分开。”

想想那一刻,真是美好。

然而这份美好却没能长久,半年之后的一个晚上,我接到了她的电话,没多说,就一句,”小马,真希望我们永远不会长大”,然后她就哭了。

我明白她的意思,强忍着笑了笑,”虹,你想说什么?”

她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哭。

“别哭了”,我轻轻的叹了口气,”你我有缘无份,我没福气,祝福你吧。”

“你为什么非让我来成都?为什么不让我和你一起去石家庄?”她哭着说,”对不起,对不起……小马,我对不起你……可我……”

“没什么对不起的”,我顿了顿,”师父说过,你不是我的,我也不是你的,是我太喜欢你,放不下。好了,我们都还年轻,各自珍重吧。”

“如果我们没长大,那该多好……”她很伤心。

我挂了电话,跟舍友大黄要了根烟,默默的吸了起来。

大黄很纳闷,”怎么了马?平时你可是不抽烟的,出什么事了?”

“女朋友有外遇了”,我很平静,”她昨晚跟一个追她很久的师兄睡了,现在决定了,跟我分手。”

大黄一皱眉,”你怎么知道的?”

我的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强忍着笑了笑,”我倒希望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倒希望能活的糊涂点,可我就是知道了,你说怎么办?”

大黄搂住我肩膀,”别这样,女人嘛,咱学校有的是,明天哥就给你介绍个!绝对比她漂亮的多!”

“黄,让我一个人静静”,我掏出三百块钱,”你跟老大,老四说声,委屈哥几个去外面住一宿,我明天就没事了。”

“不是你想干嘛?”大黄看着我,”寻短见?”

“我要约炮”,我木然的说,”给我腾个地方。”

“约谁?”

“韩子淇”,我平静的说。

韩子淇是我们学校艺术学院表演系的,是个身材极好的小美女,我俩摄影协会认识的,跟我关系一直不错。

大黄一耸肩,”得了,你牛B!”抄起那三张,想了想,又放下两张,”兄弟,女人有的是,哥们不劝你了,晚上跟韩美眉好好聊聊吧,这种事跟女孩子说说更有用。”

大黄走了之后,我并没有给韩子淇打电话,直接反锁了寝室,一个人哭了整整一晚。

其实朱虹和那个师兄的事,我早就有心理准备。一个多月前,她第一次跟我提起那个人,说那人死缠烂打的,她很烦。那时我心里疼了一下,心里本能的有了某种预感。上了大学之后,我的出神术修炼一直没有放下,六十九窍已经打开了五十九个,这让我具备了一种很神奇的能力,那就是如果想一件事情,晚上就可以梦到相关的场景,而且就算没睡着,我的预感力也极强。

接到朱虹电话的前一晚,我心里突然很不安,预感朱虹会出事,晚上睡觉的时候,梦到朱虹喝了很多酒,半推半就的跟一个男人走进了宾馆,我甚至还看到了她和他在床上的一些细节……那一刻,我真后悔,我为什么要修炼出神术?

梦里,我很心痛,梦醒了之后,我的心碎成了渣。

我沉沦了一个多月,逃课,泡吧,到处去游荡,无论做什么,都无法缓解失恋的痛苦。

韩子淇生日那天,我喝多了,在酒店那装修豪华的厕所里吐的眼冒金星。难受的时候,我又想起了朱虹,想起了她的温柔,想起了她的体贴,我再一次崩溃了,靠在马桶上哭的跟孙子似的,站都站不起来了。

在我痛苦的无法自拔的时候,我想起了师父,那一刻也顾不上什么男人的面子了,掏出手机来,给师父打了过去。

“师父,我失恋了,朱虹跟别人好了,不要我了”,我哭着说。

师父并不意外,”难受么?”

“难受的要死”,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师父笑了,”男人嘛,总要为初恋情人哭一次才好。”

“她不要我了师父,她真的不要我了”,我像一个委屈到了极点的孩子。

“没人敢不要你”,师父依然很平静,”她只是一个人在外地,想要像别的女孩子一样被呵护,被心疼而已。她心里还是喜欢你的,只是,你们离的太远了。”

我抹抹眼泪,”道理我懂,可我心里还是疼。”

“你有两个选择”,师父口气一变,”要么为她伤心沉沦,从此沦落下去;要么,哭完了站起来,再去找一个更好的女孩,这是你的命,男子汉大丈夫,哭没用,你得认!”

“我不甘心!”我咬牙切齿一拳砸到了墙上。

“好啊”,师父轻轻的说,”那就用你的巫术,杀了那个男的,把她夺回来!”

1 2 3 4 5 6 7 8 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