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卢宁宁渊(天下第一炼器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天下第一炼器师》全集在线阅读

小说:天下第一炼器师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鼓三声

角色:卢宁宁渊

简介:刀断万物,炼化天地,翻手间万千灵器,举足间天上仙不敢往,地上神皆避让
宁渊睡醒了,想想刚刚做的那个举世无敌的梦,心潮澎湃,那是梦吗?
宁渊笑了笑,抬手间,遮天蔽日的灵器飞出,方圆万里,寸草不生!

书评专区

英灵:想看看

死亡名单:主角黑暗向,推理较精彩,就是一大堆的数据看得我心烦

颠覆笑傲江湖:月关马甲文,主角是被令狐冲冒充过的吴天德大将军,后宫向

天下第一炼器师

《天下第一炼器师》免费试读

第4章 与我无关

次日,东城擂台。

卢义死死的盯着对面的宋家族长,怒火中烧。

卢义开口骂道:“姓宋的!你们还真是不要脸!”

而他身后,站着五人,卢玉、卢英三人也在其中,这五人便是这次比试的五名族中才俊。

可是让人诧异的,便是除去主家的三人外,其他两人都是有伤在身,其中一人更是不堪,鼻青脸肿的站在卢义身后,眼中的怒火一点也不比卢义少。

“哈哈哈,卢当家的,这是哪里的话啊,我们宋家一向最在乎的就是脸面了,不像你们卢家,这般衣衫不整的就出来丢人现眼。”

宋族长所说的,自然是卢义身后那两名受伤的年轻人。

“你!”

一人忍不住,想要上前理论,却被卢义一把拉了回去。

那人不忿的看着卢义:“族长?”

卢义看向他的眼神冰冷,让人不寒而栗,本来还想发泄的怒火,瞬间清醒,不敢再多说一句,讷讷的退了回去。

场中人都明白,这两人自然是昨天那场闹剧的结果。

看见自己这边的气势落了下风,卢义正在气头上,不适合说太多话。卢玉大步上前,走到卢义身前,落落大方的向宋族长行了一礼,说道:“宋世伯,晚辈有礼了。不知道今天晚辈是否有幸能与宋青大哥再次切磋?去年一战,我二人不分胜负,这一年,我可是做足了准备。”

宋家一人出列,笑着看向卢玉,说道:“卢大公子,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自然是不能当这个缩头乌龟的,”

说话的,自然就是卢玉口中的宋青,宋家长子,宋悦的大哥。

两人相望,皆是蠢蠢欲动。

这时候,宋悦也从身后走出,轻轻拉着宋青的手臂,笑着看向卢玉和卢佩他们,说道:“卢大哥,卢姐姐,还有三公子,好久不见。我知道卢大哥想和我哥哥分个高下,不过嘛,现在还不是时候。”

相比卢义的三妻四妾,宋家族长倒是专一的多,只有妻子一人,倒是争气,给宋家添了一儿一女,也算圆满。和卢玉、卢佩的同胞不同,宋青年长宋悦四岁,所以很是爱护自己的这个妹妹。宋悦从小心思就缜密,早早的便帮着族中做事,在宋家的威望比之她大哥,只高不低。

宋悦说完,看着卢宁的位置,眨了眨眼睛,那样子,生怕别人看不见似的。

人群角落的卢宁,好笑的看着这一幕。卢家兴,与他无关,卢家败,也与他无关。他不过是一个看客而已,至于他替补的事情,在宋悦的离间下,自然而然的取消了。

也好,无事一身轻,卢宁这么想着。

场外,一阵喧哗声传来。

“是西城的人。”

“萧家来人了。”

围观的人们纷纷自觉的让出一条路来。

卢宁在人群中看去,是萧家族长来了,好家伙,他怎么来了?

跟着他来的人还不少,一群锦衣玉帛的年轻人,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各个从容淡定,气度不凡。

然而让人最为意外的是,在萧家族长身边,还有一位老者,虽是并行,但隐隐的,萧家族长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总是慢那老者半步。

宋家族长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老者,说道:“来了。”

宋家族长率先迎了上去,卢义虽然不知缘故,但也有样学样的跟了上去。

“萧族长,好久不见。”

“哈哈哈,宋族长,卢族长,好久不见啊。”

几人抱拳,互相问好,卢义的眼中一直无意的在老者身上打量。

卢义说道:“这位前辈是?”

萧族长打了个哈哈,向两人介绍起来。

“卢族长,宋族长,这位便是这次负责漠水镇收徒的王长老了。”

王长老?!收徒?!一道惊雷在卢义脑中炸响,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卢义故作镇静的问道:“萧族长,收徒,指的是?”

萧族长一脸无辜,看向卢义,反问道:“收徒啊,自然是云枫宗收徒的事情啊,不然呢?”

卢义雷噬一般,钉在当场。半晌,从嘴里艰难的挤出一句话来:“萧族长,为何,我卢家,不知道呢!?”

