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推荐 » 正文

《前任他叔疯批偏执,但宠我呀》江寒煜白栀全集阅读_(前任他叔疯批偏执,但宠我呀)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名:前任他叔疯批偏执,但宠我呀

《前任他叔疯批偏执,但宠我呀》是网络作者“笨到家吖”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江寒煜白栀,详情概述:【双洁双强➕年龄差十岁➕苏爽甜宠】
帝京有位顶天的爷,江家七爷江寒煜
权势滔天,阴郁暴戾,不喜女色,不近人情
某一天,他身边出现一个小姑娘,七爷走哪都带着
小丫头娇娇软软,在他怀里兴风作浪,咬着他的耳垂,“叔,我要吃糖

江七爷搂着她的腰,旁若无人的低头吻她的唇瓣:“宝宝,我比糖甜,你试试?”
众人恍然大悟,江七爷原来喜欢小白兔款
后来,小白兔徒手夺刀爆锤恐怖分子,众人惊呼,屁的小白兔,这丫头明明比七爷还凶残!
你瞅瞅这一拳一个的野蛮劲,七爷到底是咋怎么受得了的?七爷你倒是管管啊
江七爷:“我夫人娇软柔弱,你们纯属污蔑

白栀随手把壮汉丢到江寒煜脚下:“叔,他把我手打疼了,揍他!”

前任他叔疯批偏执,但宠我呀

《前任他叔疯批偏执,但宠我呀》在线阅读

第4章 江寒煜:对她负责,给她养娃

是夜,寒芸别墅。

这是江寒煜的私宅,整个别墅大而空旷,寂静的吓人。

江寒煜已经在那张黑色的真皮沙发上发呆两个小时了。

角落,管家许雷勾着脑袋跟保姆张妈八卦:“哎,你说咱领导怎么回事,一回来就在发呆,这样子你见过吗?”

张妈点头:“见过。”

“啥!你居然见过!”许雷一惊一乍的,眼睛瞪得老大,整个表情十分滑稽。

张妈十分无奈的把他的脸推过去:“许老头儿,你这么瞪抬头纹太重,赶紧过去,别怪我找你要精神损失费。”

“我才四十八,怎么就老头了?”许雷捂着胸口,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但这打击丝毫没有影响他八卦的心情:“那你快说说领导为什么这样,你看看,还抽上烟了!”

张妈无语:“你真的是皇家学院毕业的顶级管家吗,怎没有一点管家的样子,先生的私人不要过问。”

许雷沉默,他买假证的事情暴露了?

“许雷,过来。”江寒煜阴冷的声音溢满压迫,让许雷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跳。

张妈撇撇嘴,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先生。”许管家收敛住八卦表情,隐隐透出一个管家该有的样子。

江寒煜表情沉重,像是要安排什么大任务,连看热闹的张妈表情都凝重起来。

“将我的卧室重新装修,黑色太压抑,换成灰色。灰色是不是太老,你说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喜欢什么颜色的装修?”

江寒煜的话成功让四十八岁的许管家懵逼。

“算了,你先给我查一下,江明修同学白栀的资料,越详细越好。”

虽然今天白栀没有答应他,但江寒煜哪里会就这么放弃,第一次让小姑娘跑了,这一次,他既然已经吃干抹净,那必然是要对她负责一辈子。

糟了!

江寒煜脸色一变。

他没有做安全措施。

白栀一个小姑娘,懂不懂紧急避孕?

万一她肚子里有个球……

江寒煜表情更加难看,要尽快找到小姑娘,对她负责,给她养娃。

许雷感觉江寒煜有点不对劲,好好的查什么小姑娘啊,他迟疑一下,刚想多嘴八卦,却发现江寒煜脸黑的很厉害,吓得心颤,火速遁逃。

*

翌日,滨城顶尖贵族私立高中。

高三九班的同学们盯着两个空座位唠嗑。

他们班的江明修昨天没来上课,她女朋友白栀也没来。

“**还没来上课啊,白姐也没来,这俩人行啊!”

