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白卓陈建华)热门小说_我重生了八千年全本目录免费阅读

书名:我重生了八千年

作者:白卓

主角:白卓陈建华

简介:从原始社会开始,我每隔一百年重生一次
悠悠的历史长河中,我与山顶洞人钻木取过火,为秦始皇出谋划过策,和李太白对酒嚎过歌,替王羲之品过贴,教导李小龙练过拳
这一世重生是个纨绔负二代,负债二十七个亿,而我老婆开了一家古玩店

我重生了八千年

《我重生了八千年》在线阅读

第005章 今晚只剩下二胡声

  安若欣愣了一下。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不是,你看错了。”安若欣故作镇定的说了一声,强拉着两人就往人群外走。

  胡佩佩和张丽华不是第一次见白卓,怎么可能会看错?

  想当初,白卓追安若欣,那可是弄得全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不过,俩人倒也没坚持。

  “若欣,我们同学有个聚餐,就在厦仙阁,你要不要一起过去?这段时间同学们一直联系不上你,本来还想叫你一起的。”张丽华拉着安若欣的胳膊,说道。

  “是啊,一起呗,同学们很久没在一起聚了。”胡佩佩附言道。

  “哦,看情况吧,我约了人,晚一点如果有空我去找你们。”安若欣说道。

  “那行,回头见。”

  胡佩佩偷偷给张丽华使了个眼色。

  俩人告辞,并肩往厦仙阁方向走。

  走了约五十米,胡佩佩再忍不住,低声道:“你看清楚了吗?那是她老公吗?”

  “怎么没看清?绝对是。”张丽华笑着应道。

  “我的天,这可真是个大新闻啊!我说怎么这段时间联系不上她,原来是她老公破产了。”胡佩佩捂着嘴笑。

  “哪止破产这么简单?都沦落到街头卖艺了,不行,我们得快点走,我已经忍不住要把这个消息告诉那些喜欢跪舔安若欣的小贱人了。”

  安若欣看着她们的背影,脸色一片煞白。

  胡佩佩和张丽华的为人,她清楚得不能再清楚。

  她已经能预感到,要不了多久,全班同学都会知道她的情况。

  “你个死白卓,臭白卓,净让我丢脸,看我怎么收拾你!”

  安若欣一跺脚,恨恨的转身。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二胡悠扬的弦声。

  安若欣的第一感觉,是一种说不出的空灵,如同一阵春雨迎面吹来,把她心中的怒火瞬间浇灭。

  和刚刚老人拉的二泉映月不同,此时的二胡声没有丝毫的悲凉,只有平静祥和,像一位平静述说往事的老人。

  安若欣的脚步不自觉放轻。

  这么动听的二胡声,她还从来没有听过。

  同样停下脚步的,还有那些路过的行人。

  三个,五个,十个……

  越来越多的人停了下来。

  仿佛有一股魔力,让所有人都忍不住想要安静的去倾听那从未听过的旋律。

  人群中,白卓仰望星空,手速时快时慢,神情专注。

  这是一首名叫《归去来兮》的曲,创作者是他重生东汉末年时一位隐居的朋友。

  曲调较平和,如山间流水。弦音非常干净,像三月清晨的风。

  这几千年来,几乎每一次白卓拿起二胡,都会拉这首曲。

  一来,是因为怀念,二来,是这首曲能让他内心无比平静。

  热闹的女人街,已经太久没有这么安静了。

  《归去来兮》的曲只有三节,时间也只有短短的二十多分钟。

  当白卓放下手中的弓杆时,所有人都还沉浸在那美妙的旋律之中。

  直到他站起身,掌声才如雷鸣般响起。

  白卓微微躬身,将二胡交回老人手中。

  就在这时,先前嘲讽白卓的几个人突然不约而同上前,从口袋取出钱,放在小女孩身前的碗上,而且,都是五十一百的大钞。

  小女孩傻眼了。

  跟着爷爷卖艺已经两年,她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打赏这么多的钱。

  而且,赏钱的人还不止几个。

  看着那些排队过来给钱的行人,还有身前一下子就堆成小山的钱,她感觉自己像在做梦一样。

  老人也傻眼了。

  原来,二胡还可以这样拉!

  就在这时,一个人激动道:“天啊,我的直播间炸了。”

  “我的也炸了,打赏的土豪好多!!!”

  “哈哈哈,好厉害,一首曲子把我送上热搜了。”

  ……

  几乎在同一时间。

  抖音、快手、虎牙直播……等平台全部被一首二胡曲子攻陷。

  点击好评如潮,让有幸在场的人兴奋不已。

  白卓对这些东西不懂,也不在意。把二胡交回给老人后,他就准备走。

  这时,围观的行人突然堵住他的路。

  “大神,再拉一首呗,我们还没听够呢。”

  “是啊,帅哥,求求你再拉一首,我们从来没听过这么好听的旋律。”

  “哥,您不能走啊,我的粉丝说了,您不再拉一首,他们要给我寄十车刀片啊!!!”