萧族长一副惊讶的样子,反问道:“你不知道?!不可能啊!我早在半个月之前就派人通知你们了啊,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而且你家在宗门里的长辈也不可能不通知你们啊。”

卢义看了一眼萧家族长,又看了一眼宋家族长,又瞟了一眼有些不耐的王长老。只能将怒火压在肚子里。

卢义说道:“哦,是吗,那可能是我家下人出了什么问题,回头我要好好查一查,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卢宁在人群中听得真切,云枫宗收徒?!卢宁心情激动,但转念间,一盆冷水又浇到了他身上。

唉,云枫中收徒,这摆明了是收的三大家族的人,我又怎么可能有这个机会呢?心中苦涩,自嘲的一笑。

“好了,今年我云枫宗一共给了你们漠水镇二十个名额,按照势力划分。萧家独占漠水镇一半,当有资格分到十个。”

王长老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扫视一眼卢家和宋家,继续说道:“而剩下的十个名额,正好听说你们两家人每年的争斗,就借这个机会来分配吧。”

卢义上前行礼,说道:“王长老,按规矩,我们两家年年争斗,都是派出五个族里年轻的弟子,他们每一个都很优秀,我看,不如就和气的每家五个名额算了吧,也不敢耽误长老时间。”

卢义说完,宋族长上前,摇头说道:“卢族长此言差矣,这怎么能算耽误长老的时间呢?云枫宗哪一个弟子不是精挑细选的,如果今天不让长老亲自过目,怎么能保证,某些人不会唯亲适用,将一些没有潜力的族人安排到云枫宗呢?王长老,您说,是吧?”

王长老点点头,说道:“没错,萧家这十个弟子,都是我一一测验过的,不能在你们这里坏了规矩。”

卢义心中恼羞成怒,萧家,宋家,好,你们好的很。碍于王长老的面子,卢义不敢有什么不满,也只能答应了下来。

萧族长开口了,说道:“你们两家每年比试都是派出五个人,可今年不同了,你们两个每家都要派出十个人来,让王长老过目才行。”

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卢义心中烦闷,但又说不出来,只能同意。

反观宋家,早有准备的他们,从容的走出了十人来。

卢义眼尖,指着三人说道:“宋族长,这三人,好像不是你们宋家的族人吧?”

宋族长哈哈大笑,说道:“卢族长,您可是走了眼了,这三个孩子,可是我们宋家好不容易才找回来的远亲啊,在外游荡这么多年,可算是认祖归宗了。”

只有宋家人才知道,这三个人,并不是什么远亲,他们和宋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是一套说辞罢了。背后真正的交易,便是借此事让三人拜入云枫宗,条件是,他们三人成为宋家的客卿,保宋家百年平安。

“呵,宋家真是好多亲戚啊。”

卢义不冷不热的丢下这么一句话,不痛不痒的讽刺,根本刺激不到宋家。

卢义回到卢家人这边,看向后面的年轻族人,依次挑选出四人之后。转身看向卢宁,接触到卢义的目光,卢宁身躯一震,难道,我还有机会?

然而,卢义说道:“卢宁,你把你的刀借出来,族里必定记你大功。”

卢宁听完,木在当场,心中凄凉,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走了。

卢义极其愤怒,恨不得上去给他两个耳光,奈何人多,只能保持风度。

按照规定,两家比斗不允许使用族内的灵器,一来这是耍赖的行为,二来怕持有者不慎失手,给对手造成不可恢复的伤疾。但是也有例外,漠水镇所有人都知道,卢宁的灵器不属于卢家,这是他自己的东西。

原本就这件事来说,卢宁应该受到家族重用的,但是这错综复杂的人情世故,让卢宁变得像只丧家之犬一样狼狈。

宋玉看着卢宁愤怒的离去,悄悄的在宋族长耳边说了几句话,宋族长会意,走到王长老身边,同样低语了几句。

王长老先是眼前一亮,又无奈的摇头。

说道:“唉,我只有权利选择弟子的身份,没有权利过多干涉你们这些家族的家事,我只能给那孩子一个机会,能不能抓住,就看他自己的造化吧。”

卢宁走后,卢义随意的点出一人,让他出战。

被点出的那人,兴奋的无以复加,已经开始幻想着自己胜利之后,拜入云枫宗的场景。

比斗开始,场中响起了叮叮当当的响声,那是两帮人兵器碰撞的声音。

这些声音听在卢宁耳中,莫过于煎熬。

之后的事情,直到傍晚才传到了卢宁的耳朵里。

“听说了吗?卢玉少爷和宋青少爷两个人又是平手。”

“啊?那这怎么办?这收哪一个啊?”

“笨啊,这又不是非要分出个胜负,他们两个都被那长老看中了,都收了进去。”

“哦哦。”

最终的结果,卢家这边,一平,两胜,七败,占据了三个名额。宋家那边除了失败的两人外,本应是八个名额,但是奈何名额不够,只能将一个倒霉蛋踢了出去。

本来那人还满怀喜悦,听到自己被挑出去之后,顿时哭丧了个脸,不过宋族长承诺,未来家族必定着重培养他。这是句废话,比他强的人都被挑走了,他可不就是是剩下的人里面最强的了,不培养他培养谁?

1 2 3 4 5 6 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