“白姐是什么称呼?搞得跟人贩子一样,当心白姐听见打你。”

“可拉倒吧,我觉得**肯定把白姐给推倒了,你等着吧,过不了几天就分了,毕竟**不是只吃一碗饭的人。”

“你上个月也这么说!”

大家一人一句聊着,江家是顶级豪门,多少人挤破脑袋往里进,白栀攀上江明修,就好抱着一座金山,自然有人眼红。

“话说回来,白栀命真好,是**交往过时间最久的女朋友,除了一张好看的脸,真不知道她哪里好!”

“就是就是,论长相,论颜值担当论家世,论教养,还是咱们佳佳更胜一筹吧,况且之前**对佳佳那态度多好啊,白栀一转来就变了样,还真是狐狸精转世。”

说话的两个人是秦佳佳的好姐妹,白栀没有转来之前,秦佳佳和江明修走的最近。

江明修身份尊贵,家里权势滔天,走到哪里都有人巴结,秦佳佳能接近他,自然有很多人为了和江明修套近乎而哄着秦佳佳,连带她俩都被别人捧着护着。

但自打白栀转来后,他们就有了其他巴结对象,因此俩人看白栀极其不顺眼。

白栀没什么背景,考试几科加一起才能凑出来一个两位数,平常也不打扮,就穿着松松垮垮的校服,不明白江明修看上她什么了。

秦佳佳听着两人把她的心里话说出来,莞尔一笑,声线软软的,十分得体懂事:“梅梅,柳柳,明修向来不是看重这些肤浅的人,他喜欢白栀,是因为白栀肆意开朗的性格,我祝福她们。”

吴秀梅“切”了一声,“什么肆意开朗,佳佳你就是太文明了,我看她就是没教养的乡野丫头,和你这样的大家闺秀自然比不了。”

闫小柳点头附和:“还是佳佳你太懂事,白栀不识好歹,占着**不放,她也不想想,**什么家世,还真以为可以麻雀变凤凰呢?”

俩人一句接一句挤兑白栀,秦佳佳笑盈盈的安抚他们的情绪,一副大家闺秀模样。

白栀摸不准江寒煜到底是一时兴起还是真的要和她纠缠不清,犹豫半天要不要来上课,最后一想她总不能躲一辈子,而且江寒煜那样的钻石王老五,何必抓着她一个小姑娘。

想通后白栀穿着校服开开心心来上课,然后在校门口遇见了江寒煜。

还好她跑的快,江寒煜没有注意到她。

白栀从教室后门进来时刚好听见吴秀梅和闫小柳在聊她,好奇的凑过去:“在夸我吗?来,正大光明的夸,我听听。”

闫小柳表情一僵,吴秀梅拧着眉头,刚想开口,被秦佳佳率先抢白:“白栀你不要生气,他们就是说着玩的,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对不起,你不要怪她们。”话说到最后,染上浓浓的自责,一副白栀不近人情咄咄逼人的模样。

白栀翻了个白眼,她什么也没说好吗,这个秦佳佳戏太多,她看着都累。

吴秀梅看秦佳佳这么委屈,脾气一下子上来了,站起来看着白栀,声音尖锐:“白栀你怎么这样啊,上来就说佳佳干什么,佳佳又没做错什么,你至于这样欺负她吗?”

平常白栀在班级的时候江明修也在,因此吴秀梅即使发牢骚也只是私下里,从来不会和白栀正面刚。

这还是头一回。

白栀对她的说辞莫名其妙:“我欺负她?”

她说啥了就欺负她!?

闫小柳看吴秀梅这么给力,同样站起来:“白栀,我们是同学,你凭什么这么欺负佳佳,佳佳脾气好,但也不能任由你欺负,你给她道歉。”

白栀:“???”

1 2 3 4 5 6 7

发表评论