  ……

  白卓被他们突然的热情弄得有些不适应。

  他的本意,只是纯粹地想拉一首曲子,不为名,也不为利。

  “实在抱歉,我妻子还在等着我吃饭,现在可能都已经生气了,我真不能再拉了,抱歉,真的抱歉。”白卓拒绝道。

  “哥,别啊,吃饭什么时候都可以,您再奏一曲,我们请您吃大餐,随便吃。”

  “对对对,只要您再奏一曲,我们帮您跟嫂子解释,想吃什么,大伙请客。”

  “我出一千块钱,只要您再奏一曲,请客吃饭算我一份。”

  “我也出一千。”

  ……

  看着众人热情如火,白卓真的很为难。

  再拉一曲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他不知道安若欣现在怎么样了。

  “不需要这样,真的,大家先在这里等一等,我去看看我妻子,如果她没什么事,我再回来。”白卓说道。

  “哥,不是我们不信您,实在是现在您走了,我们没办法跟粉丝们交待。这样,您在这里,我们去帮您把嫂子找来。”一个胖子拽着白卓的胳膊。

  “对对对,我们去找,您在这里。”又一人附和。

  话刚出口,一人大喊:“嫂子,嫂子您在哪?”

  白卓一脸尴尬。

  胖子一拍那人脑袋,骂道:“你傻啊?名字都不知道,你叫谁啊?”

  “是,是是,哥,嫂子叫什么?”

  没等白卓回答,安若欣红着脸走了过来。

  白卓以为安若欣走了,此时看到她还在,暗松了口气。

  “我……我能再拉一曲吗?他们不肯给我走。”白卓征求安若欣的意见。

  安若欣刚要开口,两个身穿校服的女生一下子挽住她的手,道:“姐姐这么漂亮,人看着也好说话,一定会同意的,对吗?”

  安若欣脸色更红。

  “我可做不了他的主,你们要听,就直接找他吧。”安若欣故作生气道。

  那两个女生一听,高兴道:“姐姐这是默许了,帅哥你不会又找别的借口吧?”

  白卓苦笑,他本来也没找借口。

  “好吧,那我就再奏一曲,说好了,最后一曲。”白卓说道。

  “好,最后一曲。”

  “等一下,我把直播间打开先。”

  “帅哥,能不能来首悲凉一点的曲子?”

  “对对,我们想听悲凉一点的。”

  ……

  白卓点了点头。

  “行,那就来首悲凉的。”

  白卓说着,转身来到老人身边。

  没等他说话,老人已经自觉将二胡捧到了他的身前。

  白卓说了声“谢谢”,坐在石椅上。

  这时,一人大喊:“等等,先等等。”

  白卓寻声看去,发现是那个胖子。

  有听众不耐烦道:“喂,你有完没完?所有人都在等着,就你事多。”

  “是啊,你不听大家要听,不可能让人家为了你一个人停着等。”又一人埋怨。

  胖子害怕惹起众怒,忙解释道:“各位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只是那几家店的音乐太大声了,我想过去让他们先停下来。”

  这时,其他人也反应过来。

  对啊,今晚只需要二胡声,其它音乐都是噪音。

  “走,我们几个过去叫他们停下来。”

  “对,哥几个一起,大伙已经迫不及待了。”

  几人闹闹哄哄,真的跑去把那几家放音乐的店都叫停了。

  安若欣站在人群前,目不转睛的看着白卓。

  在这天,白卓给了她太多的震撼。

  “怎么感觉他如此陌生?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还是说,他一直都在伪装?可是,他为什么要伪装呢?”安若欣在心里想道。

  正思绪万千,白卓抬起了拉杆。

  下一刻,一悠长的声音骤然响起。

  包括安若欣在内的所有人,心都瞬间绷紧了起来。

  白卓选的是一首名为《九公主》的曲调。

  该曲讲述的是一位公主沦为和亲工具,不能与心爱的人在一起的故事,整个曲风非常深沉哀婉。

  某直播间。

  再次沸腾了起来。

  “我靠,这是什么曲?也太好听了吧!”

  “呜呜呜,我哭了,我TM竟然听哭了。”

  “我得去拿卷纸巾,大哥,能等等我不?”

  “不行了,本大叔的玻璃心碎了,魔鬼,你还我的眼泪。”

  ……

  某抖音。

  一条15秒的生活分享评论区。

  “我靠,怎么没了?大哥,你在逗我吗?刚想哭,你TM就没了?”

  “求完整的曲子!!!!”

  “同求+1。”

  “同求+2019。”

  “同求+10086。”

  “快更新,快更新,我一刻都等不及,啊啊啊啊!!!”

  ……

  某直播平台运营部。

  “快查,到底视频来自哪里,我要马上得到关于那个年轻人的下落。”

  “陈总,好像是从云都某条女人街传出的视频。”

  “不要好像,我需要确切的消息。”

  “陈总,已经确认了,是来自云都。”

  “张秘书,马上帮我订张机票,越快越好,我要前往云都一趟。”

  …

  卓专注于二胡弦声之中,如痴如醉。

  即使对这首曲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他依然抑制不住心中的悲凉。

  真真是: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

  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1 2 3 4 5 6 7 8 9 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